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热情的宴会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客家人素来好客,李峰不比一般客人,可是大王村的恩人。这不刚刚进门,茶水送来上来,大王村和李家岗习惯相似。只是李家岗是明后迁徙过来,喝茶方式倒是和宋朝迁徙来的大王村有说不同

    不过说到底客家人历来好客喜茶,无论是李家岗还是大王村都是居于山区,自己种茶、制茶,谁家里都有些茶树,甚至不少家里还有茶园。即使没有茶园茶山的人家,也要在房前屋后种上几棵。王老五端着茶具,不同于李家岗清茶,大王村有些像是唐宋似的茶汤,煮茶,炖茶,加入调料颇多。

    “老弟,这是敬茶,只有最贵重客人才会有村里长者递茶。”王猛见李峰有些愕然,稍稍碰了碰李峰,小声说道。“王大哥,这怎么使得,我不过是碰巧遇到,乡里乡亲本来应该互帮互助,再说王兄弟我没能治愈,怎么能?”

    “老弟,这事,别人不清楚我们王家人却是清楚,大伟若不是有你的医治,这条命可就完了,你不知道当时小伟回来说大伟被蚂蚁咬到时候,我们可惜真的被吓住了,二十年前,我们村里最好的猎人就是被刀头蚁咬到,疼叫好半宿,最后去的。当时我们听着小伟说大伟昏迷,可想而知情况比二十年前还严重,大伟婆娘当时昏了,幸好有你啊。”王猛用力拍了拍李峰肩膀,五叔这边准备好了,李峰苦笑摇头,算了,不过是形式。

    只是见着五叔端茶,半大孩子跪下举着,递送茶的礼太大了。李峰想要伸手拦着跪下孩子。“快起来,地上挺冷的。”“李先生,这是大伟大小子,大伟去医院,不能亲自来递茶,这孩子懂事,没人说,自己过来,小栋,快给你爸救人恩人磕头。”王老五端茶,点了点跪着孩子,李峰本想拦着,可是王猛边上拦住。“这孩子孝顺,代替他爸给你磕几个头应该的。”

    “这闹的啊。”李峰苦笑接过茶水,喝完赶紧扶起跪着孩子。

    “开宴。”五叔接过茶碗,一摆手,整个宴会开始,李峰见着推着王晓伟,王小七几人推着小车子出来,一只整猪,吓了李峰一跳啊,杀猪可是过年的时候才会有,尤其是大王村还不如一年前的李家岗,吃顿肉都要掰手指合计好半天。没想到竟然杀了一头猪。“王大哥,小伟怎么没跟去啊。”

    李峰没有问猪的事,人家既然杀了,自己再说显得有点矫情了。“大伟婆娘,二伯过去,这里总要留个人。”王猛倒是没觉着有啥么不妥当,比较大小子还是个孩子,王晓伟成年了,算大人,招待李峰说的过去。李峰没想到这么小村子这么多讲究呢,这么多年在外边,这些讲究淡了,少了。

    “其实不必这样,我们兄弟随便吃点就行了。”李峰无奈说道,这事闹的,看着忙活众人,李峰真不知道说啥好。没多一会功夫,桌上摆上了,酒菜,猪肉打头阵,一道道猪肉,看样子,这是全猪宴会,李峰哭笑不得,自己这几天是和猪干上了,这两天满嘴的猪肉味道,这会弄了全猪宴。

    不知道这些猪下了地狱对自己怨念有多大呢,李峰没工夫多想,整个人被拉到上桌,八仙桌,座位讲究,李峰从小就知道,本来不想坐在上桌,不过挡不住王猛等人热情。李峰没办法,不得不坐下来。这时间不早了,李峰推辞左右自己不坐下来,不定闹到什么时候。李峰一坐下,剩下的人就轻松了,各自做好。

    王晓伟竟然搬了一坛酒水来,拍掉上面的泥封,浓郁米酒香味弥散开了。不同甜米酒,这种唐宋传下至今的米酒,酒精度数在十多度,酒香四溢,用的黑釉黄底大酒盏,王晓伟负责倒酒,不用说,李峰这边开始,上桌,陪桌,先西后东,完全是安着规矩了。酒水倒满,大王村村长王老五举起酒盏。

    王老五先是代表大王村王家人对李峰仗义出手救治王大伟,搭救王晓伟表示感谢,又说了一下,大王村和李家岗多年前旧事最后说道。“这第一杯我代表大王村敬李先生。”

    “王村长,太客气,这件事即使我遇到,定然会出手,这是人之常情,村长这话说重了,我是小辈,怎么当的起先生,你喊过我小宝就好了,这杯酒应该我这个晚辈敬您。”李峰端起酒盏,作势要喝下。

    王老五赶紧拦着,摇头。“这话不对,刀头蚁危险,山里都知道,呵呵,我不叫你先生,你不要叫我村长,喊叔,我和你爸还认识呢,小宝啊,这杯酒必须我敬酒,这不是辈分,这是感恩,这份恩情王家不能忘。”王老五说完,端着酒盏,不等李峰再说话,一大酒盏米酒,一口气灌下了。

    “这真是,王叔,这说话的,李家和王家,这么多年,这么点事,算啥恩啊,自家兄弟不帮,那才是不对呢。”李峰边说边干点手里米酒,王老五满意点了点头,看着李峰多了几分欣赏。

    “呵呵,老弟说的对,自家兄弟来,我给满上。”王猛接过坛子,给李峰满上,这杯酒,王晓伟带着王小栋,李峰看着半大孩子端着一大酒盏米酒。“算了,还是孩子,这酒免了吧。”李峰端起自己酒盏,边对王老五和王猛说,孩子太小。

    “叔,我能喝酒。”王小栋一脸倔强。“叔救了阿爸和阿叔,小栋要陪叔喝酒。”小家伙说完,一口气干点手里酒,没多一会小脸涨红,王晓伟更加不用说了。“李哥,啥都不说,以后有事,你说一声,上刀山下火海下油锅一句话的事。”

    “这俩孩子,好了,快坐下。”李峰见着两个倔强小子喝了,随着喝了手中酒,对着王小栋和王晓伟招了招手,坐下,这米酒劲酒还是挺大了,王晓伟还行,王小栋毕竟还是孩子,脸红扑扑,有点醉了。

    “不了,李哥你吃着,我和小栋去厨房看看菜,你吃着。五叔,大哥,你们陪着李哥,我去厨房看看菜。”王晓东拉着王小栋,李峰想说这么多菜,可是见着王晓伟表情算了。

    “来来来,老弟,我代大伟再敬你一个。”王猛端着酒盏,话音刚落,酒下肚子了,一抹嘴,李峰入乡随俗,没想到大王村有点北方彪悍气,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呢。

    李峰开始还行,可是随着敬酒越来越多,李峰都不知道自己干了多少杯,只见十多斤米酒坛子堆了一小堆,自己肚子胀的难受。这时候,王晓伟几个抬着考羊上桌了,桌上摆放巨大的烤全羊,王猛拿着刀子,快速切成片,递到李峰面前。“老弟,尝尝羊肉,压压酒劲,一会我们兄弟再来。”

    李峰苦笑,自己这会喝的整个人都远了,自己酒量这么一年半可是有极大提高,白酒三斤多的量,认识的人真没有几个能比的上的,可是来到大王村,李峰才知道啥么喝酒,这酒当成水喝了,李峰这么好酒量都有点晕乎,可是看看王猛,似乎一点事都没有,小刀子用的极好,行云流水,一只烤羊分好了。

    李峰迷醉看着,不仅仅刀子,还有用刀技巧,真是羡慕不已。“王大哥,不仅仅刀打的好,用刀是个高手啊。”李峰用小刀子挑了一块羊肉,味道不错,外焦内嫩,料子极好,一点没有膻味。“哪里啊,从小玩,混熟了。”王猛手里没停下,微微转头笑说道。

    “大哥,刀用最好,上次可是用刀子射到一只野兔呢。”边上几个兄弟喝着多了,涨红着脸,说道。

    “碰巧,碰巧。”王猛直摆手,那次还真算不算自己本事。

    “厉害啊。”李峰比划大拇指,这会都喝了不少,一个个说话没有开始生疏,一个个称兄道弟,甚至王老五都不时说几句土话插嘴,气氛越加热烈,李峰更是拉了几个伸着脑袋望着屋里望着小家伙进屋。“你们熊孩子,去去,赶紧回家。”王猛见着自己最小孙女竟然在,赶紧摆手。

    “爷爷。”小箩斗只有四岁多,头发微微有点黄,扎着小辫子,小嘴吸着手指,大眼睛眨巴,小鼻子抽抽,眼巴巴小模样,口水都要流下来。

    “走啥啊,这么多菜,大人哪里吃的玩,来来,成热。”李峰面前摆放的羊排,用刀子割了几根,一个孩子塞了两根。“快吃吧,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这丫头,去玩去吧。”王猛摸了摸小萝斗小脑袋,这个小馋猫,今年刚刚四十五岁的王猛小孙女四岁多了,还有孙子,**岁,小孙子和小孙女姓格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孙女调皮些,孙子老实,这事说起来,说起来,王猛闹不明白,都是一个妈生,差这么大呢。“嗯,爷爷,奶奶说,爷爷少喝酒多吃菜。”

    “这个婆娘。”王猛拍了下啃着羊排满嘴油脂小萝斗,小萝斗,歪着小脑袋,嘟嘟小嘴,奶奶都这么说爸爸呢。“回家去吧,别在这里乱跑。”

    李峰这会才闹明白,这个小女娃是王猛孙女。“呵呵,王大哥,没事,一个孩子,来来,坐小爷爷这里。”李峰招了招手,小萝斗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这个都是叔叔,不是爷爷,可是给小萝斗肉肉吃了,小丫头回头看看爷爷,爷爷笑着点了点头,小萝斗立马欢快蹬蹬跑到年轻小爷爷身边靠近小爷爷怀里。{未完待续。}