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93.强行撕扯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毕竟是人命关天,几个人急匆匆的往野人谷那和尚堂走去,只是这里人烟稀少,不免有一番阴冷的感觉。这件所谓的和尚堂年久失修,有些破落,胜在还有和尚居住打扫,所以整体看起来还算干净,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瘆人。

    找到老和尚之后,老村医赶紧将症状说了一次,老和尚听言之后,翻了翻芋头的眼皮,和摸了摸他的脉门,最后在芋头腰间按几按才说,“这个人身体算是精奇了,中了如此大量的催情药物只是七孔流血,而不是毒发身亡。这个人放在这里疗养几天就好了,老村医这算是还了你当年的恩情,你们回去吧。”

    “这……”听到这话的陈主任有些为难,毕竟还没有看到老和尚救人,难免……

    “嗯……”老和尚没有抬眼望陈主任他们,只是望着老村医。

    “好的,那我们先回去,一个礼拜之后来接人,麻烦老师傅了。”老村医自然明白,这个老和尚脾气怪异,但绝对有能力治疗好芋头。

    “我们就先回去吧,你们放心,老师傅答应我们的事情就会做好的。”老村医说完赶忙转身对陈主任他们说道,并且让他们一道出去。

    这个时候,周水灵心中虽然有些疑虑,但也只能赌一把,她从身上摸出一叠毛爷爷递给老和尚说道:“那就有劳师傅了,这些钱是香油钱,过几天我们再过来。”

    “阿尼陀佛。”接过钱的老和尚说完就对他们挥挥手示意这些人出去。

    再回去的路上,翠花婶忍不住问老村医,“那老和尚可信吗?我还是有点担心。”

    “放心吧,我这些医术绝大部分都是他教我的,要不是当年我在山上采药救了他一命,估计芋头的命就活到这里了。”老村医咂咂嘴,好一会才接着说道:“芋头中的毒烈性很强,是摧毁人意念的猛药,分分钟要人命的,是谁下的手,这么毒。”

    “那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那个大牛,这几天你多点往这边走动,有什么不对劲马上告诉我们。”陈主任叹一下气说道,而一边的周水灵也没有说话,内心还想着欧阳武还在黑焰皇他们手上。

    “好咧,这个俺知道怎么做了。”大牛绕绕头说道。

    回到桃花村,陈主任和周水灵好像在争吵,但过了一会,两人就坐在同一辆车前往洛南市。

    而芋头这边在老和尚的针灸之下,很快就醒来了,但是这次芋头醒来却发现很多都变了,尤其是耳朵,居然连身边的那些小动物说的话语都听得一清二楚。这时的芋头有些害怕,以为自己已经挂了,以为下了地狱就能够和所有动物都同一种语言。

    “想不到俺居然就这样挂了,还没有取到小凤,给幸福她,哎……”叹一口气的芋头忍不住内心荒凉起来。

    “哈哈……小子,你还在尘世受苦难呢,你以为这么容易死去啊。”听言的老和尚哈哈笑道。

    “啥?俺还活着?”芋头看着走进来的老和尚便问道。

    “小子你才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还没有历尽磨难呢。”和尚扫一眼芋头说道。

    “可是为什么我能听到周围那些动物的话语?”芋头知道这个和尚一定是超度他。

    “什么?你能听到那些动物的声音?那你告诉我,窗口那只小鸟说了啥?”老和尚笑了笑,满脸仁慈地说道。

    “她说山塘那边的果子熟了,他们要去采食。”芋头的脸色却没有半点开玩笑,因为这是他实实在在听到的。

    “你小子不会稀里糊涂让别人帮你打开了顺风耳吧?”老和尚这次有点诧异了,他赶紧坐到芋头床边,按住他的脉门,沉吟起来。

    在佛家的传典里面有一个天眼,一个顺耳,但是需要天赋和命格才可以拥有的,而老和尚的天眼就是在那个日本女人那一刀之后,打开了,之后他就可以看透动物的那些心思。刚刚窗口那只鸟的心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你小子果然也是个因祸得福的人啊,不过要控制好这些,可不简单。你先跟来,我要和你谈谈。”把脉之后,老和尚又在芋头胸口处按了几下才说道。

    这一谈就是一个夜晚,芋头由惊诧,不信到欣喜,再到怀疑,再然后的验证,到最后的信服,所谓历经多次变故,才变得淡定。可是之后老和尚教他一些基本的修炼和给了一本男女双修心经他,就让他自己独自修炼,芋头不知道他这次能够听懂动物语音是福还是祸,但是他证实了这个老和尚的传说。他知道那一晚的日本女人除了废了老和尚的一条腿,还改变了老和尚的一生。

    接下来的几天芋头除了每天看老和尚给的那本男女双修心经之外,就是吃药,学医,每到晚上还要去苗子谷那边练习,不但把自己练得高大威猛,还要和动物培养感情和交流。

    而陈主任那边还在处理欧阳武的事情,黑焰皇那边为了验证芋头老爸留下的资料,还在拖延放人。

    就这样日子一晃,一个礼拜就过去了,今夜就是她芋头最后留在和尚堂的时间,但是老和尚没有让他松懈,叫他去苗子谷那边练习。

    经过几天的交流,芋头已经和这些小动物混熟了,此刻的他逗着肩膀上的小鸟,像以往一样和那些老朋友说着话,往苗子谷走去,突然间,他却停住了脚步,然后转身快速狂奔起来,还暗道,来了,他们终于来了,老和尚这家伙说的还真对。

    只见芋头飞奔着往长野生红薯地那边跑去,他想折回去和老和尚说的,可已经来不及了,他必须立刻赶过去才可以,不然就会出人命了。

    而红薯地之下的田野里,周小凤正拉着隔壁村的同学曾芸芸双手说道:“芸芸啊,在这田野抓青蛙的事情是我们小时候经常干的,那时候的青蛙可多了。现在可能是农药,和气候的问题,只能来这个地方才有青蛙抓了。”

    借着学校放假的几天,周小凤和曾芸芸相约好,回味一次童年的时光,决定去抓青蛙,所以在这样的夜晚,这两个胆大的丫头便行动起来。

    “是啊,以前小时候很怕这里呢,老想着这里的野人山鬼会出来抓小孩子。”曾芸芸笑了笑,望着周小凤说道。

    “是啊,那些都是大人吓唬我们小孩子的玩意,还把这里弄得像真一样。”周小凤也笑着说道。

    “要是真的有野人或者山鬼,你怕不怕啊,小凤?”曾芸芸说着抬起头望向野人山。

    “不知道,可能会害怕吧。”周小凤也跟着凝视这座有着各种传闻的野人山说道,然后两人沉默了,却不知道危险正渐渐靠近她们。

    跑了好一段路程,芋头才看到远处田野上的那两个女孩子,但是已经有点迟了,在焦急的情况下他只好大声的吼叫着,说着常人听不懂的话语。

    听到声音的两个女孩子被吓了一跳,她们看到发出怪叫的芋头之后,更加惊恐,愣在原地大声尖叫起来。而芋头也发现情况不妙,什么也不顾就跑到两个女孩子身边,二话不说就扯她们身上的衣服,这下子可把这两个女娃给吓得够呛的。还没等这两个女娃喊出救命,芋头就把落在肩膀上的那只小鸟活活撕裂,口中碎碎念着把这小鸟的尸体往她们身上抹去。

    就这样,两个女娃就被眼前血腥和恐惧给吓晕了,而芋头则一下子乱了手脚,要是老和尚在的话,这事就好办了,他还没有试过去做这样的事情。

    环视一下四周,芋头便把两个女娃抱起来,往红薯地那边走去,才到红薯地,他马上就开始撕那两个女孩子的衣服,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而这边似乎已经发现两个女孩子不见的曾大贵,诚惶诚恐地跑回村里并且大声喊道:“出…出事啦,出大事啦。”

    作为老村长的曾大贵那老迈的声音将沉浸在黑夜的宁静村庄叫醒了,只见他一路跌跌撞撞,惊慌失措地奔跑的同时还叫喊着:“野人谷那边……那边出事啦,野人山鬼要出来害人命啦。”

    村长这话一出,整个村长便沸腾了,灯火马上亮了起来,村民都纷纷拿着家伙跑出来,个个都如临大敌一样。

    “老…老村长,这…这是怎…怎么回事啊?”赶到村长身边的村民虽然讳莫如深的样子,但是还是吱吱唔唔地问了出来,毕竟野人山鬼也只是传闻而已。

    “野人山鬼要出来害人命了啊,隔壁村的周家姑娘和芸芸都被它们捉去了。我的芸芸被抓去了啊,我的芸芸啊…芸芸啊……”老村长曾大贵看到赶来的村民伸出自己颤颤巍巍的手,指向野人山那边老泪纵横地说道。

    听到村长这么一说,这些人便议论开了,这件事可严重了,众人看着村口那座叫野人谷的大山便有些犹豫了。

    “什么野人山鬼的,村长你带路,我们这就过去看看是谁装的神弄的鬼。”这个时候作为村里唯一一个教师的石先凯大声说道,他从来就不信什么鬼神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