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3.毛都掉光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感受到芋头炽热的目光,翠花婶的脸一下子就燥热起来,一下子就立着坐起来,赶紧拿起落在地上的草帽遮在胸前说道:“看啥的呢,和你爸一样,尽没出息。大热天带这个破东西干活,会热煞人的,你懂个啥呢。”

    说罢,翠花瞪一眼芋头,才发现脸红的芋头长得挺像他爸的,板寸头下面的那张脸,是一样的英俊。也刚好翠花暗暗喜欢芋头他爸这么多年,这几年才特别照顾芋头,还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成为芋头真正的后妈。

    “俺…俺啥也没看呢。翠花婶你别岔开双腿对着我,你的裤子…裤子…勾了个破洞。”不会说话的芋头看到翠花婶分开双腿里面的红色小裤子,正好有些黑兮兮的毛毛露出来,这可更加刺激了他的神经,精虫也一阵阵冲击着他的大脑,令他只能结巴地说出这句话。对于芋头来说,翠花这视觉上的冲击,无疑是勾魂的,他感觉到心就要激动得跳出来,下面的东西又涨了几分。

    而听到芋头的话的翠花婶,则赶紧往下面一看,才发现裤子的裆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勾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的春光已经咋泄,她赶紧并起双腿,脸上立即爬满更浓的潮红。她没好气地乜一眼芋头,想开口骂芋头,却张着嘴巴始终说不了话。

    因为翠花乜这一眼,就瞄到芋头那根在短裤探出头的家伙,黑漆漆的,粗大如婴儿手臂,毕竟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家伙如此大,如此黑。这就是翠花张着嘴巴说不出话的原因,以前她在山河上面,不小心见过芋头他爸的那根已经是极限了,也是她一直想得到的,可始终得不到,最后成了她心中的一个遗憾。

    翠花婶不由得想起芋头这名字的来历,据村里面的那些人说,芋头小时候这根传宗接代的家伙,就长得和芋头差不多而得名。

    有点小窒息的翠花婶一直都只是听说过,没有亲眼目睹过,难免会如此反应。她如今看到,脸就更红了,而且这个时候还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点痒痒的,难道是睹物释怀,得不到芋头他爸那根而泛起的酸楚?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咂咂嘴暗暗说道,天呐,要是被这么大根的东西塞进去,那会是种怎么样的感觉啊。

    “翠花婶,那…那个……还要不要烤火啊?”芋头看到翠花婶瞄着他那根家伙,毕竟他还没经人事,就有点尴尬地别过脸,背对着她说道。

    这几年来整个村子里面,就这个翠花婶对他芋头好了,不但煮饭给他吃,有时候还会给他张罗衣服呢,所以他从来就没有对她有过非分之想,闲时他还会帮着翠花婶干农活,就好比今天这样,摘桃子,算是报恩吧。

    发现自己有些失态,翠花赶紧将视线移开,环视一下这件破庙的环境,才清一下喉咙说:“咳,这里哪来的干柴烤火,我们坐到大佛后面去吧,这湿漉漉的地坐着不舒服。”

    这件破庙不算很大,但是这个佛像却很大,几乎占了这间庙的三分之一,直直地立在庙靠后的位置。由于这场雨很大,芋头他们坐的地方也开始淹水了。

    望一眼脸蛋红红的翠花婶,芋头点点头就站起来,把桃子挑到大佛后面,背靠着佛像一屁股就坐了下去。翠花也没说什么话,挑着桃子也坐到大佛后面去。

    依着芋头坐下来的翠花甩一下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望着芋头说道:“芋头,你要是饿了,就先吃几个桃子吧。”

    “好咧,婶婶你也吃吧,不然待会没啥力气把这些桃子挑回家。”芋头说着就拿起一个桃子,上下用力摸几下,生怕桃子上面的毛掉不光。

    “嘘,好像有人要进来。”突然翠花婶对于头做一个不要做声的手势,低声说道,然后探头往破庙的门口望去。经翠花提醒,芋头似乎也听到破庙外面传来的人声。

    由于雨势很大,好一会儿才看到一男一女浑身湿漉漉地跑了进来。

    “村长?刘寡妇?”看清进来的两个人之后,芋头和翠花都惊讶地相视而问。

    这个时候,跑进来的村长周大斌抹了几下脸,抖着身上的雨水,望着浑身湿透的刘寡妇说道:“她娘的,这雨还真大,可别把老子淋惹病了。”

    “扯啥蛋呢,还不是你硬把我拉扯到这里来商量什么破事遭的。”同样抖着雨水的刘寡妇没好气的翻个白眼说道。

    在佛像后面看着的芋头发现这个时候的刘寡妇虽然浑身湿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但那种风韵明显的败落,与翠花那种吸引的味道相差很甚远,尤其那两坨下坠的雪团。

    “有好事,我哪次没找你呢。这次种植资助的款下来了,我将翠花家那份给了你。来这里,还不是上次和你弄一回以后,我的心隔三五天就痒了,一直想着和你在这里的事儿呢。”村长听言,就贼笑起来说道,双手也开始不老实的落在刘寡妇两坨雪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