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33.神经绷紧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可能就是交接一下局里面的车钥匙吧,还能有什么事。”欧阳武知道靠山倒了之后,前面的路就不明朗了。

    “嗯,既然这样,去了鱼跃龙门再说。”赵燕青端起欧阳武泡的茶,抿了一口才示意他出发。

    鱼跃龙门是洛南市比较有名的一间中餐饭店,特色就是每个地方的口味都有,而且处于各个大院中央,所以一般都是用来招呼领导的好去处。

    在出发前,安排饭局这些自然是她赵燕青这个主任一手包办。所以送赵燕青去到鱼跃龙门的时候,欧阳武就如常一样第一时间打电话定了一个包厢,安排好菜式。前段日子欧阳武随着马向军招待领导,基本上都了解过一些人的口味,而且以往这些事情马向军一直都是让欧阳武去做。

    由于这段时间清廉之风刮得很紧,欧阳武没有点茅台美酒,只是换了个地方特色酒,叫三刀子,类似女儿红那样的美酒。菜式自然是照常那样,只是因为赵燕青说了,今日可是姚三昌新官上任,要有点寓意。欧阳武多点了道平步青云,是由虫草,燕窝,以及白金星{穿山甲}作材料,是十分昂贵的一道菜。

    安排好之后,欧阳武便做赵燕青的司机,将她送往鱼跃龙门。在鱼跃龙门前,欧阳武第一次真切看到姚三昌的样子。一个微微偏胖的男人,五官像挤在一起似的,加上戴着一副银色镜框眼镜,更显老谋深算的模样。

    见赵燕青他们进去之后,欧阳武没有和其他领导的司机说话,直接往东城街开去,和黄强一道去吃午饭。

    洛南市的东城街是比较靠近周边小镇的新城区,处于初期发展中。虽然是发展中,但宽敞的街道上已经是车水马龙,商场酒店,发廊酒吧,栉次麟比了。等欧阳武找到黄强的时候,这小子已经在偏离市中心的沙赌农庄。

    “你跑来这里干嘛?不想在局里混了?”见到黄强后,欧阳武第一时间就问道。

    这沙赌农庄也是有点名气的,虽然没有那个什么海天盛军豪华奢侈,但是,熟知内情的人们,都称这个农庄是人间天堂与地狱,只要一提起沙赌农庄,不少青年男女就马上脸红心跳,眼放异彩。

    因为到这里来的人,本来就不是来吃饭那么简单,而是参与各种的活色生香,这些人不但赌得很凶,喝酒也喝得很凶,干起女人更凶如饿虎。

    先前被查封过一段时间,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又开了,而且后台还是很硬,只要不犯什么重大的事情,市里也的领导也就睁一眼闭一眼。

    “没有,我是来送东西的。”黄强被欧阳武如此一问,脸马上红了起来,但很快就解释起来。

    “送东西?”赶下车走到黄强身边的欧阳武蹙一下眉头,感觉有点奇怪地问。

    见欧阳武怀疑,黄强赶紧往四周望了望,伏在欧阳武耳边低声说道:“是给温局长送的。”

    “哦?他居然也来这样的地方?你送的是什么?”欧阳武心中的疑问更加重了,他望着黄强问道,欧阳武知道黄强口中的温局长就是他们公安局的副局长温万良。

    “我也不知道,那个手提箱是锁着的。”黄强摊摊手,然后/摸/着肚子接着说,“要不我们进去吃个饭就走吧,我都快饿死了。”

    还没有等欧阳武答应,黄强就拽住他往里面走去了。

    这个农庄是十字排开的,正中间是大厅,管吃饭的,十字交叉排开的四排房子都是用来做包厢,都是盖着严严谨谨的,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是偶尔间有几个打/扮/性/感妖/冶的/美/女/在回廊往来穿梭,送烟送酒等。

    虽然这个农庄是稍微简陋,但这些女人却不夜总会的/舞/女/逊色,而且还可以说更加有气质。毕竟在沙赌农庄豪/赌/的人根本不在乎将更多的钱,花在这些如此/撩 /人 /欲/ 望的美女/身/上。加上这个农庄的主人为了吸引客人,也不可能弄些胭脂俗粉撑场。

    在大厅坐下的欧阳武虽然不是第一次到来,但他还是对这里的荒谬表示不忿,为什么有权利的人就可以做这些荒谬的事情。

    “萧哥,你说温局长来这个地方干嘛呢?”黄强点完菜之后,顺便要了几瓶啤酒,倒满了两杯,才低声地问欧阳武。

    “想在局里混就不要问,好奇会害死人的。”欧阳武观察一下四周,望一眼黄强之后接着说,“你在那个房间给温局长送东西的?”

    以为欧阳武不相信他,黄强以示清白赶紧指着左边那排的房间说:“不是我亲手拿给局长,是局长司机出来拿的,我看见他往哪个房间去了。”

    “嗯,那我们赶紧吃吧,吃完回大队,下午我还要去一趟姚局长那边。”说着欧阳武顺着黄强的指向扫了一眼,就端起啤酒干了。

    “哦,还差点忘了这件事。”黄强这才想起早上赖月英在办公室说的话,顿时无限同情地望着欧阳武说道:“萧哥,不管怎样,你永远是我的萧哥。”

    “马勒戈壁的,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就要随时准备着走人的心理。要是手上有点权力,还不他妈的钻进那些房间左/拥/右/抱,尽情/玩/弄。老子干嘛要这么窝/囊,为什么不去搞个美女/发/泄/发/泄!”留意着左边房间的欧阳武说着又倒满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知道欧阳武心情不好,陪着喝酒的黄强,虽然第一次来这里,心早就飞进那些房子里面,尤其是看到那些来来往往美女。听到欧阳武这么说,加上酒精的刺激,他马上/憋/红/着脸要找两个美女/进/去/玩/玩。

    十字张开的那十几间小房,除了赌坊之外,就是专为来这里来博彩或者找女人发而设的房间。往往赢了钱的人都会进去/爽/一下,而输了钱的人,更加憋住一肚子闷气,更加会找个女人/宣/泄/宣/泄,所以这也是老板收入的一个重要挣钱项目。

    等欧阳武他们饱饭进去的时候,隔壁的房间可能是因为/床/板不平坦,干事时不停地发出吱吱响声。来这里玩的人都知道,这些原始的声音不仅不会减少兴趣,反而更添三分/澎/湃。

    走进房间的欧阳武并没有像黄强那样猴急,而是往四周察看了一下,尤其是东面。因为隔着这块木板,那边就是黄强所说的房间,说不定温万良就坐在里面/玩/着女人。

    本来欧阳武想直接走到东面那边,直接往里面/偷/看就可以了,但是这个陌生的环境加上黄强又在,这样做确实不妥。而黄强似乎不知道欧阳武进来的真正目的,听着隔壁房间那些女人的叫/床/声/以及男人的/淫/笑声和/床/板/的吱呀吱呀声,他几下子就/脱/光,直接/压/倒/把选/进来的美/女/压/在木/床/上/面。

    看着黄强已经进入了主题,和那个女人/干/得热火朝天的,欧阳武无奈地摇摇头,搂着老板推荐的/歌/妓,几个转身就把/她/压/在东面的/木/墙上。

    这个歌妓论相貌和身材确实也不错,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以及脸颊两边的小酒窝。但此刻的欧阳武并没有哪方面的需/求,他虽然将歌/妓/压/着,但是双眼却盯着/歌/妓/背后那木墙的裂缝。

    随着裂缝看过去,欧阳武大概看到里面一张圆桌坐着四个男人,正面对着欧阳武的那个男人正是在万天意,两边的男子比较陌生,依稀感觉左边的男子像南城看守所所长,而背对着欧阳武的那个男人背影上看有点熟悉,但不能够确定是温万良。

    “草泥马的,今天的手气不好,几百万都没有赢过一把。隔壁房间的/骚/娘/们叫得老子心/都/痒/痒的,几/吧都/硬/得发痛,先出去耍/两/炮/再回来和你们玩过。”就在这个时候,万天意/扯/开/领口说道,敞/开/衣/扣,露出/两团 /肥ru

    ,不过 黑 /茸 /茸的/ 胸/ 毛 在这堆肥/肉/上面还是格外显眼。这个时候也许是他运气不好,一张脸也已经憋得通红。

    坐在万天意旁边的一名男子却得意地扫一眼他,乐哼说道:“天哥,何必出去耍呢,找个/女/人/进来,我们可以一边玩一边/爽/啊,你的能力也不是三两下子就完事。”

    “就是,说不定你和三少还可以比一下,说不定我们还可以下点赌注什么的,哈哈。”另一个男子怂恿说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石军你别瞎闹,现在也该吃午饭的时候,那我们过几天再玩吧。”背对着欧阳武的男人摆摆手,制止起哄的男子说道。

    而欧阳武这边,被他/压/住/的女人并没有发现异常,双手很快就/解/开/了他的/皮/带,就在这个歌/妓/准备伸手他/裤/裆/的时候,却被欧阳武拉住了手。

    “突然我不想做了,出去吧,钱我照付。”捉住/歌/妓/想往/裤/裆/里面钻的手,欧阳武收回往隔壁房间看的目光,望着/歌/妓/沉声说道。

    听言,歌/妓/愣了一下,进得这些房间的人都是恨不得马上/趴/在/她们身上/乱搞/乱/摸,第一次被这样要求,所以她还是有些意外。当她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欧阳武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歌/妓/就知/趣/地退/了出去。

    电话是赵燕青打来,目的就是让他欧阳武速到鱼跃龙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欧阳武,只好和正在/爽/着的黄强打招呼说有事情要先走。

    在欧阳武离开木屋,临时去厕所的时候,却见到和万天意赌博的男子,那时候欧阳武听到他叫石军,就确定他是南城看守所的所长。这个石军此时正和一个西装男低声在嘀咕什么。好在欧阳武听力也算锐敏,基本上听得清楚两个人说些什么。

    “人是在和园郊区那边发现的,不过视频则是一个在国外路由器上传,现在上面都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西装男脸色凝重地汇报着。

    听得脸色一阵白一阵绿的石军吐一口/唾/沫,跺几下皮鞋才恨得牙/痒/痒地说道:“狗日的,还不快去查,让老子知道是那个人搞的鬼,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西装男听着脸色更加凝重了,点头回答之后就走了。等西装男一走,石军嘴巴咒骂了几句才加快脚步,鬼鬼祟祟地闪进了旁边的一间木屋。

    石军鬼鬼祟祟的动作令欧阳武感觉到奇怪,赶紧跟了过去,往木屋里面偷看,这一看可令欧阳武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

    ps:收藏在哪里啊,收藏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