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2.破庙艳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哎哟,你别摸了,摸了上面摸下面,你这样摸,毛会让你摸掉的。这么娇嫩的地方,被你摸的都快滴水了。”翠花婶坐在地上,用双手撑着,仰面喘息说道,期间,她单薄衣衫里面硕大的胸脯还一伏一伏地舞动着。

    “翠花婶,我想吃它。”没有停止摸这个动作的芋头害羞地望一眼翠花婶,低着头说道,那样子十分害怕她会拒绝。

    “你这个饿鬼,想吃就吃吧,反正婶婶也湿了,管不了你。”喘息的翠花婶扫一眼芋头,紧接又往外面看去,顿时,她潮红的脸就露出一丝丝焦急的神色。

    “翠花婶对我最好了,待会我会用力干活,好好报答你的。”听言的芋头望着翠花婶憨厚地笑道,然后光着膀子的他赶紧搓搓手,往身上仅剩的小短裤上揩几下。

    “真是个莽小子,咋和你爹完全不同呢。”喘着气的翠花婶瞄一眼芋头,内心有点小失落地说道,其实当年翠花就想着和芋头老爸成好事的,只可惜天意弄人,她也只下嫁给董荣华这个庄稼汉。

    “嘿嘿,俺没上过几年学,小凤也说俺是个粗鲁的人。”芋头知道翠花婶在取笑他,不过他没有生气,拍一下自己的手臂就接着说:“不过我能干。”

    “唷,还和小凤扯上呢。芋头,你是不是还想做村长女婿啊?如果事成了,说不定还可以混个小村官耍耍呢。”翠花听言,望着芋头调笑说道。

    “小凤是个大学生,瞧不上俺的。再说了,俺没文化,只有一股蛮力,做啥官呢,翠花婶就别取笑俺了。”说着,咧嘴一笑的芋头将刚刚摸得干干净净的桃子咬一口,但是他的心底却泛起了无限的涟漪。

    其实芋头的名字叫程大为,母亲难产死了,他由爷爷一手带大。但是由于父亲外出做生意,家境还算可以,村里面很多女人都想做他后妈呢,而且那时候芋头的成绩非常好,考个重点大学没什么压力,还和乡长的女儿谈上恋爱,可谓前途无限风光。

    但好景不长,因为老爸被冠以洗黑钱的罪名,蹲了牢子,还被没收了所有家产,家境一下子就变了故。乡长的女儿知道事情之后,也就和他讲了拜拜,正好那时候爷爷也受不住打击,倒下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落魄的芋头只好急匆匆地赶回去料理爷爷的身后事。

    当时芋头身无分文,还好有心地善良的小凤帮忙,才度过了这个难关,芋头还清楚记得连棺材钱都是小凤帮忙垫的。后来芋头不知道自己是感激小凤的恩情,还是真的喜欢上她,就一直替他们家干农活,甚至扬言,只要小凤愿意,他可以做村长的上门女婿,可惜村长瞧不上他,直接把他撵走了,一时之间还成了村里的笑话。

    在村子里面待一段时间的芋头也没有什么机会回去读书了,就干脆留下来混日子,幸好他年轻力壮,爷爷也走得早,没什么负担,还能混口饭吃。只是小凤却已经去上了大学,两个人的路就越走越远。

    其实芋头心底还是有希望的,只是不提也罢,混在这小村子里面,他怎么可能达到小凤所讲的一官半职呢。

    从记忆中回过神,芋头摇摇头,望着外面倾盘大雨好一会儿,才接着说,“我看这急匆匆而来的雨,还有一段时间下,虽然咱们跑进这破庙躲雨,但婶婶你的衣服都湿了,要不生个火,烤烤吧,不惹病。”

    此刻庙外面的天空确实还是黑压压的,倾泻的大雨还模糊了周围的景物,大中午的,摘完桃子的芋头和翠花还没来得及回去吃午饭,就碰上这场雨,此时此刻他们确实又冷又饿。

    喘息歇一会的翠花也缓过劲来,挑着两箩筐桃子跑下山也够她累的,而且她听到芋头说这话也觉得有道理,只是有个问题阻碍了她的动作。这大夏天的,穿的衣服少,在芋头面前怎么能脱下来烤,虽说芋头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但也是个已经发育的孩子,也令翠花难为情的。

    咬着桃子的芋头没听到翠花吱声,就扭过头想再问一次,在他扭过头的时候,突然醒悟,他和翠花是男女有别,不一样的。想到这里,芋头的视线自然落在翠花那硕大的胸脯上面,这一看,他整个人都呆住,连桃子放在嘴边都忘记咬了。

    只见翠花胸前白色的衬衫黏在两团硕大的白雪上面,湿透的衣服近乎透明,芋头可以看到翠花那起伏的两座大山。更重要的是,芋头还能看到翠花婶两陀山峰顶尖的樱桃。

    从来没有看到过女人这东西的芋头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住,在这方面还是愣头青的他望着翠花婶起伏的两陀东西,顿时感觉到喉咙干涩,在肾上腺的刺激下,他下面的那个东西也蠢蠢欲动,没几下子就撑起来,在小短裤里面探出头来。

    “翠花婶,你咋…咋不带罩呢?”受到刺激的芋头用手抹一下流出来的口水,有点气紧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