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15.野外之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赶紧上车啊,还愣着做什么?那可是你们桃花村的大帅哥呢,叫什么芋头。”瞄一眼发愣的丝竹心,李焉悦便催促说道。

    听到芋头来了,丝竹心自然是/激/动和高兴,拉着小梓的手就往车里面钻。李焉悦对萧伯涛挥挥手,算是告别,踩动油门,直接离开了西街这个工业区。

    望着绝尘而去的桥车,萧伯涛蹙起眉头,暗想桃花村的人出来?这时,一个西装男对他打了个手势,才走到他身边,嘀咕起来。

    听到西装男的这番话,萧伯涛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江梓皓敢明目张胆的插手,也别怪他无情了。

    在李焉悦的快车里面,丝竹心作/呕/了两次才回到家,可车子一停下来,她就直接往屋里跑去,她此刻的心情可谓是无/比/激/动的。

    谁知丝竹心才跑到门口,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拦住,然后江梓皓那令人讨厌的脸孔就出现在丝竹心的面前。

    “想进去看帅哥?可以,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了,所以你别忘记了今晚还要上班。”江梓皓用冰冷的语/调/望/着丝竹心说道。

    “皓爷果然言出必行,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不会反口。”丝竹心望着江梓皓这张黑着的脸,报以微笑说道,谁叫她心情好,不计较,也计较不来。

    “这样就乖了,不要让我等太久,我分分钟上落几十万的。”江梓皓/嘲/讽/地笑道,然后收回自己的手,让出一条路,让丝竹心走进去。

    走进屋里的丝竹心看到芋头和翠花婶局促地坐在里面,一下子没忍住,跑了过去,搂一下芋头就说道:“大为,你怎么来了?小凤怎么样了?”

    “小凤暂时没事,这两天给她用了药,基本没事了。过两天你就可以看到生龙活虎的她哩,俺有些事要找你,水灵阿姨。”芋头看到丝竹心跑进来,瞄一眼门口站着的江梓皓,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是啊,水灵,小凤是没事了,但是村里可是出了点事情呢。”翠花婶神色忧虑地望着丝竹心说道。

    “没事的,一切都有我在呢。”丝竹心内心虽然是感激江梓皓,但是她不可能向他低头。

    “可是俺……俺……”

    “大为,阿姨很感激你治好小凤,还有外面的那个男人以后就是你的贵人,阿姨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丝竹心笑了笑,阻止芋头说道。

    “这样啊,那我们留他下来吃个饭吧,我们带了不少家乡的特产出来。”

    “不用啦,既然小凤没事了,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事情呢,不能陪你们了。”说着,丝竹心瞄一眼站在门口的江梓皓,发现那张脸已经黑起来,就不多说了。

    这个时候,小梓和李焉悦也跑了进来,询问了几声之后,就说这帅哥还不错嘛,有没有对象啥的,然后陪着丝竹心一起离开了这个屋子。当然,丝竹心是上了江梓皓的车子,直接去到江梓皓那间俱乐部。

    在这间俱乐部里面,丝竹心已经换上一/套//性/感/的红/色/包//臀/短/裙,这套/裙/子一下子就将/她/绝好的/身/材/展/现/出来,她的/双/腿/还套上/肉/色/丝袜,显得更加/惹/火。

    换好衣服的丝竹心扶着椅子,按照江梓皓的吩咐,弯/下/腰,把/屁/股/翘/了/起来,而且这已经是第/五/套/衣服了。

    “翘/高点,再高点,好,就这样。”这个时候,摄影师一边指挥一边照相。

    “再来一个将手指放在/唇/上/咬/住的/姿/势,这一/套/就算完了。”摄影师说完就望向江梓皓,得到这人的允许,他才去看镜头。

    “下//巴/稍/微上台,眼/神要充满/渴/望,还不够/诱/惑,再来一次,好,就这样,ok。”终于将这一组照片弄好,摄影师也抹一把汗。

    照完这张相,丝竹心累到直接坐在椅子上,怨/恨地/瞄一/眼在一旁的江梓皓,心里早就咒/诅/了数千次,哪有这样宣传的,分明是为难人。

    “皓爷,这五/套/都完成了,是不是可以……”摄影师还没有来得及说收工,江梓皓就打断了他的说话。

    “还有最后一/套,就是那晚/蓝/色火焰的套装。”说着,江梓皓就来到丝竹心的身边,接着说道:“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你!!”丝竹心气得说不出话,那套蓝色火焰其实是她为了让观众记住她,才大/胆/穿/着的,想不到这下子砸到自己的/脚了。

    “你不是很会吸引广众嘛,今晚这次宣传可就打着蓝色火焰女的主题,极力/捧/你/上/去的。”江梓皓邪/魅/地笑道,闪着寒光的双目似乎要将丝竹心的五脏六腑都看/穿。

    “那我是不是要感谢皓爷呢?”丝竹心翻一个白眼,就转身擦过江梓皓的手臂,往换衣间走去,难道还躲不起么。

    丝竹心啊丝竹心,你再桀骜不驯,有朝一日也会顺服在我的手里,江梓皓不可置否地冷笑起来。

    等到忙完宣传拍摄这些东西,换回自己衣服的丝竹心也饿得饥肠辘辘,而江梓皓却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守在她/身/边。

    “这都忙完了吧,皓爷我可是饿得要死了,能不能先去吃个饭啊,今晚还得走/夜/场呢。”丝竹心没好气地瞄一眼江梓皓,捂/住自己的肚子说道。

    望一眼丝竹心,江梓皓没有回答她,反而来到摄影师身边说道:“老郭,谢谢你啦,我要下午就看到宣传方案。”

    “好的,皓爷。那我这就去把相片弄好,做个样板给你看,要是可以就直接用这个方案。”摄影师赶紧点/头哈/腰说道,这次是他最认真/做/的一次,以往的宣传,江梓皓从来不到场的,可见这个女人不简单。

    “那就好,你们都辛苦了,老郭你带他们去龙腾吃一顿好的吧。”江梓皓拍拍摄影师的肩膀说道,然后才走到丝竹心身边,接着说道,“还不走?难道要我背你不成?”

    一整天就知道黑着脸,有什么了不起,丝竹心/腹/诽一会之后,才跟着江梓皓走出去。

    “留着点力气在今晚表演吧,腹/诽/我是没用的。”江梓皓似乎看出了丝竹心的小九九,没好气的愣说一句。

    这个也知道?哎哟还真神了,丝竹心赶紧/吐/一下/舌/头,跟上江梓皓。

    坐在江梓皓的车上,丝竹心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她今天/憋/了一整天的问题:“皓爷,可以告诉我,关于芋头的事情吧。”

    “你想知道?”江梓皓侧过头,望着丝竹心,看见到她点点头之后接着说道,“那就/求/我吧。”

    “你!不说就拉倒,不稀罕。”丝竹心想不到江梓皓还是这么令人讨厌,干脆望向外面。

    “不要/爱/上/我,你永远/不/配的。”江梓皓突然间对着丝竹心说了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令丝竹心在心底冷笑起来。

    “你这人真自/恋,别以为自己有/几/吧,女人就会喜欢。”丝竹心/粗/俗/地回敬一句。但是江梓皓没有理会她,突然来一个急转弯,直接往郊区驶去。

    “你这是去哪里呢?”丝竹心发现江梓皓改变了行驶方向,蹙起眉头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哪来这么多废话。”江梓皓寒冷的目光依旧望着前方。

    不问就不问,拽什么拽啊,丝竹心生闷气地冷哼一下。

    很快江梓皓就把车开到郊区最高的一山顶,站在这山顶,可以俯视整个大都市,任尔再怎样繁华,也尽收眼底。这个时候,正是下午时分,凉/爽/的风正好带来阵阵舒心的/冰/凉。

    丝竹心看不出这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就赶紧问道:“这里有东西吃吗?”

    “有,而且是人间一绝。”江梓皓难见地苦笑一下,望着丝竹心说道,但内心却暗道,这个女人还真是的,这么好的景物,怎能只想到吃,真是吃货。

    “在哪里?我饿死了。”听言的丝竹心脸上立即/露/出兴/奋的神/色,伸手就要拉开车门。

    “就在这里。”江梓皓僵/硬/着笑容,有点郁闷地说道。

    “这里?”丝竹心扭过头望向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江梓皓问道,心里却暗道,这里有什么好吃的?难道这个男人藏在后备箱?嗯,如此风景,如此时刻,在这里吃个露/营/野/餐也不错。平时看着一张扑克脸,还挺有/情/趣/的嘛。

    丝竹心想着,不禁重新审视一番江梓皓的容貌,才认可地点点头。

    “嗯。”看着丝竹心先是惊讶,再是赞许的目光,江梓皓/邪/恶/地笑了笑说道。

    “笑得这么/邪/恶/干什么?我怎么感觉到阴风阵阵的。”丝竹心看着江梓皓的笑容,突然感觉到后脊骨凉飕飕的,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你不是知道了吗,最是/春/色/留不住,莫待花落空折枝嘛。”江梓皓说着,就在方向盘旁边按下一个开关,丝竹心的座椅就往后面倒去,吓得她/手/舞/足/蹈地/惊/叫/起来。

    然而江梓皓却没有浪费时间,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就一个翻/身/压/上/了丝竹心,双/手/不老实/地/游/走起来。

    “干什么?我就知道你这匹死狼不会安什么好心的。”丝竹心瞪着/压/上/来的江梓皓说道,此刻才明白了他所说的人间美食,原来就是吃/掉/她/。

    “你不是很喜欢/刺/激/吗?昨晚的蓝色火焰到阳台/勾/搭,都很大/胆/出/格/啊。小小的/车/震,你用不着装/惊/慌/啊。”江梓皓冷冷的笑了笑,直接把/手/探/往/丝竹心的/两/坨/山/峰。

    ps:求收藏有木有,求打赏有木有,求月票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