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12.攀上大佛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其实钟仙仙的身体其它地方都可称完美,惟独/胸//部,通俗一点说就是俩鸡蛋,而且是煎蛋。虽然她曾经试过很多种/丰/胸/方法,可就是不见效,后来也就罢休了。为了表现自己的风姿绰约,她一年四季只有用加垫的/胸/罩,而且外衣还要稍微宽大那种。

    不过江梓皓也没有嫌弃过,毕竟多年的夫妻情分,他感受着她的温柔,伏在她耳边缓慢地喘着气。这个时候,由于窗帘全部是打开的,月光便洒进这个阳台,立即出现布满了浪漫的感觉。

    而在这种浪漫的氛围下享受这种刺激的事情,这正是钟仙仙想要得到的结果。自从结婚之后,她内心还是少了那份狂/野,不过今夜,她要将自己的/欲/望彻/底的释/放/出来。她要在月光底下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纠/缠/不/息,她要这个夜晚狂/乱/霏/糜,同样她也知道这是最/后的一次。

    于是钟仙仙干脆弯下了腰,爬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夜景和车流,感受着那半圆的月亮挂在空中,静静地把光撒在他们身上。她/翘/着自己圆/润/的/臀/部,引/诱/着这个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光临/她/身/体/的丈/夫。而江梓皓也很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双/臀/以及部/分/暴/露/的幽/谷/入/口。

    这种感觉已经丢失了很久很久,钟仙仙矫情地回过头,她故意的/扭/动着/臀/部,嘴中轻轻/喘/息,用自己的手摸/索/着江梓皓的/命/根,挑/逗/着他,并/拽/着他的/家/伙靠近自己的/小/幽/谷,才分开/双/腿,让/它/进入。

    在这种浪漫下的月夜,江梓皓似乎感受到钟仙仙的/幽/谷充/分湿/润,所以很容易地一下/ 顶 /到 /她最深处。换做以往,他只会粗/暴/ 的撞 /击,但是今夜,他没有,他要的是,这种温 /情。

    同样,钟仙仙也感觉到这种 /抽 / 送是很温柔的,她也在感受这种/摩/擦/的感觉,美/妙/且甜蜜。

    “梓皓,你可以在外面玩,但是不要带回家。”睁着/迷/离的眼,钟仙仙/嘤/咛着说道。

    “除了你,没有女人配走进我们江家大宅。”江梓皓温柔地说道,然后扫一眼晕/阙/在旁边的丝竹心邪/魅/地笑了笑。

    这个女人也够大胆的,居然帮着外人来算计他,不过,要玩,必须不惜一切才有意义。江梓皓不禁想起了丝竹心的那个要求,这女人和她的性格还真的挺像。不过这女人这次也挺大胆的,敢惹西街那边的霸王。

    本来是有个外国企业想投资西大街那边的工业区,相对来说是件推动那边经济建设的好事,可没多久周边的居民就上告说工业区非法排放有毒废水,导致很多村民用水中毒,而且经专家鉴定,那吃用水的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如果证实是该工业区所排放的废水污染,肯定是要被依法查封。

    可坏就坏在这个西街的区域经理马明涛是个老奸巨猾,怎么也不承认,公安那边来了几次突击检查,却总是毫无收获。虽然是明摆着的事,可也要讲究证据。所以作为那个区域的公安干部,很多人心里自然清楚,这个马明涛的能量不小,肯定有人通风报信,案子就这么一天天悬着,那里的居民已是群情激愤,年轻气盛的欧阳武只好自作主张,深入虎穴,进行拍摄罪证。

    本来事情还算顺利,谁知道,证据还没有上缴,他就被抓了,说是杀了那个工业区的门卫,一时间,连丝竹心就陷进了生死关头,所以她才会甘愿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不过欧阳武也算嘴硬,死也不交出那些罪证,所以西街那边的人也很焦急,毕竟还有两个月就要竞选上面下达的指标,兴建一个工程。如果这件事一旦捅了出去,西街那边绝对是没能力拿下这个项目。

    江梓皓望着被自己干翻在地的丝竹心,暗笑一下,真是不知所谓,这人的性格都一样,不过这也帮了他江氏集团一个大忙。如果没有这两个人惹这些事情出来,他江梓皓也没有机会乘虚而入,这么快就有机会把江氏集团壮大出来。

    想着,江梓皓便用力地、挺、一下腰,马上惹得钟仙仙、闷、哼、起来。啪,啪、的、撞、击、屁、股的声音此起彼落,空气中充满了疯、狂、的气息,这是来自、男、女、之、间相、互、传、达的信息。

    这样的撞、击、持、续了好一阵子,钟仙仙感觉自己再也、撑、不住了,便开始、扭、动自己的、身、子,将自己的山河、爆、发出来。或许江梓皓也到达了、巅、峰,他用力地、搂、着她的、腰,更猛、力、地、撞、击起来。

    突然,钟仙仙就感到了江梓皓的、命、根、颓、然停止了运动,勐、然、不规则地、抖、动起、、来,一、股、热、流、喷、洒在她、的幽、谷、深、处。然后他的头埋在她的、颈、项,胡、乱的、咬、着,亲、吻、着,并用一只手、扭、曲、着她的、乳、房,紧接着传来一种、野、兽、般的、叫、声。

    两人就这样僵、直的、挺、立、着,感受彼此抖、动、的余波,身、体、慢慢的放、松、瘫、软,倒挂在桅杆上面,宣告这场战事的结束。

    “梓皓,你明天真的让她去冒这个险?西街那帮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钟仙仙虽然还、沉、侵、在刚刚的快、乐、上、面,但还是有气无力地问道。

    “看她自己的造化,各安天命吧,要救她自己的一切,这是唯一的选择,不过……”江梓皓说着,扫一眼地上的丝竹心,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站在一边整理好、衣、着的钟仙仙看着江梓皓这样的神色,浑身、打了、个、冷、颤,这是她曾几何时见到过的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你把她带去朗悦湾,我这边还有点事情。不过,你要小心。”江梓皓也察觉到钟仙仙的微妙变化,穿、好、衣、服的他便说道,然后打一个响指,对站在不远处的保镖使一个眼色。

    “我知道了,你也要。”钟仙仙关心地说道,然后扶着丝竹心,和宴会那些认识她的人微笑点头,算是打招呼,才慢慢走出宴会。

    看到钟仙仙的离开,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那个男人,冷笑一下,也消失了。

    这个时候,保镖小黑悄悄来到江梓皓身边低声问道:“大黄先送嫂子回去,而那件事我们也准备得差不多了。那我们要不要……”

    看一眼等待指示的小黑,江梓皓沉吟一下,才说道:“先别动手,我先过去和那些老家伙会一会,不过你们不能放松警惕,一有什么异常,就马上动手。”

    “是,皓爷。不过……”小黑低下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吧。”江梓皓看得出小黑像有所顾忌。

    “我似乎看到楚老爷子。”小黑将视线移到宴会舞池旁边,有点担忧地说道。

    顺着小黑的目光,江梓皓已经看到那个红颜白发的老爷子,他默然地转一下眼球,对小黑摆摆手,就往那边走去,暗道,今晚的宴会不会那么简单啊。

    谁知道江梓皓才走进宴会没几步,就被大市长拦住了,举着红酒对江梓皓笑道:“江总真是贵人事忙,不知道可不可借一步说话。”

    这大市长语调里面一点问的意思也没有,不过这次宴会他将是收益最大的人,无论那一边拿到工程项目,给他的钱必定不会少,他今晚就是看看这些人里面,谁出的价格更高。至于丝竹心那件事,他完全不担心,因为上面有人,就算把这件事搞大了,他最多就是换个工作地方。不过呢,这里才是肥沃之地,他也不想西街那边搞出什么大事情。

    “大市长说话真是客气了,能攀上你这座大佛,完全是我们沾光了。”江梓皓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然后随手端起身边酒桌上的红酒,和他碰一下杯。

    “江总这话还真是的,也不怕把帽子把我盖没了。听说你也要插手那件事?”大市长客气了一下,就直入主题问道。

    “我插手那件事?大市长。”江梓皓装糊涂地问道。

    “哈哈,江总就是幽默,说起话来很逗人呢。”这个时候,一直酒桌在角落的楚老爷子也走了过来,爽朗地笑着说道。但是这话语却带有极大的弦外之音,不但帮了大市长,还巧妙地批评起江梓皓。

    与官斗,必受其伤,江梓皓自然明白,他讪讪地笑了笑说道:“这方面,楚老爷子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我这点小儿科,献丑了。”

    表面是笑嘻嘻的楚老爷子望着江梓皓的眼神闪过一丝冰冷,然后端着酒杯举一下说道:“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江总可是这大都市里面唯一一位年轻的风云人物。这座大都市还是你们的天下,是吧。”

    闻言的江梓皓心里暗暗叫苦,今晚的楚老爷子怎么了,好像说起话来句句带刺的,自己这段时间好像也没干过得罪他的事情啊。他迅速地在脑中回想着,突然他暗叹不妙,难道是今晚在俱乐部那件事?

    丝竹心啊丝竹心,你给哥惹的事情还真多,这楚老爷子可是出了名的疼爱大小姐这孙女,江梓皓心里不由骂了几句丝竹心,才说道:“楚老老当益壮,我们这些晚辈还得跟着您呢。”

    “还有这种事?现在不是很多飞天老鼠,把自己当回事的吗?”楚老爷子露出一个惊讶的神色,讽刺地说道。

    “哎哎,别光顾着说话,我们喝酒,这可是进口的白葡萄酒,珍藏版的。”大市长也看出点端倪,他不想为了这点事情搞坏了他今晚的计划。看到服务生端着白葡萄酒过来,他赶紧借意劝说。

    憋着一肚子的气,江梓皓腹诽道:“若不是敬重你,你早就不是一回事了。”不过他还得强装起笑意,放下手中的红酒,端起不远处的白葡萄酒说道:“是的,敬各位一杯……”

    话音还没落下,江梓皓突然感觉到身边猛来一股力道,原来是端着酒盘子服务生绊了一下脚,没站稳,直直往江梓皓倒去。他一下子没躲开,就被这些红酒撞个满怀,衣服、裤、子尽、湿、了。手上的那杯白葡萄酒也没拿稳,摔在地上碎了。

    一瞬间,整个宴会都静了下来,气氛变得有点诡异,压迫。

    ps:各位看官,觉得可以的话,小马在这里求收藏打赏红包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