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06.男女痴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满腹怀疑的丝竹心和小梓闻言,就往里面走去,看看能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当她们看到李焉悦手中的那两条制 服一般的裙子之后,更加不明白了。

    “你们不要小看它,它能帮助水灵再次一夜成名。现在是午夜时间,俱乐部玩得最hing的时刻,你们听我的,赶紧穿上,我还得给你们化妆,迟了效果不好。”李焉悦看得出丝竹心她们的疑惑,也不作解释,把裙子甩给她们后,就催促快点穿上。

    看着李焉悦如此自信,丝竹心犹犹豫豫地换上了这黑色的裙子,任由这个策划大师给自己化妆,弄头发。而小梓也换上了她雪白的小绒裙,整一个白雪公子似的。

    “水灵啊,既然你签下了别人的契约,毁约自然是不可以。不过在俱乐部里面做,想委身求全的话,第一印象就必须让所有客人都记住你。自古女神多英雄,那些男人自然像狂蜂浪蝶一样,为你转,到时候你只要捉住几只能够帮你的,就不担心在那种地方吃亏。”帮丝竹心弄着头发的李焉悦说得头头是道。

    “你等于没说,水灵惹的是江梓皓,多强劲的对手啊,这座大都市估计没第二个敢惹这个人了,还有水灵也一把年纪了,在那种地方可不是那么容易混的。”小梓涂着口红说道。

    “每一个女人都藏着 狂 野,江梓皓算什么?水灵早晚得制 服他。好了,弄好了,你们等着看好戏吧。”李焉悦拍拍手说道,然后交代一下丝竹心,就直接去开车。

    江梓皓,接招吧!在心里说完这句话,丝竹心就坐上了李焉悦的车,消失在夜色中,踏上她们的征途。

    夜蒲的情 趣 来自于狂 野,而狂野 爆 发在压制,钢铁丛林的大都市里面,唯一的释放空间,就来自腾云驾雾的酒吧里面。绚丽的灯色,摇 摆的 身 姿,放 肆 的教 媾,在这样的夜 色 之下,凌 乱 绽放。

    同样有着不屈服性格的丝竹心在李焉悦的怂恿之下,来到东街霸主皓爷的俱乐部,这家俱乐部的气氛比起以美女多著名的桃色酒吧,要低沉一些。不过,这不妨碍寻 求 刺 激的人在这里夜夜笙歌。他们追求的是品味与享受,而不是过分地解 决 生 理 需 求。

    走进俱乐部的大门,穿着黑 色皮 质比 基 尼的丝竹心随口叫了杯红酒,拉着小梓就直接坐在靠近舞台的吧台,仰首望向前方。 这个时候,凌晨的经典才刚好拉开帷幕,场内的气氛也已经火热起来,大舞台上,俱乐部请的专业乐队正在载舞载歌,那宛如金属撞击般的声音永远是舞台的主流,刺激得台下的年轻男女们兴奋狂蹦。

    “水灵,这形势看起来不错啊,难怪你丫一个人偷着在这里玩。”小梓用自己修长的手指端起刚刚送上来的红酒,望着舞台接着说道,“如果你今晚真的hold住了全场,相信这大都市里面的男人,都会惦记你。”

    “征 服,不单止相对于男人,就好比香烟,男女痴用。他江梓皓能够做到的,水灵绝对也做得到。”迟来的李焉悦一坐下,就甩一包薄荷香烟到桌面上说道。

    扫一眼这个地方,却发现江梓皓竟然搂着一个白色晚礼服的感性美女在跳舞,而且这个视乎刚好与她对视,丝竹心扬一下唇,有点僵 硬 地别开自己的脸。自从她丝竹心穿上这套打破她穿着底线的比基尼之后,就已经下决心了,这契约,谁玩谁还不知道呢。

    “世界那么脏,装纯给谁看呢!水灵要想在别人牙缝里得到一点好处,就得走自己的路,气势要强硬一点啊。来一根,虽然香烟印着“有害健康”的标志,却挡不住多数人需要它。”看到丝竹心有点僵硬的反应,李焉悦拿起烟盒就抽出一根递过去说道。

    “这美女挺适合在这里做领班的啊,说话这么有道理。不过呢,没事抽跟烟,确实赛过活神仙。”这个时候从舞台下来的江梓皓,还没等丝竹心伸手出去,就接过李焉悦手中的薄荷烟说完,潇洒的为自己点上了火,顿时暗红的烟蒂在他手指间明灭着,他接着用另一只手,端过丝竹心面前那杯红酒,轻轻晃动几下之后,闻一下接着说,“这个clos vougeot红酒可是很少人懂的,真想不到和这种酒的人,会是你。”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或者你可以后悔,撕了那份契约。”丝竹心冰冷地扫一眼江梓皓,淡道。然后避开这个男人,察看俱乐部里面的情况,但无论她看向哪个方向,都能发现点异样的东西,或是猎艳的男人像个猎人般搜寻猎物,或是穿着暴 露的女人在向某些看起来很有钱的男人媚 眼 横 飞。

    “要是太了解对手,就不好玩了,你今晚这身打扮似乎要……”江梓皓并没有生气,只是邪 魅 地笑了笑,望着丝竹心被黑色比基尼紧紧框住的两只小白兔,意有所指地说道 “或者很多来这里的人是玩玩新鲜,说说心事,找找‘炮’友。但对于我来说,来这里其实就是出来卖,而且要把自己卖个好价格。”丝竹心面无表情地说道,然后站起来,拉着小梓就往舞池走去。

    朦胧的烟雾,绚丽的灯光,喧哗的吵闹声,仿佛化为了一股奇异的洪流不断麻醉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经。

    “真是幼稚!如果不是……”将红酒放下,手心轻轻的从冰凉的玻璃桌上滑过,江梓皓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将烟头在李焉悦面前掐灭,站起来说道,“谢美女的香烟,味道不错,今晚的账单算我数,玩得开心点。”

    “我……”等江梓皓走了好一会,李焉悦才从梦幻一般的错觉中醒来,焦急站起来骂道:“我靠!我居然被他勾引了!”

    忽然某个方向传来一阵较为热烈的喧哗,李焉悦循声望去,只见卡位旁边的小圆台上,穿着制服比基尼的丝竹心正在表演着喷 血 的舞蹈,而且时不时有人上去一起跳,搂搂腰,揩揩油……

    “这小妮子疯了!”李焉悦本来早就想好了让想丝竹心一夜成名的法子,而不是搞这个夺取那些臭男人的注意,她气急败坏地走了过去,然而却有一个男人比她更快一步。

    踩着红色高跟鞋的丝竹心,扭着腰,甩着头发,要将自己的舞姿浑身解数地演绎出来。这一晚她正式被困在这个俱乐部,无论四季。

    “喔!!”

    “哦……”尖叫声和喝彩声混成一片,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气氛也变得越来越激烈,有些男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就在这么煽情的气氛下,却有一个男人挤过人群,跑商小圆台,拉住丝竹心就是一耳光,震惊地场上所有欢呼的男人。

    本来想过去拉丝竹心下来的李焉悦也大吃一惊,暗骂一句,欧阳武你丫疯了,敢打水灵。

    “想不到你居然……”欧阳武愤怒地盯着丝竹心,气得说话也颤抖了。

    啪……丝竹心也不客气地回敬欧阳武一耳光,大声说道:“你谁啊,耍酒疯也要看地方啊!”

    “你!!”欧阳武气得说不出话,他从裤袋里面掏出一叠钱,在丝竹心面前摇摇,沉沉地哼一下说道,“这些钱够买你今晚了吧!”

    “哼……”冷笑一声,丝竹心不屑地扫一眼这叠钱,望一眼围观上来的那些男人,故意大声说道:“你以为在这里什么都可以用钱买?把这东大街最上流的俱乐部当什么地方了,难道传闻中的皓爷只是个虚名,什么人都可以在他的地头撒野。”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便开始议论纷纷,而江梓皓坐在阁楼邪 魅 地笑了,他就要看看这个女人耍什么花招。

    “当 婊 子难道还想立牌坊?真是可笑,出来卖就是出来卖,装什么清高。”一把算是好听的嗓音在圆台下面传来,竟然是那个大小姐。不过也不奇怪,欧阳武不才搞上这个少妇,怎么可能单独出现在这个俱乐部里面。

    “哈哈,如果说在这里聊聊心事,跳跳舞也算是卖。那么出入这里的高官富爷以及名媛贵族,便成了瘪三嫖 客与小 姐了。哈哈,真好笑,那还谈什么上流会所呢。”丝竹心笑了笑,望着在场的那些男人说道。

    顿时气氛变得有点怪异,在场的那些人都怒视着望向这个大小姐。

    这话可真妙啊,那些爱面子,爱虚荣的高官富爷,名媛淑女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出来嫖和卖呢。坐在角落看戏的那个男人饶有兴致地笑了笑,望着丝竹心满意地点点头。

    那女人听到这话,自知道自己吃了个暗亏,要是自己硬说丝竹心这是卖了,就连那些高官富爷给得罪了,不说的话,倒变得是她自己无理取闹了。

    “你够了,自己丢脸就好了。”欧阳武拉住丝竹心的手臂,气愤地说道。

    “没想到才被男人甩了,就把帽子带得那么大,我懒得教训你这种人,免得脏了我的嘴。既然这家俱乐部这么没准则,什么人都可以来,来不来也罢了,阿武,我们走。”大小姐嘴上不服输,瞟一眼丝竹心说道,然后拉着欧阳武就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