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05.大号家伙(求月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嘿嘿,看起来还不错嘛,原来你是喜欢大号的。”发现丝竹心的窘意,江梓皓故意大步走到她面前,从她手中夺过水晶棒子,饶有兴味地贼笑一下,随便按几下,棒子就改变了几次旋转的频率。

    “皓爷的不正是大号么,不过这是我朋友送来的礼物,不是我买的,像我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需要这东西,你懂的。”这种丢脸的东西,她丝竹心才不会去买,而且她也不需要。

    看不清楚江梓皓是什么样的神情,他只是笑了笑就把水晶棒子还给了丝竹心,然后邪 魅地说道:“你是爱上我的大号了?不过有时候,这个东西总比去找一些男人解决好,起码不会染病,哈哈。”

    “我去你的,皓爷不觉得这个笑话很冷吗?”丝竹心白一眼江梓皓,没好气地说道,然后看着那跟棒子,有点儿犯杵,这棒子那么粗那么长,能放进去吗?

    而江梓皓冷冷地笑了一下,就坐到丝竹心身边,什么话也不错,一只大手直接攀上了她的大 腿。

    在这个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丝竹心推开皓爷的手,借意站起来听电话,看着电话号码是李焉悦的,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电话才接通那死女人张狂的笑声就传来了。

    “水灵啊,这个神物可是单身贵族里面最受欢迎的东西,很多身板子好的男人都比不上啊,现在也属于寂寞女人的你也该安慰一下。通过欧阳武今晚那根东西来看,尺寸倒是不小,我啊,特意给你挑的最大号,怎么样,满不满意?”

    这些女人真是太天真了,要是看到芋头的那个家伙,那岂不是直接晕倒,倒是芋头忙着救治周小凤,抽不了身去市里,只要周小凤病一好,那可就说不定了。

    “你丫的疯了,还搞这玩意来拖累我,现在就给你还过去,我根本不需要,你留着自己慢慢用!”丝竹心无奈地翻白眼望向天花板,然后就直接往门外走去。其实也是她的一个计划,避开这个富爷,免得又遭到祸害。

    “哈哈,好姐妹嘛,你放心好了,好东西我肯定不会忘了享受的。你就留着吧,你还会感谢我的,再说我已经有了一个,你再送一个过来难道让我……双 插不成?”

    “你大爷的,你像个没嫁人的姑娘么?”这个李焉悦的说话让丝竹心一下子hold不住,只好赶紧挂掉,想想这个女人还没结婚就这么奔放,要是结婚了,那还了得?为此,她顿时没了语言,还是城里的女人观念不一样啊。

    和江梓皓打个招呼,丝竹心装上盒子就关上大门,拦了台出租车,直接到了李焉悦的家。到她家的时候,那个死女人正和小梓做着瑜伽。

    对着这两个相互偷笑的女人,丝竹心把东西往沙发上一摔就说道:“什么时候开始,你们变得这么奔放啦?越来越像那个大小姐了。”

    “哈哈……水灵啊,你这是做什么呢?你会知道用过就是好的。”看着丝竹心贼笑的李焉悦马上停止瑜伽,笑嘻嘻地取出盒子里的水晶棒子,转头对小梓说:“我估计是水灵还不知道这东西的好,我们这做姐妹的,得帮帮她,是吧,哈哈……”

    “好,那是必须的”听到号召的小梓立即响应,停止瑜伽之后,飞身上来把丝竹心抓住,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就直接把她推倒在沙发上,用力按住。

    看到小梓压着丝竹心的手和肩,李焉悦就 撩 起 她的裙子扒 了她的 底 裤,把丝竹心急得哇哇叫道:“啊……你们两个死女人来真的啊?不要啊…我翻脸的啊。再说了,那个……那个太 粗 了…怎么可以……”

    “哈哈……好姐妹,等你用过之后,就知道我们的苦心了。还有,你别担心,再 粗 一倍也 塞 得进去……小梓,你说是吧,哈哈!!”李焉悦邪恶地笑了起来,她拿着那根水晶 棒 子笑道。

    “是的,水灵你会感激我们的,因为这东西会让你美妙起来的。”小梓似乎铁了心和李焉悦对付丝竹心,也在一边坏笑着说道。

    看来敌势很明显,丝竹心只好使劲 夹 着 腿,阻止李焉悦拿着那水晶 棒 子往她 大 腿 中间 捅。

    “我说真的,焉悦!!别闹了,我来了大姨妈。”丝竹心想不到才出狼窝,又掉虎穴,只好找个借口来阻止这两个已经疯了的女人。

    “还大姨夫来了,骗鬼去吧,水灵。我们今晚就要让你知道这玩意的好处,哈哈……小梓啊,你把水灵 压 着,我去给这根东西洗洗,再上点 润 滑,待会儿要好好的收拾她。”李焉悦一听就知道这话说得假,她是非要把丝竹心就地正法不可,说完就进了洗手间,立刻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怎么办?这疯女人来真的,丝竹心暗叹自己计划失策,早知道就和江梓皓在家里面周旋好了,起码对 安排芋头的事情还有点好处,现在让这 根 大东西 折 磨,就真的一点好处也没有。

    看来不使出必杀技,是不行的,丝竹心哀怨地望着小梓说道:“小梓,其实我今晚才破了身子,在俱乐部的厕所里面。”

    “什么?今晚才破了身子?继续扯啊,还俱乐部的厕所里面,真是的。”小梓听言,白一眼丝竹心没好气地说道。

    “如果我骗你,做一辈子处女。”丝竹心乜一眼小梓说道。

    “原本今晚我和楚大小姐为了生意的事情,约好在俱乐部里面见面的,结果那 骚 货没来,我独自喝酒,有点昏昏糊糊的,就…就……”丝竹心说着,眼眶就红了,泪珠便打滚起来,她别过脸,不看小梓接着说,“后来就和你们一起见证了这个 骚 货和欧阳武 鬼 混。”

    看到丝竹心这神情,不像说谎,小梓就嗔怪道:“你怎么不和我们说,你在俱乐部,一个人在那里有多危险你知道不?”

    “我也料不到欧阳武是这样的人。”丝竹心叹一口气说道。

    “算了,都过去了,以你现在的条件,找个好的绝非难事。”小梓放开丝竹心,安 慰 地说道。

    “估计不可能了,我这次惹的人是皓爷。”丝竹心说着,手不由自主地紧握起来,用不了多久,她就要与 狼 共枕。

    “什么?!你是说那个江湖传闻的皓爷?”小梓睁着大眼睛惊诧地问道。看到丝竹心默默地点头之后,她内心便抓狂起来,接着说道,“也不知道是坏事,还是好事,你怎么就惹上了这种人。”

    “是他惹上我的。”

    “唉……”接着两人便叹一口气,相互靠着,毫无精神地看着地板。

    这个时候洗手间里水声停止了,然后又传出酒精的味道,不一会儿,李焉悦就满脸坏笑的握着水晶 棒 子出来。

    “焉悦,别闹了,水灵这边真的出状况了,快把按摩 棒放回去。”小梓白一眼兴致 勃 勃 的李焉悦说道。

    “怎么了?什么状况?是不是嫌不够用?”李焉悦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以为丝竹心放弃了 挣 扎。

    “出大事了,真是的,还有心情玩这个。看你那骚样子,你想用就进去尽情的用,用完了再出来。”小梓有点生气了,她对着李焉悦翻个卫生球白眼后说道。

    “小梓你…混 蛋!”李焉悦似乎问道火药味,娇 嗔 的瞪了小梓一眼,快步走过来坐旁边,关心地问出了什么事情。

    谁知道狗改不了吃屎,李焉悦知道丝竹心被江梓皓在俱乐部的厕所 里 面给 弄 了之后,大大咧咧地说道:“那么刺 激 的事情都被你撞上了,而且是个高帅富啊,你就知足吧。再说了,你们叹气有什么用,事实就是事实,铁证如山。弱弱问句,水灵,在厕所里面是不是很 爽?”

    “你……”被最后一句气得发疯的丝竹心没好气地损她说道:“你拿着进去试试就知道爽不爽,你丫年纪轻轻就整一只饥 渴的饿狼了。”

    “哎呀,你笑话我是不是,我让你现在就 爽。”李焉悦闻言,咬牙切齿的拿那那根东西 捅 丝竹心的腰说道。这一下子惹得丝竹心手足一阵乱舞 求 饶。

    看到李焉悦的这个阵势,小梓也没好气地推她一把说道:“闹什么呢,水灵现在都掉入虎口了。”

    “这不是小事情嘛,其实要救出水灵,办法只有一个。”李焉悦并有生气,放下手中是东西,胸有成竹地说道。

    蹙起眉头,丝竹心立即望向李焉悦问道:“什么办法?别整那些没用的。”

    要知道这个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脑袋里面的鬼主意可多着呢,但是很多都是没用的,所以丝竹心还是担忧地提醒。

    看得出丝竹心的怀疑,李焉悦笑了笑,就站起来,指着丝竹心和小梓点点头说道:“小看老娘是吧,待会你们就知道了。”

    说完,她就走进了房间。在里面翻箱倒柜的鼓捣一阵子,才大声说道:“你两进来看看,水灵要逃出生天就靠它了。”

    闻言,丝竹心和小梓疑惑地走了进去,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法宝。

    各位看官,求月票,求红包,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