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55.一起厕所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尽管看着孩子们的的欢笑忘记时间的流逝,但是人/体/的/生/理/机能还是提醒她曾芸芸肚饿了。而此时的她才记起乔征宇今天来找她,而且罗晓晓也来了,就是带来芋头那边的消息。

    所以和孩子们辞别之后,曾芸芸便拉上李大虎找他们一起去吃饭。

    故友相逢,有说不完的话,于是在罗晓晓的建议之下,他们便驾车去市里的酒/吧寻/放/纵/一次。

    黑夜,酒吧,释/放/压/力最好的办法。难怪很多人都说酒吧是一个好地方,因为一些不相视的人都可以坐在一起喝酒。他们说,坐在一起未必开心,但是最少有人陪,这样,所有不开心的人都会找到一种依靠的感觉。

    一来到市里,李大虎便以难得来一次城里,决定去寻找一下自己的妻子,而罗晓晓因为临时有事要迟一点再过来,由于对这座县城不熟,只好由乔征宇带着一起去。

    原来还是只剩下自己一人,好吧,那就有自己一个人这样下去吧,曾芸芸的心失落了。

    “老板再来一打啤酒!”喜欢夜蒲的曾芸芸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麻醉自己,醉了就忘了,醉了就不在乎了,也许只有酒才能让她感到安全。

    尽管她现在知道了李大虎的心意的,但是始终难以说出自己的难受,今日看到乔征宇和罗晓晓一同而来,内心便泛起丝丝酸楚。

    “美女,一个人喝酒,闷不闷啊,要不要我陪你?”一名穿着得体的男人,端着红酒走了过来。

    睁开朦胧的醉眼看去,曾芸芸有种嘲笑的口吻说道:“嘿嘿,又是个白领阶层,老娘现在最讨厌白领,滚开,不要打扰老娘的雅兴!”

    曾芸芸大声的喧哗,即使在酒吧这喧闹的人潮中,依旧清晰可闻。被众多疑问眼神包围的男子尴尬不已,双手更是有些颤抖。

    “真是没有教养!”这男人小声的抱怨着就要离开。

    曾芸芸听得却是很真切,将厚厚的啤酒杯顿在桌子上,大吼道:“你才没教养呢,你们全家都没教养,一群穿着华丽外衣的肮脏生物,给我滚!”

    已经有些醉意的曾芸芸,早已经忘却了为人处事的基本态度,心中的不平,让她现在只想发泄,大声的发泄……

    “哼!”男子欲言又止,灰溜溜的离开了。

    曾芸芸依旧趴在吧台上喧哗着,大口的灌着啤酒。周围的人也许是因为没有热闹可看纷纷转开了视线。这个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人心太过自私,根本不会顾及他人的感受,这也是有些人讨厌酒吧的缘故。

    “铃铃……”

    “喂,谁呀?”

    “是我,大虎。”电话中传来沉稳的声音。

    曾芸芸迷迷糊糊的应道:“哦,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我决定不找了。你怎么了?怎么说话都不清楚?”李大虎一听声音便疑惑地问道。

    不愧做医生,就是细心,曾芸芸心道。转念一想,找个人倾诉一下或许会好点,于是开口说道:“我一个人在新感觉大福街口那间酒吧,你马上给我过来,我很难受。”

    “你怎么一个人去酒吧了?你的朋友呢。好吧,我现在就过去。”李大虎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他的心情也不怎么美好。

    一杯一杯的啤酒,灌进肚子,冰凉的酒水并未让曾芸芸清醒多少。反而在酒精的作用下,更让她觉得不公平。

    还不到半个小时,曾芸芸便又喝了半打,焦急的李大虎如期而至。朦胧中发热曾芸芸看到对方一脸阴沉的表情,以及那双诧异的双眼,似乎是看到她身边的一堆酒瓶感到惊讶吧。

    “你怎么喝了这么多?”

    “怎么了,不行吗?又不是你家的,又不让你付钱!”独自生闷气的曾芸芸说话一点都不客气,丝毫没有顾忌李大虎的感受。

    “还愣着干什么,陪我喝酒!”

    “哼,要不是看你今天心情不好,我早拿酒泼你了~!”被曾芸芸这么一吼,李大虎便发泄的抱怨着,仰头将一大杯啤酒灌了进去,舒服的打了个嗝。

    酒吧的人对他们两人粗俗的行为鄙视不及,好像离他们近了就会被传染一般,拥挤的酒吧只有他们这里空出来一个大大的空间,仿佛是重症隔离区一般令人敬畏。

    “我怀疑他们怀疑我们俩是神经病!”曾芸芸调侃的说道,她现在只想找个人发泄,别人怎么已经不管。

    “你才是神经病,我不是!”李大虎义正言辞的辩解着,也真难为他了,一个白衣天使为了挽救这个恶魔,不惜毁坏自己的良好形象。

    “跟神经病在一起的能是正常人?一个正经八百的一医生,赤膊在酒吧灌啤酒,你不觉得很不寻常吗?”曾芸芸用仅存的一丝清醒分析着,可是眼中的迷离早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想说些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一听此话,李大虎便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而这半打啤酒曾芸芸只喝了一瓶,其余的全部灌进了他的肚子。

    “再来一打啤酒!”李大虎似乎有犹未尽,再次要来一打啤酒,加上先前的他们身边已经摆满了酒瓶,这下子几乎将他们俩的身体完全遮挡。

    “喂,你说我是那种害怕寂寞且心有不甘的女人吗?”曾芸芸保持着仅有的理智,想要听听这位阳光医生对他的评价。

    端着酒的李大虎并未马上回答,瞪着眼睛上下打量曾芸芸很久,才开口说道:“恩,没准儿……哎,哎,不许动手!”

    “谁让你说我是了?”曾芸芸心中气急,这个家伙竟然不解风情,竟然在这个时刻还不忘打击报复,还真不是个好男儿。

    “我也没说你是啊,我只说没准儿。”把酒杯放下的李大虎便往一旁挪了挪,很显然是不想被曾芸芸再次偷袭成功。

    “为什么每个人都会轻易地丢下我?”

    “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只不过是好强一点。”

    “为什么要那么对我?我也需要关爱的,也需要别人陪我的。”

    “为什么?!你们男人都会为了别的女人而丢下我,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人,贪新厌旧的。”曾芸芸将心中的不满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心里并不期待对方的理解,只想找个人倾诉。

    眼前的李大虎给曾芸芸的感觉,有一种安全感,而不像乔征宇那种。从小时候遇到他那一刻开始,好像就与他没有什么别扭,一直总想着欺负他。

    “咕咚,咕咚……”李大虎仰头灌掉一瓶啤酒,神情变得沉郁,缓缓的开口说道“生活上,谁都一样的,谁不是有一本难念的经。”

    “我又何尝不是,总被别人遗弃。”

    “我承受的比你更多,远不是你能够理解的!”

    “哎,不说了喝酒!”

    李大虎有点忧郁的神情让曾芸芸心中猛然一动,“难道他还是对妻子耿耿于怀?”

    或许是感受到了曾芸芸的疑问,抓一下头发的李大虎顿了顿开口说道:“我今天找到我老婆了,但是她已经回不了头,她在纸醉金迷的地方迷失了自己,承欢在男人胯下。”

    此刻的曾芸芸虽然已经醉眼朦胧,但是依旧能从他的脸上感受到那种不公平待遇引发的情绪,一股共鸣悄然在心中发芽。

    “是啊,每个人都背负着别人无法理解的苦楚,我是,他何尝又不是呢!”

    “喝酒。”

    两人默然不语,一杯一杯的灌着啤酒!

    “我去个洗手间!喝了不少啤酒的曾芸芸突然感觉传来一阵胀感,极不舒服,皱着眉头说道。

    “你喝了这么多,你行不行?”看着迷迷糊糊的曾芸芸,李大虎一脸疑问。

    “怎么了,这么一点啤酒就小看我?小时候和你干白酒的时候,你忘记啦。”曾芸芸说完便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却因为酒精的力量,险些摔倒。还好旁边的李大虎伸出胳膊在最关键时刻扶住了她。

    “看,还逞能呢,我跟你一起去吧!”扶住曾芸芸的李大虎,叹一口气说道。

    “这个,这个,我们一起上厕所?”曾芸芸听到这话,眉头一挑,怔怔的看着李大虎说道。

    “去死,我才不跟你一起!思想纯洁一点行不行,还有你朋友什么时候过来,在这样下去,咱们可撑不住了。”不由分说,李大虎便拖着曾芸芸走进洗手间。

    冰凉的冷水让曾芸芸清醒了不少,看着一脸严肃的李大虎,曾芸芸忍不住大笑起来。因为她喝的太多了,只好让他将她扶进了女洗手间,正好遇到一名清理完毕的女子,被对方好一顿鄙视。

    一想起那女人看李大虎那种鄙夷的眼神,曾芸芸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愉快。而李大虎一脸寒霜,却因为理亏只能任由那个女人谩骂许久,心情别提多郁闷了。

    “别这样嘛,最多我补偿你了。乐尔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我给他们打电话吧。”曾芸芸看到李大虎依旧冷若寒霜,只好陪笑说道。

    “没个形象,但是我喜欢。真性情,不造作。”李大虎说完便上前揩一把油,惹得曾芸芸一阵阵心痒。

    “走吧,咱们继续喝。”曾芸芸扯着李大虎的领带,便走了出去。

    从洗手间出来,曾芸芸清醒了很多。午夜的酒吧,是最为喧嚣的时刻,都市白领,街道混混,鱼龙混杂。在这个昏暗的地方,尽情的宣泄着情绪,放肆的扭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