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20.盛大狂欢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向右边望去是一大片的树林,进入了这片树林,一股属于大自然的幽深的气息向着丝竹心扑面而来,这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外面的景象完全和里面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层层的薄雾索绕着树林里的每一个角落,偶尔树上的小鸟拍打着翅膀发出的声响外,这里静得有得可怕。

    丝竹心踩着地上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每走一步就感觉身后有人跟着自己走。她越走越感到害怕,但是她不想放弃这个逃跑的机会。双手紧紧地揪着胸前的衣襟,紧崩着的神经丝毫没有放松过,心脏不停地加速,但她依然继续向前走,却发现眼前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

    丝竹心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阴深而又恐怖的树林快速地往回走,可是已经迟了,江梓皓高大的身躯已经挡在她面前,正冰冷冷地盯着她。

    “想逃?你认为你逃得掉吗?”江梓皓像看着自己手中猎物一样盯着她,邪魅地笑了笑说道。

    “我没有打算逃,只是想出去见见我的父母罢了。你没有这个权力来限制我的自由。”丝竹心往后退一步,盯着江梓皓说道。

    “哈哈……是吗?也对哦,我们是时候向你父母说说我们的关系。”江梓皓突然伸出自己的手,拉着往后退的丝竹心冷冷地笑道。

    迅速抽回自己的手,丝竹心白一眼江梓皓说道:“随便你,皓爷想要做的事,没人能够阻拦。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冒这个险。”

    “哈哈,是吗?冒险?那我就更加要试试了。在这个大都市里面,还真没有我不敢冒的险。”江梓皓闻言,更加放/肆地拉过丝竹心的手,只是稍微一用力,丝竹心就的/腰/就被他紧紧/搂/住。

    本来丝竹心还想说些什么的,只是/嘴/巴/已经被/霸/道地/封/住,一条/灵/舌/更是过分地/入/侵,纠/拌/着她丁/香/般的/汁/液。

    丝竹心扭/动/一下/身/体,想避开江梓皓这突然的/侵/犯,但却引来他更加粗/暴的对/待。

    感受到怀里的/美/人有/挣/扎的迹/象,江梓皓的手便更加用力,他用、双、腿、牢牢的控制住丝竹心,手更加/肆/意/地/游/走在她敏/感/的地方。

    “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地方。既然你来得了这个地方,就要付出代价。”江梓皓松开就要窒息的丝竹心,轻/咬/着她的耳/坠,低声警告地说道。然后他一直往下吻去,到了//锁/骨/之处,才用力地咬住。

    感受到痛楚,丝竹心整个人都浑身一怔,她没有/挣/扎,因为这也是徒劳的,既然这个饿狼要/报/复,那就由他吧,来日方长,谁笑到最后还不知道呢。

    “怎么了?刚刚不是一匹/烈/性/的野马吗?怎么不/挣/扎了?”江梓皓这次却有点意外,他想不到丝竹心居然不/挣/扎。

    “来日方长,这点委屈算的了什么。皓爷不是想要吗?那就来啊。这里可正好呢。”丝竹心冷笑一下,说道。

    “你一点都不像他,可惜了。”江梓皓凝视了丝竹心好一会儿才说道,然后开始/撕/扯/她的/衣/服,粗/鲁/地将/她/压/倒/在地上。

    像她?那个她?为什么要像她!丝竹心被江梓皓这句话给搞糊涂,不过她知道江梓皓向来是这么神经的,也就不多想了。倒是/躺/在/这冰冷的/地/上,令她感到一丝丝清醒。

    江梓皓继续着他的动作,他用自己的手一次次地/探/进/又/抽/出,揉/转,又轻/咬,把丝竹心/折/磨/得忍/不/住发/出/声/音来,下/面更是有了/微/妙/的变化。

    感受到丝竹心的变化,江梓皓/邪/魅/地笑了笑,一把将她/翻/转/过来,怕/打几下,才从后/面/挺/身/而进,一次次/深/入/浅/出地折/磨/着丝竹心。

    只有/性,没有/爱/的交/易/里面,丝竹心看到的只是冰冷的世界,而江梓皓看到的只有/仇/恨!这个仇是他隐忍了多年,一直没有报的。

    不过,这一天就快到来了,他岂能错过这个机会呢,那些负了他的人,岂能在他面前安生。只是可怜了丝竹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了他,而要承/受/这么大的/折/磨。

    听着丝竹心强/忍/着的/呻/ 吟 /声音,江梓皓还是笑了起来,不过他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他用力地/发/泄/着/,这些年他也算/忍/够了。

    而站在不远处看的张明桥只是摇摇头,轻叹几声,当年如果不发生那几件事,或许江梓皓不会变成这个模样。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里,也算是个冤/孽吧,只是接下来的事,才是棘手之极。

    好不容易才等到江梓皓的折/磨/停止,丝竹心才/挣/扎/着站起来,一步一/拐/地往别墅走去。耳边依旧响着那句,你们欠我的,我会加倍/索/取。

    回到自己住的房间,丝竹心闭上眼睛,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第一次她哭得如此撕心裂肺,直到沉沉睡去。

    等丝竹心醒来的时候,也是夜晚的来临,她看一下手机的时间,就匆忙地坐了起来,今晚她要到俱乐部去上班。自从那天去西区那边闯祸之后,她就被江梓皓带来这里、折 、磨、个、死去活来的,一直维持到现在。除了在小梓的微博里面知道,外面已经对她这个火焰女炒作得火/热/火/热的,还知道江梓皓已经把她包装成俱乐部的第一美/艳/舞/女。

    拍一下头,丝竹心容不得自己去思考其他,直接就跑进/浴/室,把自己梳洗打扮起来,不然等到江梓皓到来,不知道又会是怎么样的/讽/刺。

    除了上次那/套/包/臀/红/裙,丝竹心还有一套黑/色/套/装,江梓皓在宣传的时候,只选了她三组衣服,所以她今晚出场第一套必定是蓝色火焰。

    套上/丝/袜/之后,对着镜子照照,丝竹心才发现红色/套/裙/把她/映/衬的/非常憔/悴,令她忍不住又去/补/了一次妆,才算掩饰过去。

    “姑娘,老板已经回来了,问你准备好了没有?”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女佣的声音。

    “好了,我马上过去。”丝竹心就知道这个/饿/狼/在这个时候出现,她叹了一口气才迈着步子,走出房间。

    以往一样,丝竹心看到江梓皓靠在真皮沙发上面,燃着烟,看着桌面上的文件,像在思考着什么一样。

    直到丝竹心出来,江梓皓才抬起头,只是扫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继续看他的文件。

    没有出声,丝竹心悄然做到靠近他的椅子,然后观看四周的布局。这种西方风格的别墅在这个大都市来说,应该是罕见的,尤其是如此多的矢车菊。

    “很奇怪吗?”突然江梓皓望着丝竹心说道。

    这个突兀的声音把丝竹心吓了一跳,她赶紧将自己在壁画上面的矢车菊拉回来,不失仪态地说道:“境由心生,皓爷何必这样问。今晚不是俱乐部举行的盛大/狂/欢/开幕吗?我这个火焰女是不是也应该到场了。”

    “这里很难为你?还是我很/差/劲?让你这么着急去/狂/欢。”江梓皓突然眼眸闪过一丝怒气,他将手中的烟掐灭在烟灰缸上面,冷冷说道。

    “呵呵,皓爷可是好笑了,我倒成了皇上不急太监急了。”丝竹心对江梓皓这种莫名的生气便是难以理解,不过也没必要触怒他。

    哼!江梓皓冷哼一下,站起来,迈着大步就往门外走去。而跟在身后的丝竹心就如小媳妇一样,追随着。

    跟着江梓皓吃过饭,丝竹心又去化了一次妆,才回到俱乐部。要是以往,这个时候,俱乐部应该还是很冷清,但是今天不同,那个只是出现一夜并吊足了他们的胃口,而且在这个大都市每一条大街小行都打着广告的火焰女,就要隆重登场。

    那些见过或者没见过的人,都想争取一睹芳容而早早就来坐着,而各种娱乐八怪的记者也潜伏在其中。

    “和预料的差不多,今晚你们要注意点,绝对不能出错,要是有人来搞事,一律老规矩,大家记住啦。”望着下面涌动的人群,张明桥对着身边的小黑等人说道。

    “嗯,我们知道了。马明涛那件事我们搞定了,你让皓爷放心吧。”小黑点点头说道,然后就挥挥手,跟着那些人散开。

    今夜将是一个无眠之夜,有人欢喜有人愁啊,张明桥眯着眼望着下面那群人,然后将视线落在银幕上面那张海报,那是两张图片,一张是丝竹心闪着蓝色火焰的侧身,另一张是丝竹心/包/臀/的红色/短/裙的回头照,这样加起来无疑给人一种/极/度的/诱/惑。

    这个女人令他猜不透,尤其是今天的所见,张明桥忍不住回想起丝竹心的那一举一动。

    “在想些什么?马景涛那边安排怎么样?”悄无声息的江梓皓顺着张明桥的目光,落在那张海报上面,语调冰冷地说道。

    “小黑说已经办妥了。”张明桥闻言,赶紧收回自己的视线,有点局促地说道。

    “嗯,我说过,你千万别想在我眼底下做些什么,对你没好处的。”江梓皓扫一眼张明桥说道,然后就直接离开。

    跟在江梓皓身边的丝竹心只是对着张明桥报之一笑,然后就跟了上去,留下张明桥一人苦笑。

    ps:求收藏,打赏,红包,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