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61.特殊赌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突然,扯掉自己衣服的李大虎一个翻shen,直接就把眼前的曾芸芸压在自己的shen下。顾不上仔细欣赏了,他就/挺/起了自己的命根子,直接就/进/入/了曾芸芸的shen体。而曾芸芸也疯/狂/的扭/ 动着自己的shen子,迎合着李大虎的/进/攻,两个人瞬间就/缠/绵/在了一起。

    情到深处便是爱,他们两人都是一场/疯/狂,他们什么也不顾,只要轰轰烈烈地爱一场。或许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或许明天就是自己永远闭上眼睛。他们动情着,他们迷恋着,彼此依赖着,需求着。

    这就是最完美的结合吧,泛滥的湿润只是代表她此刻的满足和动情,坚硬的冲击只是意味着他此刻的享受和绝爱。

    菱角线条的肌肉,散布点点汗滴,柔软嫩滑的温情,回应着丝丝的/疯/狂,两人已经/疯/狂/不已,忘我地在这夜色之下,享。受。着温柔的一刹。

    大地倚在河畔,水声轻说变幻,梦里依稀,满地苍翠,今夜月色温柔。

    忘情的疯狂,随着李大虎动作频率的加快,曾芸芸已经感觉到自己的shen体酸痛中带着一丝酥麻,有一点点浮在云团般的感觉。并且觉得自己的感觉在飞升,很快她就快/活的 yu 仙 yu 死,然后整个人抽/筋/一般的昏迷了过去。

    但是李大虎并没有停止/进/攻,很快,曾芸芸又被李大虎的清 /冽/刺/ 激/恢复了感觉。她感受着李大虎一波接一波的强/烈/冲/击,直到他冲锋陷阵后,喘/着/粗/气,带着软散骨架挺尸一般在地上/躺/着。

    伏在曾芸芸shen上,李大虎并没有把自己的铁棒抽出来,他喘着急促的气息,感受着在她/体/内/的妙处。

    “芸芸,就为了这一刹那,大虎哥就算上刀山下火海都值了。”李大虎一手/撑/着一手/抚/摸/曾芸芸的脸说道。

    “大虎哥,我不许你这么说。”曾芸芸抽出自己的手,轻轻抵住李大虎的/唇,说道。然后双手又再次/缠/上李大虎的脖子,深情地/吻/了他一下。

    “这件事因我而起,让我一个人承担吧。孩子需要你,还有我爸妈也需要你。”曾芸芸突然间在李大虎的耳边说道,然后泪水便诀提般流下。

    “不,芸芸,这是我会一个人承担。大不了是杀人偿命而已,而且这二狗是活该。”李大虎抓住曾芸芸的手臂说道。

    “大虎哥,别意气用事了。其实我说二狗要非礼我,我为了自卫才失手杀了他,最多判刑十年。而你不同,要偿命啊,所以这个险没必要冒。”曾芸芸抽回自己手,分析说道。

    “我们把二狗埋了,这样别人就不知道,再说了,这大半夜的,没人知道。”李大虎望一眼不远处的二狗,幽幽地说道。

    “不行,我们主动自首还可以争取宽大的处理。大虎哥,人在做天在看,逃不过的。再说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别抱着侥幸的心理了。”曾芸芸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万一二狗留了一手,那时候罪名就更加大了。

    沉吟一下,李大虎便默不作声,望着曾芸芸,然后亲/吻/一下她后边在她shen上滑了下来,挽着曾芸芸的手,躺在地上,凝视着繁星的夜空。

    “芸芸,还记得那夜吗?同样是这样温柔的月色下,你我忍不住动情,偷/吃了/禁/果。回想起,还真有点怀念,只是再也回不去了。”李大虎偏过头,凝视着曾芸芸说道。

    眼角的泪水再次滑下,曾芸芸何尝不是日夜牵挂着,只是物是人非。有时候曾芸芸真的很赞同物是人非是最残忍的词语。

    同样再一次偏过头,曾芸芸凝视着李大虎,低声说道:“假如时光可以倒流,你会做什么?一样选择我还是……”

    偏偏头,李大虎便望向天空,他默默地说道:“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希望再次抓住你的手,不要把你丢失。”

    “大虎哥……”曾芸芸用力地挽着李大虎的手臂,哽咽地喊了一声,然后把自己挪进他,紧紧地依偎在他shen边。

    “芸芸,我们是不是在错的时间相遇了?为什么我们每次都要面对离别的选择。”李大虎让曾芸芸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后温柔地问道。

    “或许是命注定的。”曾芸芸说完便陷进沉默,她只想静静地分享这一刹那,因为下一秒她便永远失去这种温柔。

    今夜无论是哪一个承担这件事,都会导致双方分离,永远没有交集。曾芸芸没想到过事情还是往最坏的地方走去,或许她根本就不应该回来。这大李村本来就不是属于她的地方,勉强下来,最终又是无言的结局。

    “芸芸,答应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将来没有我在的日子,你一定要开心。”李大虎打断曾芸芸的胡思乱想说道。

    相对无言,两人便沉默下去,清风徐来,紧紧相依。温柔的月色下,两人爱恨交加,爱的是彼此的心,恨的是二狗的破坏。

    原本李大虎收到妻子的离婚协议之后,他便打算和曾芸芸结婚,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人注定了只可以做露水夫妻,有些人注定了相望不相守。

    在酒店的那夜,李大虎其实在那条巷的红//灯/区/发现了自己的前妻。那时候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事实又不得不令他相信,本来他很想上前扇她耳光,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在那条小巷里,李大虎问她,到底为了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她喜欢上这种灯红酒绿的感觉,她喜欢上这种钱来得快,花得/爽/的感觉。至于大李村,她再也回不去了。

    城里的生活已经占据了她整个人的观念,所以,再也回不去了。那晚李大虎独自一人离开,他想了很久,很久,然后再次折回来,看着前妻在别人怀/里/承/欢/的时候,他只是说了一句,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回不去,那么就放手吧,将那纸离婚协议给我吧。

    那时候,李大虎其实在心里有一种侥幸的心理,难道是个天冥冥中要让他和曾芸芸在一起?并且那时候,李大虎接到曾芸芸的电话,然后就发生了曾芸芸在酒吧被人/下/药/的事情。

    “大虎,如果我们注定不可以在一起,那么就让我先死吧。”曾芸芸抬起自己的手,抚/ 摸/ 在李大虎那张表情坚毅的脸上,慢慢地说道。

    “瞎说些什么。这件事是我犯下的错,要承担都是我一个人去承担。芸芸啊,只是以后我那两个孩子和老母亲就由你多担待点。”李大虎的脸抽 /搐/一下,他抬起头,望着夜空,有点凄凉地说道。

    “我不要,大虎哥。你是个男人,你留下来比较好。”曾芸芸赶紧掩着李大虎的嘴,说道。

    “芸芸,什么也不说了。让我们好好缅怀一下过去,把那些曾经的美好,一起回忆。”李大虎抱住曾芸芸,默默地说道。

    低下头,曾芸芸便不再说些什么,她感受着这坚实的xiong膛传来的温暖与安全感,回忆一幕幕重演。

    “其实乔征宇是个有情义的男人,那天的事情是我们错怪了他。芸芸,假如我不可以在保护你,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李大虎突然又说道。

    “大虎哥,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曾芸芸抬起头,望着李大虎说道。

    突然李大虎右手一用力,在曾芸芸的脖子剁一下,脑袋一沉,曾芸芸便晕了过去。

    “芸芸,对不起了。我不能毁了你的幸福,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李大虎在心里默道,然后替她穿好衣服,把她扶到一边,然后再好好看一看这大李村的山河,他应该是最后一次看这里,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在口袋掏出烟,这可是李大虎最后一次抽了,平时他很少抽,只有在精神不好的时候才会抽,最近的事情太多了,李大虎才会抽一下。点燃,吞云吐雾,李大虎便回忆起,那村,那树,那人。

    当整包烟都快被/抽/完的时候,李大虎便把烟头扔在地煞昂猛地踩灭,往往曾芸芸,在看看二狗,便抱起曾芸芸,消失在这温柔的夜色下。

    杀人偿命,天公地道,李大虎也不想逃避,这次他便是自首,只是自首之前,他要将曾芸芸送回家。

    “芸芸,忘了我吧,下辈子我们再也不相遇了,因为我受不了这种得到了又失去的滋味。与其得到了又失去,还不如不曾得到。”在曾芸芸的额前深深地吻一下,李大虎强忍着眼泪说道。

    夜色正朦胧,李大虎的shen影便消失了,他只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曾芸芸嫁给一个爱她的人,照顾她一生一世,但是这可能已经是奢侈至极了。

    阳光刺破黎明,等曾芸芸醒来的时候,大李村已经人声沸腾了。

    看到警车里面的李大虎,以及二狗的尸体,大李村的百姓他们有的惊讶,有点不忿,想不到他们尊敬的大虎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个二狗平时虽然是可恨,但也不至于害人性命。其实很多人心里清楚,只是想不到出手的人是李大虎罢了。

    猜测,流言,在大李村渐渐将原有的版本演变成众多版本,曾芸芸知道自己发现睡在家里的时候,心便死去。她没有立即爬起来,她只是流着眼泪想了很多,很多。

    原来这些爱是这么深沉,曾芸芸默默地流着泪,直到李大娘的敲门而来,她才/挣/扎/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