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65.回不了头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高高瘦瘦戴着眼镜的年轻女人走进来,进来第一时间就是扶一下眼镜望一眼赵月儿,然后才和主任打招呼,把赵月儿带出去。

    市委办是在政府大楼的四楼,谢主任的钱秘书把赵月儿带到办公大楼比较边缘一点办公室,语调有点冷漠地说:“我是谢主任的秘书,这里就是你的临时办公室,以后大家就是同事了,以后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可以来找我。”

    其实刚刚开始赵月儿还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就是 谢主任的秘书,因为现在的机关里面为了避嫌,一般都是男的都配男秘书,但是官场上还有更多她想不到的事情,她只有忙不迭的点头地说:“好的,有劳钱秘书了。”

    钱秘书只是扫一眼赵月儿,然后推开门进去说:“这个所有的东西就归你用了,你先熟悉一下,至于工作,估计上面会给你分配吧。”说完还没有赵月儿回答,钱秘书就已经自顾自的出去了。

    望着找秘书的冷漠,赵月儿也没感到什么意外,毕竟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加上她现在的心情不错。

    这个办公室偏小,但是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有一张大大的办公桌,一个舒服的真皮的椅子,大大的液晶显示屏电脑等等,那都是赵月儿想了好久的奢侈品,现在这一切都属于自己了,这让她感到十分的开心,觉得自己这一步算是走对了!

    赵月儿舒服地靠在真皮椅子上面,望着窗外的钢铁丛林,心里不由产生一种优越感,同时想起曾经有人说过机关可是一个奇妙的词语,机者:机制、机巧、机会;关者:关系、关卡、关节,这两个字凑到一起,就成了一个单位,它就代表了某种特权,某种优越,一旦融进这个机关,就有了这个机关所代表的所有一切!

    还没有等赵月儿躺在真皮椅子上面继续舒服下去的时候,门就被打开,接着芋头有讽刺地说:“哎哟,这社会啊,还真是奇妙,我的赵主任好啊,领导让我过来接你过去开个会呢。”

    芋头之所以会这么说,完全是在生气早上赵月儿对倪市长那个模样,他都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或许是不想看着赵月儿被那些猪拱吧。

    被芋头突然进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赵月儿杏目怒瞪这他说道:“出去,难道你连基本的敲门礼仪都不知道吗?”

    “哎,主任别生气,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再说我还答应过你,为你做牛做马到你满意为止嘛。”芋头被赵月儿这么一吼,内心的火气也大了起来,好心着雷劈,算自己自作多情了。

    “你!!”赵月儿想不到芋头还敢提这件事,顿时气得紧握拳头,冷冷地说,“你是不是想玩?如果是,那我陪你玩下去!”

    “别,我这是操哪门子的心啊,赵主任其实我是关心你,不想被那些猪给拱了。”芋头看到赵月儿真的生气了,便有点紧张了,只好说实话,但是这说的越多,错的也就越多。

    “你闭嘴!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出去,出去!”赵月儿闻言,滕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芋头怒道,她此刻心中的怒火就翻滚了,这不是明摆着说自己和那些领导乱搞关系吗。

    “我他妈的不说了,说多错多,但是主任你是知道,我不是说你乱搞关系的。”芋头说着就发现自己又说错了,甩自己一个嘴巴道,“我今天吃屎了,我这就出去。”

    看着芋头关上门,赵月儿无力地坐在椅子上面,怎么就遇上一个市井无赖,一种报复的念头渐渐遍布在她的全身,这个机关,她闯定了。她再次发誓,要将自己失去的双倍夺回来。

    可是还不到一会,门又再次被打开,芋头悻悻地走进来,也不敢看赵月儿的脸说:“我过来是接你的,领导说让你过去开会。”

    本来看到芋头再次进来,赵月儿还想吼他几句,但是看到他衣服孙子相,气便消了不少。她望着芋头冷冷的说:“不是男人。”说完就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不是男人?芋头闻言,气得差点内出血,这个女人够嚣张啊,要不是昨晚把她办了,他说不定还真的把她再次办了。但是毕竟人家现在是主任,得罪不起,他只好忍了,不然才刚来不久的他又要面临失业,再说了,自己都是她的男人了,以后多的是机会呢。

    想到这里,芋头强忍住自己心中的不满,跟在赵月儿的身后,像一个跟班一样。

    各怀心思,出了政府大楼,芋头就率先去把车开过来,待赵月儿坐进来后,歉意地说:“赵主任刚刚是我错了,对不起,我芋头也是刚来不久,不会说话,望领导不要见怪。”

    看芋头如此说,于情于理赵月儿也不能在说些什么,再说昨晚的事情两个人也心知肚明,于是赵月儿便无奈地扫一眼她,就将视线移到车窗外面。

    赵月儿的这一眼让芋头的心里震了一下,他心疼的想,这个女人真是可人疼,但可惜自己也只能看着她一次次落入虎口!

    “赵主任,给你说我这芋头这个人吧,不怕和你说,能够混进这里给领导当司机,背后的辛酸我自己知道。”芋头拧过头看着赵月儿讪讪地笑一下,接着说,“我这个人口直心快的,容易得罪人,以后做错什么或者说错什么,赵主任不要放在心里。”

    “管好自己的嘴就能避免祸从口出。”赵月儿只是冷冷地回应一句,视线依旧停留在车窗外面。

    “领导教导得对。”芋头发现赵月儿似乎不搭理,只好闷头开车。

    市委大院到开发区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就这样一路无言,赵月儿便来到了开发区的办公大楼。

    第一天上班,即使自己是策划与开发领域的博士生,但是赵月儿还在担忧着自己开会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等到赵月儿到了开发区办公大楼的时候,倪市长已经在那里等候了,看到车子到来,就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一坐上车,似乎印了不少酒的倪市长明显放开了自己的性子,他心里清楚,赵月儿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他满意的笑了,拉起赵月儿的手合在自己宽厚的手掌里。

    顿时,赵月儿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便装模作样的挣扎了几下,就不再反抗了!这让倪市长甚是满意,也就此知道了这个女人就这样屈服了。

    倪市长对开车的芋头只是使一下眼色,芋头就知道要去哪里了,但是收到命令的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有无可奈何,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句,唉!权利啊,真是个好东西!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车也就开了十分钟,就到了一家门面看起来还算豪华的酒店。下车时,倪市长故意做出不胜酒力的样子,让赵月儿自己先下车。

    虽然才来没多久,芋头对这种事已经做的滚瓜烂熟了。于是他就像以往一样,迅速开好房间,带领赵月儿到总统套房里面等候,然后自己才出来搀扶着倪市长往豪华套房走去。这样就可以避过那些杂乱的目光,同样也是对倪市长的声誉保护。

    进了套房,倪市长往沙发上一躺,对芋头说:“小程啊,今天开会有点累,我和小赵有点事要谈,你去吃午饭吧。下午过来接我们去开发区开会。”

    跟在后面的芋头应声就要出门,第一次做这是的赵月儿还是不适应,看事不谐,赶快上前,一把拉住芋头的袖子,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知道要发生什么事的芋头,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倪市长,此时的领导脸上已经挂上了寒霜。芋头赶忙甩开赵月儿的手说:“赵主任你放心,我会替你去医院看望你婆婆的。您和领导好好谈,下午的时候我过来接你们。”

    闻言倪市长脸上的寒霜才散了,看到领导的脸色好转,芋头也暗自松一口气,幸好自己反应快,不然要是给领导看出倪端,那就大事不妙了。

    听得出芋头话里的意思,赵月儿只好放开了手,呆呆的看着关上的门!看到芋头出门,倪市长就收起了醉态,悄悄的走到赵月儿的身后,猛地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

    这一下子可把没有心里准备的赵月儿吓得尖叫了一声,加上昨晚被芋头所惊吓,本能地使尽全身的力量挣脱了,逃到门口就想开门,却又被赶过来的倪市长再次抱住,于是她便哀求了起来:“倪市长,别这样,您别这样啊!我,还没,还没准备好。”

    闻言,倪市长这时已经完全卸下了一贯道貌岸然的外表,开门见山直接说:“小赵啊,我告诉你真话,你能够坐上开发区主任那个位置,是因为今天我是看上你了!”说着倪市长双手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带着满嘴的酒气就吻向赵月儿。

    “可是……”被倪市长的酒气一熏,赵月儿多少有点恶心,但是又不能太过抗拒,毕竟正如他说,自己能够拥有的,还得靠他。

    看到赵月儿已经松动,倪市长伏在她耳边接着说:“这么多年来,你是我第一个产生要霸占感觉的女人。再说我从政这多年来,有多少女人想贴上来我都没看上,今天一见到你,也不知怎么了,就放不下了!要不是昨晚有点事,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所以现在你都已经到来了,你觉得还能走得掉吗?”

    ps:求收藏,求红包,求月票,各位亲,吼吼,支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