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35.竟是初次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看着黄强慌张的神色,欧阳武笑了笑说:“你是给他送东西来的,在这里吃个饭怕什么呢。好了,我先送你回局里,我这还有事呢。”

    “好吧,但是温局长好像脸色很不对呢。”黄强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对领导察言观色是他们做底层人员的基本技能。

    “你再啰嗦就自己打车回去,我真的有事。”说着欧阳武就往车子那边走去,不理会在后面跟着的黄强,令黄强快步跟了上去。

    送走黄强之后,欧阳武才得知赵燕青他们已经去了田山宾馆,只好火速赶去。期间欧阳武回了条短信给如烟,简单说了下沙赌农庄以及视频的事情,不料如烟直接就打电话过来。

    “下午五点左右帮我接个人,宝都机场,相片我待会发给你。”如烟冰冷的语调仿佛是在吩咐,而不是找他欧阳武帮忙,更重要的是,还没有等欧阳武答不答应,就直接挂了电话。

    我草,把老子当成什么了,这就是找人帮忙的语气和方式?欧阳武忍不住在心底骂一句,便将手机扔到副驾驶,根本不想看如烟发来的信息。

    去到田山宾馆的时候,欧阳武在前台要了钥匙,就直接往三楼的商务套房。这个商务房本来是赵燕青安排在姚三昌旁边休息的,其实她都知道领导要求来到这个宾馆是有什么目的,只不过她不想让姚三昌觉得她是随便的人,不然就没有吸引力了。

    走进房间时欧阳武发现里面的东西摆设都没有动过,还误以为走错了房间,直到在沙发上面发现了赵燕青的包包。在四周转了一圈,欧阳武发现赵燕青不在,无奈口袋的手机却呜呜叫个不停。

    掏出来一看,是黄强打来的,欧阳武就按了通话键说:“怎么了?”

    “萧哥,你快来,快…快来,出…出事了。”见电话接通,黄强慌乱地说。

    “什么事?你别急,慢点说。”欧阳武从黄强焦急声音听得出似乎有事发生,在局里面上班虽然没有学会多少东西,但是那翻慎言慎语,谁都要掌握的。虽说黄强是实习,还也不至于如此慌张。

    “你先来了再说,沙赌农庄。”说着,黄强就挂了电话。

    “你怎么又跑到沙赌农庄?喂!”欧阳武满腹疑问,却不料黄强挂了线。

    什么玩意啊,欧阳武被气得不轻,他只好重新拨通黄强的电话,但传来甜蜜的美女声音说关机。欧阳武更加火大,一个个都说得有头无尾的。

    但欧阳武又不得不去担心,只好打赵燕青的电话,告诉她有事要先离开,却发现赵燕青的手机就在包里面叮叮作响。没办法,欧阳武只想着给赵燕青留个短信就走。

    谁料这个时候房门被打开了,一个陌生是女人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酒。不过这个女人虽然喝大了,但是样子确实极美,明眸皓齿,隆鼻桃腮,再配以既/丰/满/又窈窕的/身/材,使得欧阳武看到顿时痴了, 心底下不由诧异地纳罕道:“哗,这不会是赵主任的安排吧?如此清纯美丽的美媚,可真是懂我的心。”

    闯进来的女人见到欧阳武在这里并没有任何诧异,像是直接无视过去,她一边轻哼着歌曲,一边宽衣解带往/浴/室/走去。顷刻间己是/身/无/寸/缕地呈现在欧阳武的面前。

    这喝得有点多的美女走进了/浴/室,也不拉上那张/遮/挡/的帘子,直接按下卫浴的按钮,冰凉的水花便从美女的头淋下,水流顺着娇容,颈/项/流/经坚/挺/而富/有弹/力的ru 房,再沿着小/腹/流/下/胯/间。

    初夏的天,正好适合用这凉凉的水/洗/澡,无视欧阳武存在的美女按出香浓的洗/澡/液/在 tong 体四处涂抹,然後旁若无人地用双手慢慢/揉/搓/起来,让一旁的欧阳武看得/脸红/心跳,浑身/燥/热。

    这还不是重要,更重要的是这个美女紧/接/着稍微分开/双/腿,一手/弓/开/幽/谷/大门,一手用洗澡/液/细意朝两/扇/紧/闭的门周遭/涂/抹,然後轻/搓/慢/揉,黑/茸/茸/毛/发/上的泡沫顿生,如白雾/铙/着/黑/森林一般。

    看到这里,欧阳武的心跳得更快了,他虽然和女人/做/过很多次,但是这样看到一个/美/女大大方方在面前/沐/浴,却是第一次。当欧阳武看到这个美女此刻正在细心地/清/洗她/秘/密/花/园,或者就是醉酒的缘故,又或者是她/双/ /shou/抚/摸/的缘由,她竟慢慢/半/阖/着双眼轻声/哼/叫/起来。

    这一哼,就像微弱的电流通过欧阳武的心扉一般,令他也下意识地跟着/哼/叫/起来,胯 /间/ 家伙立即迅/速充 /血/ 抬/头起来,恨不得马上上前给她几百个/回合/大/战。

    美女视乎没有发现欧阳武的怪异,反倒清洁完/秘/密/花园之后,又/摩/擦/浑/圆/的/美tun,然后弯/腰/去/擦/修/长的/玉/腿,再然后又回到/手/臂/脖/子等。全/身/每寸/肌/肤都/被欧阳武一览/无/遗,看得他/硬/如/棍/棒的/命/根/把 /裤/ 裆/顶/出/一个帐篷。

    当欧阳武见到美女再次用/手/弓/开/秘/密/花/园,把/浴/头的清水/往/迷人/小/洞/拨/进时,腹/中/下边丹/田处的/欲 /火/就焚/烧/得他脑袋一阵阵/发/胀。

    这太有/诱 /惑了,欧阳武不得不去赞叹/贵妃/沐/浴/原来是如此美妙的,难怪古代的人直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不白白的泡沫被水冲走,展现在欧阳武眼前的是/嫣/红/鲜/嫩的/销/魂/秘/密/花园和/沾/满/晶莹/透/剔/水珠的乌/亮/毛/发,试问有那个男人忍得住呢。

    还没有等美女用白色浴巾包/裹/好/身/子,欧阳武就上前一把/抱/住/她,直接抱回那张大/床/上。这时欧阳武才近距离看清楚美女的样子,娇/媚/可人,像chu/女一/样娇滴滴。

    可是刚到/床/上,美女的/双/腿/已经把欧阳武/腰/紧紧/地/缠/住,她/媚/眼/半开半闭的 /呻 /吟/着。欧阳武也不落下,赶紧用手手扒/开/他/的/裤/子,让/裆/部/顶/了很久的家伙出来放风。

    从这个样子和反应看,这美女断然不是喝了酒那么简单,必定是被/下/了/药。欧阳武见她已经到了/亢/奋/状态,就分/开/她修长的/双/腿,再分/开/茂/密的//毛/发,就提/枪/上/马了。

    虽然是有着滋润,但是欧阳武的进入也是比较困难,他内心有点怪异,这女人该不会是个雏儿吧。不过看样子又不像,想着欧阳武又挺近了几分,惹得身下的美人一阵阵/蹙/眉,满脸痛苦的样子。

    随着这一/挺/进,欧阳武就证实了刚刚的想法,这个死丫头果然是个雏儿。带有犯罪感的欧阳武马上退了出来,双手/捂/住/脸揉/搓/了好一阵,才拿衣服离开/床。

    美女感觉到欧阳武突然的离开,有些不依,在/床/上/扭/拧/了好久,才渐渐昏睡过去。欧阳武替她盖上了被子,站在窗边抽起了烟。抽着烟的欧阳武似乎听到了隔壁房的动静,自然那种你情我愿的巫山**。

    抽完烟,欧阳武才开车往沙赌农庄去,心中还是担忧着黄强,也猜测着黄强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等欧阳武去到沙赌农庄的时候,已经有了几台警车在哪里停着,一群男女围在那里吱吱歪歪地说着些什么。欧阳武停好车之后,往里面走去,才见到黄强和局里面的几个同事,个个都是神色凝重的样子。

    “萧哥,你可来啦。”黄强见到欧阳武来了,就上前低声说道。

    “嗯,这是怎么回事?”欧阳武扫一眼四周,问黄强。

    “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做/毒/品/交/易,就过来了。”黄强神色有些飘忽,好像在担心什么似的,走了两步更加靠近欧阳武说,“房间里面都有摄像头,大队已经全部调走了。可能我们前两个小时在这里干的时候也被录下了。”

    听到这里,欧阳武终于知道黄强为什么慌张了,不过他只是笑了笑说:“放心,这段视频很快就会被销毁的。”

    “可…可是……”黄强还想说些什么,欧阳武就打断了他的说话,“嘿嘿……没有什么可是的,你小子/上/的时候,怎么没有可是了。”

    “还不是武哥你带的头!”黄强马上反驳说道。

    这个时候,欧阳武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原来是赵燕青打过来的,走了几步,离开黄强才接听解释说:“赵主任,我这边……”

    “你现在快过来吧,姚副市长有话要和你说。”赵燕青没有挺欧阳武的解释,直接打断他的解释。

    欧阳武从赵燕青的语调里面听得出几分滋味,不过想想他只是一个小喽啰,就没有再发白日梦,暗道还不如和/宾/馆/那美女/搞/一/炮/来的瘾。

    ps: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