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5.大声怪叫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那你的意思是翠花也给你搞过?”停一下动作,刘寡妇还是有点怀疑地问道,毕竟翠花是出了名的传统守旧,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这事我还能骗你,不信下次你问问荣华,翠花是不是白虎,而且带着三颗痣。”村长见刘寡妇不信,脑海里立即重现与翠花翻云覆雨的画面,马上就将翠花身上的特征说了出来。

    说罢,村长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赶紧蹲下去,从地上的裤袋里面掏出一个装着白色粉末的塑料袋,在刘寡妇面前扬了扬说道,“这可是好东西,闻进鼻子里面,会让我们更加爽透,这可是我在省城里面花大钱才搞到的。”

    村长说罢,将粉末倒在手上面,自己吸一把之后,不容刘寡妇想说什么,就捂到她鼻子那里,让她也吸一把,才将塑料袋往佛像后面扔去。

    不料,村长这一扔,正好砸中躲在哪里偷看的翠花脸上,她还来不及说一声糟了,袋子里面剩余的粉末一下子就呛进了她鼻子,直接吸进肺里面。如果不是她赶紧捂住嘴巴,估计都呛出声音来。

    “连俺的翠花婶也搞,草!等老子混好了,定不会饶了你这老贼头。”芋头听到自己一直感激的翠花婶也被村长日了,内心又是一股怒火,不过一瞬间,芋头就忍不住吞一下口水,扭头看向翠花婶,目光里面充满了好奇,白虎?带痣?

    不过很快芋头就扭过脸,连连低声说呸呸呸,还暗暗骂自己是畜生,翠花婶是他的恩人,绝对不可以有非分之想。

    翠花好不容易才止住了鼻子的痒痒,芋头扭过头看她的那一动作自然没有逃得过她的目光,她为此立即羞涩地别过脸,心里已经开始诅咒着周大斌。居然拿她的事到处说,这事要是被刘寡妇一唱,让她以后怎么见人啊。

    “你这是整啥呢,不就是撩心药么,把我的鼻子弄得好呛啊。哎哟,你呀,摸啥卵子了,快点进来啊,我难受着呢。”说完,刘寡妇猛地吸几下气,她的鼻子才通透了,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怪异的感觉,令她全身痒痒的,她忍不住扭动着自己的屁股,想着村长的进入。

    “你就是欠草,当年翠花也是这么骚动,才会嫁给董荣华的,落到现在的地步。不过也是她的命,不然要是跟上芋头他爸,现在估计还在蹲牢子呢。”看到刘寡妇吸用了春药之后很快就等不及,村长用力地拍几下她的臀部说道,然后伸手在刘寡妇的幽谷上揉揉,才扶着自己的小兄弟,挺身而上。

    村长这一举动,顿时惹得刘寡妇怪叫一声,眼前还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幻想,令她意乱情迷的,当然她只感受着阵阵充实的快意,也懒得搭理翠花那些的破事儿。而同样在药物作用下的村长在流淌甘液的幽谷里面,把那根家伙草得畅通无阻,进出自如。

    但是芋头却听到心里面去,他暗暗吃惊,翠花婶与老爸有过故事?这是怎么回事?翠花婶一直以来这么照顾自己,难道也有原因?那董二叔的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一瞬间芋头的脑袋就充满了疑问。

    不过随着村长与刘寡妇这战斗的开始,芋头的心绪就乱了,还被撩得火燎火燎的,连眼睛也不敢眨一下。一旁的翠花自然也被这种活生生的春 宫 图惹得下身发热,不知道是不是吸进了这些药物还是怎么的,她胸口处也有一团火在燃烧。

    其实翠花也后悔过的,当年就不应该受村长的诱惑。不过,翠花不得不承认村长的能力确实比自家老公董荣华厉害多了,那种充实的刺激是她老公那几下子比不了的。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尝过男人滋润的翠花,看到村长和刘寡妇的猛战,瞬间变得情绪高涨,异常渴望,她知道药劲上来,她想努力去控制自己不要产生这种念头,但是脑海里却一次次出现芋头他爸的身影。

    没过一会,村长的喘息,伴随着刘寡妇的哼叫,与大雨声响成一曲小调。芋头一直盯着肥沃的幽谷被村长耕耘,连连吞口水。同样翠花也异常难受,眼前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幻像,把她撩得极度空虚,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掉,使劲地揉着自己那两陀引以为豪的雪白。突然间她错乱地发现芋头他爸就在身边,一瞬间她所有的控制力都崩溃了,这些年来,由于得不到,她等得好苦,直到她看到芋头那根黑色的大物件,终究忍不住用自己的脚却挑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