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51.衣衫不整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芸芸啊,你是怎么想到回大李村的?”李大娘拉着曾芸芸的手问道。

    “因为我喜欢这里。”曾芸芸笑了笑接着道:“这里山清水秀,有我爱的人,有爱我的人。”

    望着曾芸芸的神情,李大娘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这时候李大虎却进来了。

    “烧饼,果子来了。”刚进来,李大虎便说道。

    但是这是的李大娘却站了起来对李大虎说:“大虎啊,难得芸芸过来一趟,就留她在这里吃个午饭吧。”

    听闻李大娘这么一说,曾芸芸赶忙站起来说道:“我妈说了要让我回去吃饭的,所以大娘不要麻烦了。”

    但是这个李大娘那肯依意,吩咐李大虎去后山院抓鸡,顺便捕捞条鱼回来。

    “大虎哥啊,那你和我妈说一声,免得我妈焦急。”曾芸芸见李大娘不依意,站好对着准备出门的李大虎说道。

    “好嘞。”说完李大虎便哼着曲儿走了。

    “大娘,我都说别麻烦了,你看,又要麻烦大虎哥和你。”

    “没事,你先帮我去看一下两个娃,我去摘点青菜。”李大娘交代了一下就走了出去。

    这大娘还真是,曾芸芸摇摇头便走出院子,看着这两个娃嬉戏。

    忙前忙后,曾芸芸才教会二丫写十个阿拉伯数字,一顿丰盛的午餐便出来了。

    “乡下里没什么好菜好肉,白饭也要吃饱哦。”李大娘客气地招呼着曾芸芸吃菜。

    “大娘,我又不是什么城里人,还说这话。有鸡有鱼,还有鲜汤,已经非常丰盛了。咱们又不是什么领导人物,能吃上这个已经是**了。”曾芸芸给李大娘夹一块肉,笑道。

    “芸芸不嫌弃就好,大虎还愣住干什么,给芸芸夹菜啊。”李大娘给他儿子使个眼色说道。

    “不用了,大娘你这样,我就真的不敢吃了。”

    “自从秋汛走了以后,我就希望这娃俩有个娘。”李大娘又怎么不知道曾芸芸和李大虎的事情,如今好不容易有个机会选择,她又岂能错过。

    “妈,好好的你说这些做什么,吃饭吧。”

    其实李大虎何尝不想有个女人在身边,只几年所有的家务都落在母亲一人身上,而且随着年纪的增长,老人家的动作越来越磨蹭了。小的小,老的老,没有一个人在家照顾还真的麻烦。日间空闲他还要到地里干活,很多时候半夜也要出诊,这样下来,他照顾孩子和母亲的时间就小了。

    可是秋汛走了之后,一直没有回来,李大虎是去过寻找,但是了无音讯,唯有一日拖一日地过了。直到曾芸芸回来,李大虎的内心便有一丝丝期盼,但是一直不知道这个曾芸芸的心意是否还如当初一样。

    毕竟他已经有两个娃,而曾芸芸还是待字闺中。所以李大虎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最怕连最后那一点遐想也没了。

    “那大虎哥为什么不再找一个?”曾芸芸又怎能不明白李大娘的意思,但是为了试探李大虎的意思,她只好将计就计说道。

    “现在的姑娘一看大虎有了两个娃,就直接掉头走了,这年头难找啊。”李大娘望着芸芸说道。

    “大虎哥这么能干,换做芸芸的话,一定会选择。”曾芸芸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李大虎,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你以为说这么容易啊,吃饭吧。”李大虎被曾芸芸这么一说,悻悻说道。本来他想说,那么芸芸你不会嫌弃么?

    原来他已经不想要她了,曾芸芸顿时觉得自己的热恋贴了别人的冷屁股,只好闷声吃饭,不在言语。

    在李大虎家吃晚饭,曾芸芸便回去了,她觉得这份爱已经绝望了。

    李大虎似乎明白曾芸芸的意思,但是无奈心有不忍,就这样毁了她。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男人,给不了应有的幸福给她。

    吃过饭的李大虎也来到院子,挑选一些中草药,给自己熬来喝。因为他答应过李二叔,一定要给四婶陪一个优良品种。

    只是这个借种的事情,真的说得过去吗?李大虎不禁停住了自己去摘草药的手,抬起头,望着院子里的两个娃。

    自从答应了给二婶配种之后,李大虎便陷进了借种的圈套,有些留守的妇女借意来找他,就是为了一夜/缠/绵。这几年他已经和不少的妇女发/生/关系,他还能回头,和曾芸芸厮守一生吗?

    这个大李村是李大虎的种那些娃,已经不下十个,作为医生的他,不但是肌肉结实,而且那活儿更是娴熟。有那个妇人不知道,那个妇人不享受?假若不是这样,他两个娃会如此健康成长?

    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李大虎早已认命,但是这个曾芸芸为何又再出现,令他再次陷进纠结和/挣/扎/的处境。

    夜色渐渐黑暗下来,李大虎便敲响了四婶的房门,他决定了,这是最后一次。他不管怎样,以后就只爱芸芸一人。

    “大虎来啦?”听到动静的四婶低声探问。

    “是的。”李大虎允了一声,唯唯诺诺地走了过去。

    松了一口气,第一次偷汉子的四婶还是颇为紧张的。

    “那就快点吧,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了二叔。”四婶似乎寂寞太久,有点紧张催促道。

    既然是最后一次,李大虎便不再犹豫,爬上了四婶的/床,便开始tuo衣服。

    而这边的曾芸芸却坐在院子,望着天空发呆。是的,她是心不死。或许当初她就不应该这样一走了之,去学习。

    但是李大娘和大虎对她的心意,她还是明白,大虎之所以拒绝她,一定有苦衷的。

    望着四周渐渐熄灭的灯火,曾芸芸决定去问大虎,寻求一个肯定的答案。假若真的不可以在一起,明天就回城,和乔征宇结婚。

    翻云覆雨,早已一身汗水的四婶喘着气,为大虎递去毛巾。

    “大虎啊,我听村长说,过几天会有一群人过来视察,说我们这里是什么皇帝的遗址。叫我开一家饮料店,你觉得可靠吗?”用毛巾在大/腿/间/一抹的四婶,低声问李大虎。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停住动作的李大虎皱起眉头问道。

    “是昨天在玉米地工作时,村长告诉我的,他说准能挣钱。”四婶有点羞涩地说道。

    还害羞,都干这活了,李大虎鄙视地望一眼四婶,淡道:“如果是真的话,确实是一个好活儿。”

    “并且开一家饭店和旅馆会更加好。”

    “真的啊?”四婶看到大虎也是这样说,便兴奋起来,接着说道:“那明天我找村长一起去城里进货。”

    “大虎,那饭店和旅馆的事儿,你要不要干?要不要我和村长说一下。村长说,村里有基金会资助我们这些由农转商的村民。”四婶递过李大虎的衣服讨好地说道。

    四婶当然希望大虎还能常来,只要大虎一旦受了她这点恩惠,就没有理由拒绝了。

    “不用了,我现在这样很好。事情已经做好了,那我走了。”李大虎说完拿过自己的衣服随便往/身/上一/套,便摄手摄脚地走出四婶的房间。

    摄手摄脚地关上四婶院子的门,望着四婶家里面的漆黑,李大虎终于舒了一口气,这是他最后一次做这些事。

    然而正要去找李大虎的曾芸芸却发现了摄手摄脚的李大虎,起初她以为四婶家进贼了,但是这个身影有很熟悉,她便靠近过去。

    等到李大虎关上院子门的时候,曾芸芸终于看清楚,这个人居然是李大虎,此时此刻的李大虎居然还衣/衫不/整。

    难道这就是李大虎的难言之处?难道他喜欢上四婶?曾芸芸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居然是李大虎。可是四婶已经是有夫之妇,他们这样做是不是很过分。

    曾芸芸一想到这里,就生气地走过去,用力拍一下李大虎的肩膀,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到李大虎说,“二叔,这是我最后一次做这些事了。以后你还是不来找我了。”

    “大虎,你这是做什么?”曾芸芸被这句话搞迷糊了。

    声音甜美,熟悉,李大虎赶紧转过身,真的是曾芸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吓了一跳,赶紧理好自己的衣物,有点口吃地说道:“芸芸,怎…怎么会是你,这么夜,你上哪去?”

    “别给我打马虎眼,你告诉我,你和二叔在干些什么事?”曾芸芸双眼一紧,盯着李大虎问道。

    “不是你想象那样的,芸芸。”李大虎赶紧解释,但是又该如何解释呢?

    “三更半夜,衣/衫/不/整,不是我想象那样,那是怎样?”曾芸芸这下生气了,音量也不由得加重几分。

    “嘘……我们找个地方谈一下。”李大虎说完便拉着曾芸芸离开四婶家,去到溪前那片草地。

    看着沉默的曾芸芸,李大虎叹一口气,便说道:“芸芸,假若我犯错了,你会原谅我吗?”

    “看你是怎样犯错了。”

    “我之所以会答应二叔做这件事,是因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是件怎样重要的事?”曾芸芸追问。

    “你真的想知道?”李大虎只好望着曾芸芸反问。

    愣了一下,曾芸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很快她就坚定地点头答道:“是。”

    “不是真话宁可不说,只要开口,就一定要讲自己想说的。芸芸,我给你说一个故事。”李大虎现在的脸色一定有点苍白,因为他感觉到全身冰冷。

    ps:求收藏,打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