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17.挑衅底线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没有感情,只有兽/行,两个人都只是玩/弄,疯/狂/的画面一次次转换,丝竹心只感觉到自己一次次从鬼门关来回,她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流过眼泪,但是她清晰记得,自己由始至终都没有过求饶。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随着江梓皓的一声低/吼,终于宣告结束,丝竹心也沉沉地昏睡过去。

    清晨的阳光穿透着落地玻璃,映/射/在/床/上/的女人/身/上。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丝竹心。睁开了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想支着/颤/抖/的手/臂/要坐起来。

    才自己发觉整个人像被货车碾压过去一样的酸痛,身/子/更是发虚一样,毫无力气,丝竹心才想起了昨晚悲惨的一幕,看了一下周围却不见了江梓皓这个恶魔的踪影,就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肚子这个时候还传来不雅的声音,令她再一次感受到饥肠辘辘的痛苦。

    这个时候,急/促的敲门声再一次响起,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姑娘,你起/床/了吗?老板吩咐,叫你起来吃早餐。”

    “好了,我知道了,我/换/一下衣服就下去。”闻言的丝竹心生怕这个女佣会进来撞/见这尴/尬的一幕,谎忙地说着,加上听闻有食物,凭空生出一股力气坐了起来。

    丝竹心看着这件被/撕/破/得不成形的衫,以及散落了一地布碎,眉头就紧皱了起来。掀起了/身/上/唯一能/遮盖住/身/体的薄被,双/脚一触落地,双/腿/间的疼痛,令她双脚一软,跌坐在嗜血的地毯上。她立即握紧了双拳不停地搼打着地毯,心底难过的气息传遍了她的四肢百胲。

    不过她还是坚强地站起来,来到了浴室打开了冷水的水龙头,拿起了花洒,从头淋到脚冲/擦/着她的每一条神经。冰冷的水沿着这头乌黑发亮的秀发,顺流而下。双手用力地/搓/揉/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搓/到水嫩的皮肤,都发红了,有些都已经破了/皮。

    但是她还是努力想要冲/擦/干净,阵阵的恶心感自心底泛起,突然间厌恶起了这样被/沾/污/的自己。就算遇上那个永远都那么宠/爱自己而又/温/柔的男人,再也没有资格与他一起/相/守了。

    突然间,丝竹心似乎听到那个深/爱的男人的温声笑语,就好像放电影一样一遍遍地在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来,她曾经许诺过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留到他们的新/婚/之夜。

    “哈哈……天意弄人,错过了你,或许我永远不会爱上别人。”夹带着哗啦啦的水声,丝竹心疯狂一般的笑声显得多么的诡异,顺流而下的水已分不清哪些是泪水还是雨水了。唇角处只是尝到了苦涩的味道,一股绝望的气息笼罩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女人。

    花洒的水毫不犹豫地慢慢地涌过了浴缸的边沿,丝竹心丝毫不想理会静静地躺在浴缸里,水蔓延到了鼻吼里,咕噜咕噜的水瞬间代替了肺腔里的氧气,一阵窒息的感觉的感觉传遍了身体里的每一个感官。

    感受到死亡的快感,丝竹心嘴角里露出了一个嗜血般鬼/魅/笑容,终于/解/脱/了吗?大脑里有一个声音不断地提醒她,不能就这样死去,小凤还等着她照顾,不能掉下他们不管。更加不能就这样便宜了这个恶魔,她恨,她要与他抗争到底。

    不知在水里浸泡了多久,敲门声再一次响起了。

    “姑娘,你好了吗?我可以进来吗?”见里面好久都没有回声,这个叫陈妈的女佣就推门而进,但他看见的依然是惨、不忍暏的案、发现场。

    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她,老板一向不带女/性/来这座别墅过夜,可见这个刚来这间房的女人,在老板心目中有不同凡响的地位,想到这里,这个陈妈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这个陈妈其实是江梓皓的自小到现在的管家,从小就看着他长大,自从那个女人离开之后,他就变得冷酷无情,曾经也多次为他感到担忧过,不过,现在他终于可以接受别的/女/人了。

    哗啦啦的水声依旧没有停止,一股不详的预感传来,陈妈害怕会发生什么事,立即推开了浴室虚掩的门,紧接着就传来一声惊叫。

    诺大的会议室里,一阵窒息的感觉延伸到每一个角落里,看着这个坐着最中央的男人。一个早上脑海里都在浮现着昨天晚上那个满脸泪痕的痛苦小脸,心里一阵阵的烦躁,不能不能,任何人都不能影响我的情绪,有多少/女/人想/爬/上/我江梓皓的/床,她不/配,她只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一阵的电话铃声响起了,看了下是别墅里的号码,他知道陈妈一向都好有分寸的,不是十分重要的事,她是不会打电话过来的。从来都不在会议上接电话的江梓皓,按下了接听键,这让众人都大吃了一惊。

    阴沉着英俊脸庞恐怖起来犹如地狱的撒旦,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转而一声会议结束,一阵风一样跑出了会议室的江梓皓,心里一阵阵的暴怒,该死的女人,居然敢用自杀,来挑战我的权威。

    平时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达别墅的他,一路上闯红灯用了短短的十分钟就到了,此刻的他只感到心里莫名的着急。心里也有一个声音不断在告诉他,这只是一个报/复的游戏,在游戏还没有结束前,你这个/女/人休想就这么轻易地死去,我绝不允许!你们欠我的还没有还!

    幸好陈妈发现得及时,丝竹心才捡回了一条命,不过却惹怒了江梓皓,不但将她/囚/禁/在自己的私人别墅,还让她/夜夜/承/欢。

    在这件别墅住了一段时间的丝竹心压抑得就要发/疯,她不理会站在两旁的女佣,径自地站了起来,凭着记忆快速地离开了餐桌,走上了楼梯,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座仿似二十世纪欧洲风格的别墅,白色的水晶吊灯悬挂在大厅的正中央,而最显眼的依旧是铺在地面上的大红色的地毯,在地毯上的每个角落都绣满了细小的矢车菊,这与整座别墅的风格的布置一点都不协调,在水晶灯光的映照下却显得异常的诡异。

    看到这里,丝竹心心想:“果然野狼就是野狼,简直就是心里变/态的,连自己住处的布置都那么的恐/怖,怪/异。”

    循环而上的丝竹心不断地环视着四周,却发现刚才站在成两排女佣并没有跟着上来,缓缓地走上了两楼,两个骠形大汉,还是稳如泰山一样把守在二楼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的门口。

    走进了那晚的那个一百多平方米的房间,看着墙壁上雕刻精细的矢车菊,犹如活生生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此刻正散发出诱人的幽香。

    果然有钱人就是这样的奢侈,心里一阵的叹息后,丝竹心心里就传来一阵阵的着急,她跺着脚来回地徘徊着,心想:“江梓皓的秘密肯定就放在了那个房间,我要想办法进去。”

    丝竹心本来事抱着试下的态度,拉开了门再次走出了这间房,刚才来来往往的女佣竟也不见人影了。于是丝竹心就蹑手蹑脚地往那间房子靠近,却也惊人的发现刚才那两个骠形大汉把守的房间,这时竟然没有人看守。

    迅速走进房间,丝竹心就发现房间最顶端有一双耀眼的水晶杯子,研究过西方艺术的她,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是几年前风霏一时的“水晶之泪”吗?

    几年前有几大家族为了争夺这对杯子曾大打出手,后来就不了了之。

    “水晶之泪”原是西方的一座皇宫里面的吉祥物,它像征着幸福,永恒的爱,得到它的人送给他的伴侣会终生不离不弃。原来它落在了这个不懂爱而又冷酷无情的恶魔手里,但江梓皓这个恶狼根本就不配拥有爱情,丝竹心不禁冷哼。

    不过丝竹心一下子就从深思中醒悟过来,她知道自己目前最紧要的是快点找到江梓皓的/痛/处,然后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她快步走到了离她不远的书桌边,江梓皓的秘密很有可能就放在这抽屉里。拉开了第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些公司的资料,和一本书,泛黄的封面给丝竹心有着一股熟悉的感觉。

    《哈默林的少年吹笛手》怎么他也会有这本书?丝竹心在心里默念道,然后随手拿起来翻了一下,一张照片从书本里滑落了下来,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贵妇人坐在了开满意了矢车菊的花田里,怀里正抱着一个十岁左右大的小男孩,目光温柔地看着他。

    这仿似某个片段一样在丝竹心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是始终是个蒙胧的身影,怎么也想不起来,拍了拍头,她还是觉得自己赶紧找到资料重要。如接着拉开了第二个抽屉,除了简单的东西之外,还是一无所获。

    丝竹心抬起了头继续环视着四周,心里暗暗地想,这么珍贵的东西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让人发现吧。映入眼帘的是墙上雕刻精致的矢车菊花环,突然的一个激灵提醒了她,在酒柜侧边的一个角落里果然也放着一个不知年份的古董花瓶,走过去轻轻地扭转了下,开了。

    为此,丝竹心的心里传来一阵欢喜,她快步地走了过去。在花环大的窗口,一眼望进去,里面放着一支年久的矢车菊发钗,干枯了的血迹沾满了整支发钗,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挣拧,在发钗左边放着一个锦盒。

    看到这里,丝竹心心里一阵后怕,而右边则却怪异地放着一支乌黑得发亮的手枪。以前在电视上经常看到一些有钱人家的家族为了家族斗争,自己私自收买枪支放在家里。铿亮的手枪?一一尘不染有两个原因,一是主人经常试探它,二是主人经常用它。一想到这支手枪可能沾满了鲜血,以及江梓皓的身份背景,丝竹心的全身的毛管全部都直了起来,内心的恐惧瞬间漫延到了脚底。

    ps:求收藏,月票,打赏,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