极品乡村生活

177.为嘴负责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那就好,按照该规矩,我先走了,下次需要我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吧。”芋头抚摸一年官、太雪白的背,邪魅地说道。这一摸又让官太异常敏感起来,如果不是她还没有从那种巅/峰的感觉下来,她一定会再次/骑/上去。

    “去吧,姐姐姐赏识你,会让娜娜给你送去的。”官/太依旧趴着不动,她有点舍不得地扫一眼芋头说道,然后就闭上眼睛享/受/着自己踏在棉花上面的感觉。

    在套房出来的芋头笑了笑,他在想着自己怎样升官发财,如何将赵月儿这个女人治得心服口服。想着,芋头便往酒台绕去,他当然要与王娜娜分享。

    在套房去酒台,绕过俱乐部的后院,而后院边缘有个小竹园,那便是俱乐部的/厕/所,超级有风格。芋头也想不到自己在经过后院的时候,会遇到衣/衫/不/整的赵月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想着官/太会给自己职位调动的事情,芋头乐滋滋的往酒台走去,他当然要感谢王娜娜的前线,原来有些潜规则,可以这样做。

    再走出后院就到酒台了,芋头不由得抬起头望向苍穹,想不到这转机来的这么快,这么容易。

    就在芋头抬头看天的时候,他听到后院边缘的小竹园似乎出来尖叫声,而且那声音似乎有几分熟悉,他好奇地往哪个地方走去,心里暗道,这可是/厕/所,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

    可是当芋头刚刚迈进小竹园的时候,就被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猛/地抱住,然后焦急地喊道:“救命,有/流/氓。”

    流/氓?在这个有着多方面保护的地方出现/流/氓?开玩笑,那人是傻子么,芋头搂住怀里的女人,扫视一下小竹园里,到底是哪个二货。

    在厕所不远处正有个像怀孕了七个月的胖男人,满脸不悦的神色往他芋头这边走来,嘴上还说:“放开那姑娘,那是老子的妞。”

    看一眼胖男人恶心是尊容,芋头就想揍他,但是在这里出入的人,都是不简单的主儿,不能够意气用事,他把怀里衣服有些/湿/的女人扶起来,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竟然是他{她}!!两人都有点错愕,赵月儿赶紧退后一步,她可不想这个男人再次看到自己的窘迫,但是才移开一步,脚上就传来钻心的痛,令她险些跌倒。

    但是芋头就不一样,一股无名的火气便在胸腔内燃烧起来,他一把拉住赵月儿,帮她整/理一下有点/凌/乱/的衣/衫,才发现她的裙子已经/破/裂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裤/裤已经若/隐/若/现了,这诱/惑/度绝对的大,芋头自己也忍不住暗自yy一番,难怪这个胖男人会一副下流的样子,追过来。

    “赵主任,我帮你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深浅的男人。”芋头/脱/下自己的衣服给赵月儿/绑/在腰间,便抡着拳想去教训这个胖男人。

    “别,不要理这种人,我不想在这里丢人。”赵月儿看到芋头要上前教训人,赶紧制止,她还真的不想在这个地方丢脸,因为这样的事说出去,对她来说,影响很大,说不定这个招商主任都难以保住。

    赵月儿这么一说,他芋头便明白了,他只好忍着心中的怒气说:“这……”然后扭头瞪一眼这个胖男人说,“那赵主任我们走吧。”

    “还想走?!我有说过让你们走吗?”跑上来的胖男人一手落在赵月儿的肩膀,贼眼扫一下她的下身,喷/着满口的酒气说:“粉红色的小/内/内,非常不错,陪胖哥喝几杯,绝不会亏待你的。”

    闻言,赵月儿气得咬牙切齿,她对胖男人杏目圆瞪着说:“你要为你这张臭嘴说的话负责。”

    “哎哟,还有几分烈气嘛,胖哥就喜欢这种味儿,只要陪胖哥一晚,绝不会亏待你的。”胖男人说着,便盯着赵月儿的xiong/口望,手也开始往下移动,直接无视芋头的存在。

    实在忍无可忍了,芋头伸手/捏/住这个胖男人的虎口,稍稍一用力,就把这个男人痛的鬼哭狼嚎般的。

    “哎哟……你…你会后悔的。”胖男人的脸色瞬间变为猪肝色,他瞪着芋头气愤愤地喊道。

    “暂时饶了他,我们走吧。”赵月儿冷哼一声,对芋头说道。

    “听赵主任的。”芋头用力一捏,就把那个胖男人痛的哇哇直叫,然后一推,伸腿一勾,这个胖男人便狠狠地摔倒在地上,来一个狗啃屎。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倒在地上胖男人想站起来,无奈芋头这一脚没有留半点余地,痛的他在地上打滚着骂。

    就在这个时候,小竹园有走进来一个人,这个人不是谁正是谢雄英,他望一眼迎面而来的赵月儿与芋头,有点吃惊。还没等他继续吃惊下去,倒在地上的那个胖男人变开口大叫起来:“老谢你来的正好,赶紧把他们两个给我抓住,妈的,老子要弄死他们。”

    闻言,谢雄英赶紧往赵月儿他们身后扫一眼,看到倒在地上的人是市里承包工程的老总王勇发时,额头的冷汗便冒了出来,这个老王啊,喝两杯之后就不知道闭上自己的嘴。

    原来是谢雄英认识的,这下有好戏看了,芋头冷眼地看一下地上的王勇发与脸色有点为难的谢雄英,难怪这个人这么嚣张,原来是有大靠山,不过这次他可是得罪了不可得罪的人。赵月儿可是倪市长的女人,不是人人都可以调戏的。

    同样,赵月儿知道谢雄英认识这个男人,脸色便变得有点难看,她一言不发就想往外面走去。

    看到赵月儿这脸色,谢雄英额前的冷汗就滴了下来,这个小妮子可不是简单的主儿,据开发区那边传来的话语,她可是开发区一把手罩住的人啊,这可怎么办?

    但是谢雄英也是混在官场上的老狐狸,他脑袋的思维迅速转了个圈,赶紧开口赔笑道:“原来是小赵啊,我这朋友呢喝多了两倍马尿,胡言乱语的,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老谢这是……”在地上呱呱乱叫的王勇有点意外,他看着谢雄英居然讨好赵月儿,这是怎么回事?

    “谢主任让他管好自己的嘴就是了,这点事谢主任都开口了,我们要是计较的话,那是不是显得小家子气。”赵月儿闻言,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也不能太过,毕竟官场上有很多事情都不能做绝。

    这话说的可真有内涵,谢主任暗自吃了一惊,不过对方已经松口了,以后再找个机会化解吧,想到这里便赶紧说道:“小赵还真会说话,以你的能力将来必成大才,夏局也真有眼光,这招商主任的工作你一定……”

    “谢主任这是笑话小赵了,小赵刚刚不小心摔倒,所以要去……”赵月儿苦笑一下打断谢主任的讲话,有所暗示地说。

    “小赵你病啦?那赶紧去医院。这个小程啊,你开车来了没?要是没有,就开我的车。”谢主任闻言,马上装出一副慈祥且关心的样子说道。

    “没呢。”这都是大半夜了,你以为市里的车是私家车啊,芋头又不好发作,只好摇摇头说。

    “这是钥匙,车牌你是知道的。小程啊,好好照顾为了工作而病了的赵主任。”谢主任赶紧在腰间摸出一串钥匙,递给芋头,嘱咐一般地说道。

    这老狐狸还真会说话,怕马屁功夫可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芋头鄙夷地扫一眼他,但是又不能明显表现,毕竟自己还是个小司机,接过钥匙后,只好赶紧说:“谢主任放心,我会照顾好赵主任的。”

    招商主任的工作?难道这位就是老谢要介绍自己认识的那个赵主任?在地上的王勇发似乎也听出了谢主任话里的意思,一瞬间脸上的神色变幻了好几次,他肥胖的脸马上就滴流着汗水,这下子把人给得罪了,那竞标岂不是毁了?

    越想越心底发虚的王勇发感觉自己的酒醉也清醒了不少,等他想站起来赔礼道歉的时候,赵月儿已经走了。而过来扶他的谢主任也脸色有点挂不住,这下子捅了大篓子。

    “老谢,我是不是……是不是把市委的人给得罪了。”王勇发语调有点哆嗦,他望一眼谢主任低声问道。

    “她是开发区夏局一手提拔上来的人,而且主要是负责招商那边的事情,你这下子可把事情给弄砸了。我呢还想托人给你牵个线,好让你的竞标……唉,这个小妮子不是一般的角色,也只有改天给她道歉赔礼,看个情况吧。”谢主任瞥一眼就知道喝酒闹事的王勇发,没好气的说。

    “老谢,你可要替我想办法啊。”王勇发望着小竹园这个门口,越想越感到自己的好日子就要到尽头,他苦着一张苦瓜脸,悔不当初。

    机关里面的车芋头也熟悉,在盛世来客的停车场里面,很快就找到了谢主任的车。在车上面,赵月儿打了一个电话后,就让他送她到金域华府。

    本来赵月儿和苏倩几个好友聊得还可以的,知道赵月儿负责招商引资那工作,苏倩还特意给她介绍几个外资的老板,可是人还没见到,赵月儿因为上厕所不小心滑到,然后就遇到这个王勇发,然后就发生了接下来的事。

    不过赵月儿想不到的是,居然会碰上芋头,这个男人不是被官/太带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