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97.纠缠一起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看到大春如此 诱 人的眼神,虽然年纪一番的村长还是心猿意马起来,这种情境下,他其实也感觉好 激 动,比在酒店和新婚 少 妇鬼 混 那种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他来这尼 姑 庵并不是聚旧情那么简单,他知道老和尚愿意治疗隔壁村的姑娘,便马不停蹄地赶来,目的自然也是为了个救回周小凤一命。

    于是乎周大斌便鬼使神差地咽一下口水说道:“自从那次在红薯地与你那个之后,我就发现自己的魂 魄都被你 勾 掉了。大春啊,这些年苦了你,我还是希望你跟我回去吧。”

    看到周大斌这副表情,大春的嘴角勾了勾,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就领着他到了别院的另一间房,而周大斌也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村长啊,如果我要取回我得东西,你会给我吗?”走着的时候,大春突然转过身,跟在自己后面的周大斌说道。

    “咳咳……要是我有的,我肯定会给你,就算我没有,我也会尽力给你弄。”料不到大春会突然转身,周大斌没控制住自己的步伐,一下子撞上了大春的 ;胸 ;脯。他一下子感觉到那两处 柔 软 的地方特别 大,他吞一下口水,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不想知道我要拿的是什么东西吗?”大春伸出自己的手,抚 摸 一下周大斌的脸,转过身的同时笑说。

    看着大春 胸 前那玩意在自己面前转走,周大斌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儿掉进去,看个够本。而且被这娘们这么一抚 摸 脸,心里马上就痒痒的,那里还听得到她说些神马话。

    咽一下口水,周大斌对着大春的背影暗骂:“都一把年纪了,不调 戏 我会死吗。可是那两团东西确实够 大,够 圆,就是不知道 摸 上去的感觉会怎样。”

    看到这两个人转移阵地,芋头便也跟着摸了过去。不一会儿他们就走到偏院,这里是一个套间,有厅有房,装横还算简单,应该是一个尼姑居住的地方。

    来得到这样的地方,一定是要做那种事,周大斌内心已经掩饰不住地兴 奋起来,跟着大春进去的他,口干舌燥地坐大厅侧边的太师椅上面。

    看到这两个人都进了屋,芋头便悄悄躲到侧边的窗户那里,贼头贼脑地往里面看去。

    “村长啊,我看到你不停的抿嘴,一定是口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杯茶。”看到周大斌这副被吊 足 瘾的样子,打定主意的大春对着他 妩 媚 一笑说。

    看着大春弯下腰去倒水时 翘 起的 臀 部,周大斌似乎感觉到 下 身 顶起的小帐篷要 裂 开一样,但是他还是告诫自己一定要稳住,要稳住,大门还没关呢。

    喝了水,周大斌的脸色才恢复了一点点正常,但是目光还是左躲右闪的,再也不敢往大春身上看,但心里却又跟猫抓似的,总想再看一看。而这个大春又分明在勾 引 自己一样,坐在自己对面,媚 眼 如 丝的笑着。

    “你知道我要取回的东西是什么吗?”大春对着周大斌笑得很迷惑地说道,并且站起来坐到他身边,一手 搂 着 他的脖子,一手如水蛇一样 游 走在他的 胸 口,红唇轻启接着说,“其实,我想要的东西就在你这身上。”

    “呵…呵呵…是…是吗?”被突其如来的 艳 福 弄得有些紧张,周大斌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喘气,双手也有点 颤 抖,最后才迟疑地落在大春的 大 腿 之上。

    “那肯定是啦,村长那次我们在红薯地上玩,是你没有完全给我。虽然那次以后我就怀上你的孩子,但是很可惜,孩子到现在都没有下落。”大春的玉手也落在周大斌的 腹 部,轻轻地 摸 一下,便有 下 滑 的迹象。

    那次的事?那次只怪他周大斌还是个雏儿,没几下就败了,这次可不一样,他已经是久经战场的人了。不过在大春这些话的 魅 惑下,他便 再也忍不住,而且刚刚被她这么一 弄,魂 都只差从身体里飞出去,于是 喘 着 粗气 猛 地站起身来,抱起她 亲 一下,便将她放到地上,手还没有松开,就直接 压 了上去,迅速把自己的嘴对着她的红唇印了上去。

    倒在地上的大春心头大喜,嘴角绽放出一丝得意的神色,但是她还是从鼻子里发出 嘤 嘤 声,双手环绕在周大斌的背上,两条腿也没闲住,一并 缠 住他的腿,红唇轻启贝齿微松,关口一开,便任由周大斌那条急切的舌头冲了进来,自己的舌头也立马迎了上去,缠 纠 在一起。

    这感觉就像整个人都要升华,周大斌在心里暗道:“难道这就是和 尼 姑 偷 情的感觉?”

    当年大春在红薯地和周大斌 睡 了,挺着肚子找周大斌,本以为周大斌会娶她,谁知道周大斌家人极力反对,原因是大春家中很穷。含恨的大春只好自己把孩子生了下来,谁知道孩子一出生,周家那边就带人来抢孩子。情急之下大春把孩子扔到野外,希望有人养大他,之后就出家了。不过途中周大斌都有来照顾过大春,只是没有兑现过娶她这个承诺,而且孩子的下落一直都没有音讯。

    这种时候,其实大春心中早有打算,而周大斌两只灵活的手,似要把大春身上那件素衣给 撕碎,给生生磨 擦 得 消 融于空气中一般。

    作为尼 姑 的大春倒也挺和 谐 地 配 合,而且还主动出击,用她的热情跟四 肢做着最符合规矩的反应,尤其是那声音更像那些无比 娴 熟 的女人一样,去品 尝着这个男人。

    刺 激,爽 快,果然与众不同,周大斌此刻才明白那句话,妻不如妾,妾不如 偷了。而在窗户看的芋头也料不到这两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事,这个老 色 鬼干的女人还真多啊,还要这么名目张大的干,想着芋头一下子就浑身火烫了。

    有了以往的经验,周大斌很快便把素衣解开一个破口,探 手 而 入,并迅速把自己的衣服 脱 掉。而这时候怀里的 尼 姑 却一个翻身,把他 压 在身 下,玉手如水蛇般游走在他的 胸 口之上。

    这感觉就像是光盘里面那些御 ;姐调 ;教一样,周大斌越来越迷恋这种反客为主的调 ;教,遥想一下那种重 口 味的爽 感,真有一种恨不得马上被 虐。

    同样站在窗口的芋头看到这里,都忍不住咽口水,这场面要播映室那些画面要生动得多了。但是就在这关节眼的时刻,事情又出现了转机。

    只见大春突然后抬起手,呼一下就扇落在周大斌的脸上。这动作不但令周大斌发懵了,让站在窗口偷看的芋头也大吃了一惊。

    “我要拿回来的东西就是自尊,就是被你们周家这些自以为是的臭美而伤害到的自尊。”打完周大斌的大春双目闪着寒光,满脸报复快意的神色,望着自己身下的周大斌冷笑说。

    这眼神,这表情,和刚刚那个**不已的女人是同一个人吗?芋头眨眨眼,似乎不相信眼前所见到的转变。自尊?伤害的自尊?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知不知道那次被你骗了身子之后,我怀着你的骨肉去找你,还被你们周家赶走,我的心多难受啊,那以后的日子多难熬啊!!要不是你们周家,我也不会当这个尼姑,我的孩儿也不会到现在都不知道下落。”大春忽然对着周大斌双眼一瞪,水蛇般的手迅速抓住他毫无保留的 ;命v根,渐渐加重力度。

    “啊……别,大春妹,你轻点,它没惹你吧。”尽管还没有从刚刚的 情 欲 里醒悟过来,但是身 ;下 ;燥热家伙的疼痛却让他清醒了不少,周大斌赶紧抓住尼 ;姑的手,苦笑说。

    “就是它惹了我,该伺候我的时候不伺候。不过现在已经是废物一砣,因为我已经拿回我想要的东西,世界上不是用钱去衡量一切的,周大斌,你们会遭到报应的。只可惜啊,报应落在你子孙身上,落在你女儿身上,哈哈。”望着周大斌眼里还闪着欲 火,大春便笑道,说完很不屑地瞟一眼那 ;根 ;丑 ;陋的东西,然后从地上站起来。

    这,这……这娘们怎么回事啊,哪有把事情坐到一半却不做的,而且还居然出口羞 辱,靠。周大斌顿时 欲 火变为 怒 火,但是此刻不是生气的时候,只要把她哄下来忘事儿了,才能再玩死这娘们,而且还得求她帮忙做一件事。

    “大春妹,以往的事情是我的错,但是我会补偿给你的。要是你觉得这里不舒服,咱们到 床 上 去玩,好好 伺 候 你。”看着大春站起来,周大斌便满脸堆笑地坐起来笑说。

    “村长啊,就你那活儿,贫 尼 现在不感兴趣,你自己玩去吧。贫 尼 要拿的东西已经拿到了,如果你要留在这里,那就继续留在这里吧,贫尼可要出去念经了。”转过身,大春俯视着周大斌嗤笑一下,嘲弄地说。

    “你!”周大斌看到大春得意以及嘲笑的神色,一下子便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这娘们耍他。于是怒视着她,哼道:“居然敢 调 戏老子,枉我对你还于情未了,还想告诉你咱们孩子的下落。”

    “什么?你知道天生的下落?周大斌你别想耍花样了,贫 尼不是当初的小姑娘了。”闻言的大春内心还是震惊一下,她不知道自己这笑是悲哀还是欢乐,她扫视全身 无 一 衣 物的周大斌,脸色一横,便说:“现在,贫 尼要你也过不了好日子,怎样,不服啊。要不你尝尝这二十年来的孤独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