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44.兄弟有点大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见彪哥此刻已经开始犹豫,就证明他欧阳武走这一步是对的,欧阳武赶紧接着说:“彪哥你说是不是?”

    “这个兄弟的话,我彪哥是个粗人,有些听不明白。”彪哥脸色已经缓和了很多,没有欧阳武他们刚来的那时难看,并且打着马虎眼说道。

    “出来混,小心是没错的,但是做这一行就要大胆心细。彪哥要是想和我们做一笔大买卖的话,不妨我们喝两杯,再谈。”欧阳武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从绿妞手中抢过白麻和k仔,走到彪哥面前放在他手中接着说:“我想彪哥应该有这个时间吧。”

    拿着欧阳武给他的东西,这可是值好几十万的,彪哥心里不禁暗道,难道真的是他白同彪遇到贵人了?而且现在白拿谁不拿呢,如果真是遇到贵人,那以后可真的荣华富贵了。再说要是见到苗头不对劲,直接甩开这小子不就得了。

    打定主意的彪哥立即笑着说道:“够爽快,真不愧是做大生意的人。走,这一顿是我请的,鱼跃龙门如何?”

    鱼跃龙门本来就是用来安排哪些官府接待,或者是一些比较有势力的商人出入的地方,彪哥这么说,既保留了他自己后路,又不得失欧阳武。

    “恭敬不如从命了,这顿兄弟饭可要好好喝几杯,是吧,彪哥。”欧阳武笑了笑,伸出手和彪哥握了握说道。

    “兄弟怎么称呼呢?”和欧阳武握着手的彪哥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我主要做东洋那边的码头,你叫我萧东头吧。”欧阳武直接说出自己名字。

    “好,萧兄,我们走。”听到欧阳武是做东洋那边的码头,他内心忍不住窃喜,这回可真的有机会攀上贵人。

    将脸色已经气得发紫的绿妞拉回车里,欧阳武才对她说道:“放长线钓大鱼,这笔钱我赔给你就好了。”

    “你知不知道,这可是要三十多万的,而且那个彪哥可是出了名滑头,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面是不是进水了。”坐在副驾位置的绿妞忍不住大骂欧阳武。

    “平时这个彪哥是归那个老大管的?你的这些料又是从哪里得来的?”欧阳武没有理会绿妞的恼骂,反而扭过头盯着她问道。

    “我只是负责接货的,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千万不要参与他们的交易,我和你说过了,他们上面还有人/罩/住的。”绿妞才意识到欧阳武似乎不单单做这笔小生意,反倒胃口挺大的,意识到这点之后,她又开始有点后悔带欧阳武一起来/交/易。

    “我知道,所以接下来的事情都是你出面,我只是负责做你的保镖。记住,出来走,定要狠。”欧阳武说完目光看着前方,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我不想冒这个险!”绿妞直接拒绝欧阳武说道。

    “你看一下倒后镜,你认为今日可以顺利拿着那笔钱离开吗?别说你一个女人,就算就多几个男人跟着你,也未必走得了。刚才那个货仓四周可都是他潜伏的人,只要你拿着钱踏出一步,估计就成了马蜂窝。”欧阳武说着瞟一眼倒后镜,示意绿妞看看后面的车辆。

    跟着欧阳武出来的车是彪哥的路虎,但是走出仓库人却比刚刚交易那时候多了很多,绿妞立即就明白了,这个白同彪果然够狠毒。

    不过跟在欧阳武后面的白同彪看着前面的奥迪,内心也开始打起小九九,如果绿妞敢拿着这些钱走的话,他确实不会让她走得这么轻松。但半途冒出萧东头想和他做兄弟,做大交易,确实令他迷茫了。

    最近码头和市场都是风头火势,尤其是早几天沙赌农庄那次警察过来搜查,他白同彪正好在那次搜查损失了一批货,被温万良吞了,也敢怒不敢言。如果以后真的靠上一个好码头,倒也不必担心温万良他们阻扰,也解决了他白同彪一块心病。所以这顿饭,无论站在那个角度,都是他白同彪占了便宜。

    “你是怎么发现的?”绿妞收回目光,落在欧阳武身上问道。

    “我是特种兵,你信不信?”欧阳武用开玩笑的语调说道。

    “只要你说的,我都信。”绿妞听完,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而且完全没有怀疑,接说道,“难怪这么有男人味。”

    “你这丫头!”欧阳武无奈地回一句,然后将车速放慢,和追上来的白同彪打了下手势,就落在路虎后面,缓慢跟着,毕竟这次他欧阳武是客。

    鱼跃龙门是欧阳武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所以和白同彪并行谈着话的欧阳武一进门那些服务员就以为欧阳武来订包厢,赶紧走上前说:“这次订牡丹还是玫瑰?”

    “现在那个房间空着?”欧阳武停住了脚步,对上前的服务员问道。

    “暂时是两间都空着,要不给你安排牡丹?”服务员拿着菜单在前面引导着说。

    “既然这样,老规矩,老例牌,现在可以上菜。”欧阳武说着望了一眼跟在身边的绿妞,不过也没有解释什么,以前那些领导都是在酒桌上提升,吃的东西自然也有讲究,反正也不是掏自己腰包,很多都是往死里吃。

    走在前面的白同彪本来以为服务员上前会问他的,结果直接和欧阳武套近乎,把他晾到一边,更加令白同彪心中疑惑的是,从服务员口中得知欧阳武似乎是常客,看来这个人来头真不少。

    本来白同彪就是想在着有档次的地方试探一下欧阳武,如果表现地惊讶或者没见过世面的话,那就证明欧阳武是个小混混充胖子的,但现在这样的表现,越来越明显不是。

    坐在包厢里面,一支法国进口的红酒才打开一会,那芬芳的味道就飘逸开来。这种全干的红酒可以兑成半干,味道就变甜,也可以直接入口,没有涩味。

    “看不出兄弟还是这里的常客啊,也难怪出手这么大方,你这兄弟我交定了。”白同彪端起高脚杯水晶杯,摇晃几下和欧阳武碰一下杯说道。

    “做我们这一行的,经常要和两个口的人打交道,这个地方少来一趟都不行。只要和彪哥合作顺利,钱可以少药,情谊不可以少交。本来想和你喝点烈酒,但是有女士在,所以彪哥体谅一下。”欧阳武站起来和白同彪碰了一下杯,缓缓说道,比起白同彪确实是有文有路的。

    “哈哈,我们是粗人,比不起兄弟这些混无间道的细心。”白同彪爽朗地笑了笑说,此刻他确实放开了,也开始默认了欧阳武这个贵人。

    “彪哥这是性情中人,像我们这种夹缝求生的可要洒脱多了。”欧阳武知道白同彪放松了戒备,多加几句糖衣炮弹给说道。

    “别叫我彪哥,就叫我老彪好了。兄弟是混东洋那边的,在这边的交易应该也很广,为什么会找到我白同彪呢?”白同彪自知没有免费的午餐,还是旁敲印鉴地说。

    “这个兄弟你问得好,第一个,我听小妞说你在道行上名声还不错,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兄弟跟着。第二我也不瞒你说,我派人查了一下你的背景,所以兄弟你应该明白。”欧阳武似笑非笑地望着白同彪说道。

    “原来这样,难得兄弟看得起我白同彪,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的,直接说。”白同彪此刻心底再也没有顾虑,站起来为欧阳武倒酒说道。

    其实欧阳武也没有去调查过,只是随便说说,按照推测每个人背后都有人撑腰,尤其是这个行业,没有保护伞谁他妈的还敢做这个。

    见到白同彪已经倾倒在他欧阳武那一边,欧阳武便笑了笑说道:“这是英雄所见略同,以后小妞的事情还得彪哥多关照一点。”

    这个时候,菜已经开始陆续上,看着那些山珍海味,绿妞早就馋够了,立即吃了起来,见欧阳武提到她,赶紧说道:“彪哥,以后我就是他的女人。”

    “我懂的,嫂子嘛。以前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嫂子不要怪罪,这杯酒就当赔礼道歉了。”白同彪听言自然明白,赶紧和绿妞碰杯说道。

    这一步棋算是走对了,欧阳武见到白同彪的表现暗道,这才松了一口气,其实后背已经冷汗直冒了。如果白同彪反目,在仓库直接扫射他们,就死路一条,就算来到这里,不让他死心塌地,出来之后还是死路一条。

    “来兄弟,吃。平时兄弟管的几个场子生意好不好?”欧阳武意有所指地问道。

    “场子的需求不是很大,主要是被垄断了。现在一般都是和别人接头,转手货的。”白同彪客气做了手势接着说道,“如果兄弟有时间,待会可以带你去看看。”

    “好,其他事情可以推迟一点做,待会就到兄弟的场子上面看看。”欧阳武和绿妞使个眼色说道。

    “好。”白同彪听言可欢喜,都忍不住咧嘴大笑。

    绿妞想不到欧阳武会把场面控制得这么好,见到他使眼色又不知道什么意思,就没有理会,继续吃她的龙虾。直到欧阳武在台底踢她脚,才停下。

    “我上个洗手间,兄弟慢慢吃,不够指着菜单点就可。”欧阳武踢一脚绿妞之后,说完就往包厢外面走去。

    ps:兄弟姐妹们,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