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53.那里很痒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光明的一天终于到来了,在村里的那些大婶七嘴八舌的吵闹中,曾芸芸总算准备好去教学。而李大虎也早就等候在那里,或许今天就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芸芸,你准备好啦,我家孩子已经在那边等着了,还真谢谢你,让我们的娃不再像我们 一样是个文盲。”

    “是啊,挣钱辛苦不但,还要累死累活的。只要孩子们过得好,我这辈子也算有点出息了。”

    “大家不要这样说嘛,会让芸芸难为的。我们现在就带芸芸去上课吧。”

    “是,咱们现在就去。”

    看着这些乡亲父老如此热情,曾芸芸开始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原来有些幸福是如此简单。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着选择,人生最大的一次选择。

    因为村长正带领着乔征宇走过来,或许只是简单的重逢,但是也应该是命数的劫难。

    “芸芸,大虎你们在就好了,赶紧过来,这位先生就是开发我们大李村的负责人,说是你的好友,所以我不敢耽误了。大虎村口有为姑娘病了,需要你去看看。”村长看到大虎两人便拉着他们说道。

    “可是我就要去上课了……”

    “暂时搁下,你们先去村口吧。”

    “我去就行了,不能让小孩子等太久了。芸芸你去上课吧,这位先生请带路。”

    “征宇,我下课以后再找你。”

    “你去吧,罗晓晓也来了。”

    “真的吗?”

    “和我一起来的,你先去上课,不能耽误孩子。”

    告别了这些人,曾芸芸内心充满了欢喜,因为自己多年的好友来看自己,还有,就是乔征宇居然真的会来这里找她。

    而同样改变命运的,还有李大虎,因为他确实是迷失在这个美人的笑容里。

    “我肚子好痛,可能是喝了过期的饮料。”甜美而清脆的声音,令还没有进门的李大虎产生了好奇。

    迎面一见,愣住了,或许大山里真的没有什么人会打扮,但是眼前的美人确实令李大虎产生一阵阵急促的心跳。

    “乐儿,村医来了。”乔征宇抢先一步走到罗晓晓的面前,献殷勤地说道。

    “那你们回避吧,我看病不喜欢旁边有人。”罗晓晓看到李大虎,眼中闪过一丝喜悦,尽管很快消失,但是逃不过李大虎的法眼。

    这个女人居然有着习惯?刚刚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李大虎内心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但是望着这个美女单纯的脸容,他又不由得暗骂自己是小人。

    “那好的,大虎,你要认真看好哦,这位姑娘可是要捐资建造我们村里的学校。”村长望着李大虎有点警告的意味说道。

    “我会的,村长。”李大虎最讨厌就是村长这张脸,居然连四婶也搞了,而且还是个吸血鬼,老是将村里的公款私用。

    待那些人都离开之后,气氛变得有点诡异,李大虎只好轻咳一下说道:“姑娘什么症状呢?”

    但是罗晓晓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认真地看着李大虎,然后上下打量一番说道:“如果你能保住这个秘密,那么你就为我医治吧。”

    被这个姑娘这么一说,李大虎内心便产生了好奇,说道:“作为医生,什么事情没见过,但是作为有医德的医生,病人的秘密就是我们的秘密。假若你信不过我,可以另请大夫。”

    下马威人人都会的,别以为是美女就有特权,李大虎装作站起来要离开。

    “医生留步,我不是这样的意思,这个事儿是有点难以启口。”罗晓晓有点为难地低下头说道。

    最多是个/性/病,有这么难以启口吗?李大虎内心不由一笑。村里的姑娘也没她害羞,既然是女人,就难免会有,谁让她喜欢这种快活。但是既然别人都难为情,他只好说:“是人都会有病,只是谁比较不幸运罢了。”

    听着李大虎的话,罗晓晓觉得这个村医真的与其他医生不一样,因为其他医生一听自己有难以启口的病,都会有一种讽刺的眼神。

    “我这个病是我干爹传/染/过来的,我要知道干爹和很多/女/人/发生/过/关/系,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怎样就怎样的。”罗晓晓望着李大虎一阵梨花带雨地说道。

    “这个我能理解,我先帮你/摸/一下脉搏,保证让你没事。”李大虎最看不得美女的梨花带雨,只好安慰说道。不过也不是李大虎吹牛,医治/性/病/这方面,他确实有几分天赋,谁让他对中草药如此熟悉。

    “那就好,那就有劳医生,只要医治好我这个病,你要我怎样报答你都可以的。”

    “放心吧,绝不会辜负你的。”李大虎听到罗晓晓的话,内心不由得心猿意马,诊脉的手不由得向下滑去。

    发现李大虎的手有越位的迹象,罗晓晓不由得轻咳几声,以提醒他。

    “唔唔唔……”瞬间醒来的李大虎只好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没事的,只要服下我的开那三次药,保证你药到病除。”

    此话不假,罗晓晓患上的只是一般的/性/病,只是这中病毒比较顽劣,难以根除,但是这种病的克星确实一种简单的中草药,所以李大虎这次碰巧遇上。

    “真的吗?那就好,那就太好了。”罗晓晓听到这话,马上开心到跳起来。原本就想找哥偏方来医治一下,没想到还真遇上。谁不希望自己有个干净之身,只是有时候生活都是身不由己的。

    望着眼前的美人激动地跳起来,胸前那杀人武器更是呼之欲出,令李大虎忍不住咽一下口水,于是便心生一计,装作神色凝重的样子说道:“但是为了确保病毒的准确性,我还是要认真看看,假若姑娘不方便的话,可以先试试疗程。”

    要看看?听到这话,罗晓晓便有点为难起来,除了自己的干爹,她还真没有被别的男人看过,所以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

    “没关系的,像你这样的病,我看多了。你是个大姑娘,所以会有点难为情的。”李大虎见美人有点犹豫,只好在旁边推一把了。

    “不是,只要大夫能治好我的病,看看又何妨。”被李大虎这么一说,自己倒变得矫情起来,但是罗晓晓始终还是有点顾虑。

    “假若我没猜错的话,你那病奇痒无比,表面看起来是没什么迹象,但是认真一看,还是会看到丝丝的红斑。最重要的是,每次行完房事,肚子都会很痛。”李大虎也看出她的顾虑,为了表明自己的本事,只好先发制人了。

    听到李大虎所说的症状和自己的一摸一样,罗晓晓便没有犹豫些什么,往四周张望一下,便把自己的/裤/子/脱/掉,满脸羞涩的,不敢看李大虎。

    看见美人终于中计,李大虎内心不由得一阵阵激动,但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他还是强逼自己要冷静。假装很专业地伸手去/捏/捏,又很认真地看看。

    假若说看到如此美丽的黑森林依旧没反应的话,估计这个男人已经是废了,捏/捏/摸/摸/的李大虎早就全身发热,下面的小/弟/弟更/是嚣张地/顶/起一个小帐/篷。

    从肤色上面看来,这位美女经历的房事不多,但是从病症来看,和她行房事的男人绝对是久经/性/事之人,李大虎/摸/着/摸/着便忍/不/住用手指轻轻/勾/一下。

    这一勾却/引/起了罗晓晓一/声/呻/ 吟,下面更是有多反应,分/泌/处/丝丝蜜汁。

    “你这只是初级症状,只喝一次药就够了。”李大虎很满意美人的这个反应,因为他的计谋得逞了,但是出于自己的形象,他还是要装模作样的。

    “不过,你除了这个症状之外,还引发虚火上升,里面也会溃烂。要医治的话,必须要……”李大虎突然话题一转,看一样罗晓晓便欲言又止。

    “要怎样?大夫。”看到李大虎这样的神情,罗晓晓的心便悬了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掉进了圈套。

    “要/搞/痒/下/面,让那些毒液自己流出来。”李大虎摇摇头,表示自己其实也难以启口。

    “额……”听到这话,罗晓晓一下子不知道怎样做,望着李大虎不知所措。

    “至于怎样做,这个你自己应该知道的。”李大虎说完便站起来,收拾一下自己带来的东西,装作要离开。

    其实李大虎的实现本来就没有离开过那处黑森林,他在等待这个美女求自己帮她,他知道这个美女也会这样做,因为刚刚他手上已经粘有蜜汁。

    其实李大虎的心也是焦急,因为下身已经涨痛不已,假若再得不到/发/泄,可能他也会失控。

    “大夫别走,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做,希望大夫好人做到底,帮我一把。”罗晓晓见李大虎要走,赶紧拉住他的手,完全忘记自己的处境。

    这小妞果然中计了,李大虎内心大喜,装作为难地望着她说道:“这种事儿有违道德,我……”

    看到李大虎有点不情愿的神色,罗晓晓焦急起来,生怕就这样让他走掉,赶紧说道:“你不说,我不说,怎么会有人知道。”

    小样儿,欲擒故纵的招数,他一早就在村里的姑娘用习惯了,李大虎内心早已经嘿嘿贼笑,但是他还是装作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放下自己手上的东西说道:“好吧,我姑且帮你一把了。”

    ps: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