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98.童子之身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我……今时今日,老子忍你。”尽管已经怒火冲天,但是周大斌还是忍了下来,这次不得手,还有下次,一旦有了第一次,以后你这娘们便会求着老子耍你。再说了,也是他周大斌当初负了她,而且眼下还有事情求这个尼姑帮忙。

    于是,周大斌的眼神由极度愤怒瞬间变为温柔,微微一笑,淡淡地说:“大春,信不信由你,不过你会后悔的。如果你这样玩,可以减轻我对你的伤害,这个游戏我会陪你好好地玩下去的。”说完便捡起胡乱扔在地上的衣服,迅速穿起来。

    “村长是吗?那意思是要奉陪到底?只是贫尼怕你玩不起。”大春笑眯眯地站在周大斌面前,笑说。

    一直在外面听的芋头怎么想也想不到老色鬼当年还有一个私生子,看来这老毒物年轻就已经不是个善类了,难怪那天对金英下药,不得手,害死了她!

    “大春,孩子的事情我已经有些眉目了,当年孩子被你仍在大山塘,那天正好有三个人经过那里。不过如果你想玩游戏,我相信今天才是开始,为了弥补我的错,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周大斌眉毛一挑,伏在大春她耳边哈气说道。这暖暖的气流经过耳坠,大春顿时感觉暧昧至极,并且寒意阵阵,鸡皮疙瘩起一身。

    关于孩子这件事,周大斌其实也没有说谎,这些年他也找人查过,确实有一些眉目,但是还没有确定。他周大斌不是说没有子女送终,但是始终是他第一个孩子,内心还是有所挂念,这是人的本性。

    但是大春在这个尼姑庵里面早就练就刀枪不入了,加上她是何等人士,她已经不像当初情窦初开那时候,笨丫头一个。在周大斌哈完气欲要抽身的时候,她突然抱住他的背部,灵舌轻轻舔一下他的耳朵,低声说道:“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只要能够找到孩子,贫尼愿意和你玩下去。”

    闻言,周大斌内心猛地颤抖一下,全身也打了一个激灵,他此刻的心也被撩乱,这娘们还真和他扛上了。不过这样才好玩,旧"qing ren"死灰复燃,一定要有些前戏的,而且他已经捏着这个女人的死穴。

    保持这个姿势实在太暧 昧,既然这个女人已经有所妥协,他周大斌那就不客气了,赶紧伸手在大春的胸部猛摸一把,然后迅速伸手抓住大春往他脸上招呼的手掌,笑道:“我早就准备好了,大春你还是和当年没变,女人用身体和男人斗,永远都只会吃亏,大春你忘记了吗?嘿嘿……”

    “你!流氓!等着瞧!!”本来大春这个条件发射的动作已经够为迅速,没想到这周大斌早有准备,想抽回自己被抓得紧紧的双手,无奈徒然无力,大春瞪着双眼,杀气腾腾地抽出另一只手,横扇而去,愤怒说道。

    “嘿嘿……流氓又怎么样,当初在红薯地的时候,你可是说过就是喜欢我流氓。”伸手一接,周大斌向前跨一步,用力地把她双手往水蛇腰后压去,然后坏笑着在大春的脸上啵一个,得意地笑道。

    忽然间,下身传来一阵猛烈的风,直击周大斌的老二,他想迅速躲避,却不料大春的手猛地缠住他双手,牢牢地锁住他。

    “哎哟……疼死老子了,大春这可是你下半身的幸福啊,你也下得了手。”躲不过这来势汹汹的一击,得意忘形的周大斌下身的锐痛迅速传遍全身,令他原本得意的脸马上变为狰 狞。本能地抽回自己的手,捂住下身,无奈被大春有力的手牢牢锁死,他只好挤着双眼说道。

    “村长,就这点水平,还想和贫尼玩,当年贫尼只是被鬼遮眼了,才会和你这畜生睡了,只可惜苦了孩子天生,至今在哪里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怪你的,周大斌!”在周大斌欲要猛力挣脱大春牢牢锁住的双手时,大春不屑地扫一眼他猪肝色的脸,冷道。然后才突然松开双手,惯性使然,周大斌往后面踉跄走几步,便狠狠地甩一屁股,马上痛得呲牙咧嘴的。

    “大春你……哎哟……我正式告诉你,老子的耐性也是有限的,哎哟……惹恼了我,我不会就这样罢休的,哎哟……”一手捂住前面,一手捂住后面的周大斌在地上滚动着,怒道。

    短短一段时间,周大斌作为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也被攻击两次到位,令他怒气冲冲,要不是个中原因,他第一时间爬起来对这个女人大打出手。

    “冤有头债有主,周大斌,会有报应的,你好自为之吧。”大春没有理会周大斌,反而仰起头摇摇,从鼻子冷哼一下,便要离开。

    芋头也想不到这个尼姑这么烈性,只可惜当年被周大斌糟蹋了,想着他也准备回和尚堂,找老和尚问问,因为从曾芸芸家回来的时候,他下身就火烧一般烫,尤其是丹田哪里,好像又一股真气在膨胀要爆发一般。

    “什么?报应?哈哈……在桃花村老子享尽荣华富贵,不知多少女人投怀送抱,难倒这就是报应吗?大春你就等着后悔吧!哼……”周大斌这次真的被激怒了,暴跳如雷一般站起来,指着天骂咧道。

    闻言的大春没有停止脚步,只是微微摇摇头,她也责怪自己修佛这么久,还要和周大斌计较,还是尘心未断,道行不够啊。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便传来吵杂的声音,好像在议论着什么一般。这时的芋头已经溜到和尚堂后面,但还没有找到老和尚,只好往前堂走去。

    芋头才走到前堂门口,只见刘寡妇带着一群村民在哪里等候着,而老和尚已经在哪里和老村长曾大贵聊着,曾大贵虽然老泪纵横,但目光还是四处搜寻。发现芋头出现,第一时间就走了上去,抓住芋头的手说道:“小伙子,我家芸芸就交给你了,你要救救她啊。再过些日子芸芸就大学毕业了,就可以光宗耀祖了。”

    和老和尚对视一下,芋头才说道:“老人家你放心,只要你们想清楚了,俺会救活她的。”

    “正所谓我佛慈悲,就让你救回了芸芸的命,但是你毁了她的清白,你是不是应该救回芸芸的命之后,把她娶了?”刘寡妇在众人面前,上千一步说道。

    刘寡妇这么说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在农村,要是一个女孩子清白没了,就等于毁了她一辈子。这番话一出,一起来的那些村民也开始议论起来。

    “这个要求俺不会答应的,俺有自己喜欢的人。”芋头直接回绝刘寡妇的要求。

    “哎哟,你以为你是什么新鲜萝卜皮啊,我们村芸芸肯嫁给你,是你最大的福气!还是你想着你们村长的闺女,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想想自己什么情况!”刘寡妇见芋头回绝她,顿时觉得没有面子,马上噼里啪啦地说道。

    “在佛祖面前你也这么口无遮拦,真是的,少说两句吧。”石先凯闻言,看到芋头脸色不对劲,赶紧上前拉一下刘寡妇说道。

    “你最好嘴巴干净点,不然社区的事情,走不了兜着走,哼!”芋头强忍住内心的怒火,自从被铜二灌下那些刺激性的液体之后,他总是控制不住火气。

    “你!”刘寡妇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气得浑身哆嗦,但是又说不上话。一边的石先凯脸色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赶紧拉着刘寡妇下去。

    芋头不想理刘寡妇这些贱人,便对老村长说:“你们先回去,待会俺就过去。”

    听言老村长道谢了好一会才和村民离开,刘寡妇是心有不甘地走出佛堂,她也想不到这个小子会当众令她下不了台,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看到村民都走了,芋头才赶紧拉着老和尚走到一边说道:“老师傅,俺现在浑身不舒服,尤其是腹部下面总是有一股气流要爆炸一般,而且浑身发烫。”

    老和尚听言,眉目微微一挑,伸出手捏住芋头手腕的脉搏,然后再用力一只手按在芋头腹部,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现在的烈阳已经唤醒了,十二个时辰之内,没有和童子之身合欢,你将会丹田烧起,阳气耗尽而亡。如果合欢过后,过了男女双修第一重,那么你的顺耳就会逐渐厉害。”

    “老师傅,俺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啥?什么顺耳,啥男女双修的。俺自从那次晕倒之后,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花儿不再是对俺笑,鸟儿不再对俺叫,而是和俺说话了。搞得俺就像一个怪物,这种感受好难受啊。”芋头这次终于爆发了,这几天他压抑在心里面太久了,感觉现在世界不可能会有这些东西。

    “这些异能在大千世界是万中无一,你既然拥有自然是有存在的理由,先处理好你的事情,再来找我吧。长寿村那个姑娘还等着你救的。”老和尚端详了好一会,才缓慢说道,说完也不管芋头直接离开。

    虽然芋头的心很乱,但是他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要能够救回那个学生的命,那么他同样可以救回小凤的命。想到小凤,芋头都不知道她现在如何?心想赶快去长寿村处理好,就直接回桃花村,救小凤。

    赶往长寿村的人,除了芋头,自然后面还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