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101.报复男人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芋头那边正准备着好戏,但这边已经上演了。

    这不,摇滚的音乐把原本已经凌乱的大脑给震撼得一阵阵头晕,丝竹心不知道自己已经喝了多少杯,她睁着迷离的眼,却始终找不到她要等的那个人。

    原来几年的感情都抵不过这样的一个小要求,丝竹心端着手中的玻璃杯,绝望地笑了笑,又是一杯干。闪烁的灯光,划过她的脸,是那么的苍白。

    将玻璃杯放下,丝竹心摇晃着站起来,拿着自己的小提包,跌跌撞撞地往厕所走去,她的胃终究是撑不住了。这是她第一次在这样的地方喝醉,也是她第一次对这个男人如此绝望。

    在这种酒吧里厕所是不分男女的,一步三摇的丝竹心不止一次撞到男人的怀抱里,她不知道道歉了多少次才看到令她期待已久的厕所门口,以前的她从来没有发现这段路是那么遥远。

    推开一扇半掩的门,丝竹心还没有来得及迈步进去,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抱住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背后这个人就把她推到厕所里面,把她整个人死死地抵在墙上。

    望着面前这个男人,还没有喊出放开我,惊慌的丝竹心那樱桃小嘴就被吻住了,紧接着这个男人像饿狼吞噬自己的猎物一样,要把她的裙子和衣服给 撕 下来。

    虽然有点醉酒,但丝竹心还是清楚自己的处境,突然而来的侵犯令她害怕得出了一身冷汗。她猛地咬着男人肆意侵占进来的舌头,拼命挣扎着要离开这只已经发疯的饿狼,可惜这个男人只是离开了她的唇,而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把她仅剩的衣物也扯了下来。

    “别想逃了,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男人伏在丝竹心的耳边沉声说道。

    “救命啊,救命啊……”嘴巴总算可以说话的丝竹心惊恐地喊道,并且用力地挣扎着。

    “救命?在这个地方喊救命?哈哈……”男人有些戏谑地望着丝竹心笑道,然后接着说道,“想不到你的会是红色,还挺有情趣的嘛,哈哈……”

    望着自己红色 内在衣物,丝竹心的脸顿时热了起来,她又是用力地挣扎一下,却发现被这个男人牢牢禁锢着,她眼珠转了一下,便睁着如丝一般的媚眼说道:“既然都是出来夜蒲的,没点情趣怎么行,是吧。”

    “看来我刚刚的判断有点失误了,不过技术娴熟的,我也喜欢。哈哈……”男人大笑着说完便把他的舌头游走在丝竹心脖子与锁骨之间,接着便把他的皮带 解 开。

    这个时候丝竹心也知道只能智取,千万不能硬来,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大脑有点不好使,加上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侵犯,就变得更加慌乱。

    “别想耍什么小聪明,只要是我皓爷想要的人,就从来没有逃得掉的,丝竹心小姐。”脱 掉 裤 子的男人似乎发现丝竹心的慌乱,咬着她的耳坠邪魅地说道。

    皓爷?这个就是传闻中的江梓皓?居然还知道她的名字,丝竹心闻言,全身打了个冷颤,她偏了偏头,躲开男人的嘴,然后认真审视一番眼前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倒是长得人模狗样的,高挺的鼻梁,浓厚的剑眉,确实有几分冷峻。虽然看起来有三十多岁,也不失一种沉稳的气势。只是…只是江湖上传闻的皓爷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只要他想要的,开个口,不是有很多女人会自动送上门吗?丝竹心似乎看到转折点,眼睛一转就有计划了。

    “真是见面不如闻言啊,传言的皓爷也不过如此罢了。”虽然已经是身无寸缕,丝竹心蠕动一下嘴角,还是不在乎的嘲讽地笑了笑说道。

    “嘴巴还是挺锋利的,不过你会求我的,因为我了解你。”江梓皓没有理会丝竹心的嘲讽,他硬是把她的一只腿架起来,试图把他高高挺起的龙头游走进去。

    “呸!死变态,求你妹!老娘不玩了,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丝竹心发现这个男人软硬不受,只好动粗了,她说完死命地乱动,避开这个男人的龙头入侵。

    “最好给我安分点!你那个小男人或者还有得救。”江梓皓空出一只手,捏住丝竹心的脸,冷冷地盯着乱动的她,低声而有力地说道。

    “欧阳武?”丝竹心闻言,全身打了个激灵,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的?她一下子静了,眼眶里面的泪珠便打滚起来。她今晚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件事,也之所以会醉。

    “想救他,就得乖乖的听话,不然谁也救不了他!”看着丝竹心的眼泪,江梓皓有点厌恶地乜一眼她接着说道,“像你这种货色的女人,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别在我面前整这个模样。”

    “那你找那些货色去吧,你这样的富爷在我面前嚣张不起,同样,我也高攀不起!”丝竹心本来就已经绝望了,还要遭受这样的侮辱,她怒视着江梓皓说道。可是才刚说完,下 身 便传来一阵锐痛,她不由自主地痛苦地惊叫一声,卷缩起身子,避开那东西的侵犯。

    “若不是它,你以为你值得这个价钱?”江梓皓空出来的手抚摸着丝竹心肩膀那道疤痕接着说道,“强 奸就像生活,反抗不了,就应该好好去享受,有很多人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连这个资格都没有吗?反抗不了就要好好去享受吗?丝竹心有点茫然地望着这个男人,为什么他知道的那么多,那道疤痕只有两个人知道而已,难道他就是……就算是,也不代表他可以这样羞辱她。

    发现丝竹心一直变幻的脸色,他只是邪魅地笑了笑,然后就直接入侵她干涩的身体,把她的自尊残忍地粉碎了。

    无处可逃,挣扎也躲不掉,那疼痛让丝竹心渐渐麻木,她一直冰冷地盯着这个江湖传闻的富爷,她心底的恨,全部是来自这些臭男人。

    漫长的折磨随着这个男人的一声低吼,终究还是过去了,丝竹心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撑过来的,为自己爱的人付出痛的一次,痛也值得,而让她的男人却……

    随手扯点纸巾拭擦的江梓皓望着靠在墙边如没有灵魂一样的丝竹心,眼眸里闪过一丝波动,便说道:“不错,风韵不错,你那个小男人的事情我可以帮你搞定,不过你得签下这个契约。”说完他从地上那裤子的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递过去。

    麻木的丝竹心没有接过纸张,只是冷冷地望着这张纸,任凭自己的眼泪往下掉。

    “既然你不想把你小男人的事情搞定,那就算了,不过我相信你还会来求我的。”江梓皓邪魅地说完之后,望着畏缩在角落的丝竹心,就将手中那份契约收回。

    冰冷的目光动了一下,丝竹心怨恨地扫一眼这个男人,嘴角动了一下,有几分怀疑,又有几分希冀。说实在的,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有人搞定她男人的事情。

    “现在这个时候,对付那帮人,只有我才可以帮到你,要是不相信,我们来赌一把,怎么样?”看到丝竹心有点动摇,江梓皓不露痕迹地笑一下说道。

    突然间,丝竹心什么也不说,一下子站起来,直接扑到江梓皓的身上,用力地咬了一口他脖子,然后戏谑地望着这个惊诧的男人说道:“不必了,只要你把欧阳武的那件事办得像刚刚伺候我那样舒服就好了,至于这个,我愿意陪你演好这一场戏。”

    说完,丝竹心夺过江梓皓手上的纸和笔,刷刷地签下自己的大名,然后扬起脸接着说道,“我也相信皓爷的能力。”

    本来被这个女人突然扑来咬了一口的江梓皓有点愠怒,但看到这个女人绝强的神态,他只是笑了笑,饶有兴趣地盯着丝竹心说道:“那就好好干,说不定皓爷我高兴,会赏几个钱给你,哈哈……”

    “对于那些臭钱,我会有这个资格拥有的。”丝竹心不屑地扫一眼江梓皓,扬唇说道。

    揉一下脖子上的牙印,江梓皓扫一眼纸上的签名,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然后穿上衣服说道:“这性格够火辣,不错。那你顺便帮我带句话给你"qing ren",他女人还挺敬业的。”说完就走出了厕所,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

    “你!!”羞辱感顿时遍布了丝竹心的全身,她气得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然而这个男人却没有再转过身。

    看着这个身影消失了好一会,丝竹心才艰难地为自己套上衣服,她看着墙角落的那片血红,刺眼得就像床单红了一样。越想越委屈的她突然失控一样拼命地捶打着墙壁,直到自己浑身都没有一丝力气,才蹲下来,痛哭起来。

    而丝竹心刚刚的行为却惹来刚刚进来那位美女的关心,她推开没有关上的厕所门,看着蹲下来痛哭的丝竹心,用一种关切的话语问道:“你没事吧?”

    闻言的丝竹心却像只绝强的刺猬一样,猛地站起来,只是冷漠地扫一眼这个美女,什么话也没说,就侧身往门外走去。

    而这位美女只是笑了笑,因为她看到墙角落那处的血迹就明白了所有,她望着丝竹心的背影说道:“报复男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好好地活着,然后看着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走到门外的丝竹心听到这句话之后,只是停了一下,就跌跌撞撞地走出了这令人迷失的俱乐部,但是她心里面已经牢牢记住了那句话,报复男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好好地活着,然后看着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