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38.撑起帐篷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在/浴/室那个宽阔的/浴/缸/里面,姚三昌如清洗一件艺术品一样帮赵燕青清洗着她的秘/密/花/园,乌/黑/的/毛/发/随着晶莹透题的水流,紧紧贴在两扇紧闭的门户上面。

    在姚三昌眼里面,女人就如天然的玉石,手握一方兵权之时,是个收藏品,该拥有就拥有,就如现在的赵燕青。欲想平步青云之时,是个高级礼品,该送出去就送出去,就如先前的石军老婆。

    躺/在/浴/缸里面的姚三昌满意地享受着这个鸳鸯浴,赵燕青这个要求只不过是动动嘴而已,而且欧阳武这个小人物,对他来说完全没有威胁,当初如果不是柳国庆临走前话语有暗示,为了回报当初的人情给刘国庆,他也不会亲自找欧阳武谈话。

    在浴室里面姚三昌用手指又折腾了赵燕青一番才罢手,回到房间给温万良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欧阳武的事情,又给国土局局长打个招呼,说找赵燕青有些事要谈,就离开了田山宾馆。

    等赵燕青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房间里面没有了姚三昌的人影。反倒手机收到了姚三昌的短信,第一条是告诉她欧阳武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第二条就是说过两天和她下乡考察。

    看到信息的赵燕青叹了一口气,回了条信息给姚三昌,才给欧阳武打电话,但是欧阳武手机关机,想起昨晚和陆三光吵架,赵燕青收拾了一下,就直接开车去找欧阳武。

    在东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欧阳武有些不敢相信,本来他以为这次肯定会让这帮土匪一般的民警弄死。不过放欧阳武出来之前,石军找他谈过话。

    石军的话语很简单,就是告诉他欧阳武沙赌农庄的事情,那日公安刑侦借故接到爆料说有人/贩/毒去取走了那里的视频,在视频里面看到,当日欧阳武在门外拿着手机拍摄的事情,所以欧阳武的住处,手机等都已经被搜刮了。再有就是通知欧阳武可以继续来上班,只是编制换成合同工,

    听言的欧阳武没有说话,只是料不到温万良的动作会这么快,没有回复石军的话语,就走了出派出所。走到派出所的时候,欧阳武原本以为没有人回来接他,却发现了绿妞来接他。

    “怎么了,是不是没有想到?”见到欧阳武出来,抽着烟的绿妞走上前笑了笑说道,说完将烟和打火机递了过去。

    点燃烟之后,欧阳武才说:“有点意外,你我萍水相逢,这个……”

    “如果我说是一见钟情,你信不信?”绿妞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见欧阳武沉默了一下,就接着说,“走,跟我去喝两杯。”

    见欧阳武没有拒绝,绿妞大方地挽着他的手臂,拦了台出租车直接离开。然而刚刚到的赵燕青正好看到这一幕,本来她还想着找欧阳武陪她吃晚饭,陪陪她。

    坐进出租车绿妞让司机开往东城的一个城中村,然后才对欧阳武说:“在我家那边有个习俗,刚从有晦气的地方出来,一定要跨火盘,用柚子叶洗澡。”

    短短几天经历了很多事情的欧阳武只是笑了笑,感觉很累,很想休息,便望着窗外沉默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绿妞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之后,她有些迟疑地望一眼欧阳武才接通了说:“我现在有事,晚点再给你回电话。”

    可是还没有等绿妞说完,对方就 /操 /着鸭公般嘶哑的声音说道:“你还能有什么事,快点滚过来,这次三哥有交易。”

    “彪哥,我有朋友在,今天不方便,改天好不好,改天我一点钱都不要。”绿妞脸色有些为难地请求说。

    “改天我给个官你当好不好,快滚过来!”这个彪哥说完就挂了电话。

    将手机放进包包的绿妞对欧阳武笑了笑,像没事一般。反而欧阳武直接开了口:“你有事情就先走吧。”

    “如果我有事,你会不会帮我?”说着绿妞望着欧阳武,眼内流露着期盼的光芒。

    “我能帮你什么?”欧阳武慵懒地回了一句,这几天他掺进的事情还真多,姚三昌,温万良,如烟等等,乱得他的生活像一团麻。

    “我们到家再说吧,师傅,前面的路口停就可以了。”说着,绿妞和司机打了个招呼。

    绿妞的家位于三楼,是一间单身公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家电齐全。回到家的时候,绿妞立即化身为家庭主妇一般,第一时间点燃她准备好的火盘,让欧阳武/垮/过去,然后又立即替欧阳武放了一桶热水,将柚子叶放到桶里面。

    “行了,你先洗个澡吧。不过卫生间的门坏了,暂时不能关,你将就一下。我最多也就看一眼,你放心吧。”弄好这些的绿妞有点不好意地说。

    “你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欧阳武看着绿妞忙了好一会,倒是大方地说道,说完就开始脱衣服。

    脱//光/衣服的欧阳武顿时呈现古铜色的肌肤,肌肉条论分明的线条,加上那些刺眼的伤疤,确实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绿妞不禁笑了笑,暗道她没有看错人。

    就在这个时候,绿妞的手机再次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有些避嫌地说:“一会就到,老地方。”

    “你他妈的别磨磨蹭蹭,你以为是/打/炮/啊,快点的,客人在等着呢。”电话那边/粗/暴/地骂了句才挂电话。

    “去你妈的!催命鬼啊!”绿妞生气地将手机往/床/上一扔,就去翻衣柜,翻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塞进她的包包。

    “你待会能不能陪我去个地方?”装好东西的绿妞坐在床上望着洗澡的欧阳武说道。

    “什么地方?去做什么的?”欧阳武扭过头问道。

    “沙赌农庄!把k仔和白麻交给彪哥。”绿妞干脆坦白地说道。

    “你们做毒/品/交/易?那可是/犯/法的。”这下子欧阳武有点意外,望着绿妞问道。

    “我只是做小/交/易,大的还轮不到我们。知道为什么姚市长,温局长他们会来沙赌农庄吗?其实他们才是做大买卖的人。他们都不怕,我害怕什么?”绿妞摊一下手,有点不在乎地说道。

    “你再说一次?”欧阳武听言,似乎明白个中缘由,但又不是很相信绿妞的话。

    “我骗你干嘛,待会我带你过去。只要你和彪哥他们交上道,慢慢就会知道了。”绿妞见欧阳武不信,也不想解释什么。

    不过欧阳武并没有这么想,他知道如果绿妞说的话是真的话,那么说他的机会就来了。既然马向军的事情已经影响了很多人,如果这些事情再/曝/光的话,落马的人自然就多。这样一来,政绩什么的,不就有了吗?而且温万良如此想他欧阳武置于死地,那么他欧阳武也不是窝囊废。

    想着,欧阳武就说:“那我陪你去,怎样才可以和彪哥交上道?”

    “到时候我会介绍你给他认识,说你是我的男朋友……”

    “不,我只能陪你过去,不能和他打交道。”欧阳武马上打断绿妞的话说道。

    “为什么?”绿妞有些不明白,不过很快她就清楚地哦了一声。

    等欧阳武他们匆忙赶到的时候,那个彪哥似乎已经发火了,脸色异常的难看,只是看到欧阳武之后,才可以忍住。

    “彪哥,这些东西在这里,钱呢?”绿妞将塑料袋从包包拿出来,在手中摇了摇说。

    “只有八成,下次迟到,就不用你去接货了。”被叫彪哥的人冷冷地瞟一眼绿妞,但是眼角的余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欧阳武/身/上。

    这个彪哥高大威猛,手臂上面的纹身异常奇怪,加上剃个光头,看起来比较凶猛,欧阳武自然也没有大意。

    “为什么?这可是我拿命来拼的。”绿妞说着就将塑料袋往包包放进去,转身就对欧阳武说,“我们走吧,彪哥看起来一点诚意都没有。”

    “站住!你有种,不过你应该知道凡事一线的后果。”彪哥听绿妞这么一说,马上制止说道,然后阴冷地笑了笑,对站在后面的几个青年摆摆手。

    见到彪哥摆手,其中一个青年马上提着一个箱子走了出来,然后和彪哥点头会意,打开了箱子,里面顿时出现一叠叠百元大钞,才往绿妞那边走去。

    见到青年拿箱子走过来,绿妞笑了笑说道:“这才是嘛,和彪哥第一次交易,就要拿出我们的诚意。”说完就从包里翻出一小包白色的白麻,扔了过去。

    拿到白麻的时候,彪哥用手沾一些往嘴里尝尝,然后才点点头说道:“这批货应该是东洋那边的,纯度比起边界那些小国好多了。”

    “那可是,老娘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弄来的。如果不是当初彪哥带我出道,这批货也不会这么便宜给你。”绿妞笑了笑说道,但是脸上的神镜始终绷紧。

    “既然彪哥满意我们的产品,这一批货就当做个朋友,送你的。”这个时候,欧阳武突然走上前说道。

    这一说不但下了绿妞一跳,也让彪哥愣了一下,虽然这批货只是几十万的小/交/易,但是作为他们做散客的人,已经算大生意,这欧阳武居然出口直接送?到底是何方人物?

    “不要钱白送,你找死吗?”绿妞马上低声对欧阳武骂道。

    但是欧阳武只是对她点一头,示意她放心,就对彪哥说:“来日方长,我们需要和彪哥合作的机会多着,而且一看彪哥就是做大生意的人,以后还望彪哥搭线呢。”

    虽然这批货的诱/惑/力很大,但是出来行走过的彪哥依旧保持着警惕,猜想着欧阳武葫芦里面到底想卖什么药。

    ps:一如既往的求月票和收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