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62.野外来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有时候有些人就是注定了,狠不了心,恨不了久,而有些人就注定一辈子的憎恨。

    曾芸芸和罗晓晓斗了一会嘴之后,便独自一个人在大李村周围走动,罗晓晓因为要拍宣传片,接完电话就真的闪了。因为昨天的事情,村长特意放曾芸芸的假。

    这不正好嘛,很久没有在这个熟悉的村庄好好走动了,那些树那些花依旧苍翠娇艳吗?曾芸芸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想,不知不觉中竟然又走到了那夜缠绵的地方。这里风景依旧,可已物是人非。

    “嘿,芸芸,是在想念你的男人了吧。”突然间背后的声音打断了曾芸芸的回忆,令她心境大跳了好一会。

    转过shen看去,原来是二狗,曾芸芸便生气说道:“死二狗,大呼小叫的说什么啊,小心我封了你的嘴。”

    二狗的嘴就像村口的广播一样,所以村里的人讨厌喜欢参半,讨厌的是家里的丑事一经他嘴,就全部曝光,喜欢的是从他嘴里听到别人的丑事。

    “哎哟,芸芸大美人你还是那么的凶,可是够味儿,难怪大虎老惦记着。”二狗那双贼眼凝视着曾芸芸的xiong前,猛地咽一口水,搓着双手说道。

    “你张臭嘴说啥了,是不是要我拿石块打死你,胡说八道。”曾芸芸听到这些话本来已经不高兴,加上二狗下 流的目光,顿时火苗燃烧起来。

    “芸芸莫要说这些话,不然我一个不小心就把你和大虎那天晚上在四婶家门前不远的草地上,亲亲抱抱的事情说出去的。”二狗望着曾芸芸的脸,贼笑一下,便走上前接着说:“而且你们说的话,我都知道。原来大虎还和四婶那啥了,要不是四婶答应开饮料店请我去看店的话,我早就把这件事说出去了。”

    什么?那天晚上他在场?曾芸芸的心有点慌乱,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说道:“不知道你说什么,你这几天不见人就是帮四婶进货吧?”

    “小妞别想转移话题了,四婶已经从了我,你呢?我不贪心的,只要你肯陪我玩玩,我就当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二狗说完搓搓手,便伸手上前,想摸一把酥软。

    “你别过来,离我远点。”曾芸芸被二狗这动作吓得赶紧退后,怒吼一声。

    “好吧,如果你不陪我玩,那我只有把这件事说出了,到时候大田叔,还有李大娘他们还知不知道有脸活在大李村不。”二狗瞟一眼曾芸芸,装作转shen要走的样子。

    是啊,这件事牵连的人很多,而错的人就是他们两,一旦传出去,爹娘就没法活了,这里是农村不想大都是那样,一ye 情神马的都很正常,曾芸芸紧握着拳头,喊住yu要走的二狗说:“站住,等我考虑一下。”

    “这样才对嘛,昨天在村口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并非一般人,我想很多男人都想要你吧。不过我会比他们更疼你的,尤其是技术活的事儿,嘿嘿。”二狗吞着口水说道,这几天和四婶老实折腾,他倒悟出不少活儿。

    “我给你钱,行不?”曾芸芸突然间想到有钱使得鬼推磨,便马上从shen上掏出钱来。

    “钱再多又怎样,我的梦想就是和你睡上一晚,妞儿,你就从了我吧,嘿嘿……”二狗弓着shen,搓着手,咽着口水,一步步地想曾芸芸靠近。

    难道真的要委曲求全?曾芸芸在心里挣扎道,为了大虎,为自己的爹娘,这点侮辱她忍了。

    “但是你怎样向我保证?”曾芸芸摆摆手,想阻止二狗的靠近问道。

    “如果我说出去就不得好死,还有我又怎么舍得毁掉你,妞儿来吧,二狗一定让你快活的。”二狗说完便一个饿虎扑狼,把曾芸芸推到在草地上,嘴巴便赶紧印上曾芸芸的脖子。

    从还是不从?好想轮不到自己选择了,这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曾芸芸的泪水开始蔓延,她的心也在颤抖。

    等二狗吻着 她shen上每一寸肌 肤的时候,曾芸芸便完全放弃了/挣/扎,因为她的心已经死了,这种侮 辱都怪自己对大虎的不信任。

    看到曾芸芸那雪/白的双/峰/山,二狗嘿嘿笑道:“想不到妞儿的这个地方还真大,真白。”说完把手抚上去,猛地 /揉/ 起来。

    没有表情,没有温度,之神下一副躯 体,曾芸芸已经听不清楚二狗在说些什么。

    随着shen上的衣物全无,二狗赶紧咽一下口水,双手徘徊在那黑森林深处,直到有溪水流出。“妞儿你还真想不开,费了二狗哥这么大劲才有一点点反应,不过二狗的大家伙会好好疼你的,一定比大虎还厉害。”二狗停住自己进进出出的手,便整个人/压/了上去,拿着自己的大家伙对着黑森林的入口,shen子一挺,马上就自个儿享/受/起来。

    “很暖,很紧,很舒服。”二狗享受一番之后,望着一动也不动的曾芸芸说道。

    原来最强大的人,只要你抓住他的弱点,你便可以把他驾驭,二狗这次便体会到。

    没有任何享受,没有任何回应,尽管shen体有所回应这二狗,但是曾芸芸冰冷的双手却死死拉着shen边的草,直至流血。

    折磨过于漫长,心便老死,等待的人你为什么还没有出现,可是自己在等待你出现吗?曾芸芸的眼泪不停地留下,shen上从此肮 脏。

    随着二狗的一声低吼,这折磨便宣告结束,而事情才是刚刚开始,二狗享受完便滑到曾芸芸shen边,回味着刚刚的快 意。

    “芸芸,你那里让人真舒服,比起四婶的简直是天和地比。我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的。”二狗看着满脸泪水的曾芸芸,怜悯地说道。说着手便落在曾芸芸的"shuang feng"之上,心猿意马的。

    “你可以走了,以后我都不想见到你。”曾芸芸从嘴里冷冷地说出这几个字。

    二狗还是懂得此刻该怎么做,提上裤子便走了,如果留在来,那只会自取没趣的。

    看着二狗走远,曾芸芸扯过自己的衣服便泡在冰冷的河水里,她用力地洗刷着自己的shen体,就是想让自己干净起来,可是这些可以洗干净的吗?曾芸芸双手拍打一下水,便哭泣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里的,只记得自己一路走来好想都有人在笑自己一样,曾芸芸觉得自己的精神开始要分裂了。

    回院子,里面没有人,死寂一般。但是却多了一个人,默默坐在里面的李大虎。

    “你回来啦!”看见曾芸芸出现,李大虎‘腾’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扑向她。

    “是呀。”曾芸芸走过抱着李大虎,而他双手也搂着她的脖子,曾芸芸便用修长的双腿盘在李大虎虬实的腰间,整个人挂在了他的shen上。

    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了,大虎,不要恨我,但是我只有这样做,曾芸芸在心里默默说道。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还好吗?”曾芸芸关心的问道。

    “还好吧,暂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已经拿到我前妻的离婚协议,很快我们便可以名正言顺在一起了。”李大虎看着曾芸芸说道,然后看着曾芸芸这一shen乱乱的打扮,“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一天出去之后就逛山里!”

    “本来就是嘛,大虎啊,我想我们还是不要那么焦急结婚,因为我怕孩子接受不了。”曾芸芸望一样李大虎说道,绝对不能结婚,不管他是不是会像罗晓晓说那样让她后悔,但是自己已经配不上他。

    “我吃亏了,未来的老婆给别人白看了,你看看背后的扣子都没扣上。孩子那边好说,关键是我不想你被村里的人说三道四。”李大虎伸手给曾芸芸扣上扣子,笑着说道。

    “咳咳……拜托,我还活着的。”刚刚走进来的罗晓晓白一眼这两人,无奈说道。

    听见罗晓晓的话,李大虎才发现曾芸芸shen后的罗晓晓,尴尬地低下头。

    “我太想芸芸了,所以直接过滤了你,真的不好意思!”李大虎看着罗晓晓苦笑道,现在的他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壁上。

    本来想拉曾芸芸一起去拍那个广告,顺便让她接触一下那些大老板,可是看到李大虎和她那样子,便自动消失了。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近黄昏,一抹晚霞从高楼的缝隙中穿过,显得是那样艳丽,罗晓晓刚刚从挑选现场下来,看着这样的好风景,悠闲地走向自己的桥车。

    拨通了这次投资方地叶总的电话,罗晓晓甜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亲爱的,我有点事要去应酬一下,大约还要一个小时,你等我一会好不好?今天晚上你来老地方车我吧。”

    “哎哟我的小宝贝,那是没有问题的!一会你工作完了给我打个电话,马上到。”沉稳的而有点苍老的声音传来,叶天成肥胖的shen体便、扭、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