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26.一种神油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等欧阳武借着窗口角落的缝隙看清楚房间内的情景时,完全惊呆了,只见里面的一个铁笼/绑/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从男人脸色的神情和/身/上的/潮/红就知道被/下/了药,而铁笼边缘的led屏幕还播放着成 /人 /教/ 育/片,刚刚听到的那阵/阵/吟/哦/之声,就是发自哪里。

    当欧阳武还想看清楚里面还有哪些人的时候,突然转身离开了别墅的花园,因为听觉敏锐的他已经听到不远处的动静,只好快速回到自己的奥迪车上,打算离开这里。

    可当他一坐下驾驶座的时候,就发觉后排的座椅已经坐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脸寒冰的如烟。这娘们还真的扛上了,还钢筋水泥般的,发现是如烟的欧阳武无奈地盯着倒后镜。

    “大半夜/偷/窥很过/瘾/是吧?都看到了什么?”如烟依旧是那副寒冷得神圣不/可/侵/犯的脸孔,用着冷得让人全/身/哆/嗦的语调嘲/讽说道。

    “大小姐的行为似乎也好不到那里去是吧,你这样跟着我,是不是暗恋上我了。再说了,这大半夜就算/偷/窥,也不是偷/窥/你。要是你想和我车/震/一下的话,我吃个亏,考虑考虑了。”欧阳武说着就转过身盯着如烟的/胸/前,嘴角泛起一丝丝笑意,虽然是这样,欧阳武还是惊讶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无声无息上了他的车。

    “下/流!就算给你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车上来/搞/我,也只会躲在一边/偷/窥/而已。”翻一下白眼的如烟嗔怒说道,今晚她已经放下了身段亲自出马,如果不是为了她父亲,依她性格,今晚这些荒唐事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别挑衅我的底线,要是我不去呢?”欧阳武说着双手环在胸前,望着如烟,脸色有几分郁闷,传闻中的女神怎么会是这样的女孩汉子,更何况是市长的闺女,一点市长的雅儒之风也没有。

    “看到马局长的车,和别墅里面的儿/童/不/宜画面,去不去就由得你了。”说着,如烟拉开车门就往别墅走去。

    这一点欧阳武还是被如烟看穿了,不过他有几分已经猜到马局长的车是她开来的,不过也只有她能开来。想着,欧阳武也下了车,看看这个如烟葫芦里面卖什么药。

    跟着如烟走进了别墅,欧阳武才完全看清楚房间内的事物,很简单,就是一个笼子,一个男人,一台电脑连着播放的led显示屏。而刚刚所谓有人在交谈,其实就是边上的电视机所发出来的。

    似乎有些明白的欧阳武对led的画面不感兴趣,背靠着房门问:“想不到大小姐还喜爱这玩意,口味/挺/重/的,马局长的车是你开来的吧。”

    “除了我,你觉得还有人能把它开来吗?你不想知道笼子里面这个男人的事情吗?”如烟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相反徒添了几番寒冷。

    “对不起,我喜欢女的,对男人没兴趣。”欧阳武答非所谓,对于面前这个男子,起初他只是觉得眼熟,进来之后就已经确定了是某个领导的司机,不用想他欧阳武也知道如烟这次的严/刑/逼/供错得很离谱。

    “滚,别和我耍什么嘴皮。你也跟了马局长一段时间,这人你也肯定认识。因为他们搞的事情,令到好人过不下去,坏人就逍遥法外。我不是替我父亲被问责而找借口,而是见不得坏人逍遥法外。一旦我们这里的市场被他们打开,这些魔爪就会四处蔓延,残害我们的百姓!”说着,如烟的神情终于有所变化,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接着淡淡地说道,“算了,和你这样的情操说了也白说,你走吧。”

    “我/情/操/不/高/尚,这点我得承认,不过不是那些欺善怕恶的人。你就算这样把人这样绑来,对于整件事有帮助吗?”欧阳武冷笑一下,走到如烟身边说道。

    “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马局长此刻遭受的罪,比他难受多了。”说完如烟瞟了一眼欧阳武,走到电脑边缘,打开一个视频文件。led的画面顿时出现那局长在牢中饱受同样的折磨,更惨的是,旁边还有一个美女/挑/逗/着他。

    “操/他/妈的!”看到视频的欧阳武忍不住破口大骂:“这群/畜/生!”

    “这段视频是我在mg得到的,等我赶去看守所的时候,马局长已经不行了。但是他们只是对外宣称,马局长心脏病爆发而死的。”如烟的神色有点黯然,但是紧握的拳头令那些关节有些发白。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他们还敢这样做,那我们只有加倍俸还了。”说着,欧阳武走到被/吊/着的男人身边,从腰间抽出一般锋利的军刀,用刀背/挑/了几下那男人因为/吃/了药而充血的/二/弟。

    “呜呜呜呜……”与此同时,被/吊/着的男人用力地/挣/扎/着,惊/出了满头的/冷/汗。

    “想不想把这个游戏玩大点?算了替马局长出一口恶气。”对着身后的如烟说完,欧阳武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用刀挑/拨/着男人/胯/下/的/命/根,惹/得那男人/浑//身/哆/嗦,无奈/药/劲/还没有过去。

    “怎么玩法?”如烟料不到欧阳武转变会这么快,只好例行式一般反问。

    “例如,研究下这/根/玩意/硬/成/这个样子,里面到底有没有骨头。”欧阳武对着如烟眼角一挑,意有所指地说道。

    听言,如烟脸颊还是稍微/发/热,虽然她在训练的时候,面对过无数/尸/体中的各种/器/官,但是面对一个活生/生大/男人的/老/二,还是少有的。不过此刻的她不能示弱,面对欧阳武这种/流/氓/的方法,她也不能退步。

    与如烟的/态/度相比,被/吊/着的男人就相对强/烈/得多了,他浑/身/晃/动,嘴/巴/吚/吚呜/呜的,尤其那双因为惊恐而睁得很大的眼睛,似乎要/瞪/出眼眶来。

    “害怕吗?你是在害怕吗?哈哈。”欧阳武用刀背拍拍男子的脸,用刀/挑/开/塞在他/嘴/巴/的袜子接着说道,“求我,或者我会考虑放过你的。”

    “这位大爷,祖爷爷,求你,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我也是替人做事的,我知错了,我把收到的钱全部给你们,全部都给你们,只要你放过我,我给你们叩头,叩头。”嘴/巴/得到自由的男子赶紧求饶说道,从他/颤/抖/的声音听得出他内心的/恐/惧。

    “求他也没有用,现在是我想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骨头。”上前几步的如烟,夺过欧阳武手上的刀,冰冷地说道,说完,就手起刀落。

    “不……”感受到/裆/部/闪/过一股/冰凉的男子无限/恐/惧/地喊完这一句话,就彻/底/晕了过去。

    看着男子/晕/厥/过去,但是/裆/部的/那活/儿/却像/涂/了什么印/度/神/油一般,仍旧在那里抬头/挺/胸,欧阳武打趣着问如烟:“你给他灌的是什么药啊,吓成这个样子效力还这么好。”

    “懦弱的男人,真不经玩,这药是从他自己身上搜出来的。”如烟将军刀扔回欧阳武手中,冷哼着说道。

    “其实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男人,给那些/畜/生/一些颜色看看,不过可能要/牺/牲/下大小姐你……”接过军刀的欧阳武,邪/魅/地笑了笑,欲/言/又/止/地暗示道。

    “放!有屁就放!”如烟自然知道欧阳武心中的计谋一定是什么无/赖/流/氓/计,多一个计划总比她孤军奋战好的。

    “这个别墅有没有地下室?”欧阳武环视一下房间,问道。

    “有。”如烟虽然觉得有点奇怪,还是直接回答。

    “那就好办,我们到地下室/去/玩,这样不但玩得/过/瘾,还不会招来小区的保安。”欧阳武嘴角微微上弯,对如烟露出一个老狼一般的笑容,接着说道,“我这里还有一粒万蚁噬心丸,当年在国外做任务的时候对/俘/虏使用过,药/力绝对一/流/的。”

    说完欧阳武就从皮带扣边缘/摸/索/出一粒黑色的小药丸,递给如烟。

    “什么东西?听都没听说过。”如烟的神色告诉欧阳武,她显然是不相信。

    “先不要说其他,我们先把这些东西别弄到地下室,如果你有录像机的话,那就更好。只要你配合,这次游戏我保证让你玩得其乐无穷。”说着,欧阳武就把晕/厥/男子的绳/子/解/开,直接/扛/起他,就等如烟带路。

    这个时候如烟她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抱着姑且信他一次的心态,就在前面带路,往地下室走去。

    几次来回,东西就全部搬到了地下室,欧阳武还刻意将铁笼弄小了很多,留着只容得下男子做仰卧起坐的空间。

    “我们将这段视频拍下来,装作不小心流失出去,等在背后策划的人知道,在他们的背后其实还有一双眼在看着。另外你帮我接点热水来,我先把药给他/灌/下去,待会可就需要你的/配/合/了。”完成了布置的欧阳武,拍拍手掌说道,看着这种场景,有一种回到当年的感觉,那时候的/刺/激甭/提多/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