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10.与狼共枕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这一动静,引来了宴会所有人的目光,远处的保镖小黑刚想一个箭步冲上去,但是却受到江梓皓用眼神制止了。只见江梓皓面色不改,扶着服务生站稳,才从口袋掏出一条手帕,轻轻擦了擦。还没有说话,那个才站稳的服务生马上弯下腰,满脸歉意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过江梓皓刚刚的那细微动作,却引起了舞池一个女人的注意,她看着江梓皓笑了笑,然后又是摇摇头。

    但是江梓皓却没有注意到舞池这个女人,反而看到站在服务生不远处冷笑的萧伯涛,江梓皓就知道这事是他故意做的,不过他还是笑了笑说:“没事,这只是个意外。”

    “真不好意思啊,江总。这些都是农村出来的,你不怪罪就好,不然这一套衣服可够他白忙活几年了。还不快点谢江总,笨手笨脚的。”一个穿着像这里经理的人,马上走上前赔笑说道,然后望一眼大市长,得到允许才矮身退到一边教训这个无辜的服务生。

    “很抱歉,江总,把你衣服弄成这个样子,楼上有贵宾房,你要不要去换一下?”大市长放下手中的酒,递上纸巾说道。

    “没事,只是可惜了你的白葡萄酒。”江梓皓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望着地上打碎的水晶杯说道。

    “是可惜了,不过什么样的人,喝什么样的酒,什么样的酒,配什么样的人,都是注定的,江总说是吧。”这个时候,楚老爷子突然意有所指地说道,一下子把江梓皓逼上了浪尖,气氛也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闻言的萧伯涛更是得意地笑了笑,他冷眼看着江梓皓如何去应对,去收拾这个残局。反正他今夜就是来看戏的,而且汤小杰这个人,他是必须拿下的。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这可是楚老爷打江山时说的话,你说我还能说些什么。”江梓皓自知这个老头子就是要难为他,也顾不了那么多。

    “哈哈,江总这点脾气一点也不变,大市长,那么我和你说的那件事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了。”楚老拍拍大市长的肩膀笑道,只是那个笑容可是变幻莫测,江梓皓一时间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什么药。

    而大市长陪笑着说道:“楚老料事如神,这件事还是被你说中了。不过这个案子,上面也很重视的,我相信大家都在期待着里面的真相。”

    “公道自在人心,至于真相,大家心照,是吧,江总。”楚老爷望着江梓皓,凝住笑容说道,里面的暗示可谓多重意思。

    “楚老说的是,如果我是这件事,我管定了,那又如何?”江梓皓受不了这种言语的较劲,直接把话题亮开,然后接着说道:“大市长,那个人我是要定的,我知道你是个明白人。要是今晚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楚老可不要见怪。”

    “哼。”从鼻子不屑地冷哼一下,楚老爷子端着白葡萄酒话语也不多说,就转身离开了。

    而大市长的脸色也变了变,不过他已经是老油条了,马上笑道:“江总这话真是看得起我郭某,不过向来我办事大家放心的。”

    “那就最好,江梓皓冷冷地笑一下说道,然后和大市长碰一下杯,就往萧伯涛那边走去。

    “龙伯可能要失望了,不过下次有空再陪你玩,失陪了。还有,西街这件事我管定了。”来到萧伯涛身边那时候,江梓皓将酒杯轻摇晃着说道。

    “谁笑到最后还不知,江总不怕开心得过早吗?”萧伯涛的脸色异常难看,他想不到江梓皓居然公开挑战他西街的底线。

    “那就走着瞧,大工程不是谁说了算,要看真本事。”江梓皓将酒杯放下,阴冷地说道,然后理一下自己湿透的西装,就往门口走去。今晚他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其他的,就看造化了,还有也得靠丝竹心这个死女人。

    “去夫人的那个地方。”坐上车,江梓皓就黑着脸说道,总算离开了,刚刚那药劲又上来了,这死女人到底下了什么药,江梓皓暗骂了一句,心里已经操了丝竹心无数次。

    将江梓皓送到家之后,小黑就走了。而钟仙仙就在大厅等候着,知道江梓皓洗完澡,听着叫/嚣的/命/根,浑身/赤/裸/着出来。而江梓皓则不知道那药洗澡会更加/猛/烈,他感觉到自己的/命/根/就要涨/爆/了。

    看到江梓皓大/尺/寸/的家伙,钟仙仙想起阳/台那番/狂/野,马上就全/身/发/烫,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感觉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胸/罩,另一只手在她的/臀/部/揉/捏,一路往上,直到从背后解开搭扣,释放出她那/挺//立/的小/白/兔。

    这一连/贯的/动作,江梓皓都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含/住/她的小/樱/桃,一直到变/硬。而准备好红酒,想与他对饮的钟仙仙就被/弄/得低/声/呻/吟/着,手也胡/乱地/摸/索/着他的后背、胸/膛和他的/喉/结。而江梓皓此刻更加大胆,他的手已经掀/开/她/内/裤的底/边,把她的如/白虎一/般的幽/谷/暴/露/出来。

    也不说什么,江梓皓就推/倒/钟仙仙大厅的沙/发上,跪在她的两/腿/中间伏身/吻/着。而钟仙仙很久没有试过这种待/遇,她一个/翻/身/,就把江梓皓/压/在/身/下,顺手从茶几上拿了一个杯子,把那些红酒,直接倒在他身上,芸香的味道顿时溢满在她的鼻中,她马上用/舌/尖/舔/噬/着/液/体,向下/滑/到他的肚/腑,滑/到/他的/从/草中。

    这从/草/是十分的茂/密,不过这有个传说,说这里的草很/浓/密,就代表能力/越强。钟仙仙看着一条/粗/大的本/钱/树/立在自己的面前,马上用手轻轻/握/住,指尖/滑着他的本/钱顶/端,并低下头轻轻/吸/吮/他的两个/蛋/蛋,舌尖还挑/拨//着/他的会 /阴。好一会才张/开/嘴/将/整条/本/钱吞/了进/去,这个时候的江梓皓那/身/体/僵/直着,她明显能感觉到他/肌/肉的/颤/动。

    终于江梓皓忍/不/住了,他冲动地坐了起来,把钟仙仙/趴/着/放/倒,然后将她的/内/ 裤一把/扯/下,将他的本/钱/缓缓送/入/她的/体/内。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试/过和/江梓皓这么和谐的/干,钟仙仙此刻大/张/着/口,却不知该如何呼吸,只感觉到一条异/常/粗/大/的东西/插/入/进/来,顿时/胀/满,有一种/撕/裂的感觉。她/颤/抖/着,不敢再过多/活/动,只是试/探/着让它/更/深/入/一些,渐渐/顶/到她的/花/心/上。

    本来钟仙仙是想/喊,但没有发出声音,因为一/股/巨/大的/涨/塞感/觉/冲/刺/着她的/体/内,令她只能深深地吸着气,并夹/紧自己/的双/腿,直到感觉自己/体/内/好像不再那么/满/涨,才敢试/探/着/耸/动了几下/屁/股,但是/酥/麻的/感/觉又马上/传/遍/全/身。

    钟仙仙无力的/趴/在/沙发上,只是用/屁/股/轻轻/旋/转着,江梓皓的双手/扳/开她的/屁/股,然后轻轻/向/上/耸/动/身/体。这样,他的每一下/顶/撞,都让她忍/不/住/喊/了出来。

    钟仙仙只好紧抱着沙发上的抱、枕,闭上眼睛感/受着他对/自己的/冲击,时刻准备着/灵/魂/要飞出/身/体的冲动,巨/大/的/快/感/传遍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这样持久了一会,江梓皓才把钟仙仙/翻/转过来,躺/在沙发上。而她就把自己的、双、腿、高、高、举起、分、开,把、幽、谷、那神秘、的地方全、部、暴、露、在他的面前,为此江梓皓还笑着说:“好久没看到你这么疯、狂、了,结婚以来你就变了,或者是我亏欠了你。”

    喘、一下、、气的钟仙仙、害羞地、乜、一眼江梓皓娇、嗔、地回答:“与狼共枕,这些事注定的,而且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一个人是喂、不、饱你这种饿、狼的。不过,我现在还没有完全、疯、狂、呢,你是不是该害怕了?”

    “一点都没变,不过你真是我的好老婆。”说完江梓皓就亲、昵、地吻、、着钟、仙仙的、嘴、唇,将自己、大、尺寸、的家伙又、送、进、她的、体、内,不由自主地说道,“老婆你的还是那么、热,那么、滑,那么、舒、服”。

    扭、动、一下、身、子,钟仙仙才适应了江梓皓的、暴、涨,她只是媚、眼如、丝、地望着江梓皓,没有说话,无声地搂、紧他,让他在、自己、的体、内、抽、 动。不过随着、抽、动,钟仙仙、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异、样,似乎感觉需要更强、烈的、冲、击,为了这些,她的、身、体、随着他的、身、体起伏、迎、合。

    “梓皓,梓皓啊,我、要…快,快点,大力!”终于忍不住的钟仙仙情不、自、禁、地、胡、乱、呓、语、着,并、不停的将、幽、谷两扇木耳门、撞、击着江梓皓的耻、骨,摩、擦着、自己的、小、蒂、蒂。

    闻言的江梓皓像受到鼓舞一样,节奏明、显的、快、了起来,双手不停、搓、揉、着她、的、大、白、兔,肥、臀。那大家伙也像、上、足的发、条一样,扑、哧、噗、嗤、地工作着。

    不一会儿,钟仙仙的、身、体、就给了回应,她的、下、体、传来舒、爽、至、极、的感受。这个时候,她的、双、腿、紧紧、盘、在江梓皓的、腰、上,全、身、僵、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喊,然后她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毛孔勐、然放、开,汗水、便、涌、出,并且从幽、谷、里面有一、股、热、流、溢、出、体、外。

    感受到钟仙仙的变化,江梓皓就慢慢停、止、了运动,伏、在她的、身、体、、上,轻轻的、吮、吸、着她、的耳、垂,用力地、顶、到、顶、部,多、浅、一、深地、挺、着,坚、持、了、好、一会,低、吼一声,才、释、放、出自、己、东西。

    “梓皓,你真坏,把人家都、弄得、湿、了、两次。不过,我喜欢。”钟仙仙依、偎、一般地、缩、在江梓皓的、身、下、说道,然后、摸、着他的脸说道。

    “人家说,男女、都要达、到、高、潮,才最容易怀上孩子的,我不努力点,怎么当爹。”江梓皓、邪、魅、地笑笑,然后抱起钟仙仙往房间边走边说道。

    “梓皓你真的决定了吗?”钟仙仙凝视着江梓皓问道。

    “我不急,我爸妈也急死了,还偷偷问我是不是不行?说什么现在医学很发达,早看早好的。”江梓皓苦笑一下说道。

    “哈哈……其实你妈也问过我,还给我介绍、男、科、医生呢。”钟仙仙一听,就乐了,马上嬉笑着说道。

    “还笑,那你说我行不行呢?哼!”看到已经进、了、房,江梓皓就将钟仙仙扔到、大、床、上,一个、饿、虎、扑、狼、压、了上去,坏笑着问道,然后双手又开始不、老实的、乱、摸、起来。

    ps:,各位兄弟,觉得看得爽的,俺就在这里求月票,收藏,红包,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