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36.领导厚爱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吃了一个狗啃屎的胖男人摔得不轻,不但鼻血流了下来,门牙似乎也松了,他顿时怒火冲冲,想爬起来,却一个爬不稳,又滑倒在地上。

    胖男人只好转过身坐在地上指着欧阳武骂道:“草泥马的,你!你赶紧扶我起来!”

    “好的。”欧阳武说着伸出手,拉过胖男人的手,用力一捏,算是收回他摸了苏静怡tun部的利息,然后手一松,这胖男子又摔回地上,顿时屁股传来的锐痛令他呲牙咧嘴的。

    “你!你居然敢推我!”揉着屁股的胖男人发怒瞪着欧阳武说道,那揉着屁股呲牙咧嘴的样子确实挺滑稽的。

    “这是教育你,有些女人不是你可以随便/摸/的。”欧阳武憋住笑,冷冷地说道。

    “你…你!”胖男子想不到居然还敢有人开口教训他,顿时气得不轻,想站起来,屁股的疼痛又让他坐了回去。

    偏偏就在这时,温万良在厕所走了出来,正好撞上了这一幕。胖男子见到温万良出现,想看到救星一样,脸色马上变得嚣张起来,指着欧阳武说:“温局长你来的正好,帮我教训这小子!”

    走到门口见到地上的胖男人,温万良立即上前扶起他说道:“江总,这是怎么回事啊?”

    好不容易才站起来的男人,揉/了/揉/屁/股,对欧阳武瞪着眼说道:“哎哟,痛死我了。这小子不知好歹,还想在我江涛面前英雄救美!”

    站在一边的温万良听言,立即扫一眼欧阳武怀里的苏静怡,才一眼,就已经深深印在脑海,精致的脸,加上喝酒后的红晕,娇/媚/诱/人,不要说江涛动心,就连他温万良的心也砰砰加快。只可惜此刻居然被欧阳武/搂/住,一股酸溜溜的感觉立即就蔓延在他的心里面,为此,温万良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脸色马上就板起来,对抱着欧阳武说:“江总可是来投资的商人,马上道歉!”

    加上这个江涛是一个华裔商人,在偶然的机会,温万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那时候东城还在招商,为了上位,每个人都如火如荼的拉人,搞政绩。这个江涛的出现,投资三亿来搞房产以及酒店等,立即就让温万良提拔为公安局副局长。基于这个,温万良自然是更加偏向于江涛。

    “道歉?”欧阳武似乎吃了一惊,想不到温万良和这个下流的男人是蛇鼠一窝。

    “道歉?不。”听到温万良的话,江涛摆摆手,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冷笑了一下才接着说,“跪在这里自刮耳光,然后起码也要进去蹲几天反省。”

    听言,温万良的脸色有点为难,毕竟欧阳武也是他们的警员,但这边又是帮助他平步青云的人,权衡三下,立即对欧阳武说:“大丈夫能伸能屈,你还愣住干嘛!”

    “温局长,是他行为不轨在先,不要说刮耳光,就连道歉也没门!”本来已经心情不好,加上喝了点酒,欧阳武心一横,干脆放手一搏。

    “你!还想不想留在所里!”想不到欧阳武会反驳他,尤其是在江涛面前落他面子,温万良立即脸色铁青地说道。

    “不就一身臭皮囊,老子早就不想干了!”欧阳武咬着牙说道。

    “好,好,很好。”温万良被气得哼哼说着,暗道,那就不要怪我心狠,然后对江涛说:“江总,你先去喝酒,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做法。”

    从温万良刚刚的话语,江涛便知道欧阳武是派出所的人,不过欧阳武的叛逆倒是让他有点吃惊,便冷哼一下说道:“想英雄救美,也要看看有没有这个能耐。”

    说完江涛就走进了厕所,而温万良则拿出手机,立即叫石军过来。几分钟之后,石军就带着几个民警过来,见到温万良后,立即跑上前面敬个礼说道:“温局长,什么事?”

    “把他带回所里,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放出来。”温万良此刻的脸色异常难看,瞪一眼欧阳武之后说道。

    “这……”听言,石军愣了一下,见到温万良的脸色之后,马上就招呼手下拉欧阳武。

    “凭什么要拉我?!”欧阳武想不到温万良会这样做,看来官商勾结这好戏而非排演。

    “凭什么?就凭你现在搂着的女人!”温万良不屑地瞪一眼欧阳武,然后才对石军说,“还不带走!”

    “阿武,你现在最好配合一下,你看局长火气正大呢。”石军走到欧阳武身边,语气有点缓和地接着劝说,“你朋友我会照顾好的,等局长这气一过就好了。”

    听到石军这么一说,欧阳武望一眼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苏静怡,便妥协了,毕竟官字两个口,就望着石军说:“她是大小姐的朋友,就在里面的5号台。”

    见欧阳武答应,石军友好地笑了笑说:“你放心,一定确保安全。”

    说完石军就叫手下将苏静怡带回去,然后才把欧阳武带到警车里面。临走时,温万良叫住了石军,嘀咕了好一会才走。

    回到派出所,两个民警直接将欧阳武拉到牢里,二话不说就把欧阳武按倒地下,还/剥/去他的全/身/衣/服,让他/身/无/衣物地在牢里。在牢里/挣/扎/的欧阳武马上意识到不好,大声说道:“放开我,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要怪就怪你得罪了领导,不过有这种待遇,你小子也算不错,嘿嘿,在牢里还可以过/足/ 兽/ 欲。”为首是民警说着,直接抽出电棒将欧阳武击晕。

    见欧阳武晕了,几个人对视一笑,那民警才说:“那两个骚婆娘来了没有?”

    “应该就到了,我出去问问。”其中一个说着就走了出去。没一会,立刻走来两位衣着/暴/露/的女人,盈盈走到牢里,和这几个人对视笑了笑,然后又望了望地上的欧阳武,才妖里妖气地说道:“就是这位猛男是吧?”

    和这两个女人对视一下,其中一个民警/ 淫/ 笑着在她们的两只小白兔 /摸 /了一把,才说道:“是的,这足够你们/ 爽/ 的。不过,老子提醒你们两个,要把事情做好,这样才可以拿到钱,还有以後你们的生意,兄弟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要是没做好,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听言,其中一个女人跑一个/ 媚/ 眼,娇声娇气地说道:“知道啦,这些事情做到你们满意为止。”

    见这个女人这么说,几名民警相互间望了一眼,就点点头。见状,这两个女人立即就/ 脱 /光 /衣服,将晕倒在地上欧阳武拖到隔壁临时 /弄 /的 /床 /上。然后一左一右地伺 /候在旁边,一个摩/ 挲 /着欧阳武健 /硕的/ 胸 /肌,一个双手、玩/ 弄 /着欧阳武的 /二 /弟。

    在/下/面/弄/着、欧阳武/二/弟的那个女人忍不住叹道:“这男人的马/ 眼 /大,棒/ 子 /长,还没/ 硬 /起来就这样要命了,一会儿/ 硬 /起来真是可以大 /干 /一场,那可就/ 爽/ 透 了。比起隔壁那几个男的,这才是真正的/ 男 /人呢。”说着,美女就埋/首在欧阳武/ kua/ 间,干起活来。

    另一个女人,立即/翻/着/白眼/警/示她/小/声点,别让那几个民警听到,然后 /捉 /住 她那一对 /饱 /满 /得要/坠/下/的玉/ 兔 在欧阳武 /胸膛处/ 摩 /擦 /起来。

    两个女人享/ 受 /着/弄 /了好一会,但欧阳武的家伙依旧是没有半点抬头的迹象,由于她们还要赶着回去接生意,在下 /面正正弄着 欧阳、武 二、 弟的女人就、/爬/起身来,走到/衣服/堆/翻出一瓶/棕色的/药/油,才走了回来。

    走回来之后,两个女人相视点了点头,她就把药油滴一些在掌心,然後/ 握/ 住/欧阳武的/ 二 /弟,上下左右地涂了一遍,才两掌夹/ 着不停 /揉/ 搓。

    这药/ 油可是她们/做/ 皮/ 肉 /生意必备的/良/药,她们不像酒店酒吧饭店那些女人那么好做生意,基本上都是接到民工或者老人家,所以对于那些老人家,这些/药/油可就起了作用。这个/药/物不像那些所谓的 /伟/ 哥,要口服在/体/内/而唤醒内心/ xing /饥/ 渴 /的一种机能药物,反而是从表皮让药气渗入用者那/ 命/ 根、的毛细血管,从而达到 /坚 /ting/的效果。

    于是在药/物的作用下,欧阳武 kua 间的 二 /弟 很快就如铁 /棍般 /竖 /立起来。握 在手里的那个女人仍旧爱不释手地/ 揉 /搓 /着,说道:“嘿,这家伙的东西可真够牛的,又 /粗 /又/长,他已经 /硬 /起来啦,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闻言在上面的女人转过头,见到欧阳武那青 /筋/ 狰 /狞 /浮/ 突的 /二 /弟,坚 ting 直立,圆圆的蘑/菇/头/更是紫亮油光,立即绵声说道:“好久没有遇到这么牛的家伙,接过很多男人的生意,都没见过这样长这样 /粗/ 的,想必一定很、舒、服,先让我尝个鲜。”说着,立即骑了上去用手/ 弓 /开 两/扇 /黑/ 色、的大门,引着欧阳武的 /二 /弟 往里/面/进/去,屁/ 股/ 一坐,便是 /尽/ 根/ 而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