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59.美人尖叫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该死的,到底是谁下的药,这么毒辣。”看到曾芸芸这副摸样,李大虎强/压/下心中的/yu/望,将醒酒药给/惹/火/的人儿灌了下去,却不料被对方瞬间/抓/住/手/臂,整个/shen/体如八爪鱼一般将他/缠 /绕,将他/压/倒/在大/床/之上。

    “你再这样我可翻脸了!”其实早就咽口水的李大虎做着最后的劝阻。

    怀中曾芸芸那细/腻的皮/肤,少/女/迷人的馨/香,不断/撩 /拨/着李大虎的神经,更加可恶是这妖精的双手竟然在/解/他的皮带,可能是因为醉酒的缘故,笨拙的弄了好几次都没解开。

    这个可人儿shen上独特的香/气撩/ 拨/着李大虎的神经,笨拙的小手一次次的触/碰他最为宝贵的地方,刺/激/的感觉不断的冲击着他最后的防线。

    “老子再也忍不住了……”咽一下口水的李大虎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之后,便/扑/了上去。

    忽然,一只/柔/软/的手臂/攀/到了李大虎的/脖/颈,扣/住了他的后脑,根本不容他反应,馨香/温/软/的触/感,便充/斥/了他的大脑。

    温/软的/嘴/唇,曾芸芸不断/喷/吐/着热气,笨/拙/的在李大虎的嘴/唇/上/寻/觅着,包含/津/液的/小/丁香,不断/冲/击着/最后的关卡,柔/软/俏/皮的小舌头不断/撩/拨/着李大虎。

    “我,芸芸!”浑shen火/烫/的李大虎一开口,滑/腻/的小丁香顿时/趁/虚/而入,在他/嘴/里搅/拌/着……

    “接/吻/也可以这样/缠/绵?”李大虎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这个/吻/如此突然,如此的令人沉迷,虽然眼前的人儿已经迷醉,却不妨碍这个/吻/带来致命的you惑。

    “啪。”

    一声轻响,下/腹/顿时传来/解/开/束缚的/舒/爽,李大虎顿时从/香/吻/中惊醒,暗道:“我不能这样,这是/趁/人之危,我李大虎绝对不做这等/下/流/之事!”

    感觉到曾芸芸那双小手竟然有了/下/滑/的趋势,李大虎连忙将怀里的可人儿推开,冲进了卫生间。

    “哗啦啦……”

    冰凉的冷水,浇在头顶,瞬间将yu火熄灭,李大虎这才深深的xi了一口气,在心中暗道:“这个妖精,竟然险些令我失去理智……”

    浑shen湿/透/的李大虎再次来到卧室,刚刚熄灭的浴 火再次死灰复燃。

    只见大/床/上的曾芸芸,白皙的皮肤泛着玫瑰色的红晕,玉/手/不断在曼妙的谷/峰/之间游/ 荡,红/唇/开/合,you 惑的/呻 yin不断传出。

    白皙的大/腿/更是不断绞动,黑森林时隐时现……

    “嗯……嗯……”

    如此you惑的场景,让李大虎一子便感觉下shen阵阵/胀/痛,这曾芸芸的脸色越来越红,呻 yin之声更加肆无忌惮,仿佛故意/勾/引/他/犯罪一般。

    “拼了,只有这个办法了,对不起了芸芸!”望着曾芸芸这番摸样,他似乎下了最后决心,粗/鲁地将/床/上的曾芸芸/抱/起,大步的走进卫生间。可是被他/抱/住的曾芸芸开始不安的/扭 /动,短短的一段路程,便让李大虎备受煎熬,温/软/馨香的赤luo qu体近在眼前,you 惑迷/人的姿/态/不胜 /撩/ 人,可李大虎却因为心里的最后一点坚持无法放开,内心纠结之极。

    “啪……”闭上眼睛,李大虎粗/鲁/的将曾芸芸放进了冰冷的浴缸。

    “啊……”或许是shen下的冰冷,让曾芸芸得到了片刻的清醒,朦胧的醉眼看着眼前这个怒发冲冠的男子,呜了一声,再度陷入情 yu的海洋。

    “哗啦啦……”

    冰凉的冷水,无情的倾泻在曾芸芸这个曼妙的qu体之上,引得这美人尖叫不已……

    任谁能想到,在这座豪华的酒店包房里,一名饱受浴 火折磨的男人,正在无情的用冷水浇灌一条迷/人shen躯,任由曼妙的人儿在冷水中尖叫/挣/扎,却毫无同情心。

    一根烟的时间,眼前的曾芸芸终于安静了下来。shen上的潮红稍稍减退,但是作为大夫,李大虎心系曾芸芸生命的安危,不敢过于折腾,将她从冰凉的冷水中抱出,取出毛巾为她/擦/ 拭/ 着shen体。

    此刻李大虎的手,仅仅隔着一条毛巾的距离,游走在这女人的shen体之上,即使隔着毛巾李大虎依旧能感受到曾芸芸那滑腻富有弹/性/的肌/肤,心中刚刚熄灭的火焰,再度燃烧,火势迅速蔓延。

    那夜,夜色很温柔,他们很/动/情,很/缠/绵。

    “呜呜……”

    毛巾的/摩/擦,让刚刚熄灭yu 火的曾芸芸再度起了/反/应,看到这摸样,李大虎只有暗暗叫苦,现在除了让时间慢慢消磨/药/性,他没有任何办法。也不是没想过去医院,但是一想到那些医生那种鄙夷的眼神,李大虎的心中就有些不忍。

    “哎,芸芸啊,但愿你能老实点,不然我真的很难/控/制/自己。”李大虎/抱/起shen体再次发热的曾芸芸,放回大/床/之上,为她盖好被子。

    “呼……”昨晚这一切的李大虎彻底松了一口气,shen上的衣衫早已经/浸/湿,黏/黏/的十分难受。坐在/床/前正想将衣服换下,忽然一条温/热/的手臂拦/住了他的/脖/颈,不断用力向后拉去……

    “额……”李大虎不用想也知道背后的人是谁,刚想施展擒拿将她/制/服,最后还是忍住了。

    但是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温/热的/手/臂不断加力的同时,背后竟然贴上了两团/柔/软/的东西,两颗/硬/硬的/葡萄不断摩/擦着/他宽/阔/的脊背……

    这还没完,耳边传来/温/热/的气体,还没等李大虎/挣/扎,就感觉自己的耳朵被一张/柔/软/的香/唇/给/含/住,湿/软/的小丁香不断/撩/ 拨/着他的耳垂……

    这女人的/挑/逗/犹如点燃炸药桶的引线,顿时将李大虎最后的理智堤坝冲毁。

    “我忍不住啦!”李大虎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瞬间将曾芸芸压在shen下,霸道的/含/住了她的/双/唇,搅/拌/着/湿/软的小丁香,一双大手自然的/攀/上了you 人的玉/女/峰……

    “啊……”

    也许是潜意识的抗争,就在这个时候曾芸芸却猛然用力,将李大虎推了出去。

    由于双腿被曾芸芸牢牢绊住,所以他的shen体顿时失去了平衡,“砰”一声闷响,他双眼翻白栽倒在地……

    要命的妖精却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过错,现在的曾芸芸犹如置shen火海一般,只想找个冰凉的存在来降低自己的体温,不然她很有可能会被烧灼致死。

    顺着冰凉的手臂,这妖精慢慢攀爬道那具昏死过去的shen体之上,毫无顾忌的占 领着李大虎的shen体,一寸寸的探/索/着……

    似乎香/ 唇/每一次落下,就能减少一分火 热,湿/ 透 /的衣/衫/隔在两人之间,让这女人本能的/抗/拒,蛮/横/的撕 /扯/着他的/衣/衫……

    红唇印刻在每一寸的肌肤之上,曾芸芸更是翻shen骑/上/这具能够降火的人/形/冰棍。下 shen 湿/ 漉/漉/的感觉让她很是不/爽,这女人/低/ 吟/ 着,扯/开了他的皮带……

    费了好大劲,终于将shen下的人拔/ 了个精/ 光,冰凉的shen体让曾芸芸欣喜非常,火热的shen体不断纠 /缠,蠕/ 动着……嘴里不断发出you 人的 /呻/ 吟……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落地窗子,柔和的光芒洒落在曾芸芸那洁/白/滑/ 腻的肌 /肤之上。

    “唔唔唔……”审一下懒腰,曾芸芸舒服的 /呻/ 吟/一声,慵懒的翻个了shen。头痛的感觉也减减减轻,只是全shen感觉到有点冰冷。

    都怪昨晚喝多了,一个女生这样酗酒真的不好。忽然,曾芸芸似乎感觉自己后背一阵冰凉,猛然睁开惺忪的睡眼。

    豪华的吊灯,富丽堂皇的装饰,柔和的灯光,令人沉沦。

    “这是哪里?”曾芸芸背过shen,想要扯出垫在shen下冰凉的东西。却不料猛然发现自己竟然是赤 luo 着shen体,旁边还/躺/着一位熟睡的帅哥。结实的xiong膛有节奏的起伏着,下shen,下shen……

    “啊~~~”

    一声极其尖锐的尖叫,划破了这间酒店的寂静。

    “啪……”一个清爽的耳光,响彻整个房间。

    熟睡的李大虎顿时被脸颊传来的刺痛惊醒,茫然的看着眼前暴怒的曾芸芸。

    “李大虎,快说,你对我做了些什么?”曾芸芸暴怒地瞪着李大虎,在她没有同意之前就把她那啥,她发誓不会原谅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