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70.压了下来(求月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芸芸,芸芸……”李大娘焦急的声音紧随着敲门声传来。

    “来了,大娘。”曾芸芸沙哑着声音回答,然后赶紧擦干净眼泪,便去开门。

    “芸芸啊,大虎出事了,你赶紧去派出所看看。我不相信大虎会杀人的,我的儿子是不会杀人的。”李大娘才走进房子,便牢牢捉着曾芸芸的手说道。

    “大娘,没事的,我现在就去。”看着李大娘焦急的神色,曾芸芸真的于心不忍,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我大虎怎么会杀人呢,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李大娘浑浊的眼泪在布满皱纹的脸上滚动下来。

    “大娘,别这样。我们这就去看看大虎,把孩子也带上。”曾芸芸将李大娘搂进怀里,安慰说道。

    曾芸芸他们正要出门,迎面却撞上一个人,那人正是乔征宇。

    “芸芸这是怎么回事,我刚刚到大李村就听到这样的事儿了。大虎怎么样了?”乔征宇看到曾芸芸便问道。

    “别问了,我没时间和你说些什么,帮我个忙,去大虎家把孩子带上,先去派出所看大虎。”曾芸芸没有回答乔征宇,拉一把他便往门口走去。

    看到曾芸芸的神色如此焦急,乔征宇也没再说些什么,就跟着曾芸芸他们shen后,奔赴李大虎家里去。

    “出大事啦,出大事啦。”这个时候,有人还恐天下不乱,在村口大喊道。

    “又怎么了?”看到大呼的人是四婶,村民便再次围观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道,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生了意见爆炸性的新闻,此刻会不会是有新的进展呢?这些好奇缠绕着每一个村民的好奇心。

    “二狗出事了,二狗一定是出事了。他昨天吃完饭的时候,走过来和我说,如果今天早上他没有来找我,就证明出事了,让我叫大家去后山寻找他。”四婶看着围起来的群众说道,当然她没有说出,吃完饭,二狗还和她苟 合的事情。

    听完这话,大家便直呼四婶无聊,有人还说:“四婶,你是不是今天吃撑了,拿大家寻开心。”

    “我说的是真的,大家赶紧去后山找二狗吧。我预感,二狗真的出事了。他还交代过,他出事,一定和大虎有关呢。”四婶看到大家都不信,赶紧解释说道。

    其实也不能怪四婶的,昨晚村长那家伙要好几次,说什么伟哥真有用,农村人嘛,得到这种药,还真以为是什么圣物,硬是把四婶折磨到快天亮。这不,四婶才睡醒,醒来的时候,总是觉得不对经,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二狗的事,一想起来,就赶紧洗漱抛出来,根本不知道早上大虎已经被捉到派出所去。

    “四婶,你难道才睡醒?”一个妇人看到四婶认真的神色,便反问道。

    “这……昨晚做衣服,睡得有点晚。”被这么一问,四婶有点慌张,只好撒谎说道,她可不能说出村长昨晚的事儿啊。

    “难怪,大虎已经被抓了,二狗也死了。”看到四婶尴尬的神色,那个妇人便说道,然后和大家一样,唏嘘一番,便散开了。

    “我就知道会出事,这个大虎怎么就这么狠心,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四婶看着散开的村民,嘀咕道。

    看到这情形,曾芸芸终于明白自己昨晚的决定是对的,想逃开法律的裁判,是不可能的。庆幸他们没有选择抛尸荒野,而是主动投案,证明这件事还有的救。这次无论如何,就算是倾尽所有,她也要请最好的律师,为大虎争取最好的裁判。

    “芸芸,我们走吧,大虎还在那边等我们。”抱着孩子的乔征宇对站住的曾芸芸说道。

    点点头,曾芸芸便扶着李大娘往派出所走出。

    其实乔征宇本来就是想和李大虎他们辞别的,那几天他想得很清楚,只要曾芸芸幸福就可以看,他可以退出。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才到大李村,便发生了这种事,他便只有把这个念头先压下来。

    “征宇,我记得你有个同学是很有名的律师,可不可以请他帮忙?”走着的曾芸芸突然回头望着乔征宇问道。

    “你说罗惊天?可以啊,那是我的哥们。”乔征宇说道。

    “那就好,无论如何,我都不可以看着大虎就这样被关一辈子。”曾芸芸说着便也哽咽起来,这样一哭,便引起旁边的李大娘也跟着哭泣起来。

    “你们都别这样,待会大虎看到了,会不安心的。”乔征宇最看不得女人哭,赶紧劝说。

    “嗯。”昂起头,曾芸芸擦擦眼泪,便往派出所走去。

    来到派出所门口,曾芸芸的心有点忐忑不安起来,她心里难过得要死要活的,但是她不能倒下去,她还要为大虎撑起这头家。

    等了一会儿传讯,曾芸芸他们终于在隔离室看到李大虎,才一夜时间,李大虎便憔悴了很多,胡子渣拉的。

    “大虎,大虎……”一看到李大虎,李大娘便扑打着玻璃窗,哭着喊道。

    看到李大娘,李大虎也忍不住,扑向窗口喊道:“妈。”眼泪也随之流了下来。

    在乔征宇shen边的两个孩子看到李大虎他们都哭了,便也放声大哭起来,他们两个也喊着说道:“爸爸,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看到这些,曾芸芸再也忍不住了,她一把抱着两个孩子,说道:“爸爸没事的,待会就能出来了,要乖乖哦,不然爸爸会生气的。”

    “大娘别这样,你还是先和大虎说两句话吧。”安慰一下李大娘,乔征宇便拿起话筒递给李大娘,别过脸,强忍着自己的眼泪。

    在乔征宇心里,曾经是那么希望李大虎死,那么希望他消失在曾芸芸的世界里,可是,如今却变了,他多么希望他是没事的。

    血浓于水的亲情是多么的不舍啊,这是种多么让锥心的痛啊,乔征宇才知道自己的爱是那么自私。

    “大虎,我的娃啊,二狗一定不是你杀的,一定不是的。你告诉娘,娘为你主持公道。”李大娘颤颤巍巍的手,拿着话筒激动地说道,眼角浑浊的泪珠像断了线一样。

    “娘,别说了,是儿子对不起你,未能伺候你终老。”大虎紧紧闭着眼,哽咽地说道。

    “不,我不要,我不要。儿子,你一定要和娘说啊,娘还不想白头人送黑头人啊,大虎啊,你这个没良心的,可不能这样对娘啊。你两个娃还小啊,你一定要看着他们长大啊。”李大娘闻言,心里更是焦急,她用自己枯瘦的手拍打这玻璃窗说道。说着,李大娘突然便昏厥过去。

    “妈……”看着李大娘的晕倒,李大虎紧忙站起来,拍打这玻璃喊道。

    “大虎别激动,大娘只是伤心过度,暂时昏迷而已。大虎你要冷静啊,我有个哥们是个大名鼎鼎的律师,我们会帮你想办法的。”抱着李大娘,乔征宇说一手拿起话筒说道。

    “没用的,我的早就做好了死的心理准备。”李大虎用力地捶打一下玻璃,便坐了下来。

    看着李大虎这副模样,乔征宇便将话筒递给曾芸芸。

    “大虎,听我说,你一定要冷静,我们会想办法帮你的。大娘还有孩子你放心,有我在。”曾芸芸接过电话便哭泣地说道。

    “芸芸,辛苦你了。我想单独和乔征宇说说话。”李大虎耷拉着脑袋,淡淡的说道。

    “好的,大虎,我们会在来看你的。”曾芸芸摸一把眼泪,放下话筒,便抱起孩子走出外面。

    “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凝视着乔征宇,李大虎说道。

    “什么事,说吧,能做到的,我必定尽全力。”乔征宇坚定地点点头说道。

    “那就是好好照顾芸芸,如果可以的话,照顾一下我的孩子以及老母亲。你是个好人,有情有义,我相信芸芸跟了你,一定会幸福的。”李大虎默然说道。

    “这……这没问题,等你出来的,我便会把他们完好地交还给你。”乔征宇咬一下唇,说道。

    “不可能的,我永远都不可能会出去的。”李大虎默默地说一句后,接着说道:“可以叫芸芸进来说一会吗?”

    “还没有裁判下来的时候,一切都还有希望。大虎,你要伺候你娘终老啊。”乔征宇再也忍不住,流了眼泪下来,他将话筒放下便别过脸,走出去。

    在派出所出来的时候,众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大娘更是哭哭啼啼的昏厥了几次,曾芸芸担心李大娘shen体受不了,就吩咐别人让自己的娘亲回来照顾她。

    “征宇,大虎的话你清楚吧,我知道这样有点对不起你,但是你一定要帮帮我。”曾芸芸突然站住,转过shen对乔征宇说道。

    “芸芸放心,我不会就这样走的,那次你们这样帮助罗晓晓,我就知道你们永远是值得我尊敬的朋友。”乔征宇伸出自己的手,放在曾芸芸的肩膀接着说道:“大虎会没事的,我待会就会城里,找我那哥们。”

    “征宇,谢谢你,真的。”曾芸芸勉强扯出一丝微笑说道,说完,她就想起了芋头,想起了长寿村。

    阳光洒落,大李村依旧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是这个静静的村庄,已经变得和以往不一样,就好比桃花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