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24.出力糟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半个小时后,钱浩把车停在了海边,小梓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风轻轻吹动着自己的发丝,海风真的杂带着点腥味,怪不得每次自己说好想看海,林水灵都会说海景还看,可海风不好闻了。

    “小梓,知道为什么我会带你来这里嘛?”钱浩望着小梓,小梓摇了摇头,轻轻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带我来这里,但是我明白你的心里有事,可是又不知道该和谁述说,对吗?”钱浩笑了,原来小梓也不是不关心自己的。

    “小梓,如果我以后变成一个身无分文的人,你会怎么样?”钱浩认真的问道,小梓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不明白为什么钱浩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钱浩见小梓被自己的问题问得愣在那里,低了低头,再抬起头说起自己的身世。

    “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那年我才五岁,看着自己的母亲在自己的面前跳进家里的游泳池,之后就没在出来过。没多久我爸带着个女人回来家里,对我和我妹妹说‘浩浩,薇薇叫妈妈,以后她就是你们的妈妈了。’我见过那女的,她是我母亲最好的朋友,我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选择自杀,但是我明白一定和我爸还有那女的有关系。之后我没搭理过那女的,连我爸我都没多理。月薇那时还小需要母爱,所以我跟她说我母亲的事,只骗说妈妈得了病过世了。这些年来那女人都很想我叫她声‘妈妈’,很想我回家和她见面,但是我从来没有回过。小梓,我这样是对还是错?”

    小梓听着钱浩一字一句的说着自己的身世,这才明白为何钱浩会抗拒提到那个人,“浩,为什么不试着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呢,伯母或许和你母亲的死没关系的呢。”小梓伸出左手拉着钱浩的手,“这些年伯母也许都在找机会和你沟通,想和你建立母子关系,你的父亲肯定也很无奈,夹在你们之间,他很为难。”钱浩听着小梓的话,虽然他也想知道自己母亲的死是否与欧阳淑珍有关,可是他明白两者之间一定有着联系。

    “小梓,直觉告诉我她在我母亲自杀的事情里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小梓不知道该如何拳钱浩,毕竟自己不是当事人,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和缘由,她只能是坐在旁边听钱浩述说这这一切。

    “浩,那现在伯母对你们和你爸爸如何?”小梓试着从钱浩的妹妹和他的爸爸着手,希望能化解这场恩怨。“她对月薇和我爸都很好,而且对我也很和善,每年我生日都会亲手做礼物给我,可是。。。。。。”“可是你依然坚持着是她害死你母亲,破坏了你的家庭,对吗?”小梓把钱浩想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她明白钱浩也许是真的太转牛角尖了,“你刚才问我以后如果你变成身无分文了,我会怎样,是不是你想自立门户,不再回你的家?”小梓终于想到钱浩为什么会那样问自己了。然而钱浩没再说话,只是望着眼前的大海。

    小梓打开车门,缓缓走向沙滩,发丝和裙角都随着海风不断地跳跃着,突然小梓伸出双手,闭上双眼,快步跑向海边,钱浩紧随其后,小梓走到海边时,毅然把高跟鞋脱下,光着脚丫子走在湿湿的海滩上,她望了眼跟在身后的钱浩,笑着说:“快点跟上啊,在那里想些什么呢,现在你的任务是陪我玩,不是想事情。”钱浩见小梓这么说才记起自己这次来l市最大的目的是让小梓开心。“快点啊,来追我啊。”小梓说完便往前方跑去,钱浩见状立马向小梓追去。

    钱浩和小梓一前一后地追赶着对方,笑声朗朗,直到夕阳西下,钱浩和小梓才坐在海滩上,望着渐渐落下的太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小梓喜欢看日落,望着那夕阳缓缓降落,日光逐渐变得缓和,她都会笑起来,可惜的是夕阳西下后迎来的就是黑夜。

    “是啊,夕阳固然是道亮丽且短暂的美景,但是这不是为了明天而做的铺垫嘛?没有黄昏就没有黑夜,没有黑夜就没有黎明,没有黎明就没有光明,小梓,往后让我陪你身旁度过每一个黑夜与黎明,可以吗?”钱浩抓起小梓的纤纤玉手,含情脉脉的对着小梓说,小梓同样望着眼前这个痴情的钱浩,缓缓将手往回缩。

    “浩,对不起,现在我不能立马回答你,因为我的心里还爱着别人,我不能骗自己也不能骗你。”想起李峰,小梓更加确定自己并没有忘记他,自己不能那么自私,不爱就是不爱,做人得诚实。钱浩看着低着头的小梓慢慢地把话说完,心越来越痛,他想那个人在小梓心里的地位真的不是自己所能取代的,不知道还要多久小梓才能忘记那个人,自己何时才能住进小梓的心里。

    “小梓,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为了我为了你自己,你能尽快忘记那个人嘛?”钱浩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小梓,他只希望小梓能早点忘记那个人。

    小梓闻言不语,观看着夕阳美景,算是默默答应钱浩,忘记李峰也许对大家都好。

    “小姐,您回来啦。”李德恭恭敬敬的从钱月薇的手中拿过她的书提包,钱月薇摘掉戴在脸上的墨镜,标准的瓜子脸,细白的肌肤,一双妩媚的丹凤眼,衬托着樱桃般的小嘴,“李管家,我哥呢?他不是今天中午就到了的嘛?怎么不见他人的?”钱月薇还以为自己来晚了,往常她来的时候,钱浩早就坐在沙发或者阳台等自己,谁知道这次不但连他人都没见,而且连车都没见停在车库。

    “少爷出去了,您在这里等等他吧。”李德把茶放在茶几上,钱月薇无奈的笑了一下。

    而这边,在mg这家喧闹的酒吧里面的东厢房,欧阳武将最后一杯加冰的皇家礼炮干了就径直离开这个因为多次光顾而成为常客的包厢。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失落地回头看了一眼,他心里很清楚过了今夜,他连办事员这个职务也保不住,因为就在前半个小时,他的领导公安局局长马向军就在这间厢房因为官商勾结事件被双规带走了。

    mg可是东豪这座国际大都市最高档的酒吧,消费奢靡地让人咂舌,所以能在里消费的都是非富则贵之人,因此能来mg消费也是身份的一种象征。

    走出东厢房的大门,欧阳武望一眼门顶上面刺眼的烫金大字,感觉有点嘲讽,又有点戏/弄,就在这里他替领导招待过无数美/女。摇摇头的欧阳武转/身/欲/走,却/撞/上迎面而来的一个美女,还没有等他欧阳武做出任何的反应,美女就/反/扣/着他的双手,将他推回厢房,速度之快令受过训练的欧阳武都没有反应的余地。

    刚进厢房,美女直接将欧阳武/扑/倒/在沙发上面,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吻/上/了他的/唇,那如灵蛇一般/的舌/头还想着撬开了他的牙关。更重要的是他/胸/口处感受到两/团/极/具/弹/性的/雪/团,要是一般男人,必定被着凶/器/弄/得头/晕/目/眩。

    虽是喝了酒,倒在沙发的欧阳武头脑还是清醒的,手脚/被/身/上/压/着的美女/控/制/着,想发力又使不上劲,不用想就知道是个不简单的行家,并且是个美女。

    欧阳武感觉到对方身上有一股奇特的味道,无奈他双眼又被对方的秀发阻扰得看不清样貌,只有左右躲避美女的秀发,直到他借着昏暗灯光看清楚这个美女的相貌。但当他看清楚之后,却整个人都愣住了。

    是她?竟然是她?!洛南市传得沸沸扬扬的大一冰冷美女,是市长的千金,是众多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当然也是欧阳武心目中/意/yin/的/女/神。

    在这样的场合,遇到/艳/遇/是很正常,但是遇到心目中的女神主动/艳/遇/就真的是意外了。这在欧阳武脑海中幻想过和她无数次的/艳/遇场景,都要来的/猛/烈/突然并且/刺/激。

    就在欧阳武发愣的时候,厢房的门外却嘈杂起来,几个肥大的男人嘀嘀咕咕在寻找着什么似的,而且为首的男人只要在洛南这个大都市混过的,都认识他是东豪万敛集团的太子爷万天意。

    这伙人四处张望了好一会,又隔着门上的玻璃往欧阳武他们厢房看了好一会,才有人说道:“嘿嘿……老姚你喝多了吧,如烟怎么会来这种地方,你也不想想如烟是什么人,好歹也是市长的闺女。”

    “那可能真的是喝多了两杯,我认罚,我自罚三杯。”说这话的正是市长的秘书姚三昌,这个姚三昌不但为人比较阴险,还很会见风使陀,虽然没有多大的背景,却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

    “哈哈……就是嘛,谁敢动老子的女人呢。老姚,这回罚的可不止三杯子,走。”

    随着万天意这番得意的话语,门外几个男人很快就离开了东厢房。而房内的欧阳武虽然久经情场,遇到如女神一般的美女就变得有些不自然,甚至不知道如何回应这个女人的/吻,内心却闪过这么一幕镜头。他欧阳武/张/开/四/肢/躺/在沙发上喊道:“来吧,出力/糟/蹋/我吧,不要因为我是鲜花而/怜/惜/我,用/力/摧/残/我吧。”

    不过美女就没有留任何机会给欧阳武/意/yin,等门外这几个男人一走,就马上松开了欧阳武,站起来整理一下她的秀发,并冰冷冷地说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跟我走!真不知道组织找的是什么人。你最好嘴巴闭紧一点,今晚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什么?!这话听起来怎么像受委屈的人是她。闻言的欧阳武从幻想中错愕地惊醒,此刻他面部的表情的确有点怪异。似乎被人推进房内被/强/吻/的人是他欧阳武,而不是她如烟姑娘!

    但转念一想占/便/宜/的又好像是他欧阳武,毕竟洛南市第一大美人如烟,是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不但是四大家族市长的掌上千金,更是另一大商业家族万天意的未婚妻,常人连见一面都难,更何况是/激/情/香/吻。虽然欧阳武被她那番鄙视的话惹得很不开心,但是看在美女的情分上,就原谅她了。

    想起/香/吻,欧阳武忍不住回味起来,有点冰冷的/唇,灵/活/如/蛇的/舌/尖,尤其是/胸/口处的弹/性,为此他不禁暗道,嘿嘿,这女神不简单啊,要是在这把她办了,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呢?

    ps:各位亲,说好的收藏和红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