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57.疯狂起来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望着这里一张张因疯狂变得嫣红的脸,一双双迷茫彷徨的眼睛,一对对忘我的情侣……

    而曾芸芸只能一个人继续着对酒当歌,身边的李大虎还不是因为妻子的一个电话走出了酒吧,尽管说一会会回来,但是百无聊赖的曾芸芸继续跟剩下的几瓶啤酒叫着劲。

    昏暗的灯光无法照耀的角落里,一张铁青的脸怔怔的看着曾芸芸,双眼喷发的怒火直欲将她烧穿。

    “小姐,您好,这是我们酒吧赠与你的!”调酒师将一杯梦幻般得鸡尾酒推到曾芸芸的面前,一脸笑容。

    “赠与?”曾芸芸很是诧异,酒吧对她来说并不陌生。通常情况下酒吧绝对不会做赔本买卖,赠与客人酒水不是不可能,但是需要特殊的条件,如酒吧开张,或者来喝酒的人是老板的熟识,才会有机会获得酒吧的馈赠。

    而这两项曾芸芸全部不占,不过本着不喝白不喝的原则,本来就郁闷的她还是接过了散发着迷人色彩的鸡尾酒。但是她全然没有发现调酒师那闪躲的眼神,更没发现在阴暗的角落一双眼睛流露出阴谋得逞的笑意。

    震撼的音乐,随着酒水的增加,曾芸芸竟然感觉到全/身/燥/热/起来。随之没过多久,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口干/舌/燥,脸上跟火烧一般,双眼更加朦胧。

    这下糟了,曾芸芸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但是李大虎还没回来,现在已经头重脚轻的她,根本不可能自己走着离开,只能一杯一杯的灌着啤酒,期望解除/身/体/内/的火热。

    “不对,那杯酒……”忽然我感觉事情有些诡异,可是混乱的大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任凭曾芸芸怎样甩动脑袋,只能感觉自己越来越眩晕,对刚才发生的事情竟然毫无记忆一般。

    酒吧朦胧的灯光,一对对情侣忘我的/亲/热/着。但就是这种曾芸芸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竟然引起了她在心中最原始的/欲/望,脑海中竟然不断出现令她脸红心跳的场景。

    “两条/赤 luo的/身/ 躯,不断在大/ /床/ 上/ 缠/ 绕,发出令人脸红的/喘/ 息/声,急促的/呻 /吟,狂/野/的撞/击…………”

    “咕咚,咕咚……”

    此刻的曾芸芸早已经被/情yu/麻痹了神经,在潜意识的保护下,她只能不断灌着冰凉的啤酒,以用来压制心中的/饥/渴。

    曾芸芸只好拿出手机给乔征宇和罗晓晓打电话,可是电话却出来令她焦急的声音。

    “嘟嘟,你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嘟嘟,对不起……”

    终于曾芸芸心中充满了恐惧,双手开始颤抖,不断反复的按着发射键,拨打着最后的希望,李大虎的电话,可是她唯一的希望也依旧无法接听。

    朦胧中,曾芸芸发现刚才的调酒师已经换了人,心中更是担忧。身体早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反应,脑海中完全被/情 /欲/的画面代替……

    恍惚间,曾芸芸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张脸却是如此的狰/狞,充满/情/ 欲/的双眼令我心生恐惧,竟然是刚刚被她泼酒水的男人,一个如此记仇的男人。

    一瞬间,曾芸芸想通了一切,身体的异常显然是被认识设计的,而且那个人就是这个男人。一个小气变态的男人,一个报复心极强的男人。

    “我竟然被人/下/药了……”这是曾芸芸脑海中最后的意识,昏沉沉的脑袋彻底被/情yu/代替,曾芸芸犹如进入了一个梦幻的世界,到处都是/暧 /昧 / /绵的画面,以及回荡的喘息声……

    滚烫的泪水滑落,泪水朦胧的双眼看着不断接近的那个男人,仅存的一丝幻想彻底破灭……

    为什么在最关键的时候,你没有出现,为什么,曾芸芸在内心反复说道。但是药力的作用,她终于/崩/溃/了,把自己/迷/失在那个充满/欢 /爱/的世界。

    忽然,眼前的人隐没在人群中,曾芸芸耳边传来一句问候,却没有听清是什么。紧接着就感觉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拦住了/腰/肢,有力的手臂搀/扶/着浑/身/ 酥 /ruan的她走出了酒吧。

    粗/壮/有/力的/臂膀,宽厚的/xiong/膛。雄厚的男人气息,让充满/情/ 欲/的曾芸芸更加不堪,不断扭动着/身/躯。贪/婪的/吮 /吸/着那种令她着迷的气息。

    冷风出来,曾芸芸顿时打了个冷战,抬头看去,朦胧的视线中,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刚毅的线条,冷峻的眼眸,xing /感的/嘴/唇……

    仅仅片刻,曾芸芸再/次沉/浸在/欢/愉/绵/的世界,不过大/g/上/翻/滚的两条身影,已经换了,是她跟李大虎……

    迷迷糊糊的曾芸芸,根本不知道身在何方,被/情yu/冲昏头脑的她,死死的抱住那宽广的/xiong/膛,用她那对/傲/然的双/峰/摩擦着,阵阵快/gan/袭来。/

    “芸芸,你给我老实点!”李大虎一脸/潮/红,很显然是强忍着冲/动的后果。

    可惜的是,现在的曾芸芸根本无法听清楚他的话语,双手/摸/索着/解/开/了扣子,贪/婪的/亲/吻/着火/热的/xiong/膛/,一遍遍是/索/取/着,双/tui/不/安的/扭/动着……

    “曾芸芸,你给我老实点,不然别怪我!”抱着可人儿的李大虎强忍着/身、体、的冲动,对着怀中的曾芸芸大声地呵斥着,过多的酒精让他已经快多了极限,心中不断闪过冲动的想法。

    “我要,我要……”

    曾芸芸的/身/体/如火/烧/一般,滚/烫/不已,理智早已经迷失,唯有眼前的男人才是她最/需/要/的,她的双手不断游走在健/硕/的身/体/之上,双/唇/不断探索者这片新奇的大陆。

    行医多年的李大虎也发现了不对,不由加快了脚步,嘴里不断咒骂着:“该死的出租车,怎么一个都不出现,该死的!”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李大虎说完便快步朝着一家豪华的酒店走去,怀中的可人儿不断地撩拨,已经让他/身/体/起了/反/应,衣衫更是早已经被怀中的可人儿/撕/扯/开来,健/硕/的/xiong/膛luo/露/着,散发着迷人的/水/渍。

    “这位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你?”酒店的门童弯腰问道,神情说不出的恭敬。

    “给我开一间房,快点!”李大虎把钱包往门童怀里一扔,便一刻都没停留,抱着曾芸芸便快步走进了电梯,神情异常是焦急。

    门童诧异的看着这个熟客狼狈的样子,心中疑问突生。不过这并没有妨碍他的职业道德,迅速的为他开好了房间,拿着钥匙一路小跑窜进了楼梯,直奔七楼而去,因为他已经看到电梯显示的数字是七楼。

    “叮……”

    电梯打开,李大虎衣/衫/不整的抱着她走了出来,门童气喘吁吁的站在电梯外等候着,手里拿着一串明晃晃的钥匙。

    “快去开门,给我找些醒酒的药来!”李大虎不断催促着,他已经发现怀中的可人儿正在开始/解/开/自己的/衣/衫,再不快点的话,怀中的女人肯定会春/光/暴/露。

    “好的,李先生请!”门童打开最近的一间豪华包房,将两串钥匙递给了江灏南,一路小跑的冲下楼去。

    “要命的妖精,险些令我失去理智!”李大虎用力的掰开怀中人的手臂,将她扔在大g上,正要整/理/衣/衫,却听门外传来敲击声。

    “谁?!”

    “李先生,醒酒药!”门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好的,谢谢!这些你拿着!”李大虎倒是满脸多谢神色,打开刚刚门童归还的钱包,递给门童几张钞票,示意门童离开。

    门童躬身离开,不断保证着“李先生放心,我嘴巴很严的!”待看到李大虎冰凉的眼神后,门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飞快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碰……”

    李大虎便将房门锁死,走进卧室一看,差点气得半死。

    烂醉的曾芸芸在酒精和药物的作用下,早已经春/光/乍 /泄。雪白的衬衣早已经被 /tuo /下,耷拉在床边,雪白的蕾/丝/内/衣被扔到一旁,/you/ 人的双/峰直/挺/挺的/峭/立/着,两颗/饱/满/的紫/葡萄/早已经充血/变/ying。

    两条/光/洁/的大/tui/绞/在被/子/不安的/扭 /动/着,you/ 人//的丝/袜/与得/体的/裙/子/早已经被扔到地/上,you /人的/身/ 体 /一览无余……

    “嗯,嗯……大虎我要……我要……”

    you /人/的脸庞,一片红晕,挺翘的鼻孔不断煽动,迷/人的红/唇不/断发出you/ 人的/呻y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