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99.处子之血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经过野外怀孕的事件之后,长寿似乎已经不能平静下来,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当芋头走进曾芸芸房间的时候,刘寡妇虽然是黑着脸,但身边的石先凯不停地拉着,也没有说些什么话。

    “小伙子,你赶紧救我闺女吧,肚子胀的已经不行了。”见到芋头进来的老村长,快步上前拉着芋头说道。

    芋头随着老村长几步就到了芸芸的床前,掀开盖在曾芸芸身上的被子,他发现再晚两个时辰就救不回来了,而且这时候肚皮四周还是时不时一鼓一鼓的,那些虫马上就要破腹而出一般。这一鼓一鼓的波动,确实让人看得触目惊心,站在远处的村民都哆嗦着要往门外走去。

    看到这个情况,芋头马上想到小凤,不知道她那边的情况如何?

    “你们都出去吧,俺处理好以后,会叫你们进来的。”事不宜迟的芋头马上转过身对围观的村民说道,然后就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

    本来刘寡妇还不愿意出去的,但是大局已经定了,她扭拧了一下,也随着石先凯出去。见人都走光了,芋头才按照老和尚说的那些话,顺着男女双修那本书步骤运行一番,直到小腹丹田都已经聚满了火辣辣的热气,才爬上曾芸芸的床。

    当芋头再次审视这一副雪白完美,没有任何沾染过的躯体时,他内心似乎有一种兽欲,就像一头潜伏在体内多年的猛兽要爆发一般。芋头的手落在雪峰山,按照步骤去游走,只可惜这雪白的躯体没有任何回应。

    只是当芋头的双手落在曾芸芸肚子上面的时候,那些一鼓一鼓的游动,马上闪到一边。经过芋头一番的抚摸游走,曾芸芸有些冰凉的身体才慢慢回暖。

    于是芋头就按照老和尚所说的治疗方法,开始给芸芸治疗,虽然这次会耗掉他一部分的阳气,但是没办法了,救人要紧。

    随着和曾芸芸这个治疗,芋头丹田的那股气量越来越猛烈,尤其是腹部有一种要爆破的感觉,尤其是每次抵到曾芸芸那啥尽头的时候。不但这样,而且每次要爆发的时候,他脑海就翻滚,胀痛得非常厉害,而且越来越严重,令他浑身火烫得直冒汗。

    到最后芋头再也忍不住,咆哮着打搅,并且用力抱着头,一阵盲目的疯狂,再也忍受不住,只感觉到全是酥麻,一股气流一般的东西,直接从腹部下面喷发出来。

    随着喷发,芋头才感觉到痛感消失,但是脑袋却更加昏沉,他颤 抖 几下,才将腹中丹田的那股东西发泄完,算是把这次治疗做好。而曾芸芸此刻已经浑身是冷汗,虽然脸上有一股 潮 红,但是樱唇却是白的毫无血色。

    芋头用手拍拍自己的脑袋,才将拿东西退了出来,随着这一退,一股发臭深绿色的臭水,不停地涌了出来,正是那尸毒。

    望着落在床上的红白绿三种颜色,芋头只知道后面的颜色对曾芸芸是有好处的,尤其是那股发臭的绿水,是化解尸毒而流出来的。只有这股浓水流出来,那么曾芸芸这一次没白挨草了。

    从床上跳下来,芋头用一块布擦了擦他的那东西,才去察看曾芸芸的情况。这个曾芸芸的脸色依旧是一片潮红,但是唇中的血色渐渐恢复,刚刚鼓鼓动动的腹部也已经平滑下来。

    芋头穿好衣服之后,才替这个小女人处理一下,然后才将老和尚给他的那些草药丸塞到她嘴里面。

    而守在门外一直想窥视的那些村民都议论着,尤其是听到芋头咆哮的声音之后,而刘寡妇一直责怪石先凯拉着她,不然她是不允许别人在从那里面搞三搞四的。只有老村长颤巍着身子抹眼泪,内心责怪自己不该去红薯地那边圈地,但是如果没有去圈地的话,又哪里有钱给这闺女上学呢。

    在这些人吱吱歪歪的时候,芋头拉门出来,扫视一下这些马上住口的村民,才走到老村长面前说道:“已经没事了,不过这三天不能让她吃鸡肉。”

    当然芋头还低声吩咐了一下老村长,给芸芸灌点麝香,这样为了防止芸芸不小心有了,也需要做个安全措施的。

    芋头这么一说,村民都震惊起来,纷纷表示怀疑,还没有等老村长进屋,他们就争先恐后地进去了,而刘寡 妇也不信任地对芋头翻了几下白眼才进去。

    见到眼前的芸芸,村民立即双眼露出惊讶的神色,这也太神奇了,果然是人不可以貌相啊。之间芸芸苍白无神的脸色已经变得红润起来,尤其是那脸蛋。

    然而他们根本不知道芋头做了什么治疗,或者只有芋头自己明白,当然说出去,对这个女孩子也不好,但是活着就是人的希望,只要活着就好。这也是芋头唯一要就这个祖国花朵的原因。

    就如当初的他,如果不是生存和希望,他估计早就不是现在的他,所以只要活得有意义,这些东西,他就值得了。

    想不到真的可以起死回生,村民这次终于对芋头是刮目相看,不再持怀疑的态度。都开始纷纷交头接耳说起来。

    “啊……真是神奇啊,肚子真的是没有了。”

    “想不到还真的能起死回生,看来这是高人啊,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真是后生可畏啊。”

    “是啊,而且脸色比之前还红润了。”

    “真是神奇了。”

    “是啊,是啊。”

    ……

    “感谢你啊,小伙子。”听到里面的惊叹声音,客套说着的老村长闻言不像那些村民一样焦急进去,但是内心的欣喜却毫无掩饰他要进去看看的神色。

    芋头自然是看得出,而且他也不能够如此逗留下来,小凤还等着他救,就爽朗笑了笑说:“老人家不客气,你先进去看看吧,俺还有事就先走了。”

    这是件事情是芋头自己占了便宜,不但占了曾芸芸的身子,还得到她老爹对他的感激。

    世间就是这么无奈的,很多事情不是不愿意就可以改变,但是只要有办法,谁都会去争取。芋头他何尝不是,他遇到事情更是比这些严重多了,但是只要他还活着,把自己的能力增强,就有朝一日可以把该拥有的,该还给别人的,统统一次清了,绝不含糊,所以他知道责任更大。

    从长寿村出来,芋头没有发现一直躲在不远处偷看的老村长,其实村长也是和芋头一样心急想就小凤。

    当初周大斌已经把出事的小凤送到城里的医院,但医院那边只是说中了不明之毒,在icu抢救,一直都没有效果,还让周大斌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医生这边这么说,周大斌第一时间就是来长寿村这边问,得知道和尚堂那边的老和尚有办法,他就马不停蹄地千万,顺便会一会尼姑大春。却不料听到村民来求芋头去救人的这一事情,便偷偷摸摸跟了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现在看着芋头消失的背影,周大斌内心却犹豫起来,知道这个曾芸芸得救,那么说小凤也可以得救,确实令他心中欣喜,当初的计划不会失算。但是却要毁掉小凤的清白,这等于没了小凤一样,周大斌却不想这么做,于是他赶紧往和尚堂走去。

    带着老和尚给的药方和那本双修心经,芋头急匆匆地往桃花村走去,一直走到大山塘的时候,才碰上了去接他的大牛和陈主任。见到周水灵没有来,芋头内心有点不安。

    “芋头,你怎么自己跑回来啦,俺还想着这就去看。”见到芋头的大牛憨厚地笑说,这些天他也有去看芋头,但是还没有到和尚堂就被老和尚拦着,想偷偷去看看,也被发现了,试了两天之后,和陈主任他们谈了谈,就干脆不去了。今日见到芋头活蹦乱跳的,他自然是开心。

    “大牛,别整这些啥呷子,快走,小凤出事了。”芋头对着陈主任点点头之后,拍一下大牛的肩膀说道。

    “呀……你连这个都知道啦。已经送去城里的医院了,不过听说很严重。”大牛有些吃惊地望着大牛说道。

    “送去城里?”听言之后,芋头停住了自己的脚步,是啊,以周大斌的权势和金钱,绝对是送去医院。但是医院可不能治疗这种极阴之毒啊,想到这里芋头便对陈主任说道:“陈主任,可否帮帮俺?俺要去救小凤,你开车送俺去。”

    “这……”料不到芋头会这么说,陈主任难见地蹙一下眉,明显是有些犹豫。毕竟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处理,虽然芋头父亲身后事已经处理了,但是桃花村桃花酒的事情才是刚刚开始。

    “走吧,美女主任,关于小凤的事情,俺们会告诉你的。”了解芋头的大牛对着陈主任点点头说道,然后就催促他们一道下山,直往村委走去。

    三人渐行渐远,在夕阳昏黄的颜色渲染下,映衬着下面翠烟袅袅的村庄,成了一幅闲逸的农村生活油画,却难遮挡即将要发生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