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74.要叫哥哥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赵月儿听到倪市长说的这几句话,一时间思绪万千,她深知自己本来就是往官场的潜规则走去,要想全身而退简直是不可能的。想到此,她只有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任泪水一颗颗落了下来,顺着白玉般的脸颊流下来。

    在官场上算是老狐狸的倪市长一直在观察着赵月儿的神情,看到她闭上了眼后,嘴角便露出一丝笑意,本来这个女人就是往自己怀抱走来的!于是就拦腰把她抱起来,朝大/床/走去。

    这是一张宽大柔软的/床,在赵月儿看到了这张/床,猛地意识到自己的清白就要永远失去了。从昨晚芋头那/畜/生开始,她就已经向可/耻/的堕/落/迈出了第一步!

    想到芋头,赵月儿还感觉到自己/下/身/撕/裂/的痛,于是她又开始为最后捍卫自尊而/挣/扎,但是在她自己的内心深处,也深知这种/挣/扎/是徒劳的,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理由,让自己好过一点。

    倪市长对她的/挣/扎/不予理睬,只是视为情/趣/一般,他径直抱着赵月儿到了/床/边。时有健身的他,虽然将近五十,略微肥胖的身躯,对付娇弱的赵月儿还是绰绰有余的。

    倪市长把怀里的这个女人放倒在/床/上,不待她/挣/扎着起身,就合身/压/了上去,进行一番索取!然后手忙脚乱的/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马上开始了对/身/下/这个可人儿的/进/攻!

    又是这种场面,一个被强 jian 的感受再次让她无所适从,她想立即折起身给这个男人重重的几个耳光,然后起身逃离这个让她感到耻/辱/的地方!

    可是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眼里冒着熊熊/浴/火的男人,却是给予自己那些想要拥有的权和利。想着这些,找赵月儿便默默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听凭这个男/人喘/着粗气,一件件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把带着酒气的嘴落在自己细嫩的脸上、丰满的ru上、和自己水草丰满的芳草地上,辗转索求着。

    在倪市长的索/取/之下,赵月儿心里再次充满了仇恨,但是想到在/性/用品店那个明星的话时,她就再也恨不起,就当自己和一只只避/孕/套做/爱/吧。

    而倪市长的想法就不一样,他此时的感觉可谓志得意满,意气风发!他从来不知道,一个有着博士学历的女人竟然可以如此娇嫩!不管是细嫩如缎的皮肤,还是丰/满/的双/峰,修长的/玉/腿,无一不令自己心动神摇,而这种感觉是他这么多年来都不曾有过的!

    为此,倪市长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欲/望,匆忙的、急不可耐的占有了这个可人儿,但当他进/入/赵月儿身体的一霎那,赵月儿发出了一声不可压制的/痛/苦/叫声,令倪市长停住了一下。但倪市长瞬间就明白了,顿时完全失去了理智,他觉得自己快被自己高/涨的/欲/望给撑/破/了!

    做着活塞运动的倪市长不禁在心里暗暗感叹,人啊,特别是男人,出人头地是多么的重要!如果自己不能够给予她那些权力,这个女人的第一次又怎么会属于自己呢?想到这些,倪市长还是笑了,并且在这些拥着权力压一切的笑声中,到达了/欲/望/的顶峰。

    满足地从赵月儿/身/上/翻/下来,倪市长看到那一小滩血色,尽管手臂上被赵月儿牢牢抓破几道,但是笑容还是不禁再次绽放,赵月儿还是雏儿是他始料不及的。不过这也难怪倪市长的不知道,女人的第一次和第二次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感受到倪市长那自傲的笑声,赵月儿的委屈更加难以说起,在下身撕裂一般疼痛中,好艰难才熬到他停止了动作,汗流浃背的从自己/身/上/翻/了下来!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赵月儿明白自己已经走进了那些令人不齿的高/官/情/妇/行列,不管自己有多少的不得已,多少的无奈,这个事实是铁一般不可改变了!

    “小赵啊,以后就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下午去开发区开会的时候,我会对下面的人有所暗示的。”倪市长理一下赵月儿的秀发,并为她擦掉脸上的泪水,怜惜地说道。

    赵月儿还能够说些什么,既然都已经付出了,她只能默默地点一下头,然后扭动一下自己疼痛的下/身,转过脸对倪市长说:“我整个人都已经交给你了,以后的行走你我也明白的。”

    闻言,心里清楚明白的倪市长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赵月儿,就把她横抱起来,往浴室走去。

    倪市长玩 完鸳 /鸯/ 浴之后,就/躺/在/床/上抽烟,他看着在切茶的赵月儿笑说:“小赵啊,把我的公文包拿过来吧。”

    “行,倪市长。”赵月儿放下手中的茶具,回头对他一笑,便走去拿公文包。

    “小赵啊,以后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要叫我哥哥。”倪市长蹙一下眉头,接过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一串钥匙接着说,“这个房子以后呢,就你去住。我听苏倩说你一个人在这座城市打拼,很不容易,我这个做哥哥的,肯定要好好照顾你。”

    “倪市……”接过钥匙,赵月儿刚刚叫出口就发现自己失口了,赶紧改口说,“倪哥,对小妹真好。”

    “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我的小美人。”倪市长把赵月儿拉到怀里,疼爱地刮一下她的鼻子说道。

    料不到倪市长会有此举动,赵月儿还是第一次这样被男人搂在怀里,要知道她还没谈过恋爱,这种亲昵的动作,一下子令她满脸红霞。

    看到红霞翻飞的赵月儿,倪市长的心便乐了起来,他牢牢地搂住赵月儿说:“我的小美人还害羞呢。”

    虽然一把年纪,但是这种女人们都喜爱的浪漫,亲昵,他倪市长早就练就得炉火纯青。

    “倪哥最坏了。”赵月儿闻言有点不依,挣扎着离开倪市长的怀抱接着说,“我饿了。”

    出来混,对着这种老江湖还是小心应对着好,赵月儿可不想一步步掉进这张虚假的网,她心想,玩不起,还躲不起?

    “倪哥好着呢,小美人。我打电话给小程,让他开车过来,我要带你去吃一顿不一样的午餐。”倪市长说着就翻身去拿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芋头说自己在附近的餐厅吃饭,十分钟后就到酒店楼下。

    其实芋头并没有把车开走,像欧阳武以往一样,他把车停在酒店门口附近,静静地坐在车内。在赵月儿拉住他那一刻开始,芋头的心就充满了疑问。但是这里是是非与权谋的官场,得处处小心,容不到他细细思考,他芋头还想着升官发财,夺回属于他的一切呢。

    再说了,领导可亲口对他说,今天下午在开发区会进行一次人事调动,而他芋头则会暂时被安排做赵月儿的助理兼职司机。表面上只是暂时调动,但是对于芋头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对于这次调动,倪市长当然是出自私心,毕竟他是一个老男人了,而赵月儿又是那么年轻貌美,能力突出,换谁都会垂涎。在这没有朋友的官场里面,不安排一个放心的人在她身边,他的心可真有点放不下。

    等了好一会,芋头终于看到领导和赵月儿在酒店门口走出来,他赶紧把车开过去。

    赵月儿看到芋头的车之后,就恨不得一步踏进去,坐在里面。短短的十来个小时,她就由不经人事到被两个男人在/身/上乱拱,下身早就痛到她走路都别扭起来。当然倪市长也看在眼内,他知道女人第一次是这样的,所以他特心疼地搀扶一下她。

    “小程啊,去海风皇朝吧。”倪市长靠着赵月儿坐进来之后,就接着说,“吃完饭后,你就把小赵送到金域华府那里去,然后我们再去开会。”

    海风皇朝?那可是一砸千金的地方,而且还要去金域华府,看来领导这次是玩真的,芋头在心里暗暗吃惊。换做以往都是在这里出来,最多去朝阳那种不高档的地方吃饭,更别说要到领导私人的别墅金域华府,这一下子芋头就明白了,自己以后还得讨好这女人,不然这女人给自己一个小鞋穿,那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但是芋头在这一段时间也学会了很多潜规则,所以听到倪市长的话后,他说了一句好的,就把车开走。虽然通过倒后镜偷偷看了几眼赵月儿,但是他还是表现得滴水不漏的。

    赵月儿也将芋头那些变幻的神色看在眼内,在内心冷哼一声,在办公室不是很牛的大吼吗?现在知道后悔了吧。虽然是这样想,赵月儿的脑海还是不经意地浮现出自己在酒店拉住他的画面,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这样。

    很快车子就到了海风皇朝这家著名的海鲜馆,这海鲜馆可真不简单,就门口也装修得皇家御厨一样气派,镀金雕柱,青龙腾飞的。看到此,赵月儿不由得暗叹一句,要是自己还是个苦苦/挣/扎的小市民,这个地方她做梦也进不来,权真是个好东西。

    “小赵,进去吧。”倪市长看得出赵月儿的发愣,笑了笑说。

    赵月儿知道自己失态,就尴尬地对倪市长笑了笑,然后往里面走去,可是当赵月儿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而那个人也正好望着自己。

    一下子,赵月儿就有一种想逃的感觉,怎么会在这里遇上他?!

    ps:求收藏,打赏,红包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