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92.野外尼姑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走到芋头那间房的时候,只见芋头已经将身上的衣物撕扯开来,在床上滚动且痛苦地叫喊着,不但青筋暴露,七孔流血,而且双眼血红看起来身份恐怖。

    同样闻声而来的老村医看到这个景象也吓了一跳,他赶紧示意大牛按住芋头,想看看是怎么回事。此刻芋头的力度很大,幸好大牛平时看牛练出一身野蛮力,才勉强按住了。一旁的几个女人也急忙上去帮忙,才让老村医可以把脉和察看。

    检查了一会的老村医摇摇头,沉默了好一会才把手收回说道:“看来他服用的不仅仅是刺激性药物,还有很大的毒性,现在他毒性攻心,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解毒。”

    “但是现在他这个样子,怎么送去医院?”看到芋头七孔流血的样子,陈主任担心地问道。

    “送去医院恐怕太晚了,我开点镇定药给他服用后,大牛你就负责把芋头背去后山野人谷老和尚那里,目前只有他才能迅速解毒。”老村医说着就快步跑到自己的药箱那边,眯着眼睛去取药。

    野人谷?闻言的大牛和翠花婶都忍不住疑惑地望着老村医的背影,那可是个禁忌的地方,人人都避免谈到那个地方,作为农村里面的人,更是害怕。

    野人谷是一座很大的山,除了参天大树,还有巨蟒沼泽,以及各种野兽与山珍野味,并且有各种奇珍异草同数不尽的名贵中药。但是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地方很邪乎,因为那个地方曾经是抗日战争那时候的乱葬岗,一直有闹鬼的传闻,而且村民也习惯把不吉利的尸体抛弃在哪里。所以村里的人都把那个地方视为禁地,基本没什么人会到那个地方去,尤其是夜晚。

    在起伏的野人谷大山之下,便是一个叫庙门的小村庄。而这个名字的得来,就源自村口那座尼姑庵,以及另一座和尚堂。据传闻这两座寺庙的由来也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是到底有哪些,很多人也不知道,都是些流传的事情,尤其是关于那个老和尚的传言,更是传奇,他们都不得不想起那个传说——制服异国女兵后在庙里修炼的事情。

    那个传说讲在侵略战争的时候,老和尚家乡被战略了,那时候老和尚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很多人都家破人亡,尤其是老和尚,他亲眼看着妹妹被日军"qiang jian"致死,所以他发誓要报仇。而有一天他终于找到机会了,遇见了一个落单的日本女兵,于是他就该出手就出手,扑倒了这个女兵。

    谁知道这个穿着军装的女子不就范,还用力地挣扎着说道:“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但是无奈力气够不着压在自己身上那个男人。

    “小鬼子的娘们,老子要是放开你了,才会后悔。今天我也要让他们尝尝自家姑娘被糟蹋的滋味,尝尝这种耻辱的痛苦。”按住这个军装女子的男人不但气愤地说着,还拼命地撕扯着这个女人的制服。

    “你放手,不然皇军会让你知道我们的厉害。”女人虽然肢体上吃个明亏,但是嘴上还想讨个彩头。

    “去你妈的皇军,我现在就要日死你们这些鬼子娘们,老子就来硬的,不把你日死,我把蛋都捏碎了。”男人一手按住身下女子的头,直接扯碎她的军装,让她雪白的肌肤马上呈现出来。

    这个军装的女子越是挣扎,被撕碎的衣服就越多,没几下就一丝不挂地被压住了,然后就是被强势插入。

    “小鬼子娘们的皮肤还挺滑的嘛,**也够大的,老子就要日死你,哈哈,哈哈!!”男人得逞地狂笑着,他每次撞击一下就得到报复的快感,可是想到被鬼子毁了清白而自尽的妹妹再也回不来了,男人只好越来越粗暴。

    而委身在男人下面的女人却渐渐失去了力气,她恨,但是她又不恨,因为她早就知道既然为皇军效力,这种结果早就预料了。

    一番粗暴的活塞运动之后,男人终于满足地舒一口气,把心头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身下的女子却猛地腾出自己的手,拿起地上的匕首直接插进男人的大腿根部,然后对着他邪魅地笑了笑,把匕首捅进自己的肚子。

    看着女人的视死如归的眼神,男人惊呆了,那与他妹妹那时候的眼神是多么的相似。

    报仇之后的老和尚从此就在庙里修炼,学习医学,出家做和尚。

    说起起野人谷,大牛曾经还真去过一次,而且是不久前的一段时间,但是那次去了之后,他就感觉整个人生观都变了。

    那天从野人谷下来寻找牛的大牛望着面前的这个小村庄,内心还是泛起了涟漪,但是想到关于这里那些孤云野鬼的传说,他的眉头便少有地蹙了起来,咬一下唇,硬着头皮往里面走去。

    翻过一片野生红薯地,大牛就到了挡在村口的尼姑庵,这尼姑庵里面的几个老尼姑是抗战时期的慰安妇,年轻的两个则是寡妇。而尼姑庵正对着的就是和尚堂,里面住着的几个老和尚,都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尼姑庵很静,吓得大牛有点想退缩,但是这头牛丢了他可就要几个月没饭吃,只好硬着头皮往里面走去。但是他正想往尼姑庵走去的时候,听觉锐敏的他,马上就察觉不对劲,侧院那边一定有动静。

    循着声音,大牛一步步往那个地方靠近,原来这声音是侧院那柴房发出来的。

    走着猫步,隐藏在柴木边缘,大牛把手指在嘴上 舔 一下,小心翼翼地把面前的纸窗捅了个小洞,想察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一看可把他给吓了一大跳,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在这个地方做这种事。从来没有见过这中场面的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只见里面两具一丝不挂的躯壳不停地缠绵着,一拱一攻的,而且两人似乎已经达到了忘我的境界。而那个女人正用力地搂着自己上面的男人,发出她猫儿叫春一般地呻 吟 声音说道:“死鬼,大力点,再大力点,我就喜欢你这种野蛮的力度。”

    看到的果然比别人口中说的可要精彩,第一次看到野外做这些的大牛心也嘭嘭的加速起来,他看到这个女人的神情与动作可够 骚 的,就像一只八爪鱼那样紧紧缠着身上的男人。

    “瞧你这副模样,虽然你是尼姑,也别装得好像很久没男人满足你一样,老子前不久才在红薯地那里给了一炮你这娘们。”喘着气的男人说着就往前一点挺直起腰,然后用力顶着身下扭动身子的女人那幽谷,双手还不忘在那对大大的 奶 子上面享受一般地揉 着。

    那雪白的 奶 子在男人的杂 糅之下,形态多变,就好比一个装满了水的袋子,被小孩子揉捏玩耍一样。

    揉 了一会的男人似乎感觉到还不够,直接伏下身,直接咬住 奶 子上面那颗高高挑起的樱桃,然后就是一阵啧啧的声音传来。而这个女人似乎变得更加敏感了,她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抓着男人的头发,嘴上的嗯哼叫声变得更加急促。

    看着这个女人的 奶 子被男人不停地玩弄着,大牛的心都悬在嗓子上,这也太刺 激了吧,尤其加上那个女人嗯哼的叫声。

    “还不是你那大家伙惹的祸,让老娘总惦记着。嗯…不行了,哦…我就快受不住,死鬼…嗯……”好一会这个女人才睁着迷离的眼望着男人说道,双手更加用力的抓着男人的手头,身子也开始抽 搐 着颤 抖,并且把自己的双腿更加紧地夹着上面那男人,生怕这个男人走掉,就留给她无限的空虚。

    闻言的男人只是贼笑一下说道:“你小声点,前面可就是观音佛祖,你这么淫 荡不怕下地狱啊。”说完男人猛挺了几下之后,就将风 骚 不已的女人翻过来,直接从后面进入,然后赶紧加快了速度,把他的活塞运动幅度增大,把女人那雪白的大 屁 股撞得一荡一荡的变了形,并且发出啪啪啪的响声,惹得媚眼如丝的女人又是一阵阵的哼哼怪叫。

    听着这种犹如雨滴打在池塘一般节奏的啪啪啪啪声,被吸引着的大牛只感觉到他也想想要发 泄一下,尤其是看到那女人现在下吊的这两个 奶 子与那富有弹性的屁 股正有节奏地回荡着,一起伏,一回荡,就像两团玩着秋千的棉花一样,充满了诱 惑。

    “在想啥呢,大牛。”站在一边的翠花婶发现有些异常的大牛,用手撞一下他接着说道:“是不是怕啊?”

    在回忆中醒悟过来的大牛赶紧别过脸说道:“啥?啥……”

    “看你吓的都不知道成了啥样子,还啥啥!!不过说句真话,我也怕。”翠花婶望一眼刚刚被注射镇定针的芋头,依旧七孔流血,又接着说道,“老胡子,真的只能去野人谷找那老和尚吗?”

    “嗯,老和尚研究医学很久,尤其是对于毒这方面,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晚了可不好整。”老村医将注射针梳理一下,就背上药箱走在前面。

    于是他们几个人就往野人谷走去,但是这一去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