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02.危险霸道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午夜的城,才是这个大都市的精彩,然而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这个城只为一部人精彩而已。如沧海一粟的丝竹心走出这俱乐部之后,拦个出租车,就直接前往家里走去。

    望着家里紧闭的大门,屋里灯光昏暗,那是母亲一直为她留的守夜灯,为此丝竹心内心又是一阵酸楚,这个家已经散得七零八落的,叹一口气,她便推门而进。

    “是谁允许你进来的?”突然,一把低沉而又 霸 道的磁性声音冷漠地响起,吓得丝竹心赶紧看向那只有几步之遥的一个男人身上。

    这可是她丝竹心的家,居然还有人说,谁允许她进来,顿时火气就冒了起来,她打量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棕褐色的碎发几乎遮住了如鹰眸般犀利的双眼,冷若冰霜的面孔里看不出他到底想要说些什么。薄凉的双唇此刻也紧闭着,整个人看起来,散发着森冷的危险气息。

    “你谁啊,这是我的家,难道进来还需要你的允许!”丝竹心理直气壮地质问着这个看起来就觉得危险的男人。

    这个男人看着丝竹心,用修长的手指摸着下巴,嘴角扬起了一抹邪恶的弧度说道:“原来你就是丝竹心啊,那正好,就拿你来抵欧阳武就好了。”

    “我求求你们,不要,不要……”还没有等丝竹心说话,母亲房内便传来哀求之声。

    “你们要对我母亲做什么?要是只为了钱的话,我劝你最好马上住手。”丝竹心怄火地扫一眼不远处的男人说道。

    “是吗?如果我说不停手呢?”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试过这样被女人警告过,他阴沉着脸,想要好好地惩罚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男人站起来,来到丝竹心身边,从上到下打量着她,就好像一个野 兽看中了一个猎物,一种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烈。

    在这样的环境下,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丝竹心竟然有种想要逃的冲动。突然这个男人扬起了一抹算计的微笑,用他温热的手掌固定在她头部的背后,一下子就把她控制得动弹不得。

    一阵古龙水香味夹带着烟草味迅速传进了丝竹心的鼻吼里,接着就是 滚 烫 的双 唇 覆上了丝竹心那粉嫩职晶莹的红 唇。这已经是第二次被 侵 犯,她愤怒地瞪着双眼,紧握的双手想也不想就往男人的下 身抡去。

    但是这个男人似乎已经发现了她的诡计一样,一下子就抓住她的双手,继续他的 索 取。其实这个男人本想简单地惩罚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却不料在吻上她的那一刻,他内心却 触 电般泛起了征 服的 欲 望,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抚 模 着这具散发着女 性 幽香的 娇 躯,不由得加深了这个吻。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丝竹心此刻再次体会到,她不停地 挣 扎着,只可惜双手被牢牢抓住,双腿也被狠狠地 夹 住。

    “啊,放开我•••••••不要,不要••••••求求你们,求你们了……”房内哀求的声音再次传来,丝竹心听闻之后,内心便焦急起来。这一急,口便被撬开,一条舌头直接伸了进去。

    突然舌头的一阵刺痛惊醒了沉迷其中的男人,一阵浓重的血腥味在两人的口中搅拌着。

    丝竹心趁他失神时,用自己的高跟鞋跟狠狠地用力踩了一脚,马上推开了眼前这个男人,随即转身往房内跑过去。并且双手不停地试 擦 着被吻得红肿的双 唇,但也只能在心里还是很不服气地骂了句,她妹的,被疯狗咬了一口。

    而这个男人有点愠怒地望着往房内跑去的丝竹心,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用一只手擦着嘴角里流出来的鲜血,另一只手则 揉 了 揉 被踩痛的脚。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敢咬我,我会让你知道悲惨的后果。”男人阴沉着脸,眯起了深邃而又幽暗的双眼冷道。

    才跑了没有几步,丝竹心就被拉住了,双手被锁在背后,男人一用力就把她的头给扬了起来,紧接着她的脸上便挨了一耳光。

    “你跑啊,跑啊!我现在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哈哈……”男人怒视着丝竹心,笑得狰 狞地说道。

    “你会后悔的!”用力 挣 扎的丝竹心怒视一眼这个男人说道。

    “这世界还没有让我后悔的事呢,哼!”男人冷哼一声,就伸手去 扯 丝竹心的 裙 子,把裙子强 硬 撕 裂 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人踢开了,门外面的江梓皓只是冷眼扫视一下屋内的男人和丝竹心,就阴着脸走了进来,踱步在这个男人身边阴沉着说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萧公子,我相信今晚这事,足够你后悔一辈子!”

    居然是他?!丝竹心惊诧着来救她的人,竟然是江梓皓。不过她依旧保持着冰冷的脸孔,用力地挣扎着。

    而那个被叫萧公子的男人听到江梓皓的话语之后,脸色马上变了,他瞪一眼怀里挣扎的丝竹心,语气有点颤抖地说道:“皓爷,一向以来我们两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该不会为了这么差劲的女人,而坏了这么多年以来的规矩吧。”

    阴翳的眼神扫一遍这个萧公子,江梓皓冷笑着说道:“说规矩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小辈,我只想让你知道,你现在搂着的这个女人,你还得叫声嫂子。”

    萧公子被江梓皓冷冷地扫一遍,感觉到置身于冰窖,不过他也算是个老江湖,还是硬着头皮说:“既然这样,是我看走眼。而且她那个小白脸欧阳武的事,就当小辈孝敬您老人家的。”

    “不必了,那么一点钱只能吓唬那些乞丐。”江梓皓不屑地笑了笑,然后对着后面那几个保镖挥挥手,接着说,“回去告诉你父亲,这是东街,不要飞象过河了。”

    “你!好,皓爷把话说开了就好,我们西街的人也懂得该怎么做。走,今天就卖脸给皓爷。”萧公子看着保镖送上来的钱,推开丝竹心咬着牙点头说道。

    被推开的丝竹心趔趄的走了几步,然后踉跄地跑进房间里,她此刻最担心的就是母亲。

    “萧公子,我有说过让你走了吗?”看着萧公子的手下拿过钱,就想走的阵势,江梓皓却开了口,还示意那几个保镖守着大门。

    “嗯?皓爷这是什么意思?”萧公子回过头望着江梓皓问道。

    “你是认为侵犯了嫂子像没事一样,还是不了解我皓爷这人呢。”江梓皓背对着这个萧公子,冷淡地道。

    闻言的萧公子打了个激 灵,身子也有点 哆 嗦,他完全想不到这么一个小白领女人,居然还靠上了江梓皓这大靠山。但是要是这女人真的攀上了这富爷,他父亲也用不着来赌场赌命啊,难道是……

    想到这里,萧公子便说道:“皓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侵犯了嫂子,为了表示我的愧意,这一刀是我还给她的。”说完从身边那个手下那里夺过一把刀,在自己的掌心那里拉了一刀,顿时鲜血淋漓。

    “萧哥。”

    “萧哥……”

    看到这个情境,萧公子身边的几个手下有点急地上前喊道。

    “没事,你们站住就好。皓爷,这下子可以了吗?要是皓爷还是不解气,我再还一刀。”萧公子对着上前一步的手下挥一下手制止,然后望着江梓皓,冷冷的说道。

    扶着母亲出来的丝竹心看到这个情景,心里也暗叫不妙,这下子给惹事了,虽然她一个小白领从来不过问大都市那里是非话题,但是这东街与西街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

    “够胆魄,不愧是西街一条龙的儿子,你们走吧。”江梓皓也想不到这个萧公子会拿出刀来割自己,他扫一眼扶着母亲出来的丝竹心,再也不说话,就直接往门外走去。

    “皓爷不怪罪就好,以后我们做小的出来混,会带眼的。”萧公子身子有点僵硬地俯下身说道,然后看着江梓皓从自己的面前走过。

    而江梓皓没有停住脚,直接坐上车,就离开了。看着这车消失,萧公子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冷哼一下,冰冷地扫一眼丝竹心之后,从牙缝挤出一个走字就离开了。而丝竹心也回敬了一个不服的眼神,瞪着他们离开。

    看着这两群人都走了,丝竹心才松了一口气,她扶着母亲坐下,还没有等到她问话,她母亲就问了,“水灵啊,你什么时候和这种人来往的,是不是想把妈给气死!”

    “妈,我没……是因为…因为……”丝竹心也不知道怎么给她母亲解释,总不能说出自己在俱乐部被这个饿狼吃干抹净吧。

    “你们都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好,你们不用回来了,我再也不愿意看到你们了。”

    看着母亲的激动,丝竹心只好赶紧说:“妈,为了救阿武,我只有拼了,不惜一切也要给我们欧阳家留个香火!”

    “阿武不长心眼,难道你也缺心眼吗?”

    “我……”还没有等丝竹心说完这句话,就有一个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她上气不接下气地来到丝竹心身边说道,“水灵,出事了,出事了,快,快跟我来。”

    “焉悦,你怎么回事啊?出什么事了?”看清楚来人是自己好姐妹李焉悦之后,丝竹心拍一下她的背问道。

    “别问了,跟我来,迟了就来不及了。”这个好姐妹说着,就拉着丝竹心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