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32.真空上阵(求月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不过欧阳武也没有多想,就接了赵燕青的电话,却得知要给她去买/nei 衣,还要马上给她送过去。从来没有买过这些玩意的欧阳武不禁有点/脸/红,但是领导已经发火了,也必须去买,况且也是他/撕/烂/的。

    等红绿灯一过,欧阳武就把车拐左边,在路口放下黄强,直接开去天宏购物广场。欧阳武知道赵燕青只喜欢一个牌子的/nei 衣,那就是国际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他记得赵燕青说过维多利亚的/秘/密/不管在款式还是质地都是最知女人心的,尤其是带着无限/情/qu/的款式设计。

    在维多利亚的/秘/密/专卖店门外,欧阳武犹豫了好一会,始终没有勇气走进去。一个大男人走进/nei 衣/店买女/人/nei 衣,确实是一个挑/战,比起拿/枪/实打/实/战/斗/还有挑/战/性。

    等赵燕青的电话再次打进的时候,欧阳武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红/红/黑/黑,琳琅满目的/nei 衣,欧阳武的脸还是燥热起来。

    不过店内的女销售员就热情地走了过来说:“先生,欢迎光临维多利亚的/秘/密,需要选购什么样的款式呢?”

    见到销售员热情走过来,欧阳武更加/脸/红,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就要那款吧。”

    销售员见欧阳武指着一款红/色/网/状的最新款,就赶紧说道:“这是最新款,但是要看是怎样的人穿。先生可以简单说一下你太太的/身/材/吗?因为/nei 衣/是女人最贴身的,必须要结/合/身/材/穿/着,才可以展现/出/女人的/特/性,所以我们维多利亚的/秘/密/就是专门为女/性/打/造/贴/身个/性/nei 衣的。”

    欧阳武哪里知道买个/nei 衣/都要这么麻烦,以为女人买/nei 衣/都是这样的,只好/硬/着头皮简单描述一下赵燕青的/身/段。

    “嗯,按照先生所说的,这一款/黑/色振翅展现会更加适/合你/太太。这是丝绸/材质/做的,贴/身/柔/滑,对女性/敏/感/部/位减少/摩/擦,而且穿/裙/子不会有痕/迹,对于白领名媛等/穿/裙/子是/最/适合的。加上这网/状和您刚刚看的那款是一样的,网/状部分形状像个蝴蝶,结合黑色,容易把/神/秘/的地方若隐/若现/地/遮/挡,也象征着神/圣/的地方等待/揭/现。加上上面的是莲花/蕾/丝,更加容易/显/露/女人那道/迷/人的/深/沟。”女销售员大方地引/导/欧阳武到一个专格边上,介绍着这款/新潮的/nei 衣,望着一眼欧阳武停顿一下接着说,“而且你们/穿/着相对的时候,会有一种值得期待的/情/qu,不但增添你们的/情/qu,还会加/浓/你们的感情。”

    听完销售员的介绍,欧阳武恨不得告诉她,她是一名非常合格的销售人员,也终于知道女人买个/nei 衣也是件麻烦的事情。

    “那就要这一套吧。”欧阳武至向快点拿到,然后快速离开。

    “嗯,好的,先生你太太大概需要哪个杯呢?”女销售员微笑着问道。

    “什么哪个杯?”被问糊涂的欧阳武反问女销售员。

    “噗…先生真会说笑,您又怎么会不知道你太太/戴/的什么杯呢。”女销售员嗤笑一下说道。

    其实欧阳武很想说不是替他太太买的,加上他确实不知道什么是杯,他想打电话给陈燕青问清楚,但是又怕打扰她开会,只好红着脸说:“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什么是杯。”

    见欧阳武又不像开玩笑,女销售的笑意就更加浓了,指着其中两个说:“先生,这是c杯,这是d杯。您太太的/胸/部/大概有多大呢?”

    “大概有多大?”欧阳武确实不知道怎么形容有多大,突然他找到了参照物,对着销售员说:“和你的差不多大吧,基本和你差不多一样。”

    欧阳武望着女销售员用粉/色/nei 衣/包/裹的挺/拨/玉/兔,感觉和赵燕青的差不多,目测是相差不了多远。

    想不到欧阳武会这么说,女销售员的脸有点发红,尴尬地说:“那好的,那就是34d,我替先生包起来。”

    “好的,麻烦美女了。”欧阳武木讷地笑了笑,才知道像她这样的,是34d,不禁暗道,那么如烟的不是34d而是36e了。

    拿到nei 衣,欧阳武第一时间赶回机关大院,等他赶到赵燕青的办公室时,赵燕青还没有开完会,他只好坐在那里等候。

    等了大概十分钟,赵燕青就推门进来,她见到欧阳武第一时间就是翻白眼,没好气说道:“都是托你的福,我今天丢脸死了。”

    欧阳武被赵燕青这句话弄得摸不清头脑,但是他很快就看到问题出在哪里,特别是见到赵燕青/大/腿/内则刚刚/流/下来的那道水痕。瞬间,欧阳武就暗感不妙,难道刚刚开会的时候也/流/了下来?要是被其他领导看到,那可就出大事了。

    见到欧阳武盯着她/大/腿,赵燕青赶紧/合/并/双/腿,坐回办公台后面的椅子,顺手抽起几张纸巾,往/腿/间/塞/去,没好气地说:“还看不够啊?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咳咳…赵主任的魅力谁能/抵/得/住。你要的东西,那可是最新的款式,黑色的振翅展现,丝绸做的,柔软/贴/身不起痕。”欧阳武自知到赵燕青生气是有理由,赶紧将买到的/nei 衣拿了过去,将女销售员那番话精简总结着说道。

    “哼,待会中午送我去鱼跃龙门,我要和其他领导吃饭。”拿过欧阳武递来的袋子,赵燕青用纸巾/擦了/几下/大/腿/才拿出nei 衣,垫/了些纸巾才直接/穿/上。

    “你这小子到底/弄/了多少进去,像个溪水一样流/不/尽,害我丢尽脸了。”赵燕青穿衣服之后,白一眼欧阳武说道。刚才开会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下/面/痒/痒/的,好像有东西要/流/出来似的,便低头查看,果然是欧阳武的那些/jing/华/流/了出来。这下子她可有得慌乱了,这种车轱辘的会议不知道要开多久,到时候可是把东西全部/流/到凳子上,那可就麻烦大了。

    都怪这个欧阳武,撕/烂/她的/nei/裤,赵燕青在心底骂了几句欧阳武后,只好紧/紧/夹/紧/双/腿。好在这次会议只是通知了一些纪、委决定调动职务的人员安排,就宣告中途休息,十分钟之后,等新的领导班子副市长主持会议。会议一结束,赵燕青就像得到救赎一般,有点慌乱地去/上/厕所,只可惜座椅上面的那/一/滩/水/迹正被旁边坐的局长温万良看到。

    令赵燕青更加无敌之容的是,她才站起来走了几步,腿/间的/液/体就顺着大/腿/内/则/蔓延下来,并且还没有走到女厕所的时候,却撞上了新上任的领导班子姚三昌副市长。那一刻,赵燕青第一次发觉女厕所是那么遥远。

    和姚三昌打了招呼,赵燕青还没有来得及细看这种小人得/志的/神/色,就匆忙往厕所走去。而姚三昌明显一眼看到赵燕青 tui jian的那道小/溪/流,内/心不/禁/澎/湃/不已,心想这个女/下/属迎/接/他的方式可谓够特别的。

    在厕所/拭/擦/的赵燕青心中恨死了欧阳武,如果不是他/撕/烂/那/条/内/裤,她也不会真/空/上/场,就不会让他 /she/ 进/体//内的东西/流/出来,更加不会令新的领导看到这么尴尬丢脸的一幕。骂归骂,赵燕青还是赶紧处理好,赶回去开会。

    这一次赵燕青走路没有那么别/扭,因为她心一狠直接在/腿/间/塞/了/纸巾,只是等她坐到座椅的时候,哪里/塞/着东西令她更加难受,就好像被别人/塞/进/一/根/东西似的,没有动一样难受,她只好是不是/扭/动/一下/身/子令她自己/舒/服/一些。

    不料这一幕正好落在姚三昌和温万良眼内,撩/拨/得这两个男人的心都不在会议上面,所以会议只是交接一下,就宣告结束,下午再开。会议结束临出门的时候,姚三昌还/特意叫了赵燕青一起去鱼跃龙门吃饭。

    赵燕青自然不知道姚三昌想些什么,不过她知道丢脸的那一幕已经被他看到,此刻的她越想越火大,时不时剜欧阳武几眼。

    “消消气,大主任,生气就不美了。下次我注意,我注意就是了。”满脸歉意的欧阳武赶紧冲了一杯龙井茶递过去,并转移话题接着说,“今天的会议开的怎样?”

    “还有下次?你休想!在机关都是这样书山会海的,还能怎么样。”说着赵燕青站起来瞪一眼欧阳武,示意他把茶水放在桌面上接着说,“你那边怎么样?”

    “这个不用说了,和园郊区那边出了事情,大队长不让我参与,叫我去东城街那边扫/黄/扫/赌,还有就是防止医闹事件。”欧阳武倒是不在乎,昨晚他已经提马局长出了一口恶气,而且像他这样没有背景关系的人,就别想着有什么升官发财的事情。

    “嗯,这段时间你还得忍一下,市长那个位置也不知道上面会找什么人的来接手。刚才在会议上,纪/委/会否定了我下调乡/镇的申请,让我继续在这里,也不知道葫芦里面卖什么药。”赵燕青听罢,若有所思地说。

    “这是好事啊,恭喜主任。”欧阳武赶紧说道,听到赵燕青不用下调,他内心还是有那么的一点欢喜。

    “也不见得一定是好事,你那边的事情我找个机会给你调一调。还有你说和园郊区那边出事了,出了什么事?”赵燕青精明的眸光变得有些深沉,她敲了敲一下桌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大队长没有说。对了,姚秘书下午要找我谈话。”欧阳武这才想起赖月英的交代,赶紧说道。

    “别叫姚秘书了,他现在可是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你以后要叫他姚副市长。不过,按常理他找你有什么事好谈?”赵燕青矫正了欧阳武的说话之后,眉头紧蹙一下疑问地说。

    ps:求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