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60.将他推到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我怎么会在这里?”曾芸芸瞪完之后,双手迅速/搂/着被/子遮/掩/着自己几近完美的/qu 体,美丽的眸子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一副你不说清楚,老娘必定杀了你的表情。

    “昨晚你喝醉了,我……”李大虎这时候说话有点吞吞吐吐,那神情好像在解释什么。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证明…………

    “啪……”又是一个嘴巴,更加响亮,更加彻底。刚刚惊醒的李大虎竟然没有躲开曾芸芸暴怒的攻击,眼中竟然有一丝丝愧疚。

    打完人的我并未因此消气,而是更加愤怒。眼中悔恨的怒火,仿佛在说,“我曾芸芸真他 妈瞎了眼,竟然没看出你竟然是这样的败类,竟然,竟然……”越想越难受,曾芸芸便有点气结,感觉把自己卖了。

    “为什么打我,我什么都没做。”李大虎这下也懵了,昨晚费劲力气才将这个醉酒的娘们儿弄来,还没等好好休息,就被好一通 you 惑。最后更是被这个娘们蛮力推下/床,磕在/床/头柜……

    “什么都没做?鬼才相信你,我真的瞎了眼,竟然会相信你!”曾芸芸一只手/捂/着被子,另一只手开始在/床/上不断翻找,试图找到手机报警。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李大虎捂着后脑的大包,轻轻一碰就让他疼的呲牙咧嘴。

    “好心做坏事,我真他 妈 傻蛋,早知道昨晚就xxoo一番。”李大虎微不可闻的嘟囔着。

    “你在说什么?”近在咫尺的曾芸芸自然听到了李大虎的自语,眼神一凛,眼看就要再度出手。

    “昨晚好像是你主动的,我被你推撞在/床/头柜上,然后晕了过去,你看这个大包!”李大虎似乎也已经忍耐道了极限,指着后脑的大包吼到。

    “我……我……”

    曾芸芸依稀还记得昨晚自己似乎做了一个非常疯狂又美好的梦。自己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那么/疯/狂。

    竟然主动将他/推/到,蛮横的/拔/去了他的衣服,骑/到他的shen上……原本以为这就是一个梦,一个荒诞快乐的梦,然而眼前的一切却让曾芸芸无法相信那是梦。

    凌乱的房间,自己的衣衫跟李大虎的衣服散落各处。床/上更是凌/乱,到处都是/疯/狂后留下的痕迹。

    看到这些情景,曾芸芸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可是眼前的一切不容它不信。李大虎依旧 赤shen luo 体,虽然重要部位盖上了毛巾。但是在那结实的xiong膛只是,依旧残留着昨晚疯/狂的印记。一张张鲜红的/唇/印,一路向下……

    残留的水渍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现在你该相信了吧!”看一眼四处张望的曾芸芸,李大虎一脸委屈的神色说道。

    “呜呜……”泪水忍不住滑落,曾芸芸感觉自己的世界轰然崩塌了。一次醉酒,竟然,竟然……

    “难道一点都不记得了吗?昨晚对你下药的人是谁?”李大虎好心提醒说道。

    “下药?????。”听到这话,曾芸芸猛然想起,昨晚自己一个人在酒吧喝闷酒,后来叫来李大虎,再后来他接电话出去,自己喝了一杯酒保赠与的美酒,接下来,,接下来……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曾芸芸惊骇的发现,她自己竟然不记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一道模糊的shen影,不断在脑海中徘徊,却始终无法看到他真实的面容……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很危险,让她非常讨厌。

    “这个人是谁?”曾芸芸疯狂甩动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无论如何那个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半,竟然毫无记忆,只有拿到带着/狰/狞/笑意的模糊shen影,似熟悉又陌生……

    明媚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碎落在窗台上,曾芸芸忽然间觉得昔日的记忆就像飞舞在那逝去的梦里,显得格外美丽。那些五彩缤纷而又黑白分明的逝去却又那么深刻,想握住的时候却已纷飞若蝶。

    再精彩的妆也掩饰不了内心的纠结,曾芸芸带着一大堆问题回到了大李村。昔日的恋人欺负自己,爱情也欺负自己,今年还真的是流年不利啊。

    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的,曾芸芸总不能做一个失败者,灰溜溜的走掉,毕竟那些事情她再也没有做过。

    大家都知道一个美女,尤其是一个出生不好的美丽女人,心中多少都会有王子情节,但是真正的王子有几个?因此天生丽质的她们,被现实生活逼迫和you惑的时候,看问题都难免会势力,会拜金,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有血肉的人!

    在曾芸芸的心目中,这些虽然是一门学问,但这才是她必须要做到的。自小活在只有表面风平浪静,实际暗涌翻滚的家,她活够了。表面上,她是一个很幸福的人,但是幸福的定义又是怎样,没人理解。

    不但在曾芸芸的心中,就算在众人心中都是这样的一个定义,男人xi引女人的有什么?首先是相貌,但这不能但饭吃,也仅仅能给女人第一感觉好而已。其次是生活作风和礼貌还有性格和修养以及才华,这几样比相貌重要多了。

    现在给人干净清爽,精神面貌好的男人不多,现在懂礼貌的人更加不多了,性格好有修养的好男人更加的少,有才华的男人也同样的少。在这样的现实下,大多都是素质差的男人,女人当然要挑个有钱人了,最起码物质生活还有保障。

    而这些开始只是曾芸芸为了争取属于自己的幸福而做的事罢了,任何人都可以不理解她,但是她不在乎,因为没有人会明白。

    再认真想想,只可说这就是命运。一个人shen心疲累的时候就会想家,特别是漂泊多年的人。曾芸芸此刻真的累了,可是想到家里那个嗜赌如命的父亲,还有忙碌得没完没了的母亲,她又极力要求自己要坚强起来。

    很多时候,活着就是很无奈。人本来就是群体生活的生物,他们会有一种叫包庇的借口,他们会为了自己的私心而做出一下违背自然的事。为什么人类没有灭绝而得到大量繁殖,是因为人类有私心。

    一整天的课程下来,曾芸芸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好像自己在神游一样。一会放学以后以后,一定要去找李大虎算账,他把自己搞得精神分裂了,曾芸芸暗暗道。

    昨晚他们到底有没有那个,要是真的是自己做的,那是多丢脸啊,怎么会如此不要脸呢。曾芸芸又先自己自己的思想境界里,一定是他故意伪造的,明明是他趁自己醉酒占便宜。对,一定是他,老娘不会放过他的!!

    “老师,老师……你在听吗?”突然间曾芸芸发现自己面前有一双小手在晃动。

    “嗯,怎么了小叶。”曾芸芸瞬间从思海中反应过来,看着面前的学生小叶问道。

    “已经放学了,他们都走光了,我想和你一起走。”小叶含羞地低下头,小声说道。

    “已经放学啦?”曾芸芸在心里暗叹一句,然后站起来,对小叶说:“好的,那老师收拾一下就走。”

    “好。”

    在村口的时候却遇上了乔征宇,曾芸芸本来想问他昨夜为什么没有到酒吧,为什么让她一个人留在那里,险些被……

    “芸芸,我们可以出去吃个饭吗?”乔征宇用他雨点忧郁的眼神望着,似乎有很多事情要告诉她一样。其实昨夜他并不是不想去酒吧,只是罗晓晓把他带到了一处楼房,说上去那东西,但是上去之后,便发生他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在喝了罗晓晓倒的水之后,他便迷/失/了理智,和/她/疯、狂/了一整夜。

    脑海的记忆依旧翻滚,但是曾芸芸始终分不清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是自己真的已经讨厌他了?爱之深恨之切?

    “对不起,我才给孩子们上课,很忙,所以没这个时间。”曾芸芸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干脆直接是她做事的风格。

    此时刚刚干完农活回来的几位邻居也在盯着他们,一副俺们就是要看戏的神情。乔征宇的脸色有点难看,他呶呶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找不到勇气一样。

    “乔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要回家了,麻烦你……”曾芸芸说完拿着文件,对他挥挥手。曾芸芸可不想被那些八卦的村姑抓住把柄,然后添油加醋地成了流言蜚语。

    “芸芸,你真的喜欢李大虎?”突然间,乔征宇拉着曾芸芸的手臂,沉声问道。他知道昨夜李大虎和曾芸芸去酒店/开/房,但是心有不甘。他在罗晓晓的口中得知,李大虎其实是一个小人,因为昨日还想对罗晓晓那啥。

    “你说些什么啊,再说我喜欢谁也与你无关。”曾芸芸用力甩开他的手,有点厌恶地望一眼他。大虎现在是有孩子有家室的男人,被这些村姑听到,都不知道会说成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