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94.白色液体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而芋头昨晚慌慌张张跑回老和尚哪里把事情说了一边,老和尚就很严肃地告知他,那些虫子是在传播尸毒,如果要根治,必须破其身,以猛烈阳攻浊阴,才有一线生机。

    芋头却听不明白,还是一脸疑惑地望着老和尚。见芋头这样,老和尚叹一口气说道:“你才上道,也难怪的。猛烈阳就是找一个阳刚至极的男人,用他的精华,去驱散这些女娃体内的尸体。而尸毒一般都会汇聚在女人最阴的地方,只有把精华播散在里面,才可以驱散尸毒。而你刚好突破了身子的极限,服用了过量的春药也不死,倒是成就了你极阳之身。”

    听到这里,芋头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但是他还是惊讶地问道:“你的意思让俺搞她们?”

    “嗯,也是这个意思,明天我会告诉你该如何做,今晚是你留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快去练习最后一晚吧。”老和尚说完,就不再理会芋头,径直离开佛堂。

    “这……俺……”看着老和尚的背影,芋头内心有些不安,这个短短的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令他几经生死,尤其是这个什么破玩意顺耳,练习这些心经玩儿。

    大仇未报何以优乐,想着父亲的事情,芋头内心又是一股怒气,当日醒来要不是这个老和尚拦住,估计现在他已经和黑焰皇那些人死拼了。

    不过老和尚也说得对,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加上身体虚弱。但是既然意外得到这种所谓的天赋,也未必是一件坏事,不过这个男女双修就好像有点扯,全是一些男女干那事的图案和说明,简直就是一小黄书。

    还好通过老和尚指点教导了好一番,才慢慢明白了些许,尤其是什么心经,静心心法等。芋头连续几晚在苗子谷那边练习心经,用心和那些鸟虫交流,还是有一定的收获,只是要是修炼了那什么双修之后,这种异能就逐渐变弱,甚至没了。

    今夜要不是这几晚混熟的白药鸟说有百毒虫要害人,他也不会跑到田野那边,如果不是看到有危险的人是小凤,他也不会慌乱至失去方寸,搞到隔壁村误会他是什么山鬼野人的。

    想到小凤有危险,芋头的心又再担忧起来,尤其是听到老和尚说那是尸毒之后。虽然芋头是很爱小凤,但是不想通过这种途径得到她,所以老和尚所说的什么初阳攻浊阴时,他就拒绝了。

    心绪还是凌乱,芋头还是听老和尚说的,走到苗子谷练习去,和老和尚相处了几天,他感觉到他想多年的亲人一样。

    天一亮,芋头还没有起来,就听到老和尚在佛堂前和别人探讨些什么,还传来哭泣声。等老和尚送走这个人之后,找到芋头,才知道这个人就是昨晚另外一个女孩子的父亲,来求老和尚去救人的。

    老和尚找到芋头也没有说些什么,告知他老村医会来接他走,但希望他能够帮老和尚一个忙,就是去救人,然后交代一下,就由芋头自己决定。

    其实前几天,大牛都有过来,但是都被老和尚打发走了。

    从野人谷下来,芋头想不到老和尚交代的,竟然是要他和那个女人破身。但是想起昨晚被他亲手扯掉衣服的小凤和那个女孩子,他的眉头便少有地蹙了起来,咬一下唇,便头也不回地往长寿村里走去。

    长寿村位于野人山不远的平地,靠着野人山那条山泉水,那条泉水孕育着他们健康长寿,只是因为四面临山而得不到经济发展。落后虽然是落后,但是社区还是有的,并且在农村地方多,还起得很宽广,四合院一般。

    但是当芋头走进社区办事处,却发现里面没有人,他在四处走走找找,想寻找那个老村长,去救他的女儿。谁知道才到内间,就听到那些不和谐的声音,他赶紧猫着身体在窗口偷看过去。

    只见里面一个男女在肉搏着,而且行为浪死,芋头想不到长寿村的村民光天化日之下也会搞这些事,比起他们桃花村真是开放多了,看着里面那盘肠大战的芋头在心里暗道。不过那种事是最美妙的,有谁又不想做呢,芋头看着看着,他便觉得口干舌燥的,下面也涨得很痛,内心变得更加蠢蠢欲动。

    里面的战争似乎已经到了白热化,芋头也看得入了神,然而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社区大门口那里却响起令这几人都心惊胆跳的声音。

    “出…出事啦,出大事啦,赶紧找刘主任。”一把急匆匆的声音将沉浸社区的沉寂打破了,只见一个年轻的少妇一路急匆匆,惊慌失措地跑进来喊道。

    “出事了?难道这些人发现我们两个偷偷做这个事情?”闻声被吓了一跳的女人,从刚刚飘上去的那云端跌回来,回过头望着正努力耕耘的男人,有些恐惧地说道。

    这一转身,女人似乎发现了窗口有一双在偷窥的眼睛,待她再认真一看,却发现什么也没有。而她身上的那个男人同样也吃了一惊,深深地冲刺进去,一下子没控制住,就直接喷在这个女人的那幽谷里面。

    同样芋头也是吓个不轻,他似乎看到里面的那个女人似乎已经发现了他,他只好赶紧从柴木那里跑到一边躲起来,可是一焦急,衣服就扯掉了一块。

    “嘘……不要出声,好像窗边有人,我们赶紧穿上衣服去看看。”从女人身上下来的男人似乎也听到了窗边的动静,说着拿过毛巾擦一下下 面 ,便把衣服给套上了。

    “就是啊,难道真的是野人山鬼要出来害人命了吗?都口吐白沫了。”跟在后面跑进来的那个妇女也喘着气说道。

    “那肯定是,那个地方很邪乎的,老村长这个女娃可能救不了了。”先进来的少妇说着便往社区内部走去,一脸焦急的模样。

    口吐白沫?糟了,只顾着看这人肉大战,把正事给忘了,芋头听到少妇的话之后,暗叫一声不妙,趁着两个女人都走去了里面,就直接往村子里面走去。

    同样,这话一出,偷情的两人也松了一口气,原来出事的不是他们,而是在野人山那两个女孩子又出事了。

    不过才松一口气的女人,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穿好衣服之后,马上就走出了柴房,来到窗口,看懂柴木那块布,她的整个心便不安起来。于是她也急匆匆地往村里走去,作为村委妇女主任的她绝对不能让这件事传出去。

    在社区跑出来的芋头,知道那那个女孩子口头白沫之后,就按照老和尚的交代路线,直接往老村长的家中跑去。

    在老村长家中的门外已经围着一群的村民,她们吱吱歪歪地议论着什么,讳莫如深的样子。看到芋头的到来,他们立即停止了议论,像见到鬼一样,以为他是什么道士一般,纷纷避开一条道。

    看到村民对自己的恐慌,芋头没有任何表情,毕竟在这些人眼中,自己就是个山上来的道士。他只是冰冷地扫视一眼这些人,便往屋里走去。

    “你…你来……来啦?”看到芋头的到来,老村长紧张地站起来迎上去,但很快又退了回去,有些结巴地说道。

    “嗯,你考虑清楚了吗?”芋头看着老村长这焦急又害怕的表情,有些想笑,很滑稽也很无奈,不过他还是按照老和尚交代的,做最后一次问话。

    “只是我闺女已经口吐白沫,全身抽搐了,还…还能……”老村长哽咽得说不出话,他把视线落在不远处那张床的那个女孩身上。

    “既然考虑清楚,我必定会救活你女儿的,现在就请你出去吧。”芋头依旧是装着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看着老村长说道,然后往床那边走去。

    “这…这……那…那好。”老村长有些不安,又有些无奈,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走了出去。在迈开第一步的时候,老村长嘀咕着说道,闺女啊,不要怪爹把你给别人糟蹋了,爹也是为了救你啊,然后还是不舍地望一眼床上的那个女孩,嘀咕着关上门。

    芋头显然听得出老村长话里的意思,不过他不在乎这些,现在救人要紧,而且小凤同样等着他去救。他来到床边,看着上面那两个女孩子,仔细查看一下女孩的眼耳口鼻,然后按一下她有些隆起的肚子,最后说一些常人听不懂的话语,犹豫了一下,就开始解开女孩子的衣服,就像昨夜那样,这是没有那么粗暴了。

    很快女孩白色的肌肤,丰满的白兔便呈现出来,白兔上面的两颗樱桃粉红娇小,而不像社区里面那个女人红晕发紫。芋头接着又扯下女孩的裤子,很快就看到一出神秘的地方,稀疏杂草中带着一片雪白,而不像死去刘寡妇的那样杂草丛生。

    看着这完美的胴 体,芋头的嗓子有些干,他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因为他想起了不久前见到的那场景,下 身那家伙便撑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