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29.办公室疯狂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整理着黑色/内/衣/的赵燕青见到欧阳武脸色的变幻,感觉有点奇怪,但也没有说些什么,就赶紧/穿/上/套/装。本来赵燕青还想说欧阳武没有爱惜她,搞得她/下/面都/红/肿/了。

    “美女大清早打电话来,有什么关照呢?”欧阳武隔着/黑/色/内/衣/摸/一下赵燕青的/玉/兔,才站起来听电话。

    被/摸/的赵燕青装作生气地打开欧阳武不正经的手,白他一眼,想嘀咕着骂他几下。可还没有等赵燕青开口,欧阳武站起来哦了两声就做挂电话,重新坐回沙发。

    “有出息啊,一大早就有美女打电话问候,到底是谁的电话?”赵燕青意有所指地笑了笑,斜眼盯着欧阳武问道。

    “你吃醋了?”欧阳武说着坏笑一下,俯/身/压/着赵燕青,用手/捏/住她的下巴接着说,“你调任下乡,那我以后怎么办?找谁疯狂去?”

    “去你的,刚才不是还有美女给你打电话吗?说不定已经开始/嫌/弃/我这老/娘/们了。”赵燕青/挡/开欧阳武/捏//着她下巴的手,别过脸说道。

    “她们能和你比么,你的/技/术/每次都让我/欲/罢不/休的。”欧阳武说着就动手扯掉赵燕青刚刚穿上的黑色内衣,轻易就把/她翻/转/过来接着说,“刚才是你/要/我,现在到我/要/你了。”

    “啊,别,我还要开会。”赵燕青想用/手/阻/止欧阳武,却被他把/内/裤/给撕/烂/了,本想再/挣/扎的,但欧阳武已经借着刚才的/湿/润,很容易就把/下/面// 硬//ting/的家伙/推/进/了/她/体/内,惹/得她/身/子/颤/抖/了几下。

    “你这要/命/的死/家伙,唔…我还/要…唔…还/要/开会呢…唔…下/面//都/红/肿/了,小点力…唔…也不爱惜…人家/娇/嫩/的地方…唔……”赵燕青/嘴/巴/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身/子/已经很/配/合/欧阳武/扭/动/着。

    听言的欧阳武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捏/着赵燕青的/玉/兔,更加卖力地/干/起来,加快了/进进/出出的频率。欧阳武确实也有一点迷/恋/赵燕青/身/上那种/成/熟/的风/韵,以及那种说/做/就/做/风风火火且没有任何做作的/狂/野。

    “唔…轻/点……唔……”被/填/充/地满满的赵燕青用/力地/抓/住沙发/边缘,任由欧阳武在/后/面自由的驰/骋和/拍/打。赵燕青不是一个自/虐/狂,但是她喜欢这种/结/实,饱/满的/刺/激/感觉。或者是她一个人空/虚/太久,对这种/充/实而有/力的扩张有着一种如/权/力一样的/欲/望。

    就这样两人又/缠/绵/起来,从沙发到办公桌,又到老板凳上面/疯/狂/了一番才宣告战争的结束。但是这一番让赵燕青感觉到一辈子那么漫长,下/面/的/刺/激让她/饱/受/了/女人/的/滋味,从天堂到海洋,从张/开/每一个细胞/到酥/软/到浑/身/没/有/骨头。

    完事之后,欧阳武坐在沙发抽着烟,见/软/瘫/在老板凳上的赵燕青大口/喘/气/的样子,不禁笑了笑,都怪他接了美女电话之后,心情好一下子没有/控/制/住。

    “亏你还笑得出来,真是没良心的,把我/搞/得/全/身/没有骨头一样。”整个人/软/瘫/在老板凳的赵燕青见到欧阳武笑她,翻着白眼说道,不过她还在回味着刚刚的/美/妙,暗道,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

    “嘿嘿…怪我,怪我。”欧阳武说着/翘/起二郎腿,更有兴致地欣/赏着赵燕青的// 酮//ti。说实在的,赵燕青确实是不错的成熟/少//妇,身高大约一米六,身/材/凹/凸/有/致,丰/乳/肥/臀的,尤其是/姣/好的面容让人容易一眼就记住,在齐耳短发下显得精神抖擞,并将成/熟//性/感/的职业女强人演绎的/淋漓/尽致。

    “看什么,都看了这么多次,还没看过啊。快把我的/衣/服/拿过来,都快十点了,我还得赶去开会呢。”喘/着气的赵燕青没好气地翻了翻眼说道,这次大会不管是正职还是主任都得去,而且还有较大的人事调动,定然不可以迟到。

    “嗻,老佛爷。”欧阳武说着将烟蒂掐灭,赶紧给赵燕青/拿/衣/服过去。

    拿到衣服赵燕青就匆忙往/身/上/套,只是拿到被/撕//烂/的内//裤/时她又气又恨地刨一眼欧阳武骂道:“你看都被你/撕/烂/了,还怎么穿。哎,不管了,就够时间开会了。”

    说着,赵燕青扯了几节纸巾,叠了几下/垫/在/下/面/夹/住,可是当纸巾接/触到那/娇/嫩/的地方时,疼/得她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刚刚欧阳武的/粗/狂/磨/得/她那里/有点/损/皮。于是她简单/擦/了/擦/就/咬/着唇,站了起来,第一下有点站不稳,扶着桌子才站稳了,然后又梳理一下头发,补一下妆。

    “你帮我收拾一下这里,我先过去开会。”说着,简单整理完毕的赵燕青就留得/下/面/真空,拿着一叠资料就别扭地走去开会。

    “赵主任…你……”看着匆匆出门的赵燕青,欧阳武觉得他还是有必要提醒她一下,可是匆匆去开会的赵燕青哪里还听得见他说的话,以至于闹/下/后面/节/操/尽/碎的笑话。

    见赵燕青没听见,欧阳武也赶紧/穿/衣/收拾一下这办公室,就匆忙离开,直奔公安局去。

    在前往公安局的时候,欧阳武已经做好了回世贸大厦做安检的工作,毕竟他从国土局的办事员到跟在马局长身边做刑侦队员兼带司机,也有一段时间。如今马局长人走茶凉,别人也肯定不会留他在身边。至于如烟所说那些安排,还不如赵燕青说的靠谱,所以他压根就当是个玩笑。加上赵燕青在办公室说要下调到乡镇,他欧阳武就更加不抱希望。

    回到刑侦大队的时候,欧阳武发觉同事的脸色都很怪异,除了平常关系比较好的黄强打了下招呼之外,其他人都是低头做事闲言莫说的样子。欧阳武早就做好了卷包袱走人的心态,对于这种现象只是付之一笑,他又不是刚刚出来混的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当初马向军还没有出事的时候,除了任命公安局长还兼带副市长的职务,在他身边做司机的欧阳武可以是一大红人,讨好他的人大有所在,如今一出事,自然是不同。

    加上汇通大厦火灾时间之后,常委已经决定了任命市长秘书长姚三昌代理副市长以及公安局长这个职务,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作为会计和司机自然是第一时间被换掉的。

    还没有等欧阳武坐下,刚刚去交接回来的赖月英见到他马上就打招呼说:“欧阳武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这班还要不要上啊,还以为在为马局长开车呀,真是的。刚刚姚局长那边说要找你,你收拾一下,下午去那里一趟吧。”

    这个赖月英也不是什么善类,虽然不是什么歪瓜裂枣,但是风/骚/得肯,队里有不少男人都和她/搞/过一腿。当初她有/勾/搭/过欧阳武,并拜托过欧阳武在马局长面前帮她提一下调任的事情,都被欧阳武一口拒绝,她至今还怀恨在心。所以这次马局长下马,她还恨不得欧阳武马上消失。

    同样,在办公室的一些同事也有同样的想法,当初马局长在的时候,他们都是对欧阳武羡慕嫉妒恨。今次马局长下马,按照常理规则,欧阳武绝对是要被调走,下放的,所以他们都像出了一口恶气一样,心里无比的舒畅。因为他们自己得不到,也不希望别人得到,尤其是像欧阳武这样毫无背景的人。

    面对赖月英小人得志的言语,欧阳武没有发火,只是淡定地说:“知道了,麻烦了。”

    “哼!”赖月英似乎不领情,冷哼一声,扭拧一下身子就走去茶水间。

    与此同时,办公室大门风风火火地走进一个人,还没有等其他人说话,他就神色凝重地开口说话:“大家赶紧准备一下,收到报料,在和园郊区有重大事件,我们必须立即过去。”

    来人正是刑侦大队队长钟海波,性格直来直去,不拘小格之人,和欧阳武一样受过专业培训,但和欧阳武不一样的是,他是博士学位,并且是某位大领导的外甥。

    “是。”其他队员听到队长说话,马上站起来收拾东西。

    “东城街那边控制医闹的人手不够,强仔和欧阳武过去帮忙吧,其他人收拾之后马上跟我出发。”走进来的钟海波自然也看到欧阳武在,不过他还是很委婉地拒绝欧阳武参与这次办案。不是他钟海波不欣赏欧阳武这个人,而是上面有人已经有所暗示给他,都是身不由己而已。

    “收到,队长。”欧阳武和黄强例行式回答。

    钟海波这番话,只要在机关混过都知道,明摆着卸下欧阳武昔日的光环,将他边缘化。至于黄强,一个初来报道不久的大学生,自然不能参与。而欧阳武就不一样了,起码他是有事业编制的正式员工。

    加上东城街那边出了名的/黄/赌/毒/俱/全的地方,而且都是有后台的人开起来的,到那边做事,不但容易得罪领导,而且没有一点背景的人,分分钟都不知道怎样死的,怎么说都是往火坑里推。

    所以有些人不仅在内心发出得意的冷笑,尤其是赖月英,那表情恨不得马上哈哈大笑一样。

    在东城风情步行街路口等红绿灯,坐在车内的欧阳武抽着烟,望着匆匆忙忙而过的行人,嘲弄地笑了笑,第一次执行他来刑侦大队的任务——就是防/暴。

    “武哥,以队长那副表情,你说和园郊区那边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坐在副驾的黄强望一眼抽闷烟的欧阳武问道。

    望一眼黄强,欧阳武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在刑侦大队里面,黄强还算是个阳光的小伙子,正义感很强烈,所以欧阳武挺喜欢这个小伙子。不过关于和园郊区的事件,他欧阳武又怎会不知道,早上如烟在电话已经暗示过他。

    想起如烟,欧阳武不禁想起不久前和赵燕青在办公室的/疯/狂,就在这个时候,欧阳武的电话却响了起来,竟然是赵燕青打来的。欧阳武不禁觉得奇怪,此刻的她不是要开会吗?

    ps:各种求~~亲们~~觉得爽了,就来个月票和红包打赏吧~~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