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96.媚眼如丝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虽然眼前的女孩子脸色发青,但绝对是样子姣好的,加上未曾开发过的曲线美,真是令人难以抑制,芋头拿出老和尚给他的药瓶,要将那些 液 体直接涂抹在女孩子那处 雪白之地。

    按照老和尚说的,要慢慢涂抹,一定要让里面也要受到滋 润,才可以实施男女之事。芋头自然不知道老和尚口中这瓶所谓的药,其实就是现在社会大都市流行的润 滑 剂。

    将药倒在手上,还没有涂过去,芋头的手就有点颤 抖了。这些年来,他芋头从来不知道享受一个不经人事的女孩,直到昨晚老和尚所讲的。

    突然间,芋头想起老和尚说过和第一次的女人享受男女之事是一件很奇妙的事,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他马上就回忆起社区两个偷 腥之人,不由得去相信那确实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而且他还想知道这么狭 窄的地方,还没有开发之前,为何可以容 纳一根 这么 粗 的东西。就这样,芋头便开始将那瓶药水 滋 润 了女孩整个秘密地方。

    如果按照老和尚说的那样,芋头他要把自己的那家伙弄 进去,面对如此紧夹是地方,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真的会一种温暖包 囊的感觉吗?芋头一边用手弄着,一边想着老和尚的话,同时也想起了社区那盘肠大战。

    这瓶药也涂得差不多,芋头便开始脱 掉 自己的衣服,因为老和尚说,一定要趁着这药效去行驶男女之事,才能救回这个女孩子。不过他一直都不明白老和尚的用意,为什么要行驶男女之事才能够救活这女孩,直到他说了极阳和浊阴之事。

    架起女孩子的双腿,芋头也不是什么新手,如老和尚所说的那样,跪在女孩 下 面,就开动起来。

    不一会儿芋头就感觉到自己的那家伙传来一阵阵暖意,他知道药效就要来了,他换一下动作,觉得是时候把自己的那家伙深深地送进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似乎传来了争吵声,并且那扇被村长关上的门一脚就被踢开了,紧接着跑进几个男人来,而跟在后面的竟然是社区演绎盘肠大战的那个女人。

    “你这个禽兽,放开她,这是瘟疫,我不会让你祸害我们村的。文明社会还装神弄鬼的,你无非就是想占便宜。”才进来,那女人就指着欲要行事的芋头大声吼道。

    “刘寡妇,你这是做什么啊?虽然你是村委妇女主任,但这是我的闺女,我就要救活她,其他的我不管,你们出去,出去。”一心只想救活自己闺女的老村早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面对刘寡 妇这些人的捣乱,他还是怒不可揭地从门角落那里抽 起一把割草的刀,指着刘 寡 妇那些人吼道。

    面对老村长的发怒,刘 寡 妇给站在附近的那个年轻人打个眼色,然后对老村长说:“老村长你可不能这么自私,为了救你闺女,而把全村的百姓给害了,你担当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我……我不管。”老村长闻言,犹豫了一下说道,就在这犹豫的瞬间,和刘 寡 妇打眼色的那个年轻人一个箭步上前,就夺过老村长手上的刀。

    看到老村长被擒,刘 寡 妇便得意地往曾来福那边走去,望着一 丝 不 挂的芋头冷哼着说道:“只有把你们这些脏东西烧光,才能化解这场灾难,赶走这些瘟疫。”

    真不愧是隔壁村出名的死剩种,这才十七八岁的孩子就长得如此强壮了,尤其是 胯 下 高举着的那活儿,是出奇的大,刘 寡 妇可是犀利的眼睛,一下子就看完芋头的重要部位。

    面对刘 寡 妇的靠近,芋头没说什么,把衣服给面前的女孩子盖上,然后跳了下来,就这样毫无 遮 掩 地对着刘寡妇,这下子却让刘 寡 妇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

    就在这个时候,和刘 寡 妇 在社区相处的男人却跑了进来,他进来之后,第一时间就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村长,而且这件事我觉得老村长的决定是对的。”

    “是对的?你就别凑这个热闹了,那个地方很邪乎的,是瘟疫,而且前几天才埋了赵家媳妇,从那个地方回来的东西,还能救?”刘 寡 妇乜一眼这个男人说道,心里还暗道,你知道什么,只有把这个野孩子给烧死了,才能永远保住他们在尼 姑 庵的秘密。

    “那个地方怎么了,这世界本来就没有鬼,就算有鬼也是像我们这样的鬼。”这个男人也乜一眼刘 寡 妇没好气说道,然后走到芋头身边低声嘀咕几句。

    “好啊,看来老娘这是好心遭雷劈了。要是这些东西惹了什么幺蛾子瘟疫回来,你们可要担当着,别害了我们这些百姓,哼!”刘 寡 妇也不知道这男人要搞什么,便很生气地大声说道,临走前还不忘扫一眼芋头。

    “那你先别走,听听我的分析,也让大家的心里有个踏实。”但是这个男人却叫住了刚想离开刘 寡 妇,他扫视一下屋里的人说道。

    “那好,那我们就听听这些脏东西怎么让我们心里踏实。”回过身的刘 寡 妇不屑地说道。

    而芋头就不理这些人要说些什么,拿过自己的衣服穿上后,就伏在女孩子隆起的肚子上面嘀嘀咕咕的说着常人听不懂的话语。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他很明白老和尚说的那句话,有些仇不报非君子,有些爱 不 做非男人。

    “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你那声音听着瘆人。石老师,就快点说吧,我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刘 寡 妇一听这声音就感觉到背后冷冷的,没好气地对芋头说道。

    刘 寡 妇之所以这么焦急赶芋头走,是因为她知道在社区发现她干那些事情的人就是芋头,只有芋头早点离开,她才会感觉到安全。

    “其实芸芸是中毒了,而不是中邪。”这个男人看一眼芋头之后,对着众人说道,其实石先凯哪里不知道芋头就是在社区 偷 看的人,但是他不像刘 寡 妇那样一般见识。因为他这么久都是想,很多事情,必须要有个完美的收场。

    “中毒?什么毒会让人 怀 孕呢,石老师。”刘 寡 妇一听,不屑地冷笑了一下说道。

    “尸毒!”男人坚定地回答刘 寡 妇,“我得从昨晚的那些事情说起。”

    于是便有了芋头来救人,在村口看到刘 寡 妇 偷 情的那一幕,从而闹到现在被刘 寡 妇千般为难。此刻的芋头并不想多说什么,他看着刘 寡 妇 不依不饶的神色,淡淡地说道:“尸毒虫来自那个新坟墓,被咬者,毒至五脏六腑,直至腹生千子,子破肠而出,必嗜血,伤者 欲 想 偷 生,必须要猛初阳攻浊阴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别说这些吱吱歪歪的文字忽悠老娘,说到底这腹里的东西会出来害人,所以还是烧掉好,一了百了。”刘 寡 妇听到了石老师一大堆昨晚的回忆已经烦恼了,却又听到曾来福这么说,顿时觉得自己刚刚是个明智的选择。

    “随便你们决定,等你们想好了,再来找俺,天黑之前俺都会在野人山那边的和尚堂静候。”芋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理这些人争执些什么,就离开这间房,直往和尚堂走去。

    很久之前,和爷爷上山采药,芋头在和尚堂住过一段时间,加上这几天有老和尚指点,回来之后,他只想去后院换套衣衫,去大殿里面诵读佛经,顺便练习一下那本所谓的男女 双 修。但是刚进来,他却发现了一个男人比他捷足先登一步,鬼鬼祟祟地往后院摸去。

    这男人鬼鬼祟祟的一定是干坏事,芋头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转了几下子他们就进了尼 姑 庵的后院,紧接着就传来两个人交谈的声音。

    “不见一段时间,居然变成老 流 氓了,不过我喜欢你这老色鬼。”这把极其 妩 媚 的声音是尼姑庵里面的尼姑大春,这个才三十多岁的大春之所以来到这尼姑庵做尼姑,也是有故事的。这个大春也是桃花村的人,关于她的事情,芋头只是偶尔听过,但不是很了解。

    尼 姑 发 情,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早就在这里勾 搭 过 野 男人?这男人是谁啊?跟在后面的芋头听到这话语,一下子心便 激 动得嘭嘭跳了起来,一种八卦的心情驱使他进一步往后墙爬上去。

    “我这不就是想你了嘛,大春啊,你也在这里熬了这么长时间,要不,这个,你就跟我回去吧。”男人贼笑一下,然后摸着下巴,直直地望着尼 姑 大春说道。

    爬上后墙之后,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芋头差点就摔了下去,居然是他!这不是村长周大斌吗?他到这里要干什么?

    “村长你又在开什么玩笑啊,跟你回去?呵呵,我都是老女人了,回不去了。当初你抛弃我的时候,就注定我是进不了你们家的大门,不过这么久没见,我也为你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今天我们来来个了断吧。”说着大春便开始摘下头顶的素帽子,让那一头墨发倾泻下来,摇摆一下头之后,她媚 眼 如 丝地望着周大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