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六十章 暴雨袭来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山有些不放心水田事情,第二天一早,扛着铁锹,早早过去察看。.李峰帮着母亲提水浇灌菜园,小小的几根木桩简单搭建的码头。小水沟里清凉凉的溪水,缓缓地流淌,一座几块木板简易木桥。

    木桥两边,正是李峰家的两块菜园,蔬菜品种丰富,茄子,青椒,西红柿,豆角,扁豆,冬瓜,丝瓜,水葫芦,芹菜,细香葱等等。水沟边上的空心菜翠绿,嫩的似乎出水儿,水沟的的茭白饱满,水沟埂上有些小竹子,虽然是最为普通的竹子,长势却很是喜人,几株茶树,不过是四五十厘米高,淡淡清香。

    李峰提着水桶走过摇摇晃晃的木桥,水桶的水花溅出,滴落小溪里,溅起水花,几条小鱼吓得,缩着头儿向着水沟边的水草里游去。远处的几株芦苇上,早早盯着鱼儿的小翠鸟,飞快掠过,一条肉串子,慌乱中成为小翠鸟的早餐了。

    “妈,这些土豆,能不能吃呢?”李峰一株一株的点着水,这些秋黄瓜苗还太小,李峰深怕的睡太多冲倒了,小心翼翼,李峰家由于育西瓜苗,每年可以吃三季黄瓜。如今夏天黄瓜还没有拔秧,小秋黄瓜已经育出苗子来了。

    “早呢,至少还要一个月。”土豆秧子长势喜人,不过这些是秋土豆秋后八月,这时候虽然长势挺好,其实下面的土豆不过溜溜大小。李峰扒开一株,挺可爱,可惜如今不能吃呢。太小点,皮子停薄,水嫩水嫩。

    张兰没好气的拍了了一下儿子,“这孩子,说了不能吃,你看,这棵被你拔出了,还能活啊。”李峰嘿嘿一笑,摸了摸后脑勺,提着水桶,屁颠提水,浇菜,去了。早上忙着七点多,张兰做饭,李峰去桃园看看二只小天鹅,弄了饲料,见着二只小家伙没事,欢实的吃着食物。这几天提着心算是放下了,自己虽然心里有底,晓得泉水效果,可是初见二只小家伙模样,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泉水的虽然效果不错,可不是灵丹妙药,能够起死回生,不然自己啥也不用做了,每天灌几瓶水,卖出去,可不是发财了。可惜这些李峰不过是做梦时候想想而已。早上起床后,依旧忙碌迎接的新的一天。

    “早啊。”林颖,刘岚,停靠好摩托车,笑着打招呼,李欣晚上多是回家住,二人早晨昨晚昨天的统计数据,骑着摩托车,在朝阳下,驶入小桃园。

    “早,你们快过看看,这两只小家伙正吃食呢。”三个人围着,不时拿着切丝的生菜丝逗弄一些毛茸茸的小天鹅崽子。

    李峰见着二人逗弄小天鹅竟然忘了吃饭了,李峰苦笑着摇头,自己的事情没忙完呢,梅花鹿,兔子,最麻烦还是小金鱼,这小东西喂养真是让李峰头疼死了,自己忘了让徐峰带些饲料了。其实这事徐峰误会了,李峰自己养鱼,哪里没有饲料,徐峰想当然的认为李峰自己有饲料。可惜,李峰还真是没有饲料,这个家伙的泉水只能让金鱼健康些,至于不吃不喝,这些小东西可不是愿意了,没办法只能用蛋黄替代者,配上泉水,好在这小家伙不挑食。不然,李峰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不错,小金鱼游着挺畅快。”李峰换了些清水,总算完成早晨事情,母亲这会已经做好了早饭,李峰收拾好这边的事情,洗了洗手。

    早饭玉米粉小米粥,米饼,几个菜园里的小菜,鸭蛋,忙了一早上的李峰吃的特别香甜。

    上午,李峰本来打算去看野鸡苗的,谁知道吃完早饭,没一会本来艳阳高照的大晴天,一会的功夫黑云压城,不一会,狂风大作,雷鸣伴着豆粒大的雨点。

    一时间,山村笼罩在水雾中,不远处的山岭冒着一阵阵白雾,笼着山头,大雨瓢泼而下。**的空气,雨水狠狠洗刷一遍,清凉水雾吹进竹楼,雨点敲击着竹笼,发出优雅的声响。主楼后的水潭上,点滴滴落泉水,此时已经成了尺宽的瀑布。

    李峰望着水沟里的水位慢慢上升,有些急切,披着雨衣,拿着铁锹,随着水沟一路寻来,原来是前边不远的桥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堵住了。李峰郁闷,这些枝条,不是自己昨天的刚刚砍掉的嘛。怎么回事?谁弄的啊,昨天萌萌似乎喂梅花鹿,难道这丫头,弄进去。李峰心里闹不清楚,赶紧清理一下,左右的水道,水流哗哗的,不多一时,竟然有上水鱼虾来着。

    李峰起初没在意,几条鲫鱼,谁知道一会功夫,一条一斤多的鲤鱼,摇着金黄色的鲤鱼尾巴游了过来。李峰一喜,卷起裤腿,小心从后边,围上去,手捧着一条肥硕的鲤鱼扔到石板桥上。

    “哇,姑姑,天上掉鱼了。”小青没来及拉住自己侄女,小丫头一头扎进雨雾中,萌萌这会嚷着过来找铃铛玩,正好雨水小了点,小青撑着雨伞,谁知道走到石板桥上一条鲤鱼从天而降。萌萌大眼睛一亮,哪里管什么雨水,蹬蹬跑了过去,捧着大鲤鱼,咧嘴大笑,完全不顾雨水打湿自己的头发。

    “你这丫头,想的美,天上掉鱼。”李峰抬头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丫头,正是天天想美事,天上掉鱼亏她想的出来啊。

    “啊,李峰,你怎么?”这会子忙活着清理水沟的李峰哪里顾着雨水,雨伞早早扔在一边去了,此时满身湿漉漉了,这个小丫头,这树枝说不定就是淘气鬼弄得。

    李峰笑着指了指水沟的边的树枝,水草,杂草,泥沙,这里积聚了不少树叶啥的,整个树枝驾着,堵得死死。李峰这不刚刚清理好了,吸水鱼上来,自己刚捉了一条鲤鱼,谁知道成了萌萌说的天上掉鱼了。

    “哇,叔叔,你看好多鱼,你快捉上来啊。”水流越来越大,山上雨水已经顺着山泉的小溪流了下来,不过经过树木,丛林,灌木,杂草,水并不浑浊,鱼虾看的清楚。

    “萌萌,别下去,你看看你,这条裙子再弄脏了,你可没有衣服换了。”小青狠狠白了一眼,跃跃越试的小丫头,一上午不大的功夫,二套裙子全[***]了,昨天的裙子还没来得晾干,这下萌萌只剩下身上的一套裙子。

    “知道了,姑姑真懒,昨天都不洗衣服。”萌萌嘟嘟嘴,小声嘀咕,小青听着咬牙切齿,这丫头,昨天捉龙虾弄了二套衣服不说,自己不过昨天累了,今天早上洗了一下,谁知道下了这么大的雨,没来的及收呢。

    李峰苦笑,这个小丫头,自己可不想在雨水里淋着,小鱼小虾自己可是看不上的,抹了把脸上雨水,拿过雨伞,至于上水鱼,李峰还真没看上呢。几条鲫鱼,肉串子,泥鳅,米虾。

    “叔叔,铃铛姐姐呢,怎么没看着。”萌萌跑进小院子,几间房子乱钻,找了半天,没见人,愣愣傻站着。

    “铃铛啊,老院子帮着张奶奶摘菜呢。”雨水慢慢的停了下来,萌萌和小青已经过去找铃铛去了,李峰检查了一圈,池塘里水涨了二十厘米多,这场雨可真是够大的。远处的河滩白茫茫一片。

    村里人此时忙着下地放水,李峰给李山打了个电话,自己去玉米地,绿豆地放水去了。天空依旧乌云密布,清凉的空气弥漫着泥土的芬芳,玉米苗子经过暴雨的洗礼,显得更加的精神。挖开口子,浑浊的泥水快速的流入水沟,慢慢一丝浑浊汇入大河。

    这时候的大河宽了近一米,上流河水过一会下来时,大河最少宽上三米,这场雨水,洗去了沉闷,**的天气,雨后,山岭白雾腾腾,笼罩着山头,整个山村犹如白纱雾萦绕。冲洗的赶紧的青碎石上,留着大大小小的脚印,愈加显得干净了。

    路边的枝条上爬满了知了,远远没走到桃林呢,见着磊磊和萌萌,铃铛,几个小家伙拎着铁桶,大呼小叫的捉着知了。

    “叔叔,你快把磊磊撵回家,哼,磊磊大坏蛋抢我们的知了。”李峰一愣神,这丫头什么时候山里知了成你们的了啊。

    “萌萌,哼,这些是野树,野地,可不是你家的。”磊磊冷哼了一声,继续的捉着知了,惹得萌萌气的直跳,不停摇着李峰。

    “萌萌别闹了,这边知了多得很,要不你去前边。”这两孩子不能在一块,在一块铁定吵起来,可是你说吵吵吧,每次做什么,这两孩子还弄得一块去。

    “不干,哼。”说完跑上前把磊磊眼前的一只知了捉住扔进自己的小铁桶里,李峰摇头,这丫头自己惹事精,还喜欢告状,真是让人头痛。“铃铛,我看看你捉了多少?”李峰拉着小铃铛,清脆的铃声,可爱的小脸蛋,“啊啊”时时背着的塑料板,铁桶是李峰上次建竹楼的漆桶,算不上大,李峰伸头一看,愣住了,大半桶,密密麻麻的土黄色的知了蠕动着,动作极慢。

    “这么多啊?”路边树枝上有不少知了,可也并没想到这么多啊,不过微微一愣,想想也是,好些天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水了,知了多些也是正常。知了如今城里人过来,有时候会稍带些回家给亲戚朋友试试。

    “不错,有四五斤,二十块钱。”铃铛瞪大着眼睛点了点头,这丫头的不声不响,可比萌萌和磊磊这俩孩子多了些,李峰偷眼看了看萌萌和磊磊,不过二三斤,这两孩子不时闹腾,全便宜了铃铛。“哇,铃铛姐姐捉了好多啊,不干,不干,铃铛姐姐分点给萌萌好不好嘛。”李峰不客气的在这个小丫头屁股上拍了两下,憋着笑看着委屈撅着嘴巴。“去,自己捉去。”

    “怪蜀黍,坏叔叔,偷摸人家的小屁屁,萌萌告诉姑姑去。”扑通一声,李峰脚底打滑,差点摔趴下,这丫头更狠,自己懒得理他。

    “好了,快去捉知了吧,我可听说李灿叔叔四块钱一斤收哦。”县里的大排档,一盘子炸知了十来块,不过是一斤不到呢。前些天,六叔还说道,这时节知了怎么这么少呢,哪里知道一场雨,知了都成灾了。村里村外不少孩子都拎着铁桶,在桃林边李峰碰见几个闲云小筑的老人,凑着热闹,别说,知了实在太多,几个老人玩着,桶里少数一两斤。

    “嘀铃铃。”

    “你好,什么,真的,你等会,我过去看看。”李峰脸上一喜,匆匆和几位老人打声招呼,快步跑回桃林,骑着摩托车奔着水上人家绝尘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