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68.铁棍似的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大虎哥,你别这样,我会难过的。”躲在李大虎的怀里,曾芸芸用手挽着李大虎的手臂说道。

    “芸芸,你受苦了。”李大虎说完这句便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望着远方,回想起那夜的风情。

    “大虎哥,别这样说,为了你们,这点苦算不了什么。”曾芸芸咬一下唇,接着说道。

    或许见证爱情的不是时间,而是两颗包容的心,谁都会犯错,但是为了什么去犯错,犯错后能改便好了。

    静静地相靠在一起,紧紧地相拥着,最近的距离不是相互缠绕,而是两颗心牢牢地贴在一起。

    被揍得晕死过去的二狗,动一下自己发麻的双手,然后揉一下自己疼痛的头部,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看着搂在一起的李大虎两人,他便气急地骂道:“我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 男女的,我一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的丑事。”

    闻言,李大虎整个shen子颤/抖/一下,他顿时气昏了头脑,他不可以让曾芸芸饱受这/折/磨,他轻轻的推开曾芸芸,猛地站起来,冷冷地盯着二狗。

    够受到李大虎的变化,曾芸芸伸出自己的手,拉住他说道:“大虎哥,不要。”

    “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受苦的。”望一眼曾芸芸之后,李大虎便松开她的手,走近二狗。有些人不教训是不知道乖,就好比二狗这种不会懂得见好就收的人。

    “我不会怕你的,你想干什么?”二狗往后退一步,盯着李大虎说道,生怕下一秒又被痛揍一场。

    “二狗,你知道得太多了,你知道一个人怎样保守秘密才是最保险的?”李大虎冷冷地瞪一眼二狗,冷笑一下说道。

    感受到危险气息,这可是杀人灭口,二狗便哆嗦地往后退去,连声音也有点颤抖地说道:“大虎,你要干什么?我可不怕你的。”

    突然间,二狗被shen后的石头绊倒,一个踉跄倒了下去,他猛地站起来,转过shen。顺手带起一块石头,便往李大虎那边冲了过去,横是死竖也是死,拼了,一心想和李大虎拼个你死我活的二狗拿着石头便冲了上去。

    看到二狗手上的石头,曾芸芸尖叫一声便说道:“大虎哥小心,他手上有石头。”

    可是二狗的来势太快了,李大虎还没有反应过来,头部便受到攻击,一下便晕眩起来,血液也随之流了下来。

    “想我死,我看谁先死。”二狗一边说着一边那石头捶打李大虎的头部,猩红的双眼已经失去了理智,反而显出无尽的凶恶。

    用力推开二狗,李大虎摇摆不定的shen子便倒在地上,用力地睁开双眼,看着笑得狰狞的二狗,渐渐失去意识。

    被推倒的二狗很快便站了起来,看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李大虎冷笑了起来:“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病猫也有发狠的时候。”

    “大虎哥,大虎哥……”曾芸芸看到二狗用石头砸落在李大虎的头上,鲜血直流,顿时又怕又惊地蜷缩起自己颤抖的shen子。

    呸!对着李大虎的shen体啐一口,二狗丢下手上的石头,便转过shen瞪着曾芸芸说道:“老子要你为今晚的事情付出代价,嘿嘿……”

    看着二狗渐渐靠近,曾芸芸慢慢地往后挪去,藏着刀的手紧紧握住袖口,随时准备拼死。

    “二狗,你冷静点,千万不要犯错。”曾芸芸开口劝道,她希望事情还可以有婉转的余地。

    “大虎揍我的时候,你有没有叫他冷静,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我二狗就要你看着他一滴一滴地流光shen上的血,然后死去。我也要他在死之前看着你是怎样子爱我shen下承 欢,这样才好玩。”二狗摸一把头上的血迹,冷笑着说道,然后便往曾芸芸扑去。

    “二狗,不要,不要……”曾芸芸看着二狗扑过来,挣扎着闪到一边,满眼可怜地望着二狗说道,手却在抽出袖口里面的刀。

    可是还没有等曾芸芸把刀弄出来,二狗便再次扑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硬生生地把她扯到李大虎shen边。头发被扯得生痛,曾芸芸赶紧用手回扯着,但也痛得呲牙咧嘴的。

    “我就要,就要!!”二狗目露凶光,拖着曾芸芸说道。说完,二狗便蹲下去,用力一撕,便把曾芸芸的衣服撕出一个口子。

    “我要你们知道,我二狗不是好欺负的。还有,很快你就知道我的能力,哈哈……”二狗看到曾芸芸雪白的肌肤之后,便狞笑起来。然后伸出自己的手,在曾芸芸的 xiong 部猛抓一把。

    很快,曾芸芸便被二狗撕得只剩下几块/遮/丑/布。曾芸芸用力/挣/扎/着,却引起二狗更重的兴奋。

    “你会慢慢喜欢上这种/野/外/的味道,特别是二狗的,哈哈……”二狗扣着曾芸芸双手,伏在她的/脖/子/上亲/吻/这说道。

    “放开我,二狗,放开我!”左闪右摆避开二狗的/亲/吻,曾芸芸哀求着说道。

    “迟了,你越喊,我就越开心,你喊啊,你喊啊,哈哈……”二狗狞笑起来,望着曾芸芸,上下其手,便让她赤 luo luo地呈现出来。

    “不!不要……”曾芸芸绝望地盯着二狗,做最后一番/挣/扎。

    “不要?我就要,怎么着?”二狗/脱/下自己的衣服,掏出自己粗大的活儿,猛地/顶/上/曾芸芸黑森林之地。

    绝望了,伤心了,曾芸芸知道自己麻木了,原来计划再好还不如变化快。眼看着二狗就要得逞,曾芸芸干脆放弃了/挣/扎,面无表情地望着天空。

    突然间,一道黑影给曾芸芸带来了希望,而正在于 yu 望边缘的二狗却完全没有发现,二狗只想把自己的活儿/插/进去,然后好好折/磨/这个女人,根本不知道后面站起来的李大虎。

    “砰……”随着这响声,曾芸芸白皙的脸一下子沾满了鲜血,她本能地尖叫一声,但很快就掩着自己的嘴巴,睁大双眼瞪着倒在自己xiong膛的二狗。只见二狗头上鲜血直流,双眼不甘心地睁着。

    “妈 的,如果醒来迟一点,芸芸你便被他……”将手上的石头扔到一边,李大虎扯起二狗赤 裸 的shen体,扔到一边,狠狠地啐一口骂道。

    “大虎哥……呜呜……”终于压抑不住眼泪,曾芸芸/搂/住自己/颤/抖的shen体,失声痛哭起来。

    “芸芸,没事了。”蹲下shen子,李大虎搂着地上的曾芸芸说道,他溺爱地/抚/ 摸/着她的秀发,眼神里透着无奈的死寂。

    突然间,二狗/挣/扎地抽 /搐/一下,吓得曾芸芸马上大叫起来,而李大虎也快速抽起一块石头,便猛地砸落在二狗的头上,一次又一次,直到一片模糊。

    “大虎哥,住手,住手……”看着二狗的头已经被砸得脑浆迸裂,曾芸芸赶紧坐起来,拉着失控的李大虎劝说道。

    “啊……啊!!”慢慢停住手的李大虎看一眼地上的二狗,便吼叫起来。然后失控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沉默着看天。

    “大虎哥,是我对不起你。”曾芸芸一把搂住李大虎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背部,低声温柔地颤/抖/说道。

    可是,生活本来就是这样无奈,不是有着自然发展,就是人为扭曲。这一切都已经迟了,曾芸芸在心里暗暗叹道,今晚的事情她绝对不能连累李大虎,她要把这个罪名搂下来。

    “大虎哥,要我一次,可以吗?”曾芸芸突然抬起自己的头,凝视着李大虎,恳求地说道。

    扭过头,看着曾芸芸的眼眸,李大虎不知道她想干些什么,但是他从来不会拒绝她,永远也不会。

    “大虎哥,唔……”看到李大虎扭过头,曾芸芸便低 /嗔了一声,整个人立刻就变得一团酥软。看到这个情形,李大虎的心里面一下子就变得/火/热,他双手立刻就顺着这个曾芸芸敞开的xiong前伸了下去,瞬间,手指就/触/碰到了软/绵/绵的一团。

    光滑、细腻、若软,李大虎瞬间就觉得自己极度/饥/ 渴的 yu 望得到了一丝/满/足。他双手加大了力气,搓/ 揉/ 着曾芸芸的 xiong 部,好像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发 /泄/ 自己再次对女人的渴/ 望与满/ 足。

    “啊……”曾芸芸被李大虎的抚 /弄,搞得有点受不了。她的shen体里面也燃起了一丝的火/焰。那性/ 感干燥的/唇,好像时刻等待着男人的/滋/润。还有那下shen传来的阵阵/ 瘙/ 痒,曾芸芸一瞬间就把自己的shen子撑开到了最大的尺度。她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李大虎shen体,把他缠/绕/得有点透不过起来。

    李大虎/抚/弄/了一会曾芸芸的酥 xiong,双手便顺着曾芸芸的shen体往下移,而曾芸芸的shen体也开始颤抖了。她立刻就发疯了般的抱紧了李大虎,两条小蛇般的玉手瞬间就缠绕在了一起。这次就是曾芸芸最动情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亲吻了一会儿,李大虎就有点撑不住,他下shen已经涨的像一根铁锤般,直愣愣地顶在曾芸芸那娇 嫩的腰际。而曾芸芸被李大虎的命/根/子顶着,心里面早就充满了想要的/ 渴 /望,于是不由自主把手摸向了他的shen体。

    “啊……”顿时,李大虎便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曾芸芸的主动给他带来了更一种全心的感受。他渐渐有/些/疯/狂,把曾芸芸/亲/吻/得更加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