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71.啪啪滴汗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说起桃花村,就要说到芋头救治周小凤那一刻。只见那是芋头正好站起来/撸 的时候,翠花婶尴尬地走了进来,问芋头要不要帮忙。虽然在破庙的时候,翠花婶帮芋头解决过一次,但是如今这样明目张胆地再做一次,似乎有点不适宜。

    “大婶儿,俺,俺自己来就好了。时辰已经到了,俺可不能耽误哩,小凤有没救就看这一下了。”芋头同样有些尴尬,虽然想着翠花婶可以帮他解决,但是此刻救人要紧。

    “这个时候还还什么羞,婶婶还不是为了小凤着想,就由着你这样弄,才会耽误时间呢。”翠花婶牙一咬,走了进木屋,望着芋头的那根黑大侠,解开自己衬衣的纽扣,红着脸说道。

    “这可不行,婶婶,俺不能这样做。”芋头急忙阻止说道,可是翠花婶的衬衣一解,就看到两只饱满的小白兔,心跳不由得加快了。

    该死的,大婶儿又不戴罩罩,芋头立即在心底嘀咕,不禁想起了破庙的那件事情。

    “别婆妈了,救小凤为主。”翠花婶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她内心还不是因为也太久没有尝过这种滋味了。

    自从破庙那件事之后,她就没有让董荣华碰过,加上芋头的大家伙老是刺激着她,以前村长那家伙也不错,起码也能让她好好感受到那滋味。如今一个似虎似狼的年纪,这么明晃晃的摆着,那能忍得住。

    为此翠花婶就很利索地去掉所有衣物,还没有等芋头反应过来就来到他面前,弄着他的大家伙。

    “你待会要忍忍,被泄气在里面,记得要弄出来,不然小凤的事就白费了。”翠花婶说着已经背过身子,任由芋头发力。

    芋头这种小青头,那能抵挡得住这种魅力的吸引,嘴巴支吾着就已经挺/身/而入了。

    一番**,**一番,汗滴下土,声如蛙鸣,白兔奔跑,池水啪啪,蜜汁肆意,大山塘就这样上演了一出好戏。

    “芋头,你小子不要命的闯,要弄死婶婶啊,啊 啊 快受不了,啊,婶婶去了。”翠花婶双手牢牢扶着木/床,喘着气说道。

    “俺,俺根本停不下来……俺也快忍不住了,快,俺先把家伙弄出来,你把小凤的衣服/撩/上/去,俺快忍不住了,快……”芋头双手/捏/着翠花婶雪白的/屁/股,一阵/冲/刺/着说道。

    “唔……你大婶儿都软的浑身无力了,你还要这么用力,想作死啊,快松开啊。”翠花婶/扭/着/屁/股说道。

    “俺……俺……”芋头才意识到自己还在用力地/捏/着/翠花婶的/屁/股,只好赶快松开,然后快步来周小凤身边,请出五姑娘在冲刺一番,才将烈阳之精华,全部落在她的/腹/部。

    然后立即用手开始/揉/了起来,配合着翠花婶准备过来的草药水,慢慢/推/揉。

    还在回味着刚才那些事儿的翠花婶,潮红着脸看芋头认真地治疗周小凤,不禁羡慕起周小凤。

    过来半个小时左右,芋头收手,看着身边的翠花婶说道:“要麻烦婶婶帮忙清理一下小凤那个地方的污水,俺有点困,先去睡会。”

    “去吧,傻孩子。”翠花婶说着就站起来,去找干净的布,幸好她准备有,不然在大山塘这里,找块干净的布真不容易。

    经过这一番治疗,周小凤的肚子已经微微缩小了一些,只是下面出了一滩污水。想不到这个还真有用,翠花婶一边清理一边嘀咕。

    就这样,芋头治疗了周小凤一周,这种尸毒就彻底清除了,只是周小凤营养不足,还处于昏迷,只能送去医院,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芋头把这些事情和周水灵说了之后,就接到村委的通知,要到市里走一趟。

    原来欧阳武他们安排了芋头做某领导的司机和跟班,幸好芋头有考过驾照,虽然有段时间不开,但还算技术可以。

    就这样在领导身边带了一段时间,芋头渐渐见识了很多事情,也得知道父亲的一些真相,他虽然很愤怒,但是社会现实,只能忍一时。

    不过在领导身边也是一件好事,可以享受很多事情,这不,今晚又来了一次。

    听着这种令人血脉扩张的音乐,打扮得与这家俱乐部格格不入的赵月儿似乎有点不甘心,努力了这么久,最终抵不过一张关系网。她摇晃着手中拿杯红色的液体,有点迷惘地问自己,真的决定要这样做吗?真的只要在a88这间贵宾房与他邂逅,就能顺利踏上机关这条道路?

    算了,反正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死马当活马医了,赵月儿将杯中甘醇的液体一饮而尽,便头也不回地往a88走去。

    拉开房门,出乎赵月儿的意料,这个被视为整个俱乐部最昂贵的诺大空间,居然没有几个被酒色掏空身体的领导在喧哗,甚至连这间俱乐部最为特色的美女走场也没有。

    赵月儿抬头望一眼房门,这里确实是a88,已是午夜时分竟空无一人,难道她被耍了?

    “赵月儿是吧,不用看了,你没有走错地方,只是领导临时有事来不了。我是领导的司机芋头,他让我告诉你,明天直接去市委大院报到就可以了,到时候会有人给你安排。”就在赵月儿狐疑的时候,背后却想起一把洪亮的声音。

    闻言,赵月儿转过身一看,这声音的主人西装革履,倒有几分英气,虽有几分面熟,但是与她无关,于是开口道:“既然这样,那月儿先走了。”

    既然领导来不了,以往惯例,自己伺/候一下这些没有背景的女人又如何,再说这妞也太漂亮了,嘿嘿,芋头在内心贼笑一下。

    “哎,都已经来了,怎么可以败兴而归。”于是芋头伸手拉住想要走的赵月儿接着说道,“再说这里的消费都已经买单了,总不能白白浪费吧。”

    蹙起眉头,赵月儿有点疑惑地望一眼这个男子问道:“一个小小的司机如此胆大,不怕我在你领导面前给你小鞋穿?还不放手!”

    这,这女人什么态度,还看不起他,说什么他也是领导的人,这下子可惹恼了芋头。

    只见芋头不但没有松开手,反而一把抱起赵月儿,走进了a88,并说:“你和我都是个小人物,在我面前摆什么谱,你这种只会脱的女人我见多了,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小小的司机是怎样胆大,妈的。”

    芋头说完就把赵月儿扔在沙发上,一个泰山/压/顶/便将她背对着自己/压/在/身/下,接着就是/撕/扯/她的衣服。这段时间他可是忍够了,加上烈阳已经折磨了他很久,在不开斋,可能就要疯了。如果在桃花村起码还可以找其他女人解决一下,在大城市里面除了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这下子赵月儿可蒙了,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司机会这样,但是理性的她还是瞬间恢复了清醒,她用力/挣/扎/着说道:“你最好立即停手,不然我告你/强jian。”

    “你告啊,对于你这种只会在领导面前脱的女人,我还没怕过。”身高力壮的芋头一手将赵月儿的双手/扣/在头上,并且压/住她的双/腿,伏在她耳边不屑地说道。

    “你!!你变/态!!”赵月儿被气得一时语结,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变/态?哈哈,那我就变/态/给你看。”芋头嘲笑几声,用空出来的手几下子就把赵月儿身上的/裙/子/撕/下来,掏/出自己的家伙就/压/过去。

    “啊……”被人/触/碰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赵月儿本能的/颤/抖/一下,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挣/扎,无奈与芋头力量悬殊。她气得咬牙切齿,这么多年来她为了前程,不说做这个,连恋爱都没谈过,居然在这里遭/受如此/侮/辱。

    “还真以为自己是个雏儿啊,装敏感,很快你就会安分下来,还得求我要你呢。”芋头邪恶地笑了笑,然后就/强/势/插/入。

    “啊……痛!”赵月儿身/体像/被/撕/裂/一样,她本能的/缩/回自己的/身/体,但背上的芋头只是犹豫一下便继续他的活塞运动。

    其实芋头也想不到赵月儿居然还真的是个雏儿,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想退出来,但是想到好的花都要给领导那些猪拱,他就没有停下来。

    赵月儿内心里充满怨恨,她恨芋头,就这样无情地多夺走她的第一次,她又恨相约在这里的领导,如果不是他,事情就不会这样。锐痛已经令赵月儿麻木了,她面无表情地/趴/着,也放弃了/挣/扎。

    经过一番**,芋头总算鸣金收兵,他看着像尸体一般毫无表情的赵月儿无声落泪时,内心还是痛一下。尤其是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那一片刺眼的血红。

    “真没想到你是……我以为你和那种女人一样。”芋头拿起扔在一旁的西装盖在赵月儿的身上,语调变得有些温柔。

    “我要报警,我不会放过你!”突然赵月儿猛地坐起来,扇了芋头一个耳光,怒道。

    ps:求收藏,打赏,红包,月票,各位亲,看得爽了,别忘了支持一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