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76.倒骑不错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不用芋头邀请,这个女子便坐他身边,随手便端起服务生刚刚送来的红酒,对着他微微一笑。这一笑似嘲讽,又似娇嗔,令芋头都忍不住要称赞道,这样的女人,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最好不要尝试去征服,如果不是,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她的玩物。 “表哥,想通啦,听表妹的没错。”这女子原来就是芋头的表妹王娜娜,这可真够味儿的,难怪那个官老爷们都乐的不思家。 “娜娜啊,看到你今晚的这魅力,表哥就知道这事靠谱。”芋头贼笑了一下,这个少妇一定与娜娜不分伯仲,于是他扫视一下四周,想看看到底是那个美少妇与自己外遇。 “你啊,还是没个正经的,看在大姨的情分上,表妹又怎么会亏待你呢。在这里等着吧,我这就去安排。”王娜娜还不知道芋头想些什么,没好气的说完之后,就融进这昏暗的空进里,往酒台这边走去。 同样在昏暗的灯色下,赵月儿在酒台前要了一杯淡蓝色的鸡尾酒,她还不想就这样走进苏倩安排好的厢房,毕竟自己与以前不一样。在赵月儿身边有个穿着光鲜且风情万种的中年妇女正悠闲地喝着红酒,在妇女身边还有一个刚刚走过来的王娜娜陪着喝红酒。 突然间那个妇女指了指人群中的一个男人对身边的王娜娜说:“这个男的,我开发过,能力不行,吃了药也是那个样子。”说罢摇摇头,然后又指了指人群中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人说:“那个,能力还可以,哼,就是野心太大了。” 赵月儿也顺着这个中年妇女的指向看过去,那些男人似乎都不简单的主儿,当然是相对于曾经的赵月儿来说。而王娜娜只是轻笑一下说:“看来我没有找错人了,不过呢,这也是芋头的一种福气。” “呵呵……娜娜你还年轻,以你现在的能力,想要开发那些男人岂不是易如反掌。谁叫我到这个年纪,是如/狼/似/虎的时候啊,明知道是有目的,也只能将就了。不过你表哥要是把我伺候好的话,以后就不用做个小司机,我自然会替他铺路。”妇人望着王娜娜只是苦笑了一下,说罢一仰脖子就把酒灌了下去。 一听到做司机的芋头,赵月儿的内心还是颤抖一下,但是她很快就在心里否定,应该不是那个混蛋,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 “他人已经到了,在那边呢,行不行你自己试过不就知道了嘛。”王娜娜指着不远处喝着红酒的芋头,靠在中年妇女耳边调笑着说道。 品味的红酒,英气的脸,虬实的肌肉,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中年妇女瞟了一眼不远处的芋头,点点头,像在说这个看起来还不错。 通过王娜娜的指向,赵月儿也理所当然的看到了不远处的芋头,心里的落差顿时令她笑了起来,暗道,想不到真的是他,居然是靠着这种手段混进机关的。 看着芋头与这个少妇的消失,赵月儿也将酒杯放下,往苏倩安排好的厢房走去。 盛世来客既然是上层人士的来处,自然与众不同,先不说那些舞池与贵宾包厢,就那些套房已经是奢靡到非凡。在芋头走进的这间套房里,金碧辉煌,就差雕栏玉砌了。 而在这件套房里等待芋头的官太太端着酒杯,正微笑着打量芋头,到了如虎似狼年纪的她眼中那一缕空虚的眼神,险些就把芋头吃了。说到底芋头这身底子不错的,麦子颜色的肌肤,以及有几分英气的脸,更重要的是身高力壮,一看就知道是个猛 汉子。 虽说 嫖 与被 嫖 没什么区别,都不外乎是活塞运动,但是在某种程度来说就不一样了,好比各自获取的好处就不同。芋头看眼前这个官太太还算不错,虽然年已三十有多,但是保养得异常的好,身材有点发胖但不显臃肿,更显妇人的风韵,与那些站街/ 女/ 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看来娜娜那死女人没介绍错,小伙子不错,只要伺/候好姐姐,前途还是不可限量的。”官太太走到芋头身边,伸手摸一下他的肌肉笑道。 “什么体 位的,你说吧。”芋头感觉到自己被调戏一样,脸色有点挂不住。 “别急,先喝点酒,姐姐先看看你的舌头怎样。”官太太笑了笑,手便滑落在芋头的下身笑道。 “舌头?”芋头有点不明白地说,但是脑海里马上浮现出那些岛国爱情大片里画面,瞬间就明白了,他不禁再次审视一番眼前这个风情万种而又不是风韵的官太。 “嗯,除了舌头,手指我都要看看呢,姐可是想两张嘴都吃得饱饱的。”官太太魅 /惑 /地对芋头笑笑,但是依旧掩饰不了眼里的空虚。也罢,丈夫那活儿早就满足不了她,再说他在自己身上拱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怎教她不空虚。 两张嘴都吃得饱饱的?顿时芋头闻言便想到了一幅幅邪/恶的画面即将开始。 看到芋头有点错愕的表情,早已习惯这些的官太靠近他笑道:“放心好了,你表妹把你介绍给我,那是你的福气,姐姐什么都不包,只包爽。” 顿时空气里变流荡着幽幽的香味,那是令人迷倒的香味,官太太靠过来的一瞬间使芋头似乎已经感觉到女性肌肤的凉意,是那么的令人心怡。 “正所谓闻一闻/春/潮/涌动,舔一舔/欲/火焚/身,那确实是我的福气。”望一眼官太,芋头邪恶地笑笑道。这个官太虽然他在市委还没见过,但是感觉上绝对不简单,目前只有讨好才是王道,才有资格让赵月儿那死女人知道,他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耍嘴皮倒是可以了,到时候嘴上功夫不知道可不可以,先喝杯酒吧。”闻言的官太引着芋头来到桌子前,拿起杯红酒,递过去。在芋头结果酒杯的时候,官太暧/昧地/摸/一下他的手指,笑得十分/邪/魅。 “包票不敢打,如果有兴趣,下面也期待你验货呢。”芋头早就把官太这举动看在眼内,这少妇眼里面的饥/渴/他又怎么能不看穿。 “那我们开始吧。”官太与芋头碰一下杯之后,就将红酒一口饮尽,并站了起来,望着他笑了笑道。 红酒下肚,同样站着的芋头立即感觉全身发热,一种更强烈的/欲/火将要从身体内爆/发出来,眼前的官太也像忽然变得更加/妩/媚/似的,令他冲动不已。 走上前的官太轻轻的摸摸芋头坚实的/胸/膛,对着他只是媚/眼一蹙,便引他到/床/边去。来到/床/边的他们俩相互紧/抱/着,这时的芋头浑身有火辣辣的感觉,他敢说,这是他生平最动情地拥/抱/一个成熟的女人。 当他们倒在松软的洁白大/床/上,脱。/光。/衣服的时候,官太因饥渴而使动作变得有点失常和古怪。感到官太的古怪,芋头便知道他该在她身上的各个部位旅行。 这个时候的官太很平静,雪白丰/满的双/峰有节奏地起伏着,她的身体妩/媚而/成/熟,那均匀和/嫩/滑让芋头感到一种炫目的美。 芋头轻轻地摩挲着双/峰,然后又熟练地在她的/身/体/上滑动。太美好了,这个时光,他忍不住轻轻/吻/向她的双/峰。当芋头全身/颤/抖/着伏在官太身上时,她却推开了芋头,戏谑地望一眼他道:“不用急,我还要尝尝你舌头的滋味呢。” 这女人搞什么鬼啊,这是什么时刻啊,刚开始芋头以为她只是开玩笑,看到她认真的神色,只好笑道:“只要你喜欢,我同样只包/爽。” “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调儿,放心吧,只要你有那个能力,姐也给你享受我另类的一次。”官太望着芋头渐渐往下的钩舌,魅惑地说道。 其实接触芋头的那一刻开始,官太就察觉他这个人不一样,虽然很可笑,但是不可否认,她第一次同情一个男人,因为芋头令她感觉到男人那副看似压不弯的脊梁,其实只要增加一根稻草便会崩塌。 接下来的翻云覆雨,深入浅出,令两个人都得到了/巅/峰一/般的欢/愉。芋头靠在/床/头,拿着拿红酒,扫一眼软泥一般趴在床上的官太,笑道:“手指的厉害以及舌头的巧功,都不如充实的塞满吧。”说罢,还伸手去捏一把官太的小兔子,令她再一次/颤/抖。 抬起头,官太用哪种得到满足而又乐到极处的眼神望着芋头,娇嗔地说:“能力还不赖嘛,姐姐差点被你弄死。” “你的倒骑也不差,只要你觉得爽就可以了,我的那件事……”官太说话也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芋头看也是时候说说自己仕途的那件事。 “放心,就那点破事,姐也不会让你失望的。”官太依旧趴在/床/上,刚刚芋头那小子令她尝试到她从来没有试过的欢愉,那是一种充实到巅/峰的/爽,那是一种其他男人都给不了她的/高chao,她开始迷恋上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