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30.猛然用力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你们把她带到/套/房去,记得好好对待,还有,不要给她醒酒,让她感受感受醉酒/干/活的滋味。”男人对身边的人冷笑一下说道,然后站起来,就往楼上走去,他知道,当一个人深度醉酒的时候,灵魂最接近 /巅/ 峰,往往人在醉酒中,会感到/ 肉/ 体 的不确切,愿她这次以后会好好珍惜自己的 身体。

    一ye情,呵呵,太天真了,男人自/嘲了一下,便暗道:“今晚的/ 炮 /妞大计有着落了。”

    然而这边却又有新的发展,丝竹心这边看起来并没有芋头那边那么简单,果然大都市永远比乡村复杂。

    “咚咚咚……”饶/有/节/奏/的敲门声打断房内静候的江梓皓那思绪,刚刚打开门,江梓皓不由得一惊,呆了一下,这女人有点意思。

    门外站着的诡异女子,绝对不简单,她身上散发着神秘的气息,绝对的魅/ / 惑。恰到好处的/樱/桃/小/嘴/配/合/着精致的脸,微微拉/开/一个小弧度,似/ 嘲/讽,又似/ 娇 /嗔。经验告诉江梓皓,这样的女人,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最好不要尝/试/去征 / 服,否则就要成为她的玩/ 物。

    依靠在墙边的美人看到刘一手的表情,干脆伸出自己的右手像蛇一样缠/ 绕在江梓皓的 /脖 子/ 上,左手更加/大/胆的向他的下/腹/摸/去。眼睛眨一下,暗送一/个秋/波,娇 /媚 /地说:“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

    “噢,eon,里面正好缺个女人。”江梓皓顺势/将美女/搂/进怀/里,在她耳边/煽/情说。一个转身美女已经在江梓皓/怀/里/转进贵宾房里,美女顺势/后/脚一/扣,门就关上了。

    “不愧是这会所的老板,只有你这样的男人才更加令 女 人/ 迷/ 恋,不知……”美女的手已经/滑/过江梓皓坚/ 实的 /胸/ 膛,更加调 /谑/地向 /下/ 面 游/走,若 /隐 /若 /现的/ru / 沟在江梓皓眼下更是一览无余,性 / 感的/ 唇 /贴在他的耳边继续低声说,“下/ 面 是否更加令人向往呢?”

    “不担保一/炮/成造 人,但绝对 /欲/ 仙 /欲/ 死,要完/还想/要。”江梓皓也靠近美女的耳边邪 /魅 地说,正常的男人在美女这样的 /挑/ 逗 下,是不能抗 /拒的,除非那个已经没有/ 挺 /起的本事。

    “皓爷难道不怕我?”美女/ 邪 /魅 /地用眼角打量着江梓皓的表情,用手指轻轻/滑/过他脸庞,像是/调 戏/自己的男//宠 一样。

    迅速/抓/住美女的/手,向美女/背/后/压/去,江梓皓一用/力/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邪/恶/地望着她说:“不管是送上门,还是抢来的,都只是你/欢/我/爱/罢了,在我的地头还有什么值得怕的。”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那就要看看你的能力了。”美女说完,扭/动/自己纤弱的/ 腰,更/加/贴/近江梓皓。那双/ 白/ 兔/ 若离若合地在他的/手 /臂/ 上/移/动,迷 /离的眼神时不时向他投送。

    “不要和我玩火,伤到的那个终究是你。”江梓皓右手一搂,直接把怀里的美人向/后/欺/去,有些调 /戏有/些邪/恶的目光扫视在美人的脸上,渐渐/靠/上自己的 /唇。在这一刻,江梓皓确实有一刹那宁愿选择做她的玩/ 物。

    江梓皓突然的动作令美女有些惊/ 诧,第一/次/这样被男人 /搂 /着,脸竟然不知不觉中发/ 热/ 起来,急/促的/心/跳声音仿佛也被听得清清楚楚,睁着大眼睛盯着江梓皓靠近的脸。

    偷鸡不成蚀把米,美女内心暗/叫/惨,原本以为江梓皓会被自己/大/胆的行为所吓到,没想他/趁/机/占 /便/ 宜。男人真的没几个不/色/的,无论表面上有多豪气,美女绝望地闭上眼睛下了这个定义。

    眼看美女/ 性 /感的 /唇 /就要被自己的 /唇 /贴上去,江梓皓脸一/侧/转/到美女/耳/边说:“虽然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但是我随/便/起来不是/人。”

    轻轻/扶/起向/后/倾/的美女,江梓皓望着美女的眼睛问:“是不是那老头子让你过来,不会就是试/探我的 /夜/ 生活而已吧,若果是这样,请出去吧,我还有事要做呢。”

    像刚刚逃过一劫一样的美女喘了口气,转过身避开江梓皓的眼神,轻声说:“没有,夫人只是让我过来送份文件。而刚刚那一幕只是本人/禁/ 不住好奇,试/探/一下罢了,无关夫人的事。”

    “难道你一个大主任就忘记了好奇害死猫吗?有些事情是不能用特/ 殊的方式去/尝/试的,尽管我不至于是/女/人都//贴/上去,但你的/诱/ 惑足够令人/崩/ 溃。文件放在这里就好了,我待会还要见个重要的人。”只是蹙一下眉头,江梓皓就那往沙发坐下,然后拿起桌面上的文件,继续看。

    “听说你接手后,东大街就繁荣不少,本事不错。但是你可别忘了,你之所以有今天,也是我表姐的功劳,你不应该这样对待她!”美女陈主任将文件摔在桌面上,愤愤不平地说道。

    “美人过奖了,作为一个办公室主任,你也不简单的。要不是我早点娶了你表姐,估计今晚我就成了你/征/服/的对/象。至于我两公婆的事情,作为外人的你,了解多少?”用眼角扫一眼美女,傲然地说道,谁靠谁还说不清楚。

    “消息真灵通……连我这个小小的单位的事业可以立马知道。其实我真的很好奇,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娶到我表姐呢?”美女没有一丝惊讶,对于江梓皓的手段早就闻有所闻了。

    “那些陈年旧事?我的事相信你以后会更加感兴趣的。没什么事,就请回吧,我很忙的。”江梓皓没有直接回答陈主任的问题,将文件放下,望着她好奇的表情说道。

    “我相信你会后悔的。”陈主任说完就跺一下脚,直接离开了。

    后悔?真好笑,江梓皓冷哼了一下,他看一下手腕的表,暗骂一句,都tmd的和其他男人喝醉酒,这么久了,怎么还没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门外轻声叫道:“皓爷,他把人送上来了。”

    闻言,江梓皓几个箭步就跑去开门,看到面前被人扶着的丝竹心已经醉得一坨烂泥一样,幸好那三团蓝火依旧/强/盛,才不导致别人看光。

    接过丝竹心,江梓皓把她 /摔/ 到/ 床/ 上,就走回去将/房/门/锁/死,可是再走进/卧 /室一看,差点气得半死。

    烂醉的丝竹心,在酒精的作用下,早已经春 //光乍/ 泄。黑色的/袜/子早已经/被 /脱 /下,耷 拉在 /床/ 边,诱 /人的双/ 峰 /直 /挺 /挺的峭/立/着,上/面/还有两团幽幽蓝火飘摇。

    两条 /光/ 洁的 /大 /腿 /绞/ 缠在被子不安的扭 /动 /着,除了蓝火之处的地方,诱/ 人的 /身/ 体 已经一览 无余……

    “嗯,嗯……我要……我要……”而且丝竹心/诱/人的脸/庞,已经一片/红/晕,挺/翘/的鼻孔不断/ 煽/ 动,迷/ 人的红/ 唇 不断发出/ 诱/人的 / 呻/吟……

    “该死的,这么能喝这么醉。”看到这强大的冲击力 /诱 /惑,江梓皓强/压/下心中的欲//望,想将丝竹心/扶/起来,给她醒醒酒,却不料被她/瞬间抓/住手/臂,整个/身/体如八爪鱼一般将他/ 缠 /绕,把他/压/倒在 /大 /床/ 之上,撕/扯/他的/衣服。

    江梓皓/怀/里的丝竹心细/ 腻 的皮肤,散发着/ 少 / 妇 /迷/人的馨 /香,不断/撩 /拨/ 着他的神经,更加可恶是她的双手竟然在/解/他的皮带,可能是因为醉酒的缘故,笨拙/的/弄/了好几次都没 /解/ 开。

    这种感觉与在厕/ 所那种滋味完全不一样,江梓皓好几次/ren不/住了,这个女人身上独/特的香气/ 撩/ 拨 着他的神经,笨拙的小手一次次的触 /碰/ 他最为宝贵的地方,刺/ 激/的感觉不断的 冲/ 击 着皓爷最后的/防/ 线。

    “才几个小时,你就变成要/命的/妖 /精了,不错,以后在这俱乐部是大有出息的,哈哈……”江梓皓低声笑了笑,然后用湿/布盖住那三团蓝火,按 /摩 起/来。

    感受到敏 感 地带的异 样,丝竹心用一只/柔/软的 /手/ 臂/ 攀 /到了江梓皓的 /脖 /颈,扣/住了他的后脑,根本不容他反应,就用馨/ 香/ 温/ 软的/ 唇/ 贴了上去,缠/ 绵/ 索/ 取着。

    醉得好卑微的丝竹心那/温/软的 /嘴/ 唇,不断 /喷/ 吐 /着热气,笨拙的在江梓皓的 /嘴 /唇 /上 /寻觅着,包/含/津/液/的小丁香,不断冲/击/着皓爷最后的关卡,柔 软 /俏/皮/的小/舌/头不断 /撩 /拨/ 着他的牙关。

    “不好好把/你/办/一回,你是不会乖的,唔……”将湿/布扔/掉,江梓皓就看到那三处/神 /秘的地带,只是他才一开口,滑 /腻 的小丁香顿时/趁/ 虚而/ 入,在他 /嘴/ 里搅/ 拌/着……

    刚刚那一刹那,江梓皓脑袋一片空白,这个/吻/如此突然,如此的令他/沉/迷,虽然眼前的丝竹心已经/迷/ 醉,却不妨碍这个/吻/带来致/命的/诱/ 惑/。

    “接 /吻/ 也可以这样?你让我越来越 /惊 /艳了,哈哈……”等到丝竹心松开之后,江梓皓就 /捏 /住 /那小白/兔上/面的樱/桃,坏笑着说道。

    “啪……”

    一声轻响,江梓皓的 下/腹顿时/传来 /解 / 开 束 /缚的舒 /爽,而且马上感觉到/那双小/手/竟然一直/ 往/ 下/ 滑,这比以往任何女人都厉害,这种生/ 涩和大/ 胆的手法,皓爷阅女无数,此刻还是为她赞赏。

    只见/ 大 /床 / 上/的丝竹心 张 着 /小 /嘴,极/度/想得到 /滋/ 润,她白/皙的/皮/肤泛着玫瑰色/的红/ 晕,玉 /手 /不断在曼/妙的/ 谷 / 峰 之间 /游 /荡,红 /唇 /开/ 合,诱 / 惑 的 /呻/ 吟不断传 出。白/ 皙 /的 大 /腿 更是不断/绞/动,幽/ 谷的鲜/美时 /隐 /时现……

    “嗯……嗯……”

    如此/ 诱/ 惑 的场景,让江梓皓马上感觉 /下/ 身 传来阵阵/的胀/ 痛,这女人的脸色越来/越/ 红,呻/吟之/声更加 /肆无 忌惮,仿佛故/意 /勾/ 引/ 他/ 挺/ 身 /而出一样。

    “那就拼了!”江梓皓见自己的 /裤 /子已经被/ 脱/ 掉,他也就彻底/松/了一口气,背着丝竹心坐/了起/来,把/身/上的衣/衫也 /脱/了下来。强/壮的/ 身 / 躯这个时候完全/呈/现,那根/青/筋/暴/露的/东西,早就仰/ 首/ 挺 /胸的。这个时候,一条/ 温 热的/ 手/ 臂 /拦上了他的 /脖 /颈,不断用力/向后/拉/去……

    江梓皓暗道,这比我还/猴/ 急?感觉有点不对劲啊,难道那/酒有……问题?

    但是还不容江梓皓细想,丝竹心那/温 /热的 /手 /臂/ 不 断加/力的同时,竟然还贴 /上/ 了两/团 /柔 软/的东西,两颗 /硬/硬/ 的葡萄不断/ 摩/ 擦着他/宽/ 阔/的 脊// 背。这还没完,江梓皓的耳边传来 /温/ 热/的/ 气/体,还没等他 /调 /戏,就感觉自己的耳朵被一张/柔/软/的香/唇 /给 / 含 /住,湿 / 软/ 的小丁香不/断 / 撩 / 拨/ 着他的/耳/垂……

    这/女/人的 挑 /逗/犹如点 燃炸药桶的引线,顿时将江梓皓最后的理/智堤/坝 /冲/ 毁。

    “你这是在玩火,也不问问我怕过谁!”被/ 调 / 戏得受/不/住的江梓/皓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翻/过/身,瞬间就将丝竹心压/在/身/下,霸/ 道的含/ 住 /了她的 /双 / 唇,搅/拌/ 着/ 湿/ 软 /的小丁香,一双大 手 自然的/ 攀/ 上 /了 /诱 / 人的玉 / 女 /峰……

    “啊……”

    也许是丝竹心潜/意识的/ 抗/ 争,在江梓皓/吻/下来的时候,她/猛然/用/力,将这个/男人/推/了出去。

    由于/ 双 / 腿 被丝竹心/绊/ 住,江梓皓/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砰”一声闷响,江梓皓就双眼翻/白/栽/倒/在地。还没有等/他愤怒/站/起来,丝竹心却犹如 置身 火 /海/ 一般,一个滚 /动,顺着/被/单掉/到江梓皓的/胸/口上,令皓爷忍不/住痛/苦地/闷/哼/一声。

    吃痛的江梓皓气/昏了,他用力/推/开丝竹心,却不料/被/她一把/握/住/自/己重要的东西,用力/ 捏 /着,痛/ 得 /江梓皓呲牙/咧嘴的。

    “耍/老子/是吧,这哪是醉/酒啊,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江梓皓不敢/挣/扎,真害怕丝竹心一/狠/心,用力/过/度/,废/了他。

    这还不重要,丝竹心像没事一样,慢慢/攀/ 爬 上 江/梓皓的/ 身 /体 之/上/,用她的 /唇 //毫无顾忌地 占/ 领着/ 他的/ 身 /体,一/寸/寸的/ 探 / 索 /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