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16.没有求饶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料不到江梓皓会这么做,丝竹心确实有点惊慌,随着安全带/啪/一声被/打开,他的那/双/大/手/就更加/放/肆了。

    “我是想不到皓爷工作娱乐两不误呢,难道/昨夜/你/老/婆/很/差/劲?”丝竹心被这样侵/犯/怒/气横/生,但是只能/忍/住,毕竟这个男人不好/惹。

    “就会/嘴/上/功夫,哼。”说着,江梓皓的/手/指已/经游/走/到丝竹心/群/中/深/处,并且毫不客气地/扯/掉/里面的/小/裤/裤。

    丝竹心也没理会江梓皓的/放/肆,干脆也放/弃/了/挣/扎的念/头,反正已经饿得/四/肢/无/力了,就当被/鬼/压/一回吧。

    “你动一下啊,别像个死鱼一样。”江梓皓自己/玩/弄/了几下,见丝竹心不/配/合,就冷道。

    “没力气了,饿得头晕眼花的,要/动/你自己/动/去。”丝竹心白一眼江梓皓。

    “你!!真是一个吃货!”江梓皓顿时没有兴趣了,他气愤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整/理一/下衣/服,拿起手机就拨了个号码,然后没好气地瞪一眼丝竹心。

    丝竹心也不管他说什么,没什么劲儿地/整/理自己/的/衣/服。可是江梓皓却没有打算放/过她,再一次/压/上/她/的身/上,开始着他的/放/肆,来来回回,一针见血地/挑/逗/着她的/敏/感/地带,本来没有力气的她,也变得有/反/应/起来,渐渐/伸/出/自己的/ 手,去/抚/摸/江梓皓的/胸/膛。

    突然,一阵/敲/击/车窗的声音使两人如梦/初/醒,像做/贼/被别人发现一样的丝竹心马上/推/开了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的男人,抚/着还在/不/停/喘/息的/心脏,惊/恐/地坐到座位的最角落里。

    欲/求/不满/的江梓皓怒视着这个罪魁祸首,满脸/厌/恶地看了丝竹心一眼。打开了车门走了出来,一刻也不想留在车里面的丝竹心也跟随着他下了车。站在车边缘的是一位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孩,配搭飘逸墨发的/抹/胸/裙/子,将呼/之/欲/出的/双/feng/挤/出了一条深深/的/沟/渠,除此之外,翘/起的/屁/股还/引/起/人无/尽的/瑕/想。

    “皓爷,你终于肯带我来这/里/做/一回了?”满脸欢喜的脸上看到站在江梓皓身后的丝竹心,这名美女的脸随即阴沉了下来,看着这个穿着普通没有她那般/傲/人/惹/火/身/材/的丝竹心,接着说道,“皓爷,她是谁?”

    “舞/女而已,我让你带的东西,带来了没有?”江梓皓没有什么好脸色,用凌/厉的话语冰冷地说道。

    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美女此刻满/脸/委/屈/地转身走到后面的车上,拿下两个盒饭,才说道:“皓爷,这就是你要的东西。”

    “那没你什么事了,你走吧。”江梓皓接过盒饭,没有问候美女任何一句话,就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皓爷,那……”美女赶紧喊着江梓皓。

    “嗯?你有事?”江梓皓冰冷地扫一眼美女,问道。

    “没事,那我先走了,等你的电话。”美女被江梓皓这冰冷的眼神下了一跳,只好苦笑着说道,然后才转/身/往车子走去,转身的那一刻她还愤/恨地向丝竹心投来了一个/妒/忌/的眼神。

    这眼神令无辜的丝竹心感到好/无/奈,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同时她也感到很疑惑。

    “还站在哪里生根是吧,是不是要我动手?”停住脚步的江梓皓瞄一眼丝竹心眼眸里闪过一抹/狡/猾的/精/光。眼睛来回地在丝竹心/身/上巡回,一簇簇带着情/欲/的火/焰/不/断地在她/身/上燃/烧。

    丝竹心明白他眼里的危险的信息,此刻的江梓皓就犹如一头/嗜/血的野兽,而她就成了他眼中的/猎/物。她顿时内心产生一阵惊恐,站在原地的双脚不由自住地一步一步往后退,而江梓皓却节节/逼/近。

    突然,丝竹心的脚踩到石块一歪,一阵麻/痹/感/传来,她就感到一阵无力,双脚一/软/身/体/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的接触。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候一双宽厚的/大/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两人一起跌/倒在了这草地上。

    丝竹心有点干/涩的/粉/嫩/红/唇,正好/贴/在了充满男性烟草味且/滚/烫/的两片/薄/唇/上,一下子空气就像停止了/流/动,她睁大了/双/眼,一时忘了/发/应。

    “唔…你要干什么,你不饿啊!”肚/子传来咕咕叫声的丝竹心惊慌失/措地/撑/着/双手/坐/了起来,脑袋一下子充血,两边的脸颊/泛/起了/潮/红,胡乱地用力地/擦/拭/着/嘴/巴说道。

    “笨女人,你在鬼叫什么?你/坐/在我的/身/上了,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我的/肉/肉/吗?”此刻的江梓皓/眯/着如/鹰眸般犀利的双/眸,阴沉着如雕刻般俊美的脸,胸/口/剧/烈/地起伏不定,像一只随时要/暴/怒/的/猛/狮。

    闻言,丝竹心这才低下头看了下,脑袋里嗡嗡地作响,还果真如此,自己居然/横/骑/坐/在/这个/恶魔的/身/上,难怪/跌/倒下来一点都感觉不到/痛。这么/暧/昧/的姿/势,跨/坐在他的/大/腿/部的位置,像/征着/男/性的/硬/物,正/挺/拔/起来,刚好/顶/住了她的/腿/部。

    此刻,丝竹心感到了危险的气息在/逼//近,谎/乱/地/想/站起来,一只修/长/的大/手/抓/住了她的小/手/用力一/拉,她就再一次跌倒下来。

    “真是笨女人,在我/身/上点/燃了/火/就/想走?”江梓皓那/湿/润/的邪/恶/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丝竹心的内心一/颤,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苦笑。

    这个时候,江梓皓用一只/灼/热/的大/手/慢慢地/抚/摸/着这她清秀白晰的脸蛋,渐渐地/往/下/移,瞭/起了宽/松的/衫,带着/滚/烫/温度/的/大手,直接/覆/上/了她/胸/前挺/拔的/两座山/峰,用力的/揉/捻/着。

    丝竹心不停地/挣/扎/用力/拔/开/了他的手,一得/逞,就满/脸/通/红/地站在了起来,不受/控/制/的心跳此时也慢慢地平复了下来。

    “你以为你可以逃得掉吗?嘿嘿……”江梓皓嘴/角/露/出了一/抹/算/计得/逞的邪/恶/笑容,邪/魅/地说道。

    而丝竹心却/越感/呼吸/困难,没有吃东西的她,眼前一黑,就晕/倒/了过去。

    柔和的月光穿过窗户,映照在一个/熟/睡的清秀/女人/身/上。一头如黑色绸缎的柔软秀发,披散在一个健/硕的/男/性/的手臂上,犹如瀑布一样从高处/倾/泄/而下。紧闭着的双眸让/浓/而/密的眼睫毛遮盖住了眼睛,留下了一度/阴/影。

    一个小女孩跑进屋子,就闻到扑鼻而来的饭香的味道,立刻放下了书包。一边高声大喊“妈妈,你在哪里?”一位中年妇女从厨房里走出来,用充满着慈爱的目光看着她,面带着笑容说“就知道你嘴馋,我煮了最爱吃的鸡/腿。”

    丝竹心的手一下触到了“鸡/腿”,就狠狠地咬了下去。突然间江梓皓/挣/拧/扭/曲的面容又出现在脑海里面,滚/烫/的泪水还是从丝竹心眼角处顺/流/而下。

    “啊……该死的女人,你给我醒醒,快松开口。”江梓皓看着这个表情丰富的女人,眉头蹙了下,毫无同情心地/暴/怒/着。

    听到这个邪恶又/阴/沉的/暴/怒/声,丝竹心一下子从美梦中惊醒了过来,这个恶/魔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没有反应过来,睁开了朦胧的眼睛,只见自己正以/暧/昧的/姿/势坐/在/江梓皓的/怀/里,倏地清醒了许多。

    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奢华的欧式古典风格的家具,而最显眼的是镶嵌在墙壁上一块巨大的大理石,大理石上有一个雕刻精细的古典花环。

    紧接着,丝竹心倏地被人提了起来一手丢到了离/床/不远的沙发的边沿,本因为奔波劳碌了一整天而又没有进食的她,又被江梓皓这么一丢,头脑里的晕厥感再一次向她/袭/来。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她娇/小的身/躯,他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痛苦的样子,扬/起了一/抹/邪/魅而又/鄙/诡的讥/笑,好一会儿,才微微地遵/下了他/尊贵的/身/躯,与她平视着。

    但是,丝竹心却倔强地把头扭转了过去。

    江梓皓伸出一只/修长且有/力的大/手,用力地/捏/紧/了她下巴,强迫她正视着他说道:“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闻言的丝竹心清理了下混乱的思绪,面对着这个邪/魅的魔鬼,必须要强/迫自己要冷静,她仰起了头,目光如炬地正视着他。

    江梓皓看着这个敢和他讨价还价的倔强女人,突然大手一下子拽/住了她纤细白晰的/颈/勃。丝竹心奋力地/挣/扎,手/脚/并用了起来,但,犹如钢铁般坚/硬/的手/臂紧/嘞/着她,令她大脑一片空白,脸上因缺氧而/涨/红了起来。死亡的气息越来越的迫近,不知为何,大手倏地松开了,她马上得到了释放,单/手/紧/拉/着/衣/襟,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你是个/变//态吗?!”丝竹心怒/视着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这个男人早就死了千万次了。

    “笨女人,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到时有得你/受/的。”一向自认为自/制/力/很强的江梓皓,一碰/上/这个女人就/失/控。沉寂了几年的心似乎/燃/起了斗志,他绕有/兴/趣地看着她,嘴/角露/出了一抹算计的微笑。这个女人,确实令他/疯/狂。

    “我这次那里/招/惹你了?”丝竹心一脸迷茫地望着江梓皓问道,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委/屈。

    “看来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愚蠢,这个时候还会装傻。”江梓皓说着就慵/懒/地坐在了沙发上,嘴/里/含/着一根烟,缭/绕的烟雾,弥漫着这张冷若冰霜的俊脸,毫无/温/度的话语鄙/视地嘲/讽/着她。

    “你!!”丝竹心只感觉到自己一阵无语,这个男人好像有强/大的强/迫/症,她现在也懒得说话,默默地站起来,将自己/身/上遮/掩的衣/物/脱/掉说道:“你最好把我/搞/死,搞/不死我,是你江梓皓没本事!”

    “你以为我不敢?”说着,江梓皓猛/地/站起来,一把将饿得/发软的丝竹心/搂/进/怀/里,疯/狂/地吻/着,然后将自己的/睡/袍/脱/掉,直接压/倒在沙/发上,进行着他的/攻/击。

    没有感情,只/有/兽/行,两个人都只是/玩/弄,疯/狂的画/面一次次/转换,丝竹心只感觉到自己一次次从鬼门关来回,她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流过眼泪,但是她清晰记得,自己由始至终都没有过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