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28.疯致麻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望着欧阳武离开的背影,如烟没有一丝阻拦的意思,此刻的她始终不明白,她父亲为何看重欧阳武,就算有点功底,也未必适合利/欲/场上那些暗涌斗争。也罢,父亲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更何况这次汇通大厦的事情他还受到问责,免得惹他,为此如烟干脆闭目养神。

    性子还真犟,离开别墅的欧阳武不禁摇摇头,他很少和女人斗嘴的,却不知何种原因就与这个如烟扛上了。不过他也懒得多想,现在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给赵燕青主任打电话。

    作为国土局办公室主任的赵燕青,想要一个如欧阳武这样的办事员是件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她是和市长坐在同一条船上,如今这件事受到牵连的也包括她。当然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得很,这次得益的张书记一定会安排他那些心腹进来,这样很多事情就由不得她了。

    所以等她见到手机来电显示是欧阳武的时候,内心还是苦/涩/起来,她知道这步棋再舍不得,也要下,犹豫了一下才接听:“这么快就想我了?”

    “我分分钟都在想你的,明天的安排你是不是有些事情没有告诉我?”习惯赵燕青这种奔/放的/口/吻,欧阳武直奔主题问道。

    “对于这个,你不用问了,明天不就知道,今晚回去好好的休息吧。既然选中你,就说明你有这个能力。”赵燕青说着,走到窗边,慵懒地抽出一根烟,点燃,吞吐好一阵子才接着说道,“以后的路你自己也要小心走。”

    听到电话传来的忙音,欧阳武脑海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卷进了怎么样的漩涡,一直到倒在家中/床/上/也理不清。退役归来之后,欧阳武接受了安排,在世贸大厦做安检。一直到被赵燕青安排进机关,成了一名办事员,然后被马局长看重,留在他身边做事。

    随着太阳的升起,洛南市汇通大厦特大火灾的事件已经过去三天,赵燕青蹙着眉头在自己的办公室来回地走动,想理清一下这几天凌乱的思路,但是始终是剪不断理还乱,尤其是昨晚和市长通过电话之后。她不知道市长是因为什么原因看重了欧阳武,还动用了他所有的关系,要把欧阳武弄到反贪局去。

    咚咚咚……还没有等赵燕青多想,门便敲响了,紧接着传来欧阳武的声音:“赵主任,是我。”

    “嗯,进来吧。”听到来人是欧阳武,赵燕青立即坐回自己的位置,紧蹙的眉头才稍微松了一下。

    “你吩咐我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马局长家属那边情绪稳定。”欧阳武将手中的一摞资料放在赵燕青的办公桌上,停顿了好一会才接着说,“听说今天市里要开会,关于这次人事调动……”

    “我没有资格参与这些事情,听从组织的安排吧。我叫你来不是为了工作的事情,而是想你了。”赵燕青眉目一挑,意有所指地说。

    “就在这里?”欧阳武颇有意外地问,以他对赵燕青的了解,还不至于疯狂到这个地步,虽然骨子里面有着/狂/野,但作为一个办公室主任,还是识大体之人。

    “那又如何?你在厕所里面都敢,在这里又怎样了?”赵燕青说着站了起来,绕到欧阳武身边接着说,“明天开始我就要调任下乡,我们见面的机会应该很少,我想将记忆好好地留住。”

    “调任下乡?”欧阳武此刻更加糊涂。

    不过赵燕青没有给他再说话的机会,将他压倒在桌面上,用她的/红/唇/封/住了他的/嘴。赵燕青的调任是她自己申请的,目的就是弃卒保帅。在离开之前,赵燕青也想过后路,他日会卷土重来,只是对于欧阳武的感情始终有点/迷/恋。

    那天在厕所,欧阳武用他硕/大/的圆/头进/入/她毫无/准备的/身/体,那种锐/痛/瞬间/填/充/了她整个空/虚的/身/体/与/灵/魂。虽然在官场上她早就练就一副刀枪不入的模样,但是那些毫无趣味肉///ti// 交// 易已经令她麻木了,找不到任何感觉。但是欧阳武/粗/暴的/进/入,令她整个神经都蹦紧了,甚至找到/宣/泄/的关口一般。

    将赵燕青/反/压/在/下/面/的欧阳武也没有过多的言语,纠/缠/着她的舌头,将点点的丁香风卷残云,然后用空闲出来的手,直/接探/进/她黑色庄严的行政/裙/子/里/面。/

    感受到欧阳武双手的/入/侵,赵燕青明显地/夹/紧/双/腿,并用双手/抱/紧欧阳武的/腰/部,忘情地//吸// 允// 着那条/大/舌/头,像索/取/回这些年她/失去的青春一样。

    “唔……”被欧阳武触/摸/到敏/感/地方的赵/燕青/身/子/不安地/颤/抖/一/下,忍/不/住发出一/声/吟/哦。

    虽然是隔着棉质的/内/衣,欧阳武还是感受到一片/潮/湿,他已经习惯了赵燕青/xia //体/的泥/泞,因为每次开始/前//戏,她就已经//湿/了。所以欧阳武此刻轻易就/脱/掉/赵燕青黑/色/蕾/丝的/小/内/裤,手指/穿/过那些杂草,直接/探/进//夹/紧的/小/幽/谷里面,惹得她的/呼吸/一阵阵/急/速。

    有很多时候,快//感不是由时间长/短/和器/具/大/小而衡定,同样有些爱不是由/技/巧多/样和力度/重/量/去制造//高//潮,很多时候都是看在哪里,和谁做为主的。

    赵燕青被/欧阳武的试/探/弄得神//魂/颠/倒,扭/动/的/身/子已经/整个/挂/在欧阳/武/身/上,双手已经熟练地/扯/掉/他的/皮带,一路往下,直到/摸到/那//家伙才/停/止。

    眼看赵燕青快要/忍/不/住,欧阳武/抱/起她,将她/放在/桌面/上,一下子就/扯/开/她白色的/衬衣/以及黑/色/胸//罩,俯/下/身/直接/咬/住刚刚跳/跃/出来的两/只白/兔,并且用手/捏/得形/状千变万化。

    但这次赵燕青没有像以往一样,让欧阳武/直/接/粗//暴/进/入/她的/身/体,反倒制止了欧阳武的手,坐了起来,理一下秀发说道:“为了让你记住我,这次让我来。”

    说完赵燕青就从桌子/上/面/跳下来,把欧阳武推到一边的/沙发/上,让他/躺/下,低眉一笑就用/嘴/巴/含住了/他/发胀/的/二/弟。尽管赵燕青也用/嘴/巴/伺/候/过/几位领导,但是没有那个男人的家伙让她如此投入,她是爱上了这个/粗/大/的圆头,无情/地刺/痛了她寂/寞/空/虚/的灵/魂。

    刚刚踏进机关的时候,身材娇小如玉女的赵燕青就没有想过让步,不管作出那种牺/牲,她都要手握权力,方可以感受到手中那些/快/乐。凭着她的姿色和头脑也算步步上位,但是这种如鱼得水的升迁没有给她多大的权力,尤其是站在市长那一边之后。所以在洛南市这个物欲横流的国际化都市,早就磨空了她的心,一直到欧阳武的出现。

    摸着欧阳武/结/实的/肌/肉,赵燕青才真实感受到男人的气息,相比起那些被/酒/色/掏/空身子的领导,更有气场,更有安/全/感。她查过欧阳武的资料,是一名退役的军人,所以令她更加着/迷。现在她整个/人/骑/在/欧阳/武/身/上,引着那//根/炽/热的家/伙,在已经/泛/滥/的幽/谷/处,开始她第/一次/如此放/任/地/驰/骋。

    美女,丝/袜,蕾/边,办公室,这样的情景欧阳武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没有料到和赵燕青,他望着身上的赵燕青那两只放/野/的白/兔/忘情/奔/跳,只好用力/捏/住那/有强/劲弹/性的/圆/臀。随着她的每一次/收/缩,都带给欧阳武一阵/酥/麻。

    欧阳武不是没有过女人,只是赵燕青给他的感受却是不一样,不论紧松,就说那种直接原/始的/疯/狂就/足/矣。欧阳武愿意听从赵燕青飞安排缘由不是这些,而是她那句/刺/激到他自/尊/的话语。

    “像你这样的男人,做你的女人可要多强大啊。”当时赵燕青站在世贸大厦就是骂了这句话,彻底/激/怒欧阳武。

    那时的欧阳武退役归来,接受组织安排,在世贸大厦做一个类似保安的工作,被赵燕青拐弯抹角骂没出息,年少气盛的他自然被激怒了。虽然事后和赵燕青有了那层关系,慢慢变淡了,但每次回想起这句话,欧阳武内心都会有一股怒气要/发/泄,他都会用尽全力力气去 //操/ /赵燕青。

    此刻的他也不例外,抱/着赵/燕青直接站起来,抵/住/背后的墙壁,粗/暴/地进/进/出出。

    双手紧紧/抱/着欧阳武/脖/子/的赵燕青不知道已经第几/次达/到/巅/峰/,像快要/喘/不过气,她睁/着/迷/离的双眼,幸福地笑了。从走进机关之后,第一次笑得如此真心实意。

    “唔…唔!”随着欧阳/武用/力一/挺,发出两声/沉/闷/的哼/叫,就将/压/抑的/精/华/奔/放/了。赵燕青更是被这种瞬间/胀/大/感觉/弄/得/差点/晕/厥过/去,如果不是欧阳武/抱/着她,估计已经/掉/了/下来。接着两人/倒/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息。

    过了好一会,赵燕青缓过神,她望着欧阳武说:“每次都这么/粗/暴,你是不是在内心对我有一种怨恨?”

    “起初是有的,后来没有了。像你这样有/魅/惑/力的女人,我那里怨恨得起,不过你刚才的表现/更/棒。”欧阳武坏笑一下,如实说道。

    “嘴/巴/吃了蜜啊,真是的。”赵燕青满心欢喜地坐了起来,顺手拿过纸巾,替欧阳武/擦/干/净了小/弟,才/弄/她自己/下/面。赵燕青还没弄好,欧阳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到手机的欧阳武看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就变了变,暗道,难道这笨女人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