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66.轰烈做一次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征宇,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怎样它就会变为怎样,知道不?或许你恨我是对的,但是请你一定要干净磊落地做人。”曾芸芸站起来,哽咽地对着乔征宇说道。

    “我知道,你走吧。”冰冷的回绝,乔征宇转过脸说道。

    “好好保重。”说完,曾芸芸便跑出医院,她此刻在心目中已经做了决定,不过这件事始终都要了断的。

    回到大李村,曾芸芸突然间觉得这一切她都舍不得,一直都舍不得,原来自己对这片土地深深的眷恋。但是这已经变了,一切都变了,就在那个月夜,那个月色且温柔的月夜。

    夕阳无力地挂在天边,将最后一丝血红吐尽,便寂静地睡去,大李村的人也渐渐干完农活回家煮饭,带孩子。顿时炊烟袅袅,东家长西家短的声音响起,有唤叫孩子回来吃饭的,有大声说着今日劳作所遇到的事情,一片和谐。

    家,已经冰冷,母亲和继父去了舅舅家还没有回来,曾芸芸望着这个有点空洞的家,苦笑一下,便坐在前院的秋千上面。那里有着她的童年,有着她的青与梦想。

    记忆便如开了闸的洪水,翻涌不已,曾芸芸此时已经泪流满脸。

    突然间,脸上多了一双温暖的大手,为她轻轻拭去脸上的泪水,然后关怀的话语响起:“芸芸,挂念嫂嫂啦?”

    转过来,望着这张熟悉的脸,曾芸芸牢牢抓住他的手说道:“大虎哥,如果有朝一日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替我照顾好我娘亲。”

    “傻孩子,说些什么话。我一定让你幸福到老的,还要拥有我们的孩子。”李大虎将曾芸芸拥进怀里,笑着说道,她还没有知道曾芸芸此刻在想些什么,但是始终有一股不对劲的味道。

    “我知道,大虎哥,过来,即使最后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是此刻我也要轰轰烈烈地活一回。”曾芸芸站起来,拉着李大虎往屋子里走去,满脸决绝的神色。

    “芸芸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对经?”李大虎的心有点不安,他拉住曾芸芸的手问道。

    “没有,你知道的,我绝对不会瞒着你的。”曾芸芸笑了笑,用手抚 摸一下李大虎的脸说道。

    “可是我总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相信我的芸芸。”说完,李大虎便跟着曾芸芸走进屋里。

    才进屋,吻 便迎了上来,还没有等李大虎说些什么,曾芸芸的舌头已经伸进去,不停的 撩拨 。就像一只被困牢中很久没有得到食物的野兽一样,猛地扑上眼前的猎物一样。

    从来没有试过如此动情,从来没有试过如此主动,李大虎感觉到自己全shen酥麻,尽管觉得此时此刻的芸芸有点反常,但是他又怎能人心拆穿。

    拥着她,倒在床上,李大虎便压了上去,然后笨拙地回应着,由于那个夜晚一样。

    “大虎,我要和你轰轰烈烈的做一次,尽管只有一次,我也心满意足。”曾芸芸抱着李大虎的头,双眼迷离地望着天花说道。

    吻 /住她的锁骨,李大虎停顿一下说道:“我们还要做很多次,一直到我们都不行为止。”

    或许吧,曾芸芸苦笑一下,今夜什么都会变了,大家也改变不了。

    “大虎哥,我要你大力点,勇 /猛/ 点。今夜就是个疯/狂/的夜晚,我要与你一起经历云端与谷底的滋味。”曾芸芸的玉手滑走在李大虎的背部,犹如灵蛇一样,然后含住他的耳坠,动情地说道。

    “芸芸,你成熟了,像熟透的苹果一样,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李大虎说完便把手伸/进/衣服里,然后便是猛力的/ 揉,其实他等这一刻也很久了,那日在酒店他已经难以忍耐,一直压抑到今天。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五姑娘的话,估计李大虎已经犯罪多次,有时候女人对男人的考验就是那么赤 luo luo 的,不是男人们控/制/不住,而是他们动/情/不已。

    “狂风暴雨来得猛烈点吧,大虎哥,来吧。”曾芸芸呻 吟 一声,便把手伸到李大虎的/裆/下,游走起来,然后两人的呼xi也随之急促起来。

    “芸芸,我会对你一辈子好的,但是大虎哥实在忍不住了。”李大虎被磨得的一阵阵/颤/抖,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过这种接触,自从四婶那次之后,女人便成了他的幻想,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只好请五姑娘出来解决一下。

    **便是这般、疯、狂,不一会儿便是两道、缠、绵的shen影,折腾在那间简陋的房子。强/壮的/肌/肉,嫩/滑/的/肌/肤,动/情/的喘/息,疯/狂的撞/击,迭起的高/潮,像一幕幕/伦/理之片。

    “大力点,我要这一刻一辈子都难忘。”曾芸芸牢牢/搂/住李大虎的背/部,娇/嗔/说道。

    “芸芸,你今天有点反常,不过我我喜欢。”李大虎说完便加快了动作,喘息更加沉重。

    一番**,一番销/ 魂,总算过去了,曾芸芸躲在李大虎的怀里,沉沉地睡去,或许这就是她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刻,但是这个时刻不久便会消失贻尽。

    理一下曾芸芸的秀发,李大虎笑了笑,他心里尽管很不安,但是只要她在自己怀里沉沉睡了,那边足够。

    咕咕……一阵响声,曾芸芸被李大虎肚子饿的声音吵醒了,她睁开松蓬的眼睛,娇笑一下,便说道:“大虎哥,我也饿了,咱们去吃东西吧。”

    “行,原本我就是过来叫你去吃饭的,只是你,咱们先去吃饭吧。”李大虎赶紧扶起曾芸芸,溺爱地说道。

    “嗯,我家里面还有面条,要不我们下个面条吧。”曾芸芸笑笑,在李大虎的脸上亲一口说道。

    “那行,我给你下面去,你就坐着休息一下吧。”李大虎望一下外面的天色,便说道。

    这个时候也八点多钟了,家里的老娘都已经吃过了,出去也不知道有什么吃,还不如在家里面下面。

    曾芸芸点点头,穿好衣服梳理一下头发,便望着窗外发呆,待会就要过去了,就要去面对自己人生最难抉择的事情,不过这件事始终都要有个了段。

    “大虎哥,对不起了,我必须这么做。”曾芸芸将一柄水果刀藏在自己的衣袖里面,暗暗地说道。

    “芸芸,出来吃吧,煮好了。”李大虎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面进来,憨厚地说道。

    “我马上出去。”曾芸芸对着镜中的自己点点头,便走了出去,今夜将是一个冰冷的夜,就好比风萧萧兮易水寒。

    “来,芸芸,我特意给你卧了个荷包蛋。”李大虎把一碗面放到曾芸芸面前,关怀地说道。

    “谢谢大虎哥,好香啊。”曾芸芸低下头,自己的脸埋进那些热腾腾的水蒸气里面,任凭自己的眼泪肆意地流淌。

    “好吃就吃吧,以后等我们成亲了,我天天给你做,还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和前妻离婚了。所以我们不就就可以登记成亲了,芸芸,如果不是你离开了,我相信我们不会等这么久的。”李大虎有点兴奋地说道。

    可惜啊大虎哥,如果没有那件事,或许自己还很高兴的,只是今天的曾芸芸不再是以前的曾芸芸,她已经变得肮/ 脏了。曾芸芸只是哽咽地点点头,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哭出来。

    借着喝一口面汤,清一下嗓子,曾芸芸便说道:“那就太好了,只是大虎哥啊,如果我再次离开,你会不会再等我?会不会帮我照顾好我的爸妈?”

    “芸芸你要离开大李村?”李大虎赶紧停住吃面的动作,仰起头望着曾芸芸问道。

    “我说如果,你回答我会不会?”曾芸芸苦笑一下说道。

    “芸芸啊,肯定会啊,以前我也一样照顾你爸妈啊。再说了,这次我不会再错过你了。”李大虎干脆放下碗筷,伸手去握住曾芸芸的手说道。

    “那就好,我就知道大虎哥对我最好的。”曾芸芸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望着李大虎哽咽地说道。大虎哥啊,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因为所有责任我愿意自己一个人去承担,曾芸芸在心里再次肯定了自己今晚的目标。

    “傻宝贝,快吃面吧,今晚我留下陪你。”李大虎对着曾芸芸笑笑,然后为她拭去眼泪。

    “嗯。”越是抑制越是难受,眼泪就更加汹涌,曾芸芸只好埋头吃面,本来还有些许不甘心的,但是她一定不会让别人破坏自己的幸福。

    “不是,大虎哥你不是要陪孩子么,今晚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等我们真正成亲了,我们便可以相拥而睡。而且时间不是很久,我们就再忍忍吧。”曾芸芸猛地想到自己今晚的计划,如果大虎留在这里的话,那就不可行了。

    “没事,孩子他们有奶奶在,我今晚就留下来陪你。”李大虎说道。

    “真不行,大虎,你是知道的。”曾芸芸焦急起来,只好赶紧制止。

    “芸芸,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很不对劲的。”李大虎想不到曾芸芸会这样拒绝自己,一点也不像她的作风。

    “没有,我只是担心别人看到不好,再说孩子他们也需要你。”曾芸芸才发现自己有点慌乱了,只好笑了一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