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07.短暂解脱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这个丝竹心可真不简单,诚心让他难堪,看来给点颜色她看看,不知道学乖了,江梓皓在内心冷笑一下,对站在身后的人低声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阁楼。

    “这位美女真不好意,请不要生气,这个姑娘是我们会所新请来的歌唱舞女,不识规矩,望见谅,我们会好好教训她的。”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像经理的男人小跑着过来,满脸笑意地赔礼说道,然后示意后面的人把酒端上来,接着说:“这瓶拉菲是我们老板送给你们的,就作赔礼。”

    以拉菲赔礼,这出手也够豪爽的,这大小姐自知道自己稍胜一筹,便说:“既然皓爷这么做了,这面子我们还得买是吧。只不过像这种没素质的舞 女,可要多管 教,可别赶了客人。”

    得意地望一眼台上的丝竹心,这大小姐突然间想到一计,就接着说:“但要是你们真的有诚意,就让这个歌唱舞 女唱来一段艳 舞十八mo,给在场的客人助助兴。”

    闻言,场上的那些人便欢呼起来,他们大声喊道:“十八mo,裸 山舞。”

    “这…这……”经理似乎有点为难,场上的气氛有点控制不住,他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们这个会所是个上 流的俱 乐部,绝对不会怠慢客人的。只要大家喜欢,这个舞蹈一点也也不难。”丝竹心摆摆手,望着场上那些男人,然后接着说道。“但是我有个条件。”

    “哈哈…要是不敢,干脆别跳了。”这大小姐冷笑说道。

    “我的条件是,如果大家认为我跳得好,这瓶拉菲就让这位客人与我对干了。若果你舍不得,那就算了。”

    “那你跳不好呢?”

    “我们会所会再送一支给你,怎么样?”

    话已经说道这个情分上,这大小姐也没觉得有什么损失,就说:“那就跳吧。”

    随着这话音落下,全场的人都静静地观望这丝竹心这 裸 山跳,李焉悦与小梓挤也挤不进去。裸 山跳其实就是 脱 衣舞,只不过是多加了一些 挑 逗。

    台上的丝竹心被 色 光照耀着,成了全场的焦点,只见她背着那些男人,扭着身子,把手渐渐往背后 比 基 尼的扣子伸去,回头 妩 媚 一笑,然后慢慢 解 开 那个口子,在一个水蛇 缠 绕,黑色的 比 基 尼便落在围观的那群男人中,惹 起一阵骚 动。

    看着丝竹心雪白的背脊,那些男人都 喘 起 粗 气,这个时候也是最重要的时刻,因为紧接着就是 脱 掉 黑 色的 小 裤 裤,转过身子,面朝他们,唱十八mo。

    无论是坐在角落的那个男人,还是欧阳武,都吃了一惊,想不到丝竹心说到做到,直接来一个这样的舞蹈。不过在彩灯的照耀下,那身段确实很美,小 蛮 腰 下 面是丰 满的 臀,接着就是修长的 腿。

    扭 动着 身 体,丝竹心伸手到 比 基 尼 小 裤 裤旁边的系带上,妩 媚 娇 声地唱着,顿时 惹 得欢 呼 一阵阵的,而这个大小姐此刻笑得隐山不露水的,因为她看到黑着脸的欧阳武紧握拳头。

    丝竹心扭过头,笑得很邪 恶,然后做一个侧身飞吻的模样,然后手一拉,臀 上的黑 色 比 基 尼 就掉了下来,一个丰 满白 皙的 美 臀 就在朦 朦胧胧的灯色呈现了,一下子惹起在场的欢呼大叫。

    然后丝竹心一个翻身,就坐下,抱着膝,面对着大家,在一个扭 动,就正面朝着欢呼大叫的人群。

    但是在丝竹心装过身的那一刻,全场都静了下来,就连走在楼上过廊的江梓皓也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啊?

    只见丝竹心的玉手在自己的小 白 兔面前波澜不惊地舞动着,修长的腿也直直立着,整一个巴黎舞一样,这些都不怎么样,只是令人吃惊的是,那三处令人最向往的地方,居然闪着蓝黄之火,正好阻挡神 秘之 处。幽 幽 飘摇着的蓝光,把这副曼 妙的 胴ti 承托得更加神秘,犹如女神下凡一样。

    无论丝竹心怎样舞动,怎样扭动自己的身子,那三处始终有着幽幽的蓝火,藏山不露水的,令人想看,又看不得,想不看又移不开视线。

    停住脚步的江梓皓蹙起眉头,然后思考了一番才点点头,自然自语地说道:“真有几下子。”

    “好,太神奇了。”

    “是啊,这是怎么做到的。”

    …………

    看到在场的那些反应,丝竹心就知道自己这一棋走对了,虽然是险胜,但也奠定了她在这家俱乐部的地位。

    等着丝竹心出丑的大小姐也料不到会有这么一着,她吃惊地看着舞姿婀娜的丝竹心,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而欧阳武就由黑着的脸转变为喜悦,因为这一招是他曾经教导过丝竹心的。

    “这个姑娘有点意思,你去帮我查一下。”坐在角落的那个男人赞赏地点点头,就对身边的人吩咐道。看来这个俱乐部还真是卧虎藏龙啊,小小的舞女都可以掀起一番浪潮。

    随着乐曲的结束,丝竹心一个拱桥弯身完毕,那悠悠飘荡的蓝火,正好挡住了幽谷旁边的稀疏的草地,令那些男人叹为观止,都响起了一阵阵掌声,更有甚者吹起口哨。

    站起来的丝竹心,向在场的人问道:“水灵献丑了,那半支酒水灵值不值得喝?”

    “美女,我这里随你喝,过来吧。”

    “我这里也是,什么酒随你选。”

    顿时场内的人便起哄起来,丝竹心摆摆手,让那些人停下来,大声说道:“这里是上流的场所,规矩就是规矩,刚刚那为美女还等着我干了这半瓶拉菲呢。等我和她喝完,只要你们猜得到我刚刚的曲子,而且出得起价,我就陪谁喝酒,怎么样?”

    说完,丝竹心就带着三团蓝火,直接来到大小姐身边,冷淡地笑道:“大小姐,你应该是说话算话吧。”

    冷哼一声,大小姐就把半支拉菲倒到酒扎里面,说道:“干就干,谁怕谁呢。”说完仰起头就直接饮了。

    同样丝竹心也放开喉咙喝了起来,虽然把昂贵的拉菲这样喝,很糟蹋,但是斗气的时候,也不在乎什么价值。

    喝到一半的时候,大小姐忍不住了,她捂住嘴巴就想挤过人群,想上厕所吐,结果那些人围观地太挤,出不去,直接在丝竹心面前吐了,然后直接晕倒在欧阳武怀里。

    “这酒味道不错,难怪这么高价。”丝竹心 舔 着嘴 角 流 出来的最后一丝血红,甩一下秀发,妩 媚地说道。这个时候,她妖 娆 到足以令在场任何男人都全身酥麻。

    饱 满的 酥 胸在蓝火中若隐若现,修长的美腿亭亭立着,就身材而言,已是一等美女,加上微微上翘的红唇,如丝的眼神,更为女神一般存在。令那些即使见惯美女的男人也仍然感到惊艳,只是当彩灯时不时掠过她的脸,角落的那个男人仍旧可以看到她苍白的脸色。

    “这位美女,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请你到那边喝几杯。”一个打扮得像个保镖的男人,指了指角落,将手中的那颗夜明珠摊开,望着丝竹心说道。

    看到这颗夜明珠,丝竹心内心便颤抖一下,她拿过夜明珠就直接避过那些人,前往那个角落,而角落的那个男人正笑得邪 魅地等待她落入虎口。

    对着这个男人微笑着点一下头,丝竹心就坐了下来,她看一眼面前这瓶两千多的贵族glete,暗道只能算是中等红酒的末流,可知这个男人并不经常出入这种会所,沉色得有点破旧的衣着也是与这会所的环境很不和谐,这个男人是有备而来的,一定是知道桃花村那个墓地的事情,不然这颗夜明珠不可能就这样出现,丝竹心在心里面下了个定论。

    “曾经有人说过酒不能消愁,却能麻醉、折磨自己,从而得到短暂的解脱。”男人摇晃动着杯中的红酒,注视着今晚 艳 舞之后显得的风 韵 妩 媚的丝竹心说道。

    “呵呵,很多时候短暂的解 脱 就足够了……”丝竹心端起酒杯,对着这个男人露出一个看似妩 媚却是清纯的微笑,一下子令他 欲 罢不能。

    避开丝竹心的视线,男人的心有点激 动,久经情场的他,这个时刻也动了心,果然是他行业的大忌啊,不过足见这三十多岁的女人,天生就会魅 惑 男人。

    “生活并不是这样的,一旦屈服起来,你就输了。”男人停住摇晃杯中的红酒,并少见地皱了皱眉头说道。

    “那你认为我漂亮吗?”丝竹心站起来,把她近乎完美的脸庞凑到男人面前,嘴里吐出诱人的芬芳说道。这红晕的脸,加上酒精的味道,魅 惑果然不是一般的男人所能承受得了的。

    “在这种地方不能说漂亮,那会亵 渎 了你的 魅 力。”在丝竹心面前,男人放下手中的酒杯紧紧盯着她如实答道。

    “哈哈,还以为你跟其他男人不一样呢……”丝竹心这时候酒劲便上脑了,她可爱地嘟着小嘴,不等男人答话,向前挺了挺她的那两团蓝火,就说:“想了解我这两团蓝火里面的内涵吗?”

    看着丝竹心的眼中那五分的认真及五分的醉意,男人习惯地笑笑说道:“我跟普通的男人没两样,也不会长出第四条腿。并且我个人不排斥 一 ye 情,但是绝对不会选择你。”

    “为什么?”丝竹心有些意外地问道,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直接回绝自己,她在内心里面有一丝丝失落。

    “虽然妩 媚,但你全身上下都写着‘我是良家妇女’,跟你一 ye 情我心里会感到罪恶,当我感到罪恶,我就想杀人……”这时男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接着他把脸贴到女人的脸上,在她耳边轻声道:“皓爷的上乘女佣,我们岂敢 摸 呢。”

    闻言,丝竹心的瞳孔瞬间有放大的迹象,那句你怎么知道的还没说出来,身体前倾,就趴在了男人的肩头,醉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